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权臣贵妾 > 正文
第一章 水性杨花的拜金女
作者:懒鱼牛牛  |  字数:3137  |  更新时间:2022-01-20 15:12:10 全文阅读

“小姐,这春桃屡教不改,你怎么可以为了那么个……”古香古色的宅院里,幽静的小石子路上,大丫鬟夏荷紧跟在身着藕荷色衣裙的小姑娘身后,急切的规劝着,话锋一顿左右张望了一下。

看到不远处有忙碌的小侍在,压低嗓音急不可耐的继续道:“小姐怎么可以为了那么个水性杨花,仗着有几分姿色就攀龙附凤的拜金小丫鬟,自降了身份,救她于水火之中呢?”

“夏荷,春桃她还小,她家里什么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她那……父母要知道她被赶出了府,以她容貌会是什么下场,不用想都知道!”藕荷色的妙龄少女上官雨萱,温婉出声安抚急红眼的贴身丫鬟,含糊的一下,到底还是没说出口那对父母的过分之言。

“可小姐都帮了她多少回了,她心里哪怕有一点点念小姐的好,都不会做出……”夏荷咬咬牙,红着脸再一次压低了声音,继续道:“趁着大公子和四皇子酒醉之际,去爬四皇子床的事儿,那样的人物是她能宵想的吗?

她是不是脑子缺根弦啊?传闻四皇子冷酷无情,连生母钰贵妃的面子都不给,咱们这不是撞枪尖上了吗?”越说越生气,夏荷恨不得直接掐死了罪魁祸首春桃。

“这么说更要去试试啊!咱们是丢脸,她可是丢命啊!”上官雨萱柳叶眉微蹙,也有些胆怯惧怕的面色苍白了起来。

“小姐,善良大度也要分人啊……”夏荷痛心疾首还想继续阻止劝说,却被上官雨萱抬手制止了。

“夏荷,最后一次,她若是再不服管教,我……就不再管她了,如何?”上官雨萱定了定神,严肃认真的保证道。

自己外祖父是当今圣上的老师,父亲是当朝刑部尚书,四皇子殿下再怎么不满自己,也不会把自己怎么样?最多是挨一顿责罚罢了!

“唉,有小姐后悔的时候!”夏荷还能说什么,想到了自家小姐的身份,那四皇子即使再冷酷霸道,也不能迁怒于自己家的小姐吧?

主仆二人刚进客房的院子,就听到一道清冷低沉的声音,从客房里传了出来。

“本皇子是真没想到,上官兄府里还有如此胆大妄为的丫鬟!上官兄觉得如何处置为好啊?”四皇子蓝云易那冷淡的声音,犹如平时说话一样,没有丝毫的异样,让人摸不准他到底有什么想法?

跪在地上的小丫鬟春桃,虽然有些惧怕浑身发抖,却天真的以为他好像并没有很生气,更是大着胆子含情脉脉的看着他,矫揉造作不停的嗲声喊着:“四皇子殿下饶命呀!奴婢下次再也不敢了……”

这怎么跟自己预想的不一样啊!都说酒后乱性,自己年轻貌美,又穿的如此香艳,哪个男人能坐怀不乱啊?

难道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难为情吗?都怪自己,挑选的时机不对,等他们都散去之后,再过来就好了!可等四皇子歇息时,又有皇子府的侍卫守护,自己还哪有机会靠近啊?

这边春桃还在纠结所选的时机不对,那边的蓝云易,早已洞察到了她的想法一般,眼眸更加暗沉下来。

上官鸣尘擦了下额头的冷汗,深深为这个不知死活的白痴感到憎恨,自己找死别拉着老子啊?这家伙是好惹的吗?

“四皇子殿下,确实是府里管教不严,让殿下受惊了,这小丫鬟是我二妹的婢女,却不在后宅好好侍候二妹,跑出来丢人现眼,还请四皇子殿下随意发落!”上官鸣尘尴尬又不失恭敬有礼的赔礼道。

“那就将她重打五十大板,挑断手筋脚筋,发卖到下贱之地,任其自生自灭吧!”蓝云易的表情依旧波澜不惊,可说出的话却让人毛骨悚然。

这极端残酷的处罚,让刚刚还自以为是的春桃,彻底的清醒了过来。抬起那艳丽的容颜,满眼难以置信呆呆看着蓝云易,像是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一样……

当皇子府的侍卫上前捉拿她,架起她的双臂时,她才醒悟过来他是认真的,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真想让自己惨烈的死去。

哪里还注意形象哭的梨花带雨,此刻就如被割了喉的公鸡般,甩开了膀子,拼命的挣扎了起来,带着悔恨歇斯底里的求饶道:“殿下,殿下,我错了,我真的再也不敢了,求求您放过我一次吧?奴婢给您磕头了,求您……求您放过我吧!”

蓝云易看她那语无伦次的怂样,明显是个怕死又有野心的蠢货,与后宫里自己厌恶的那些女人手段相比,真不是一个档次的,更加的鄙夷起来。

对着侍卫和上官鸣尘挥了挥手,示意他们拉走,别污了自己的眼。

“遵四皇子殿下令!”上官鸣尘立即躬身施礼,没有牵连到府上就好,要不自己的老爹能活劈了自己,不过……自己那二妹妹可就……

“请慢!”上官雨萱急匆匆走了进来,故作镇定的给坐在上首的蓝云易,施了个礼:“臣女上官府雨萱拜见四皇子殿下,殿下万安!”

蓝云易看着因为急匆匆而来,面色泛红的小姑娘,明眸皓齿气质优雅温婉,眉心微蹙:“嗯,起吧!”

显然是猜到了她所为何来,神情冷淡的下来,简短的应了一声!

上官雨萱硬着头皮,柔声说道:“本是臣女教导无方,让丫鬟冲撞惊扰了四皇子殿下,殿下如何处罚,臣女都不能有任何异议,可臣女还是想请殿下,饶了她条性命?”

蓝云易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果然不出所料,先闺阁贵女般知礼的表达自己的歉意;再主动担责自己教导无方;最后假仁假义求饶几句,表表自己善待下人的纯良;不过是在本皇子面前留个好印象罢了。

与后宫那些阴险女人一样,惯会勾心斗角的利用美貌,去算计男人的怜惜和宠爱!

想收买人心,还要看看自己配不配合?

“小姐……”春桃绝望中,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立即跪爬到上官雨萱的脚边。

抱着她的小腿,泪流满面的求饶辩解道:“求小姐救春桃一命,春桃再也不敢了!小姐救命啊……”

“闭嘴!你这都第几次了!”夏荷实在是忍不住呵斥了她一句,连羞再恼的气急败坏数落道:“年前你故意栽倒在了大公子的身上,大公子就罚了你一次,还是小姐给你求情从轻发落,请的大夫疗伤。

年后,你又故技重施去勾引大公子的同窗王公子;软声软语的勾搭程府的小三公子;频送秋波给赵公子;你自己想要勾三搭四,黏上权贵子弟好脱离奴籍,不要每回都求小姐帮忙善后好不好啊?”

“夏荷!”上官雨萱在她说话揭短时,就制止性的喊了她两回,却没有丝毫的效果,不禁再次加重了语气。

“小姐!”夏荷不忍自家小姐的好心,被她无情的糟蹋,把春桃的攀附心思说了出来,暗骂这死丫头的不识好歹。

“夏荷姐,这回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要……被挑断手筋脚筋流落下贱之地,求小姐救救奴婢吧……”一想到自己那凄惨的后果,春桃更加害怕惊恐起来,那自己就全毁了,没有一点翻身的可能了。

“殿下,你大人有大量,她还小,就饶了她这一回吧!”上官雨萱心中不忍,继续又乞求了一句。

“她小,前段时间户部左侍郎一家,三十多口人被满门抄斩,最小的才刚满两岁,稚子何辜?那个才是真的小!”蓝云易想要看看她到底能伪装到何种地步?

上官雨萱闻言紧抿唇瓣,抬眸看向冷峻的面庞,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驳辩道:“四皇子殿下,那左侍郎仗着自己身居高位,贪赃枉法把国库的银子占为己有,您怎么就能保证,那稚子没有享受到那优渥的待遇?

我可听说,只是他的周岁宴,就收受了地方官员海量的钱财!况且,那案子是我父亲经办的,殿下是在质疑我父亲的断案能力,还是在质疑圣上的下的圣旨呢?”

“……”上官鸣尘很想就此晕过去,自己这同父异母的二妹妹,是不是要翻天啊?好可怕,好刺激啊!这回刁蛮的形象一出,看她以后还如何与自己的嫡亲妹妹上官雨馨争锋?

春桃也傻眼了,这是自己家那个温柔如水的二小姐吗?为了救自己,居然这么豁得出去?还是……借着自己的这个事儿,别有用心呢?

若说有的人的心,就是这么龌龊,明明是为了救她,她却总觉得人家是要占她的便宜,利用她为自己谋福利,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哼!”蓝云易冷笑了一下,目光冰冷幽深道:“上官二小姐这帽子扣的可真大呀?!如果我还是不放过你的小丫鬟,你是不是就要去告御状,让父皇治本皇子一个欺君、藐视圣意之罪啊!”

“不是!”上官雨萱闻言这才惊愕的发觉,自己好像说让人误会的话,慌忙否决道。

这话若是真的传了出去,会给自己和四皇子都造成巨大的影响,自己这一时逞能的心直口快,岂不是害了无辜之人?

“对不起,是臣女一时情急,口无遮拦说了妄语,还请四皇子殿下责罚!”说着,上官雨萱又愧疚又真诚的屈身施礼赔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