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嫡女贵不可言 > 正文
第1章:恨!
作者:清晓深寒  |  字数:1982  |  更新时间:2021-12-17 14:56:47 全文阅读
碧纱橱里,容貌娇美的女子抱着猫,慵懒的窝在松软的迎枕上,有一下没一下顺着白猫的毛,显得手上如一汪碧水般的翡翠镯子 越发翠绿。

果然这徐家的东西就是好,这样好的翠,如今市面上有钱也难买了,想想这镯子的来历,女子勾了勾唇心下有些得意。

窗外的雪纷纷扬扬,室内拢着烧得正好的火盆,偶尔哔啵轻响,暖如阳春。

她打量着不远处伏案的夫婿,眉目俊朗,身姿挺拔。

昨日宫里传出消息,自家夫君年后就可以升至右佥都御史了,那回头她可就是名正言顺的四品恭人。

放眼看去,整个京城,她这个年纪除了皇亲贵胄和那些勋贵之家,还有什么人,能被封为恭人的?

想到此节,女子脸上的笑容又深了几分,把猫赶下去,自己施施然起身,聘聘袅袅地倒了杯茶送过去,“夫君,且休息一会儿吧!”

说话间,丫鬟进来禀报,“爷,奶奶,后院那位……没了!”

温良刚放下笔,正要跟爱妻温存一下,闻言脸色有些不虞。

乔玉宁一见,立刻不悦道:“没了就没了,不是早就准备妥当了吗?悄悄地卷个铺盖扔出去就是了,好好的这会儿来败什么兴。对了,就跟她那闺女丢一处吧!母女俩还能做个伴。”

“是!”丫鬟自知失宜,连忙退了出去。

乔玉宁转脸看到自己夫婿的神色,便撅起了嘴道:“怎么听说她没了,你倒看着不高兴似的,难不成你心里还是把她当你的妻呢?”

说着背过身去,哽咽道:“也是,我不过就是个续弦,连续弦都还不如呢!按理她还在世,我过门,就是个妾,如何比得上你的原配呢?!”

说着竟捂着脸哭了起来。

“诶!”温良连忙起身,将女子拥入怀里,宠溺地哄她道,“你在胡说什么呢?娶她不也是为了能名正言顺地让你进门么?你就是我唯一的夫人,她的牌位都放了多久了!早就是个死人!”

“噗……”听了这话乔玉宁忍不住笑了出来,斜睨了他一眼道,“你也太刻薄了,到底是才咽气的人!说不定,魂儿还在呢!”

这话说着的时候,屋子里像是忽然飘过一丝寒气,让温良有些不自在起来:“说她做什么?你倒是要好好说说,年后你夫君升官儿,你该拿什么奖励我?”

“你升了,只怕是眼里再没我了。”

“又在胡说,都说了我心里只有你!”说着话,便伸手搂过柔软的腰肢,开始有些不老实起来,“要不,你就好好奖励奖励你夫君?”

“这大白天的,你……”

飘飘荡荡地看着这室内的一室淫糜,乔玉言只觉得恨极,她的一生,她和女儿的性命,竟都成了这一对狗男女垫脚石,为了他们能在一起,为了富贵!竟要了她们的命!

再看看这屋子里的陈设,那贱人身上的穿戴,哪一样不是她从外祖家带来的。

直到如今她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一场戏!

她恨极,从前怎么会那样蠢笨,被这两个人蒙骗!

可是任凭她怎么努力,却只能一次次徒劳无功的从他们的身体里穿过,胸口的恨意却化作实质,如烈火烧灼着她的每一次肌理,越来越强烈,仿佛要将她挫骨扬灰一般。

看着他们依旧那般不知廉耻的恩爱缠绵,销肌蚀骨的恨意和胸口灼烈的痛感叫她再也忍不住惨叫出声。

只是这声音没有人能听得见,只有北风卷着白雪,不知疲倦的挥洒,不知人间疾苦般的肆意。

乔玉言飘在空中,极力忍受着此时感受到的不知名的酷刑,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床上的两个人。

当初是他先百般追求,冬日红笺夏日荷,初春纸鸢深秋笛,于是她就一头栽进去了,带着丰厚的嫁妆,只当从此有了自己的家,有了保护自己的人。

谁想还没一年,刚生了女儿,他就变了个人,见天儿找借口发作,甚至动起手来。

婆母妯娌小姑子个个不好相与,冬跪寒冰夏顶烈日,最后一句与老太太犯冲,赶去了后院杂物房住着,孩子也再没见着,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一食一饮 全靠挣命。

为着孩子,她不敢死,不敢闹,只求能叫她见上一面。

谁知有一天,从丫鬟口中得知,这温家竟然早就上报了自己已经病故,重新迎娶新奶奶进门。

当自己那庶妹穿金戴银梳着妇人发髻,扶着温家管事娘子的手走过来,她才知道了原委。

原来一开始这就是一场阴谋,他们所图不过是自己从外祖家带过来的巨额嫁妆,以及乔玉宁嫁进来的一个名正言顺的机会。

先将她这个嫡女嫁进来,等熬死了,再续弦娶庶妹,说是为了孩子,亲姨母会心疼照顾,还能博得一个对原配深情厚谊的好名声,真是好算盘!真是叫人心恨难平!

可是这个狗男人,连自己的骨血都不在乎,竟叫她给那贱人磋磨死了!

才不过一岁多的孩子啊!那日她拼了命跑出去,也只看到小小的躺在薄板上的身子,甚至都没能上前去摸一摸她的小手,就被堵了嘴拖了回去。

原本就是一副行将就木的身体,听到孩子的死讯,便是再多的恨意,她也终于支撑不住了,却没想到,死后竟然真的有魂识。

若是有来生,我要让你们过得猪狗不如!

乔玉言目眦尽裂地看着那两人,意识却随着灼痛感的消退而渐渐模糊。

隐约有下人撞进来,吓得那一对狗男女破口大骂,可来人却顾不得,急得打哆嗦,“六老爷回来了,直接去了后院那……那先奶奶的住处,老太太大太太都跟着赶过去了。”

“六老爷?什么?六叔回来了?!他去后院干什么?”

后头的情形,乔玉言就看不清也听不清了,那剧烈的疼痛没有了,人也飘飘忽忽,没有了知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