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魔教圣女
作者:有鹿甜甜  |  字数:2280  |  更新时间:2022-01-07 11:51:21 全文阅读

夜色沉沉,大片的乌云遮住了天空的星星和月亮,空气中弥漫着湿润的雨水气息。

在一个洞窟内,女孩双手双脚都被铁链锁住,肩胛处又穿过两条铁链,把她整个人吊起来又死死的钉在墙上,神情十分痛苦。

“贝贝,既然我得不到你的人,那就把你的心留下吧!”

“别怕……我会很轻的……我会把你的心用最好的药水好好的保存起来……贝贝的心永远跟我在一起……”

“贝贝,你现在的表情我真的很失望……你为什么要哭?为什么要求饶?难道我给你的你都不喜欢吗?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男人用指腹轻轻的擦过女孩的脸颊,一会哭一会笑,神情癫狂。

“你看着我!看着我!看着我啊!”

男人亲吻着她的耳垂,嘴唇,脖颈,动作像亲吻着珍视的爱人,右手却已经插进了她的胸口,女孩面容再次痛到扭曲,鲜血淋漓。

“知道吗,你的哥哥也死了!为什么要拒绝我?和我在一起不就好了?和我在一起这一切根本就不会发生!你后悔吗?”

女孩动了动嘴唇,似笑非笑,抬起头目光越过他看向外面的世界。

“贝贝,你说什么?”

“你…去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真是我听过最美妙的祝福!”男人哈哈哈哈大笑,右手加大力量又了进一步。“感受到了吗?你的心脏,在我的手中跳动……多么美妙啊……贝贝……”

话音刚落,身后破空声响起,从洞口射进三道弓箭,男人立马转身抵御却仍然晚了一步,两箭射中男人的后背,一箭射穿了女孩的额头。

“是你?!你怎么会?”男人不得不把手拿了出来,抓起旁边的配剑,转身看向来人。

来的是一位少年,少年一袭白衣,墨色长发束起,面容冷峻眼神好像在看一个死人。

少年脚尖点地,提剑向前,几招过后男人却明显地感到力竭。

“你下毒?”

“你竟然下毒?”

“为了救她?我们清风霁月的大师兄也会用毒!”

少年沉默不语,手上的攻势却没有停,一剑挑断他的手筋,两剑穿过他的肩胛,最后一剑插进他的心脏。

将男人的尸体踢到一边,少年走上前砍断锁链把女孩抱了下来,动作轻柔小心,即使她早在那一箭中断了生息。

他最后看到她的唇语,对他说谢谢。

少年抚上她的眼睛,低声自语道:“你的仇,我来报。 ”

……

“圣女?圣女?”

阮仙贝回过神,看着殿里富丽堂皇的摆设,自己整个人都坐在宽大舒适的座椅里,台阶下面跪着三个人,旁边站着几个人,都低着头不敢看她。

只有身边的婢女敢提醒她走神了。

一个月前魔教圣女身负重伤,独自一人撑到家门口便陷入昏迷。身上无数伤痕,刀伤剑伤数不胜数。

虽最终救回一命,醒来后却性情大变。

变得喜怒无常、残暴弑杀,不近人情。

殿中跪着的三人便是在那次外出中,导致她被围攻的人,被教主亲自抓回来以后一直关押等她处置。

阮仙贝冷笑,她醒来就继承了这个身体和记忆,越看越无语。

几人吃饭闲聊说起魔教,提到玄心诀和一个什么灵石是魔教镇教之宝。后来话题又聊到圣女身上,男的吗,聊到女性无非是那些下流的东西。其实这么多年见过圣女的人没多少,那些传言好像住在她房梁上一样,有鼻子有眼把她描述的像是娼妓一般,她忍不住起来与他们理论。对方看到她一个人又起了些心思,想要使些下三滥的手段得到她的人。好在她虽然脑子不好但功夫还不错,伤了一人逃了出来,几人恼羞成怒便说她是魔教中人,追着她不放,她呢?一身杀招不用,只用来游走缠斗,所以才伤痕累累的勉强逃出。

阮仙贝快气死了!

大小姐你是魔教圣女不是白莲教圣母,善意泛滥只会被人当成沙币杀死,所以比起被杀死她喜欢先杀掉对方。

当然这个转变被众人看在眼里,魔教众人也只敢私下议论议论,比起白莲花圣母大家当然更喜欢恶霸圣女,甚至见识到她变态的武力值以后觉得前途一片光明,忍不住在心里鼓起掌来。

这个样子才像咱魔教圣女啊!太酷了!誓死追随!

“ 王长老,您鼓掌做什么?”阮仙贝眼神扫到下面突然开始鼓掌的中年人。

王长老看着自己不听使唤手,再看圣女撇过来的眼神腿一软干脆的跪了下来。

“小的被圣女天人之姿所折服,一时间情难自已,还请圣女原谅!”

沈仙贝闻言眯起眼睛笑道:“王长老真是性情中人,快快请起吧。”

原来圣女被夸就会笑!咱圣女真好看!下面的人抬头看了一眼立马垂下眼,又看了一眼王长老,同时冒出一个想法,该死,这次被老王抢先了!

“还请圣女定夺! ”见她回神,王长老又提起胆子又重复一遍刚刚说的话。

阮仙贝打了一个呵欠,右手撑着脑袋,懒洋洋地说道:“ 有什么好定夺的,全丢进万毒洞喂食。”

“是!”

其中跪着的一个男人满目震惊还想开口说话,被旁边的人立马堵住了嘴。不是吧?圣女最讨厌听废话了,自己死还想拉他们垫背吗?

不知道被拖走的三人此刻在想什么,如果能时光倒流一定会提醒自己不要随便口嗨吧。

“阿芷。”人走空了大殿静了下来,阮仙贝唤了婢女一声,指了指自己的头说道::“头疼。”

云芷走到她跟前蹲下,双手轻轻的帮她按摩放松。

“下面的人都在议论,圣女自从前段时间病愈后开始性情大变,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您看要不要处置一下?”云芷说道。

阮仙贝皱眉问道:“你和阿彩从小就于我一起长大,难道们你喜欢我以前的样子吗?”

云芷叹气:“若不是生在魔教,圣女的性格是极好的。”

“太善良便是愚蠢,太软弱便是罪恶。阿芷,我醒悟了,虽然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但可以选择自己过怎样的生活。”阮仙贝话里话外的意思说的很明显,本圣女以后要去欺负别人了!

“这话我只说一遍,你们跟得上我最好,若跟不上……我会为你们换一个职位。”

“是。”

大殿再次恢复安静,阮仙贝在云芷的放松下呼吸逐渐平缓,进入睡眠。

她做了一个梦,她又做了那个梦。

那个被人穿骨挖心的噩梦。

有一个声音在跟她说,如果有重来的机会……我一定……

就是这个声音和这个梦让她头一直痛。

放心吧,我会亲自动手,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不过……那是哪家的大师兄?有点太帅了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