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特调局(1)
作者:孑染  |  字数:3349  |  更新时间:2022-02-21 14:37:29 全文阅读

“叮咚——,欢迎光临Cat tale咖啡屋!”

  薛然前脚刚迈进店门,就有只橘色小奶猫凑过来蹭她的裤腿,她对这种粘人的生物并不是很感冒,于是用脚尖轻轻掂了掂它的下巴,小猫便识趣地走开了。

  早上七点半,店里还没多少人,薛然抬起眼,视线在咖啡屋里溜了一圈,而后径直走向了最靠里的沙发座。

  这家最近很火的猫咖,她是第一次来,只觉店铺装修精简,格调清雅,店里的小猫非常亲近客人。

  刚落座,就见男老板亲自走过来,热情招呼说:

  “同学你好,需要喝点儿什么吗?”

  “招牌特饮,谢谢。”

  她抬头略略打量了对方一眼——约摸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黑色衣裤,白色球鞋,中等身高,中等身材,是那种一眼不会让人记住的长相。

  “需要甜点吗?”

  见薛然摇头,老板面带笑意微微鞠了一躬,

“好的,请稍等。”

 “嗯。”

她应了声,目送老板的背影走向前台。

  不多时,餐桌周围便围来了好几只花色各异,软萌俏皮的小猫咪,不过薛然并未多看一眼,她大清早到“猫咖”来,却不是为了撸猫。

  等待之余,薛然懒懒靠着椅背,她一个二十出头的大学毕业生,这会儿无聊的时候不拿起手机上网冲浪,反而饶有兴致看着玻璃橱窗外,那些来来往往的行人,

  薛然外表与常人无异,却自带检测系统,可以检测到一个叫做“谎言值”的东西,

  当一个人说话的时候,这串数字就像标签一样悬浮在他头顶,数字颜色由绿向红过渡,数值最低为零,最高无上限,

  正常情况下,薛然能看到几乎每个人的谎言值,除非重病或者一些尚未可知的干扰因素令她的系统判断失灵,

不过除了小时候大病一场脑子烧坏过一次,迄今她还未有遇到过系统宕机这种情况。

  显然,薛然并非这个世界的正常居民,她也不记得自己怎么来的,只知道这里同她过去生活的地方非常相像又不尽相同,仿佛另一个平行宇宙,

忽然陷入回忆之中,直到老板的声音将出神的薛然拉回现实,

  “同学,你的咖啡,请慢用!”

  老板动作轻柔地将那杯拉花相当漂亮的“招牌特饮”放在薛然桌前,眼角的笑纹让他看上去异常慈和。

  “谢谢。”

  薛然礼貌地笑了笑,说:

“老板,您家的猫真可爱,您一定很会照顾它们吧?”

  男人看了看沙发上几只活蹦乱跳的小猫咪,温柔地道:

  “万物皆有灵,对待小动物,应该像对待自己的家人一样。”

  “嗯,您说得很对。”

  【这家猫咖老板真是个充满善意的好心人呢!】

  这大概是所有来过这家店的人对老板的评价吧?

  薛然心下暗想:

  要不是她身体里有个系统,每时每刻提醒她谁在撒谎,她差点儿以为对方真就像是表面上那样和蔼可亲,璞玉浑金 ,

  可惜他刚才说那句话的时候,头上的谎言值都要爆了!

  起初路过这家猫咖的时候薛然就觉得不对,她看见老板娴熟地处理猫砂,满脸笑意地跟顾客交谈,但他头上的谎言值却一直处在高位,

根据薛然以往的经验判断,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那么这个人的所有行为很可能都是伪善,

  也就是说,这个表面上对小猫照顾有加,温柔以待的男人,实际可能是个非常残忍的虐猫狂或者猫肉贩子!

 薛然顶着这套系统活了十年,早对一些虚伪的人和事颇有见地,不单单是这个猫咖老板,一些看似高情远致的谦谦君子很可能满心邪念,相反外表凶恶的地痞流氓兴许本质上非常良善,这种极具颠覆性的反差,薛然早已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她能轻易识别谎言,也就能够据此判别一个人是否犯罪,这大概是每个刑侦人员都梦寐以求的技能,然而拥有这项特别能力的薛然却只是个普通人,

  一个普普通通的,面临着找工作压力的大学毕业生。

  薛然沉了口气,端起的杯子刚要送到唇边,回过神来才发觉眼前这杯所谓的“招牌特饮”,其实就是加了双倍奶的拿铁,她一个乳糖不耐受的肠胃,顿时没了要喝的打算。

  见轻盈的奶泡上飘着一根白色猫毛,她闲着无聊便拿起小勺,小心翼翼将它挑了出来,可惜咖啡上原本完美的拉花还是瞬间扭曲变了形。

  走出咖啡屋,薛然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个几乎会出现在任何公共场所的热线电话,

 OSI(Office Of Special Investigation):99637

  “您好,这里是特别调查局,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

  “你好,我要举报!”

  .

 【OSI】MVP办公区

  一身休闲西装的男人坐在办公椅上,正单手撑着太阳穴,全神贯注看着手上一沓半掌厚的资料,书桌下那片狭小的区域近乎要容不下他的大长腿。

  “探长今天这身打扮可真好看呐!”

女职工趴在窗户边,眼巴巴望着里间的人。

  “探长哪天不是这身打扮?”说话的是一个叫夏铭盛的男人,颇有些无语地瞧着旁边一脸花痴相的妹子。

  “明明跟昨天那件不一样!不一样!”

  女职工嗓门一提,据理力争说:

“你没看见这件肩膀上有暗纹吗?”

  夏铭盛自觉没瞎,倒也没这么火眼金睛,“我也换衣服了,你看见没?”

 “看你不如去法医室看解剖死人,啧,走开点儿,别打扰我看帅哥!”

 “嘿,您可积点儿口德吧!”

 他提了口气,转脸透过玻璃窗看了眼办公室里的人,不禁摇头感慨,

  “咱姜探长确实好看,就是可惜,白长了张俊脸。”

 “小心你这嘴!”

  “哎,”夏铭盛不以为意接着感叹,

“你说咱探长年纪轻轻怎么跟个和尚似的,除了案子对啥都不感兴趣,不社交,不参加员工聚会,也不交女朋友,照理这相貌这条件,要我早都儿孙满……”

  “姜探长!”

  听女职工突然吼了声,夏铭盛瞬间脸色大变,没想到一句话的功夫,姜恂姜探长已经从办公室里出来,站在了他背后,

  神不知鬼不觉的!

 “姜姜姜……姜探长……”

他如临大敌转过身,“您什么时候……”

  姜恂也不听他废话,微微颔首扫了眼面前两人,

“有事?”

  “那个,”女职工说:

“有……,刚……刚有个举报电话来着,说是,那个……”

  也不知怎的,平日都口齿伶俐,舌灿生花的人,这会儿舌头跟打了结似的不利索起来。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姜恂抬手打断,

 “小事不用汇报给我。”

  说完又看了眼夏铭盛,后者愣了下才反应过来,

 “哦哦,探长,刚接到求助消息,说西郊陈家别墅里发现一具男性尸体,希望您能去趟现场,您看这案子咱们是接还是……”

  姜恂略微扫了眼对方递过来的资料,带着股催他闭嘴的意味点了下头。

  .

  特别调查局,工作内容如其名,专门调查处理疑难,猎奇案件,又由于这类特别案件的划分并没有特定的标准,特调局接案全凭心情,闲着没事连解救被困在树杈上的小猫小狗这种也接,平时内部管制相对松散。

  特调局的探长姜恂,现年二十五岁,净身高185,又因为身材比例非常好,显得整个人更加修长挺拔,

  他不是大多数探员那种看上去六亲不认大义凛然的长相,更不像隔壁警长那样满脸褶子老气横秋,反而面孔非常年轻,五官介于硬朗与柔和之间,眉宇间有种与生俱来的少年气,

 诚然帅哥站在哪儿都惹人眼球,姜恂更是那种,就算出现在鲜血淋漓的凶案现场,也能引起周围一阵骚动的存在。

  ——“哇,这人谁啊?演员?模特?”

 “据说是特调局探长,专程过来破案的。”

  “啊~这么一张脸,天天跟死人打交道?”

  大概“目中无人”习惯了,姜恂两耳不闻耳旁风,径直穿过人群,他一脚迈进别墅,疾步朝浴室走去。

  死者陈正安,六十一岁,是这间别墅的所有者,而眼前这间浴室,就是案发现场。

  姜恂先前以为陈正安是死在了浴缸,没想到实际情况远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复杂,

  看见现场,他才意识到,这里根本没有浴缸,陈正安不是死在浴缸里,而是溺死在了蓄水的这间浴室。

 “探长,”夏铭盛向他汇报案情经过道:

  “今早七点半,陈正安照例晨练后到浴室冲澡,官家说听见花洒开了几个小时都没停,叫陈老先生又无人回应,担心他有危险,这才打算开门看看,没想到通水口被异物堵住,在房间里形成了大量积水,

  由于水压相当强,好几个人合力才将房门打开,当时水位已经高达胸口,他们看到人的时候,陈正安已经溺亡了,而堵住出水口的,是一条属于死者的毛巾。”

  说完一通,夏铭盛喘了口气又补充道:

 “另外,据说死者所在的那间浴室,是从内锁上了的。”

  密室杀人?

  姜恂锁紧眉,看着眼前的景象,勉强没发作。

 无论如何,保护凶案现场的完整度都是第一原则,然而这间浴室现却已经被打扫得焕然一新,这让他从何推测?

  见姜探长脸色有些不好看,夏铭盛提心吊胆替人解释说:

  “发现的时候老爷子混身还光着,尸体都给泡胀了,总不能让人……”

 姜恂抬手打住他接着要说的话,环顾四周打量了下这间浴室,

  塑钢材质的浴室门防水牢固,房间周围的瓷砖也贴得非常紧密完美,只觉就算关上门在浴室里蓄满水,水分也丝毫不会渗透出来,大概正是因为如此,才能将人活活溺死。

  他转过头,目色凝重地盯着那扇设计得十分不合常理的折叠式塑钢门,声色低沉问:

  “为什么这扇门下,没有留出缝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