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军训
作者:耳匋  |  字数:3528  |  更新时间:2022-02-24 22:23:08 全文阅读

前一天睡得晚,第二天军训,陶幽光荣地迟到了。

在宿舍胡乱塞了几口面包就出了门。

等她赶到操场时,军训已经开始一小会了。

陶幽深呼吸几次,平复好气息,跑到队伍旁,军训的规则她还是知道的:“报告。”声音很小,小到连她自己都听不清,更别说教官了。

这时,班里的同学都朝她看过来,陶幽红了脸,低了低头,鼓足胆子,大声道:“报告。”

这次教官听见了,背着手,绷着脸,眼睛朝她横过来:“过来!”眼神很凶。

陶幽不自觉地抖了抖,心脏怦怦跳。等她挪到教官面前,还没开口解释,教官就劈头盖脸开始训斥:“军训第一天就迟到!有没有时间观念!训练结束后加一小时站军姿,再加1000字检讨,明天交给你们班主任去!清楚了吗!”

陶幽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被凶,还是今后要朝夕相处的同学,觉得怪丢脸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双手紧抓裤子两边,用力到颤抖,力气大的像是要把裤子扯破。她咬着牙,强忍着泪水,弱弱地说了句:“清楚了。”

“大点声,我听不见!”教官说。

“清楚了!”陶幽感觉自己是吼出来的。她不敢反驳,这次是她自己的错,她认。

“报告。”这时,一道低沉慵懒的男声响起。

所有人看过去,动作整齐划一。陶幽也不例外。

同样版型普通,一看材质就不好,穿在陶幽身上松松垮垮的军训服,在那男生身上就像是量身定制的,下摆塞进裤子里。肩宽腰窄,大长腿,莫名散发出一股正义感。

“报告教官,睡过头,迟到了。”那男生抬头挺胸,双手并拢贴在裤子边,站的很板正。逆着光,陶幽看不清他的五官。

“一个两个都给我迟到!反了天了!等会外加一小时军姿和2000字检讨。”教官感觉脑子里的神经一直跳着,胸口因为呼吸的加重而大幅度起伏着,手上青筋暴起。

“是,教官。”那男生毫不在意教官的话,语气松散,带着起床后独有的沙哑感。

“归队!”

陶幽晕晕乎乎地站到队伍里,心思却全然不在这儿。

归队前,那男生从她身边经过,她这才看清那男生面貌,激动地差点脱口而出‘是你’!

要真说出口,他大概率会把她当做傻子或者搭讪吧。

她记得他,之前书店门口给她纸巾的帅哥,照片现在还她手机相册里躺着!这颜值完全长在陶幽审美点上,想忘都忘不掉。陶幽有点激动,时隔两个月,毫无交集的两个人再次相遇,这不是缘分是什么。

陶幽忍不住想去看他,奈何那男生站在最后一排,只有在转身的时候,陶幽才有机会看一眼。

他会不会记得我,应该不会吧,我那时候披头散发的,他应该也没看到我全脸,不然也太尴尬了点。每次遇见都那么窘,这缘分,不要也罢。

等一天军训结束,所有人都累趴了,衣服不透气,汗水浸透了衣服,头发。站了一整天军姿,好多人腿都僵了,互相搀扶着慢慢走回去。

剩陶幽和那男生站在操场上加训。

陶幽本就是易出汗体质,这会儿衣服全黏在身上,汗水仍在不停地往下流,顺着下巴滴落,头发贴在脸上,很不舒服;流进衣服的汗水顺着皮肤往下滑,痒痒的;脸被太阳晒得通红,微微泛疼。

旁边的人存在感太强,陶幽能清楚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味,跟上次一样,很好闻,应该是沐浴露的味道。没什么汗味儿,晒了一天,他却没怎么出汗。

对于这种不易出汗的体质,陶幽着实是狠狠羡慕了一把。

第一次站在帅哥旁边,还离得那么近,陶幽感觉更加燥热了,眼睛隔几秒就装不经意朝他瞟去。但在重复几次后就不敢了,她怕再看下去会被对方察觉。

等教官过来告诉他们时间到了,可以回去吃饭了,陶幽第一次认为一小时太短了,她还可以继续站的。

金乌西坠玉兔东升,微风吹来,带上了些许凉意,除去一天的暑气。

乘着喝水的功夫,陶幽掏出纸巾,取出一张递给那男生。

那男生看着面前的纸巾愣了愣,接过去道了声谢。

接过纸巾时,俩人的指尖碰到了一起,陶幽瞬间收回手,感觉指尖接触的那块有点发烫。

“不用谢的。”陶幽强迫自己镇定。,拿着水杯颤抖的手却出卖了她。

“我们是不是见过?”那男生看着陶幽突然来了一句。

“没,没有吧。”陶幽一口水差点喷出来,眼神闪躲,不敢看他,难得的结巴。

“我比较大众脸。你可能认错了。”陶幽以为他说的是暑假那次,那也太窘了,她不想承认。

“你叫陶幽?你······”那男生继续问。

“我不是,我没有。”不等他说完,陶幽就下意识反驳,“你认错人了。”

见陶幽否认的那么快,男生半晌没说话,他继续盯了会儿陶幽,这才道歉,“那不好意思,认错了。”

陶幽点点头,低头说了声再见就管自己走了。她怕自己再待下去会因为心跳过速晕过去。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转身走后,那男生盯着她的背影笑出了声。

“对不起,陶幽,早上我叫你了,然后我看你坐起来了就以为你醒了,我就先下来了。”陶幽刚进宿舍,洪熙淇就跑过来道歉,语气很着急,带了哭腔。

“多大点事儿。我听见你叫我了,是我自己又睡着了。我自己问题,跟你没关系。”陶幽不在意地挥挥手。

“可是如果我当时把你彻底叫起来,你就不会迟到了。”洪熙淇还是过意不去,“你打我骂我都行,只要你别生气。”

“真没事儿,我为什么要生气呀。”陶幽喝了口水,“我这不好好的嘛。不就是站军姿和检讨。小意思,真跟你没关系。”

“那,那你必须收下这些零食。”说着,洪熙淇把抽屉里所有的零食拿到陶幽桌子上,似乎只有她收下了,她才会心安。

“行,那我就收下了。要吃了找我。”陶幽大方收下,“就当是帮你报保管了,省得你一直吃不停。”

“陶幽,这是我们那边特有的膏药,纯草药做的,缓解肌肉酸痛很有效,给你。”陈莲拿着几副膏药过来。

“谢谢。我正需要这些。”陶幽惊喜地接过膏药,她关上拉开一小半的抽屉,今天站了那么久,小腿早就受不了了。

“陈莲,你偏心哦,只给陶幽。”洪熙淇嘟着嘴,故作吃醋。

“没有没有,你的在这里。”陈莲赶忙拿出另外几个。

“哈哈哈,我开玩笑的,你怎么那么可爱,谢谢啦。”洪熙淇乐了,摸了摸陈莲脑袋。

陈莲身体僵了一瞬,脸红着回去看书。

“陶幽,今天那个跟你一起罚站的那个男生,就是我之前说的那个。”洪熙淇盘腿坐在床上,吃着刚刚当做道歉礼给陶幽的零食,幽幽地说道。

陶幽擦头发的动作一顿,脑子里炸开了朵花。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就那个打网球的?”陈莲问出了陶幽内心的疑惑。

“嗯。”洪熙淇点点头,“怎么样,我没夸张吧,是不是超帅的。”

陶幽木讷地点点头,爬到床上躺下,也不管头发干没干。今天的信息量有点大,她需要好好消化消化。陈莲则没发表任何意见。

陶幽盯着天花板,仍不太敢相信她和她心心念念整个暑假的帅哥再次相遇了,这个帅哥是网球队的,还跟她同班,刚还说上话了,虽然就两三句,但他居然还知道自己名字,她内心很是惊愕。可惜自己怎么就这么快否认了呢,而且他好像还没说完。啊啊啊,怎么办,为什么要那样回答,明明有更好的回答的。后面同班肯定会知道名字啊。又要社死了。陶幽四肢扑腾着,内心为自己不过脑子的话感到后悔。直到眼睛泛酸,她才眨了眨眼,擦去生理泪水,坐起身。

见对面的洪熙淇从床底下拿出好几包卫生巾,陶幽不禁奇怪:“熙淇,你这是干嘛?来大姨妈了?”可这数量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不是。”洪熙淇找到自己需要的那款,拆开包装,拿出两片前后放进鞋子,“我网上看来的,当鞋垫用,这军训鞋鞋底又薄又硬,站久了脚疼,更别说走路了,跟没穿鞋一样,硌得慌。要不是没准备鞋垫,我才不用这个。”塞完后,她穿上鞋走了几圈,“嘿,还挺好用。陶幽,陈莲,你们也放吧,比不放舒服太多了。接下来几天还不知道怎么折腾呢。”

陶幽内心摇摆不定,手指扣着床头的栏杆。

从面子上说,陶幽是拒绝的,万一在军训的时候掉出来,那也太丢人了;从自身感受来说,陶幽是接受的,这一天下来,腿上是超出预想的酸痛。加上自己本身是平足,站久了腿更酸,身体会不由自主地轻微晃动,全靠绷紧肌肉维持。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陶幽选择妥协。她抱着侥幸心理,走路小心一点别把卫生巾掉出来就不会难堪了,但要是这一周的肌肉都在紧绷状态下度过,训练完了自己的腿还不得粗一圈。

陶幽下床,拿上鞋子,准备塞卫生巾。

“那个,”陈莲细弱的声音响起,“我妈妈给我准备了好几双鞋垫,你们如果不嫌弃,要不先凑合用用。”她手上紧紧握着两双手纳鞋垫,没有举很高,另一只手微微遮在前面。拿鞋垫的手指很用力,像是拿着什么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陶幽和洪熙淇转头看向陈莲,第一次听她说这么多话,有点不习惯。

陈莲又习惯性低头。

“要的,谢谢。”陶幽先开口,走上前接过一双。

“要,当然要!小莲莲,你可真是我们的及时雨啊。谢谢你呀!”洪熙淇接过另一双,换上,“舒服诶。谢谢!”

“没...没,没事没事。你们喜欢就好。”陈莲抬起头,眼里闪着惊喜的光芒,连连摆手,说话更结巴了。说完,立马上床,不再多说一句话。

陶幽坐在桌子前,掐着点写完一半的检讨,这才上床睡觉。

等等!陶幽猛地睁开眼,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如果没记错,刚刚他叫的是自己的全名!

应该是跟洪熙淇她们聊天的时候听到的吧,毕竟洪熙淇这大嗓门不是吹的。陶幽安慰着自己,慢慢闭上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