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听说佛子破戒了 > 正文
第四十五章哄骗
作者:闻人烟  |  字数:3010  |  更新时间:2021-11-29 23:54:00 全文阅读

自然这些话风轩并没有说给苏霁月听,若是被她知道自己明目张胆坑慕言,恐怕不等慕言动手,他就已经掉了一层皮。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可算是发现了,苏霁月就像一只野猫一样,一旦发现别人侵犯自己的领地,那她就会伸出爪子狠狠地欺负回来。

倒是很有趣的人,也难怪慕言会如此在意。

苏霁月坐在台阶上望着天空中的圆月,眼底闪过一抹了落寞,也不知道慕言现在怎么样了?

为何一直没有回来呢?

突然,耳边传来一道凄凉的笛声,苏霁月觉得有些疑惑,抬起头来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身影。

苏霁月起身望着不远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突然,在一棵榕树上看到一位穿着白衣的男子正背着苏霁月吹笛子。

苏霁月愣了一下,有些疑惑,这不是冷易吗?

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听着这凄凄凉的笛声,苏霁月只觉得心口微疼,仿若有千万只蚂蚁在撕咬。

这曲子仿若天空中翱翔的鸟儿,被猎人折断羽翼坠落在地上,发出悲鸣。

她伸出手摸了摸脸上的泪痕,眼底闪过一抹茫然。

一曲终了。

冷易听到下面有声响,低头一看才知道苏霁月站在那里,她愣了一下,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来的。

冷易飞身而下见她脸上挂着后泪痕,怔了一下,沉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苏霁月抬起头来望着凉易,身子忍不住往后一退。

冷易瞧着她这受惊的模样,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着实没有想到她竟然会……

“我出来散散步。”憋了很久,苏霁月缓缓说出这一句。

冷易闻言,也不语,只是望着她轻声说道:“更深露重,还是早些休息吧。”

语罢,也不等苏霁月回话,便直接离开了。

苏霁月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觉得差别有些大,慕言性子温和待人和蔼,风轩性子开朗跟个多情的公子一样。

倒是他,跟他们两人性格太不一样了。

某房间。

“师兄,你还要多久才能醒来?”风轩坐在床边望着昏迷不醒的慕言,眼底划过一抹落寞。

她他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到底还要多久,他才能醒来?

若是他再不醒来,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和苏霁月解释?

“师兄,你不是最在乎那丫头吗?若是没有你在这长生门,那丫头恐怕会很难生存。”风轩想起苏霁月那张天真的脸颊,顿时觉得头疼。

若是慕言不在,那她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

毕竟她当时是和慕言一起上山,而不是……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风轩回过头来望着来人。

只见冷易风尘仆仆走了进来,见风轩坐在床边,问道:“师兄还没有醒吗?”

风轩眼底闪过一抹失落,随即摇了摇头。

“师兄太贪睡。”风轩望着凉易轻声说道。

或许真的伤了五脏六腑,他身上本就带着伤口,加上那一夜的折腾,如今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冷易不语,只是站在一旁望着风轩,轻声说道:“若是明日再不醒,就只有那个办法了。”

风轩自然知道她说得是哪个方法,只是万不得已,他还是不希望走到那一步路。

他怕慕言醒来会恨他们……

只是他们不愿意他离开。

“师父他最近怎么样了?”风轩突然想起了太微真人,有些疑惑问道。

要知道慕言出事之后,太微真人就病了,他或许觉得自己对他太苛刻了。

若不是他一意孤行,或许慕言也不会变成这样。

冷易想起白日里看到太微真人仿若老了几分的模样,随后摇了摇头。

若是慕言没有好,师父他老人家恐怕也会一直养病。

风轩不语,只是脸色沉重,眼神复杂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转眼间,又过了七天。

苏霁月天开始满怀欣喜地等着慕言归来,到最后,她发现慕言没有回来。

“慕言,他是不是不会回来了?”苏霁月坐在台阶上声音沙哑道。

风轩欲言又止,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这段时间,他已经用了无数话哄骗苏霁月,如今他是真的编不下去了。

“你说他是不是觉得我是个累赘,所以并没有打算和我一起?”她什么都不会,就是个废人,还会妨碍到慕言。

他大概是觉得她很烦吧,否则也不会写信给她。

一想到这里,苏霁月便觉得有些难过。

风轩瞧着她这难过的模样,愣了一下,随后缓缓说道:“丫头,你别哭啊……”

虽说他纵横情场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姑娘哭,着实不知道该怎么办?

苏霁月没有回答风轩的话,只是趴在膝盖上痛哭。

风轩有些无奈,环顾四周,看看有没有人。

“姑奶奶,你别哭了……”许是苏霁月的哭声太大了,路过的人一直盯着他们这方向看,不知道还以为风轩欺负了苏霁月。

风轩朝他们微微一笑,随后摇了摇头。

天地良心,他真的没有欺负苏霁月……

苏霁月没有理会他,而是继续嚎啕大哭。

大概是压抑太久了,她始终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泪水,觉得有些难过。

风轩实在是拗不过,轻叹一声缓缓道:“大师兄他没有觉得你是累赘。”

这可真是冤枉他了,要知道他从未见过慕言对那个女子如此伤心。

苏霁月倒是头一个,应该说苏霁月就是慕言的劫。

苏霁月听到慕言的话,愣了一下,一脸震惊地看着风轩,像是在琢磨着他刚刚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风轩被他盯得有些不好意思,随后便将慕言这阵子发生的事情。

苏霁月愣了一下,望着风轩想要从他白眼看出蛛丝马迹,却没有想到他一脸真诚。

那一刻,苏霁月才知道他并没有骗自己。

他在哪里?”苏霁月抓着风轩的手,有些焦急道。

“在长生门里。”风轩缓缓应道。

风轩带着苏霁月来到慕言的房间,刚踏进门口,便闻到了一股药香味在空气中弥漫。

苏霁月望着床上脸色苍白的慕言,觉得有些疑惑,望着身边的风轩问道:“他这样子多久了?”

为何,他们没有找大夫看呢?

“那一日过后,药师看了之后,就说尽人事,听天命。”风轩缓缓说道。

苏霁月想起了自己那一日在门口等了慕言整整一宿,都没有见到他人,原来是他出事了。

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为何不愿意和她解释呢?

若是她回来会给他制造怎么多的难处,说什么她都不愿意和他回来。

早知道当初她就应该死在李将军的手下,他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她身子一向硬朗,为何会变成这样?”她记得慕言身子硬朗,紧紧是一宿为何会变成这样?

“大师兄先前为了抓住那九尾狐妖受了内伤,尚未痊愈。后来,他又被师父惩罚在寒冰岩面壁思过,刑罚未满,他便出去抓九尾狐妖。”风轩那时候不懂慕言为何会如此焦急离开长生门,当他看到苏霁月的时候,他便知道了。

慕言所做的一切,全都是因为苏霁。

只是苏霁月带回来,而他却躺在这里。

“难道没有办法了吗?”苏霁月的声音带着哽咽道。

风轩不语,只是一脸沉重。

苏霁月守了慕言一宿,和他说了很多话,只是慕言都没有醒过来的痕迹。

“慕言……”苏霁月紧紧握着慕言的手,痛苦喊道。

守在门外的风轩,突然听到苏霁月 的惨叫声,吓得直接跑进屋里。

“风轩,求你救救慕言。”苏霁月看到风轩声音有些焦急道。

风轩见她情绪激动,便直接将她打晕,随后便朝身边的冷易说道:“二师兄,就用那个办法吧。”

若是再不用那个办法,她真不知道慕言会不会就这样离开他们了。

只是他们宁愿慕言成魔,也不会愿意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他。

冷易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风轩带着苏霁月下去,安置好了之后,便又回来替冷易护法。

冷易将九尾狐的内丹直接给慕言吃下,随后运功帮助他消化。

带一切弄好之后,已是日落黄昏。

冷易打开门见到风轩守在门口,眼底闪过一抹疲倦,额间冒出细细的汗水。

“二师兄 ,怎么样了?”风轩有些担忧问道。

“很成功。”冷易的声音带着疲倦,沙哑道。

说吧,冷易便直接回自己的屋里。

风轩听到他的话,悬着的心稍稍放下,直接进屋望着床上的慕言,思绪万千。

若是大师兄知道他将那丫头打晕,他恐怕会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他一点也不后悔……

苏霁月醒来觉得自己的脖子特别酸,她使劲揉了揉脖子,望着眼前熟悉的环境。

她的脑海中猛地浮现出慕言离开的画面,心口猛地一疼,利索起身朝门外跑去。

刚走到门外便遇到了风轩出来,她焦急问道:“慕言呢?”

风轩看着她这疯疯癫癫的模样,忍不住叹了一声,觉得她这性子也不知道和谁学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