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听说佛子破戒了 > 正文
第二十九章往事如风
作者:闻人烟  |  字数:3024  |  更新时间:2021-11-13 23:32:55 全文阅读

苏霁月回到屋里,脑海中一直浮现的全都是书墨刚刚说的话。

或许他说得没错,自己真的太自私了……

从她回来的那一刻,她就一直想着不要连累落梧宫,她一直以为自己独来独往就不会给落梧宫带来麻烦。

书墨说得对,从她回来的那一刻,她和落梧宫的命运早就连在一起。

她又怎能说不连累落梧宫呢?

或许,她真的错了……

良久,她起身推开门,发现书墨依然跪在院子里。

看着他那坚定的神情,苏霁月顿时觉得有些愧疚,他是因为自己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苏霁月走到书墨的身边,望着书墨轻声道:“书墨我们谈谈吧。”

书墨听到苏霁月的话,愣了一下,有些震惊垫地看着她,似乎没有想到她会……

难道是因为自己刚刚的话,所以才会……莫不是要将他赶出去?

书墨突然有些懊悔自己……

苏霁月见书墨一直站在原地随即缓缓道:“书墨,坐吧。”

书墨被苏霁月怎么客气,突然被吓了一跳。

“上神,你是不是在责怪我?”书墨猛地跪在地上望着苏霁月轻声道。

苏霁月见她激动的模样,嘴角忍不住一笑,望着书墨道:“书墨,你这是做什么?”

“求上神,不要赶我走。”书墨拉着苏霁月的袖子,声音沙哑道。

苏霁月有些疑惑,不解地看着书墨,解释道:“书墨,你快点起来,我什么时候要赶你走?”

她从来就没有赶他走,若是真的想要走,那也是她走吧。

毕竟,她才是这落梧宫的外人。

书墨见她一脸沉稳,不像是开玩笑,便问道:“难道不是因为我前些日子说话太严重了,所以才会……”

苏霁月摇了摇头,望着书墨缓缓道:“你说的那些话,我仔细想了想,觉得你说得有道理。或许我真的不应该那么自私,毕竟我也是落梧宫的一份子。”

书墨听到苏霁月的话,愣了一下,有些震惊地看着苏霁月,俨然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未等书墨回话,便继续道:“之前,确实是我欠缺考虑,总以为自己这样做可以将落梧宫撇干净,殊不知自己这样做是给落梧宫抹黑。”

书墨不可置信地看着苏霁月,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他真没想到苏霁月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书墨,你说的这些,我已经想过了,我以后做事不会那么冲动。”苏霁月向书墨保证道。

书墨有些受宠若惊,望着苏霁月缓缓道:“上神,你严重了。我也要向你道歉,我之前说话没有轻重,还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苏霁月给书墨倒了一杯茶,放在她的面前,轻声道道:“以茶代酒,我们化干戈为玉帛。”

书墨茶杯和苏霁月干杯,轻声道:“化干戈为玉帛,从此以后我们落梧宫一条心。”

两人将误会解开,苏霁月做事便也不再任性,而是和书墨商量。

书墨也渐渐改变自己,毕竟苏霁月是特别的存在,他凡事都会顺着她的意。

只希望她能好好对待自己,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书墨端着药替苏霁月换伤口,见她正在抄写佛经,便将东西放在桌上,便站在一旁侯着。

苏霁月见到他的身影,落笔写下最后一个字,便起身走到桌前,让书墨替她换药。

书墨看着绑带上面鲜红的血渍,眉头微蹙,望着苏霁月轻声道:“上神,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情不?”

苏霁月抬起头望着书墨,眼底闪过一抹疑惑。

“你能不能对自己好一点?”书墨望着她的伤害有些心疼道。

苏霁月闻言,神情呆滞,随即点了点头。

转眼间,七日后。

近日来,无论苏霁月去忘尘宫找悬空,都没有等到他的人影。后来,才知道他去了东海传教。

或许,他真的生气了,所以才会去东海躲着自己。

苏霁月叹了一声,突然有些厌恶自己,她这性子得罪了很多人……

苏霁月有些懊悔……

“嘭……”

苏霁月因为太投入,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撞到人,抬起头望着眼前的人。

她瞬间觉得自己流年不利,怎么就遇到了他呢?

释摩罗见苏霁月一直揉着额头,瞬间有些担忧,轻声问道:“你的额头怎么样了?”

苏霁月往后退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朝释摩罗行了礼。

她突然发现自己和释摩罗的孽缘没有结束,她一直以为自己避开和他相遇,就可以忘记从前的事情。

却没有想到竟然……

释摩罗看到苏霁月如此客气,不知为何心口隐隐作痛。

他印象中,他们不应该如此疏远……不应该如此……

“你在躲我?”释摩罗发现苏霁月有意无意对着自己,觉得胸口空落落,语气掩不住失落。

“你误会了,我们不熟,我为何要躲你?”苏霁月望着释摩罗眼神坚定,声音清冷道。

若不是脑海中那些断断续续的记忆,释摩罗真的会觉得自己和苏霁月只是萍水相逢。

可是为何她要欺骗自己呢?

为何,她要这样骗自己呢?

“我们的真不认识?”释摩罗俨然不相信苏霁月的话,他觉得她在撒谎。

苏霁月点了点头:“不认识。”

释摩罗的心口猛地一疼,紧紧捂着胸口,望着释摩罗声音沙哑道:“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苏霁月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他究竟在说什么?

她对他怎么样了?为何她不清楚呢?

“若是不认识我?那你腰间的来莲象作何解释?”莲像是释摩罗亲手雕刻,用的是莲花的花蕊和昙花花瓣结合一体,雕刻而成。

可是,苏霁月却说他们不熟,若是不熟,那他为何要送这个给她呢?

“这个?不过是个俗物,不要也罢。”语罢,苏霁月便直接扯出腰间的莲象直接往旁边的瑶池扔进去。

霎时间,水花四溅,苏霁月眼睁睁地看着它在自己的眼前消失不见。

心,戛然而痛,就连呼吸也是困难。

若不是她强撑着身子,她恐怕会直接跳下去……

未等苏霁月反应过来,一道白色的身影直接从她的身边掠过,砰的一声,消失在瑶池里。

紧接着,耳边传来仙娥焦急的声音:“有人落水了……”

苏霁月望着那消失在水面的身影,不知该感动还是觉得讽刺,明明她极力和释摩罗撇清关系,而他却犹如飞蛾扑火,使劲朝自己这边靠近。

释摩罗的水性极好,在这四海八荒之后,恐怕没人能和他比较。

苏霁月并没有理会她,而是直接离开了……

苏霁月见他消失在水面的身影,愣了一下,望着手中完好无损的莲象,思绪万千。

释摩罗,放手吧……

请你放了我……

若是她知道自己的劫数是释摩罗,那她宁愿这一辈子都不要遇到他。

因为真的太难了……

释摩罗望着眼前空空无一物的水里,觉得不应该,他明明看到苏霁月往这个方向扔进去。

为何没有看到呢?

释摩罗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一些事情,而这些事情和苏霁月有关系,因为他每次遇到苏霁月心口会莫名其妙的疼。

看到她落泪,他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擦掉她脸上的泪水,抚平她紧蹙的眉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释摩罗终究放弃了……

他望着空无一物的双手,眼底掩不住失落。

丢了,真的不见了……

比丘看到失魂落魄的释摩罗,眼底有些震惊,着实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如此……

释摩罗并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直接将自己关在屋里,满脑子都是莲象落水的画面。

释摩罗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境,他好像看到一位少女趴在自己的膝盖上小憩。

只是当他想要看清少女的模样,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挪开眼神,一团迷雾围绕在自己的面前,令他无法看清来人。

那是谁?为何他会觉得无比熟悉?

好像在哪里见看过?

“不要走……求你不要走……”释摩罗的声音沙哑,喃喃自语。

只是无论他如何互换,他没有看清那人的面孔。

等到他醒来,才发现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境。

哪有什么少女?

释摩罗抬手擦了擦额间的薄汗,随后起身披了件外衣,随后便离开……

苏霁月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中忍不住浮现出今日看到的画面。

释摩罗应该会没事吧。

他应该回到莲花坞了吧?

只要她没事,悬着的心稍稍放下……

苏霁月坐在床边,望着手中的莲象,眼底闪过一抹落寞,忍不住微红。

“阿释,明日就是我生辰了,你打算送我什么礼物?”少年时期的苏霁月趴在释摩罗的膝盖上,望着他撒娇道。

释摩罗伸出手摸了摸苏霁月的头,语气温柔问道:“你喜欢什么礼物?”

苏霁月轻声低喃:“阿释是莲花,我是昙花,阿释能不能做一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东西送给我?”

释摩罗闻言,脸上挂着和蔼的笑,缓缓说道:“好。”

不久之后,释摩罗便拿着莲象送给苏霁月当生辰礼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