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等你们回来
作者:风约往  |  字数:3031  |  更新时间:2022-01-25 11:15:24 全文阅读

第一章 我等你们回来

熙宁十七年,八月,这是叶思漓认识顾离忧的第七个年头。

“你们说祖父和阿忧出去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回来啊?”说话的少女身着一袭水芙色百褶罗裙,坐在微微摇荡的秋千上,裙摆金丝绣成的点点芙蓉如破水而出,惹人怜爱。

叶思漓任由秋千随意地慢慢摇晃,目光不时地看向玉笙院外,久久没见到盼望的身影,神色有些失落。

“听说最近周边蛮国蠢蠢欲动,早朝难免会比平常久一些,估摸着时辰郡王和公子应该也快回来了。”涣夏抬头对思漓说道。

“说的也是,哎呀你们动作太慢啦,我来帮你们一起弄。”说罢,叶思漓便起身卷起袖子洗了洗手,也挨着暮春涣夏坐下。

“郡主,不是我们动作慢,是这全府的分量确实不小啊,更何况依着惯例您还会给宁安侯府送一盒月饼去。”暮春叫苦道,可是手中挑除莲芯的动作并未停下。

今日是八月十五,每年的中秋叶思漓都会和暮春涣夏亲手做好月饼,裕公府上下人人有份,还会特意送一盒去宁安侯府。

这不,今日三人一大早便起来了,坐在院中不急不慢地弄着,也等着叶仲尧和顾离忧下早朝。

“郡主,您说郡王今日为何要叫上公子一块儿去早朝啊?”暮春不解地问道。

虽然这么多年朝堂上下文武百官早已知公子和郡王的关系,可是公子毕竟未在朝中任职,自然是不用去早朝的,可是今日郡王却叫上了公子一起。

暮春实在不解,低头拿起一颗莲子,问道:“难不成是郡王想为公子在朝中谋个一官半职?若真是如此这些年圣上的恩赐也不会回回只要宅子珠宝了吧?”

闻言,叶思漓的手微微一顿,放下剥好的莲子,说道:“这个节骨眼上,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郡主,郡王和公子回府了。”张伯前来禀告。

叶思漓立马丢下了手中的莲子,跑了出去。

“祖父,阿忧。”思漓见两人在书房,心中隐隐有些不安,走进书房,看着面前的两人问道:“今日朝中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顾离忧走至叶思漓身前,手指了指家仆正在小心搬运的朱砂丹桂,道:“阿漓你看,方才在回府途中,我见这株朱砂丹桂长得不错,便差人买了回来,就种在你的玉笙院中如何?”

叶思漓顺着看去,点了点头。

“好,就种在玉笙院内。”说罢,又回过头看向顾离忧。

七年时间,顾离忧变化很多,若不是叶思漓跟他朝夕相处,怕是会认不出他。

顾离忧长高了不少,现在已经高出叶思漓大半个脑袋,单单看上去,眉目清冷,不屑于俗世一物。可叶思漓从不这般认为,她认识的阿忧,眉眼温柔,举止如画,总之是顶好的人儿!

“今日朝堂可是发生了何事?”思漓依旧问着,目光看向祖父,再看着面前的少年。

叶仲尧看了一眼顾离忧,便转过身走至书桌前坐下。

“是。”顾离忧也没想瞒她,长话短说道:“皇上封我为上轻车都尉,随祖父出征。”

“出征何处?”

“南下羌国。”

“何日动身?”

“明日一早。”

“为何如此匆忙?”叶思漓心中一惊,率军出征不是儿戏,怎么这般突然?

“你可觉得九风因何去了徐州?”顾离忧看着叶思漓眼中一闪而过的慌乱有些不忍,柔声问道。

“上月东部多地发生洪涝,皇上命他前去赈灾。”叶思漓答道,九风离开了一个多月,却只寄回来一封书信,简单说了那边的灾情,似乎有些严重,离忧此刻出征,莫不是……

“你猜得没错,这次灾情严重,徐州百姓得到安抚,可东部多地百姓民不聊生,”顾离忧压低了声音道:“加之朝廷支援不及时,东部时常发生暴乱。”

“羌国正是看准了时机,在半月前便已出兵,边界将士抵抗了半月,可上奏的奏折居然昨日半夜才到京都。”

顾离忧仔细地跟思漓讲解道。

闻言,思漓也不自觉地皱起了眉,边界都是重兵镇守,若如此只能僵持半月却不能退敌,便意味着此番羌国是看准了大周内部灾情自顾不暇,无力分身,这是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

“战事刻不容缓,晌午过后我和离忧便前去兵营点兵。”叶仲尧终于开口说道。

是夜。

八月十五,夜色微凉,象征着阖家团圆的月守约出现,散出皎洁的淡淡银光,问水亭下的湖水微漾,泛起了粼粼波光。

整个裕公府灯火通明,丫鬟小厮也都聚在一处吃着月饼,聊聊闲话。

今年的中秋夜似乎比以往要冷些,叶思漓接过了涣夏递来的披风。

“阿漓的莲蓉月饼做的愈发不错了,这手艺恐怕是无人能出其右啊。”顾离忧十分捧场地咬了一大口,毫不吝啬地夸赞道。

“是啊,小漓做的月饼是祖父我吃过最好吃的了。”叶仲尧一边吃着一边观察着叶思漓的脸色。

叶思漓伸手将两人面前盛放月饼的碟子移开,无奈地说道:“再好吃也不能吃这么多吧,这整整两盘的月饼你们都吃完了,加上这一盘是第三盘了。”思漓指了指旁边空空的两盘,还是为两人沏了壶热茶。

“也不嫌腻得慌,赶紧喝点热茶。”

“阿漓做的,再多也不嫌腻。”顾离忧见她没事,总算松了口气,连忙端起茶杯。

茶水是刚煮开的,在这样渐凉的夜晚,喝着甚至暖胃。

叶思漓看着面前的两人,也是无可奈何。

她再不懂事也知道“圣旨难违”,也识得“家国天下”。

叶家儿女世代为将,个个都是威震四方的将领,她身为女儿家,祖父将她保护得很好,她差点就忘了,这位老人也曾是大杀四方、令敌军闻风丧胆的镇国大将军啊!

“祖父,阿忧。”叶思漓伸出双手轻轻握住叶仲尧和顾离忧的手,关切地说道:“你们定要平安归来,我在家中等着你们。”

顾离忧反手握住叶思漓细嫩的手,轻轻地拍了拍,示意她安心,道:

“你院中那株朱砂丹桂今年会开花的,你在家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陪你赏花。”

“嗯。”叶思漓点了点头,对顾离忧说道:

“阿忧,战场凶险,你照顾好祖父,也照顾好自己。”

“我会的。”

次日一早,叶仲尧和顾离忧便出发了,他们没有吵醒思漓,也不打算让思漓送他们出城,两人静悄悄地就去了军营。

待时辰一到,出征的号角吹响,环绕在整座京都上空,数万人整装出发,街道两旁挤满了呐喊助威的百姓。

此战叶仲尧为主帅,顾离忧任副帅,两人身着盔甲、手执长枪,于人群中耀眼。

“你们瞧,下面人山人海的百姓都是为他们祈福的。”少女一袭红衣,红色的斗篷下样貌如出水芙蓉娇滴滴的,眉宇间却是掩藏不住的担忧。

“郡主,您若舍不得郡王和公子就下去送他们一程吧,郡王和公子知道您去送他们,想必也会很开心的。”

暮春看着快到城门的军队,也是不舍的,战场凶险,没人比叶家人清楚,叶家人世代为将,满门忠良,到头来,却只剩下了郡王和郡主,如今郡王和公子出征,说不担心有谁会信?

“祖父和阿忧悄悄离府本是不愿让我担心,如今我在这高楼目送他们远去,也自会在此处等他们凯旋。”

城墙下百姓摩肩接踵、齐声呐喊,只愿为出征将士送上最简单而炽热的祝福。

为首两位将领,战甲着身,身姿挺拔,目光炯炯,视线依次落在两旁街道百姓身上,像是以这种无声的方式一一回应他们的祝福。

一月后。

“郡主郡主,九风公子回京啦!”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暮春还未跑进玉笙院,便扯着嗓子大声地唤着叶思漓。

叶思漓正没精打采地荡着秋千此刻却立马起了身,还未等暮春跑近便匆忙吩咐道:

“暮春你在府中等我,涣夏随我出去。”说罢,便提着裙摆快步跑了出去。

暮春看着转眼便要消失在院外的两人,顾不得喘气休息,连忙大声提醒道:“九风公子还在朝中述职,没回府呢!”

裕公府与宁安侯府在同一条街,只是隔得稍微远了一些,叶思漓脚程很快,赶到穆府的时候穆九风确实还没有回来。

“郡主,九风公子还在宫里。”涣夏看着额头微微出汗的叶思漓,细心地拿出手帕替她擦了擦。

叶思漓在穆府门外踮着脚尖望向皇宫的方向,显而易见的期待着九风的归来。

“我知道啊,只不过我想早些见到九风罢了。”

叶思漓垫得有些累了,便老老实实地站好了,不过还是走在了外面,时不时地望一眼街道。

“这次九风一走便将近三个月,可是第一次没有和我们一起过中秋。”说到中秋,叶思漓又说道:

“也不知道上个月托人送去的莲蓉月饼他收到没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