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月考
作者:耳匋  |  字数:3186  |  更新时间:2022-03-27 22:43:51 全文阅读

陶幽回到家,陶妈妈已经到家了,在客厅追剧:“回来啦,学得怎么样?”

  她看了眼电视,正巧放到男主独自面对一群社会上的小混混,她收回目光,疲惫地回答:“还行,今天的任务都做完了。”

  陶妈妈听出她声音中的疲惫,柔了声说道:“去洗个澡放松一下,等会儿就别学了,看会儿书睡吧。”

  陶幽对陶妈妈的态度有些吃惊,不敢擅自答应,怕她留什么后手。

  陶妈妈察觉到她不敢相信的目光,朝她看过来,板着声音道:“怎么了?不想休息就继续学。”

陶幽连忙摇头,冲回房间:“没有,我今天太累了,用脑过度,现在思考不了,我需要休息。”又忍不住探出头,电视里已经演到男主单挑众人,她忍不住出声,“妈妈,这种无脑肥皂剧,你还是少看点吧。这男的看上去文文弱弱的,怎么可能会打赢那么多人,太假了。”

“你哪来那么多废话,”陶妈妈转过身,不满陶幽的话,反驳,“看人不能只看表面,他可是跆拳道黑带,家里还有拳馆,这么点人,分分钟的事儿。那么有精力,你再给我写十张卷子再睡的。”她说着翻了个白眼,转回身继续看电视,心情丝毫不被陶幽影响。

陶幽默默翻着白眼,撇着嘴,无声叨叨了几句。

“你妈这两天看这电视正上瘾,你偏在这时候上去触霉头。”陶爸爸递给她一杯牛奶。

陶幽指着电视,低声跟陶爸爸吐槽:“这,还不能让人说实话了,这身板儿,怎么看都不像习武的。”她十分无奈,她觉得今天晚上那一遭,自己也算是见过世面了,再来看这电视,着实是虚假过头了,“妈妈什么时候喜欢看这些电视了?”

陶爸爸跟着笑出了声,他早就这么觉得了,只是没敢当着陶妈妈的面说出来。

陶妈妈用力拍了拍沙发,发出一声闷响,声音严肃:“陶鸿!陶幽!”

陶幽和陶爸爸对视一眼,挑挑眉,各自回了房间。

  睡前,陶幽从书包中把宋逸勉夹的娃娃拿出,才发现是个蹙着眉,斜眼呲牙笑的皮卡丘,看上去很丑很欠揍,她想到宋逸勉,往娃娃脸上狠狠锤了几下出气,实在是不忍直视,怕以后被吓到,打开衣柜,塞到最底下的角落。

晚上做梦,她又梦到丁子明那帮人,冲上来,二话不说揍宋逸勉,他被揍得脸上没一处好的,趴在地上奄奄一息,丁子明那充满戾气的眼睛朝她扫来,她腿软地靠在一边墙上,惊恐地看着他朝自己走近,她想逃,却怎么也动不了,脑门上急出汗,下一秒,陶幽被闹钟吵醒,她关掉闹钟,起身去客厅倒了杯冷水,满满灌了几口,擦去额头的冷汗,缓着神,心道:宋逸勉这货,这次必须赔偿她精神损失费。

假期眨眼而过,返校第一天就是月考,陶幽心情不太美妙,虽说七天里面,有五天都有在学习,但作业占了大部分时间,再加上开小差的时间,真正复习的没几天。

考试前几个小时,陶幽还在翻课本背知识点,能记住一点是一点。

“陶幽,你报一个项目吧。”顾易本以为会有很多人主动参加运动会,结果却是个苦差事。放假前,整整一个星期,找他报名的人在个位数,今天刚到教室,他便在教室里到处央求同学报名参加运动会,答应的人寥寥无几,尤其是女生,名额太空,他根本没法跟老班交差。

“不去。”陶幽看都不看就拒绝,闭上眼,捂住耳朵,继续背诵,她现在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去考虑这些。

顾易脸都皱一块儿了,把报名单放到陶幽眼下,双手合十放在头顶,语气诚恳:“大哥,帮帮忙好吗,你就随便选一个,你们女生参加的太少了,每个项目怎么着都得有一个人凑凑数啊,我真的,真的,能问的都问了,万不得已才来找你的,你看,我这嘴巴都说出泡了,还有几分钟就要交上去了,这我根本没法交差啊,大哥,帮帮小弟吧。”

陶幽被他念叨地大脑空白,睁开眼,蹙着眉看着他:“别乱认大哥。”她低头看了眼报名单,剩下的项目全是需要很多体力的,“你这剩下的都是跑步,我跑步不行。”说着,把报名单还给顾易。

“那你索性报个一千五,就凑凑数,跑不动还可以走,比其他几个跑步的好一点。”顾易推回报名单,建议道。

陶幽见他一副不报名不罢休的态度,很是为难,但考试在即,没有时间供她犹豫,便草草答应:“行吧行吧,不过我先说好了,我拿不了奖的。”

“没事儿,没人在意这个,重在参与。”顾易兴奋地在一千五后面写上陶幽的名字,准备再去说服几个女生。

陶幽心道:现在说得好听,到时候拿不了奖,不知道多少人会在背后说她呢。

“顾易,运动会现在还能报名吗?”陈莲拿着笔走过来,轻声问道。

顾易转头看见她,愣了一瞬,语气冷淡地说:“可以。”

陈莲注意到他的态度,勉强笑了笑,食指推了推眼镜,腼腆地说道:“我报一千五和八百。”

有人主动报名,顾易再高兴不过,连声答应,这下差不多了,他拿着报名单,飞奔向办公室,赶在最后关头把报名单交上去。

陶幽倒是没想到陈莲会报名,她怎么看都不像是会主动参加这些活动的人。

“现在就别看了,放松一下。”最后半小时,班主任走进教室,叫停众人,“国庆七天让你们复习,应该都差不多了吧。”

底下的同学没几个停班主任的话放下课本的,基本上都还在复习自己的薄弱点,希望能记得更牢。

班主任也没有真的阻止他们,在讲台上站了会儿,说道:“这是你们的考场和准考证号,桌子上也都已经贴好了,自己到时候对照一下,书都放到桌子里收好,被别的同学拿走就不一定找得到了,考完试也不要忘记把自己的书拿回来。”

这是他们进高中以来第一次大型考试,没有其他考试作对比,考场都是按照姓氏的首字母安排的。陶幽和宋逸勉分到了同一个考场。

“你很紧张?”站在考场外,宋逸勉看着陶幽不太好的脸色,问道。

陶幽瞥了他一眼,继续翻着语文书:“废话,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不学都能考高分的。”

宋逸勉目送着陶幽进入考场,满脸不可思议,谁说自己不学也能考高分,他又不是神仙,自己平时有多努力他们才不知道。

第一场考试是语文卷,第一页写一半,陶幽就卡住了,这句诗后面是啥来着,长河落日圆?不是不是。陶幽闭上眼,手腕上下轻微抖动,在脑海中使劲儿挥开覆盖在那句诗上面的厚雾,效果甚微。

她笔停顿在那儿,神色逐渐焦急,周围的同学奋笔疾书,‘哗哗’地翻着卷子,有的都已经做到第二页了,不得已,她越过那道题继续往下做,但脑子还是不由自主地去想。

离考试结束还有五分钟,陶幽终于写完作文,翻回第一页,继续咬着笔头苦思。知道自己古诗词一直背得不好,考试的时候特别容易健忘,所有在考试前的五分钟她还在复习古诗词,没曾想还是忘记了。

她看了眼坐在讲台上玩手机的监考老师,动了歪心思。她头微微往左右转了转,同学们基本上都已经做完题在检查了,宋逸勉就坐在她斜前方,很近,但不太好打招呼,而且她只有一成把握宋逸勉会告诉她答案,周围的又都是不认识的,更不可能冒着被发现的风险帮她作弊了,但是考试前语文老师给他们下了最后通牒,古诗词但凡有扣分的,课本上的所有古诗词抄三十遍,她那时候便特地翻书看过,数量不少,抄完手肯定废了。

正在她纠结要不要找宋逸勉的时候,监考老师双手环胸,走了下来,在一位同学面前站定,敲了敲他桌子,严肃地说:“拿出来。”

所有人都看了过去,那同学慢吞吞地从抽屉中拿出一个揉成团的小纸条,不等他放到桌上,就被监考老师抽走,展开,看完后,眼神犀利地盯着这个男生,问道:“谁传给你的?”

教室里寂静无声,教室后面的时钟的‘哒哒’声这会儿显得格外突兀。所有人屏息凝神等着这个男生的回答,他低着头,驼着背,脑门都要磕桌子上了,双手紧紧绞着,不说一句话。

“想自己一个人承担啊。”那老师见他不说话,盯着他,继续厉声说道,“你这是害人害己!第一次月考就搞小动作!胆子那么大啊!你不说我也能查到,你当这摄像头是摆设啊!”说完,她抽走这男生的卷子回讲台,在纸上写下他的名字和考号,这场考试记为零分。

摄像头!所有人都吃了一惊,转头找摄像头。

陶幽细细打量着四周的墙壁,不放过任何角落,终于在大屏幕旁边的角落发现了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摄像头,太隐蔽了!考试铃在此时响起,陶幽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开口问宋逸勉,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还是抄古诗吧。她叹气,收拾着文具,见被抓到的男生独自低着头,拖着脚步,神色不明地往外走,同学们都避开他,在一旁低声议论,自动为他清出一条路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