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听说佛子破戒了 > 正文
第二十八章凝魂珠(2)
作者:闻人烟  |  字数:3009  |  更新时间:2021-11-12 23:46:09 全文阅读

苏霁月走进去,发现黑漆漆一片,一阵寒风刺骨,苏霁月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突然,耳边传来窸窣窣的声音,苏霁月吓了一跳,双手抱着胸口,有些害怕地望着不远处。

她并没有发现任何东西,走了一段路发现脚踝一阵冰凉,低头一看,发现黑色的东西在她的脚踝边挪动。

苏霁月吓得紧紧捂着嘴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黑色的蚺蛇在苏霁月的脚踝里缠绕,伸出信子发出滋滋的声音,苏霁月吓得不敢乱动,站在原地望着不远处。

苏霁月从怀里掏出自己的匕首,打算朝他的七寸之处插下去。

血,直接喷在她的脸上,蚺蛇惨叫一声发出哀痛的嘶吼。

苏霁月趁着它离开的时候,直接往后退,然后看着那受伤的蚺蛇在她的面前离开。

苏霁月抬手擦了擦脸上的血渍,便继续往洞里继续走进去,当她走了一小段路的时候,发现地上有些滑滑,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

苏霁月低头一看,发现眼前的皮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等等,这一具皮囊完好无损,好像是被什么强大的东西给掏空了。

难道这洞里还有其他强大的野兽?

苏霁月低头一看,发现这皮囊竟然是刚刚的蚺蛇。

苏霁月环顾四周发现只有滴滴答答的水声,突然觉得心口有些拔凉拔凉。

走了一段路程,发现眼前豁然开朗,望过去只有一座座高山,苏霁月愣了一下。

未等他反应过来,地突然动了起来,她脚步踉跄,差点摔在地上。

她紧紧抓着黑色的绳子稳住脚步,未等她起来,便看到一个庞然大物席地而起。

苏霁月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的场景,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站在穷奇的身上。

穷奇竟然和瀛洲融为一体,而她一直都在穷奇的身上蹦跶?

那她突然明白了,凝魂珠就是穷奇的眼睛。

若是她想要拿到凝魂珠,那就必须要将穷奇打伤,从他的眼睛拿到凝魂珠……

苏霁月觉得这比登天还难,毕竟如今的她不过是一介凡人,能来到瀛洲已经是废了千辛万苦。

她该怎么拿到凝魂珠呢?

苏霁月慢慢地走到穷奇的头,想要趁它不注意直接拿到凝魂珠。

穷奇环顾四周,慢慢站起身想要活动筋骨。

霎时间,地动山摇,山石滚滚,若不是抓着绳子,苏霁月差点摔下来。

她低头一看,才知道下面竟然是万丈深渊。

她突然有些佩服自己,究竟是什么勇气,她竟然能跑到这里来。

手臂被穷奇的菱角磨破,鲜红的血液落在它的皮甲上面,一股腥甜的味道在空气中环绕。

穷奇突然变得有些暴躁,直接抬脚跺了跺脚,犀利的眼神望着四周,想看看有没有可疑人物。

苏霁月将自己的衣裳扯了一块丝,直接绑在伤口上。

苏霁月趴在穷奇的头上,拿着匕首准备插下去。谁知道,穷奇直接晃了晃尾巴,苏霁月脚步不稳,差点摔在地上。

穷奇的尾巴直接将苏霁月的身子狠狠扇了一下,她只觉得自己胸口猛地一疼,血顺着嘴角流下来。

苏霁月突然觉得自己会死在这里……

一阵金光袭来,苏霁月伸出手紧紧捂着自己的眼睛。

映入眼帘,那是一张清冷的脸,只见他双手合十,挂着佛珠,脸上挂着和蔼的笑。

那是玄空?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苏霁月有些疑惑,要知道她来这里,就只有鬼君墨衍知道。

他又是如何知道?

未等苏霁月反应过来,只见穷奇惨叫一声。

地动山摇,山石阵阵,

苏霁月望着身下深渊,绝望的闭上眼睛。

突然,苏霁月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她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玄空的脸。

这一刻,她突然觉得心口一暖,好像有无数的暖流在胸口划过。

为何?每次她遇到困难,他都会出现呢?

未等苏霁月反应过来,便看到穷奇直接坠入深渊,紧接着便听到‘嘭’的一声。

苏霁月见状,望着那坠落的方向,尖叫道:“我的凝魂珠。”

玄空不语,只是带着苏霁月回到九重天。

苏霁月情绪有些激动,想要睁开玄空的怀抱,却没有想到竟然被玄空给打晕了。

苏霁月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在落梧宫,起身打算去瀛洲找凝魂珠。

玄空见她醒来了,便直接拦住她,轻声道:“为了凝魂珠你连命都不要了吗?”

玄空现在只要想起那个画面,他的心忍不住一抽。若不是他及时赶到,恐怕她真的会葬身瀛洲。

苏霁月想起那张清冷的脸,吸了吸一口气,轻声道:“对,为了他就算是付出我的命,我也要找到凝魂珠。”

玄空闻言,心口猛地一疼,望着苏霁月轻声道:“他对你真的那么重要?重要到连你的命都可以不要?”

苏霁月不语,她只是望着不远处,思绪飘远。

他永远也不会明白沐言对她而言究竟有多重要。

是她毁了沐言一生,是她毁了他……

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她就一定要救活沐言。

“苏霁月,你到底有没有心?你难道看不到你身边的人吗?你难道就没有为身边的人考虑过吗?”玄空的声音带着丝丝怒吼道。

苏霁月闭上眼睛没有看玄空,从她决定要救活沐言的那一刻,她就把自己的后路想好了。

玄空眼底闪过一抹落寞,从怀里拿出一个锦囊直接放在桌上,转身便直接离开了。

听到脚步声渐行渐远,苏霁月回过头来才知道玄空已经离开了……

突然,她看到桌上的锦囊,走过去将它拆开,发现那竟然是凝魂珠。

苏霁月有些震惊地看着手中的凝魂珠,抬起头来望着玄空离去的方向陷入了沉思。

幽冥界。

鬼君墨衍坐在长椅上手里拿着酒坛子,一副哀愁的模样,让人忍不住心疼。

苏霁月直接走了进来,望着正在喝酒的鬼君墨衍,轻声道:“凝魂珠,我拿回来了。”

鬼君墨衍闻言,含在嘴里的酒猛地喷出来,不可置信地望着苏霁月。

要知道他不过是随口说的一句话,她竟然真的跑到瀛洲那个鬼地方。

要知道瀛洲地势险恶,凡是去瀛洲人都没有回来……

鬼君墨衍抬手擦了擦眼睛,以为是自己眼花看错了……

“你一个去的?”鬼君墨衍走下来细细打量着苏霁月,见她完好无损,眼底掩不住震惊。

苏霁月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将凝魂珠给他,继续道:“真的可以救活他吗?”

鬼君墨衍见她这坚决的模样,点了点头,随即问道:“只有五成的几率,毕竟过了这么多年,我不确定到底能不能凝聚他全部的魂魄。”

苏霁月眼眸低垂,良久抬起头来狠狠吸了一口气,望着鬼君墨衍道:“就算只有一成的几率,我也要救他。”

鬼君墨衍见她态度坚决,忍不住摇了摇头,觉得苏霁月入了魔障。

不过是个早已消失的人,她竟然如此执着……

他觉得苏霁月真的没得救了……

苏霁月并没有等他应话,便直接离开了。

鬼君墨衍突然发现手中的酒索然无味,直接扔在一旁,望着苏霁月离去的方向不知道该说什么?

书墨听到苏霁月受伤的消息,愣是给吓了一跳。

要知道苏霁月离开落梧宫整整三个月,无论他使出多大的本事,都没能找到苏霁月的下落。

那一刻,他真的打算以死谢罪,去向洛河赎罪。

“上神,你可算是回来了。”书墨望着苏霁月声音有些焦急道。

“抱歉,让你担忧了。”苏霁月见书墨脸上的担忧,顿时有些愧疚。

“上神,你以后出门能不能带上我,你可知道这一次我有多担心你?我一直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书墨跪在地上声音哽咽道。

“书墨,你可知道从我回来的那一刻起,我就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危及性命。我真的不愿意你跳进这滩水。”苏霁月轻叹一声,将书墨扶起来缓缓道。

“上神,我不怕死,我只是怕上神你从未把自己当成落梧宫的一份子。”若是她真的把自己当成落梧宫的一份子,她就不会三番几次的做出这等危险的事情。

她难道不知道自己背后是落梧宫吗?

为何做事独来独往,从不考虑落梧宫呢?

苏霁月听到书墨的话,脸色苍白,紧紧握着拳头,盯着书墨沉声道:“你这是在质疑我的决定吗?”

她不过是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而害了整个落梧宫,可是在书墨的眼底,她却成了任性,不顾落梧宫安危的罪人。

“书墨不敢,书墨只是希望上神能多考虑一下落梧宫的安危。”书墨直接跪在地上一字一句道。

苏霁月不语,只是冷冷的瞥了一眼书墨,随后便离开了。

书墨一直跪在地上望着苏霁月离去的背影,眼底闪过一抹懊悔。

他有些懊悔自己刚刚说的话太严重了,所以她才会……

可是他真的不希望苏霁月出事,更不愿意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