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良妾善谋 > 正文
第一章 落难
作者:奶盖暴击  |  字数:2343  |  更新时间:2022-02-07 09:22:55 全文阅读

日头高照着,天已经大亮了。

前两年是连边无尽的战火,从东烧到西,又从西烧到东。老百姓熬的艰难,一年又一年的巴望着,好不容易才盼到了新元初建,家国始定。

清阳镇年景好的时候,多产的粮食养活了半个京都,可那已是多年以前的事情了。如今的街上的偶尔才能见到几个来去匆匆,为着生计而奔波的行人。这个十几年前赫赫有名的大镇,也显得人烟稀薄。

已是近午时了,远远近近的有几处升起淡淡炊烟,飘这飘着便消散了。

顺着大街拐过两三个街角,便有几个弯曲幽深的巷子。与外面干干净净的大街不同,这巷子看起来阴暗潮湿,遍布青苔。阳光散落整座城镇,却将这里遗忘了一样。

巷口站着京墨。她今年八岁,看着瘦弱矮小。眼睛睁得大大的,枯黄的头发梳成了两个还算对称整齐的丸子头。身上是旧葛布做的裙子,看着虽是破旧,却浆洗的干干净净。

京墨翘着头,她来的晚,不知道要找的人还在不在了。

只是还没等她将这巷子看的清楚,迎面便开了扇门。出来的是个身材矮胖,贼眉鼠眼的男人。见门口站了个眼生的小姑娘,目光便死死粘了上去,上上下下仔细地打量着:“哟,这是哪里来的小丫头片子,长的这么白净,是来找人的?”

“这位大伯,您可知道…”

“别叫大伯呀,小姑娘。你可太不会说话了,你得叫我哥哥。”那男人眼睛眯起来,对着京墨一双纯澈的眸子,只觉得身心都荡漾了起来。京墨瞧出来不对劲了,不敢再接话,死死闭上了嘴,也不看他了,只往巷子深处看。

“怎么不叫呀?我的好妹妹,你不是来找哥哥的吗?”

话音刚落,便有一个沙哑粗糙的声音传来:“是来找我的,怎么了,殷二?”来者是个上了岁数的老婆子,立在巷子深处,满布皱纹的脸上裂出两道死气沉沉的视线。

那个叫殷二的脸色瞬间便变了,又硬是挤出来一个笑:“哪的话,陈奶奶的人,咱可不敢打趣。”

老陈氏粗糙皲裂的手搓了搓衣角,不耐烦的应了一声。将视线投到京墨身上。老陈氏是个牙婆子,眼神练的狠厉毒辣。寻常人见了她,面子上再怎么作出一副不怕的样子,心里面还是发毛的。一是因着她的眼神渗人,二是她也确实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前些年战火连天的时候,为了活命,她可是狠着心把自己的两个女儿都给卖了。

老陈氏睨着眼,见那京墨竟是站的稳稳当当,既不怕的抖若筛糠,也不没规矩的左右乱瞟。心里倒是有了几分满意,又打量她的脸蛋。

做惯了人口买卖,老陈氏看人也有自己的见解。这个小丫头年岁还小,却已能看出来底子不错,小巧的鹅蛋脸,挺翘的小鼻子,也难怪殷二能来招惹。这才拿正眼看她:“跟我来吧。”说完便转身,也不管京墨跟不跟的上,只走自己的路。京墨也不敢多说话,赶紧跟了上去。

留下身后的殷二,脸上挂不住,见着人都走远了,忍不住狠狠啐了口唾沫:“这死老娘们!”才狠狠摔上门。

这边京墨跟着老陈氏,七拐八拐到了一个低矮的老宅子前。木门已经破破烂烂,上面还挂着一把沉重的大锁,叫人怪担心这门能不能支撑住这把锁的。

透过那破落的木门,里面隐隐约约能看见有几个小丫头,还传来一阵低低的说话声。老陈氏冷下脸开门,那嗡嗡的低语声一下子便散了。

“居然还有力气说话?怎么我一来就一个个要死要活的,啊?!”

老陈氏沉着脸喝了一声,见里面没人敢抬头看她,还想再耍个威风。京墨便在这时候轻轻凑了上去:“奶奶,我在这屋?”

老陈氏这才想起来还跟了个新丫头,见她开口问,倒不好再甩脸子给那几个小丫头看。老陈氏点点头,脸上还是有些难看,有些不耐烦地道:“好好收拾收拾,过几日便有人来相看你们了。”

这一打岔,也不必再逞威风了。老陈氏又扫了一眼那几个丫头,有心想要敲打几句,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终究是几个买卖的货物,没必要多嘴。】这样想着,她心里也松快下来。虽是说着过些天便有人上门,其实她还没去联系往常常做生意的上家。想办这件事,老陈氏便又得出门。只是若她出了门,这几个丫头怕又得一个劲的说嘴。要是说过劲了,干出什么事来,到时候坏了她的名号可不好。

老陈氏眼一扫,就看见了乖巧站在一边的京墨,心头一转,便把京墨叫到一边,低下头来嘱咐她道:“我出去办事,过一会就回来。你替我看好她们,要是谁说话闹事,你给我记着,回来我收拾她。”她眼神狠厉,瞪了一眼那几个小丫头。老陈氏的声音不小,那几个丫头也能听的清清楚楚。

京墨听着,顺着老陈氏的意思点了点头,无视身后投来各异的视线,答应她:“我明白了奶奶,您去吧。”

老陈氏这才满意了,直起身子便出了门。

京墨安静地立着,等老陈氏锁了门走远,身影也看不见了,才抬眸扫了一眼这个院子。

院子小极了,走五步就能到头。院子尽头有一个老旧的屋子,却是锁着门。屋门用茅草粗糙搭了个矮矮的棚子,挡不了风也遮不住雨。地上铺着一层薄薄的茅草。除了她还有五个小姑娘,都坐在地上,挤在棚子里互缩成一团。看着大多比她要年长,看向她的视线充满了敌意。京墨没那热脸贴冷屁股的爱好,便找了个不远不近的位置,安静的坐了下来。

老陈氏一走,屋里没了压制的人,那窃窃的声音便又响了起来,还夹杂着啜泣呜咽,却也比刚开始听见的小声的多。

四下无事可做,京墨便抱着膝盖,作着一副小寐的样子,耳朵却悄悄立起来,听着那几个人讲话。初时,她们还压着嗓子讲话。渐渐的,见京墨不说话也不没动作,声音也渐渐大了起来。

这几个小丫头里面,有两个是呆了十几天还没出手掉的,知道的事情比别人要多。京墨听了一会,弄明白了许多事情,脸色也渐渐难看起来。

牙婆这职业虽本就不是什么好行当,也分了个三六九等。好一点的牙婆往那豪门贵府里选买姬妾,丫鬟;差一点的便是给那鳏夫地痞买卖老婆;最差的便是买了良家女子卖去秦楼楚馆之地的牙婆子,不但受常人白眼,还被好些自诩懂得那大家公子“风月情爱”的牙婆看不上。

这老陈氏是那最低一等,专门往青楼妓馆买卖人的。她手里这几个丫头,大都是她昨日刚买来的,本是预备着今天上午买给一家青楼的,只是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才留到了现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