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男神海王居然爱惨了我 > 第三卷 她躲他追
第三卷 第18章 做饭很累
作者:面包懒懒  |  字数:3096  |  更新时间:2022-04-12 12:48:41 全文阅读

周迟听了这话,前因后果也明白了个大半,着急着伸出手臂,想要抓住离开的林声,手在控制中挥了挥,什么都没抓到,情急之下忘记了伤口,由于用力太快,后背突然感到一阵阵的剧痛。他着急的追出门去,结果被女秘书拦住。

  “周总,您还受着伤。”

  周迟冷冷的瞪了她一眼,狠狠推开她。这一动,用劲儿太大,周迟的肩胛骨疼的钻心,他肌肉紧绷着,继续往前走,脸上的血色一点点的变淡。

  林声没有回头,不想再看他们,打开房门就要关上。周迟一个箭步冲上来,用左手用力的抵住房门,忍着右手臂膀的疼痛,把力气都用在左手。

  “别生气了,我就没想请保姆,她说什么了,你就当放屁。”他低眉顺眼的,恳求林声。

  “周迟,做饭很累。”

  “嗯,以后不做了。”

  “我对你的香艳的私生活不感兴趣,我妈让我给你准备的早餐,想来你也不需要了,那么多人照顾你,你并不需要我。”林声就这么看着周迟,眼神中没有不舍,清泠泠的不带任何感情。

  周迟的心脏仿佛被攫住一般,密密麻麻的疼痛,仿佛要失去她了。

  “我,我,我没有,你别生气,林声。”能言善辩的周迟,突然不知道该从何解释。

  她没再看他,想要关门。周迟死死推着门,右手伸手抓住林声细细的手腕。

  女秘书看着平时在公司说一不二的老板,女人送上门都不抬眼的男人,此刻就这么在门口,祈求着她以为是保姆的女人,她到底是谁,能让老板这么卑微!

  “别关门。。。”他的声音有些虚弱,后背的疼痛让他脸色更加发白,脑门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手心也都是汗,他的身体有些挺不直,微微弯下腰,看着林声,眼神中都是祈求,湿漉漉的,像个大狗狗。

  林声察觉到不对,握住她手腕的大手,全是汗水。

  “你,怎么了?”

  “疼,林声,我太疼了。”

  “我看看。”林声放开门把手,转身看向他的后背,伤口的部分,纱布裂开,白色的短袖上,渗出了丝丝的血迹。林声着急了。

  “你使那么大劲儿干嘛!”

  “我不想你走。”

  “快去让你的秘书带你去看医生啊。”林声着急了,往外推他。

  周迟才想起来还有个碍事儿的人。瞬间脸色一变。

  “合同我签好了,在桌子上,你拿着东西赶紧走,以后别让我看到你,滚吧。”眼睛看都没看那个女人一眼。

  女人被他冰冷的语气吓到,眼眶红了一圈,拿了东西很快就消失了。

  “林声,送我去医院,好吗?”

  林声沉默着,回家拿了车钥匙,就走了,周迟一路跟着她,上了车。

  车上林声一直很沉默。

  到了医院,又是那个医生。

  “年轻人,身体再好,也不能这么折腾啊。”医生看了一眼周迟,又看了看冷着脸的林声,又说。

  “你这情侣之间的剧烈运动,还是不能做,得再养养,再忍忍。”医生冲周迟眨眨眼,一副,我懂你的表情,让周迟哭笑不得,他倒是想剧烈运动呢,这手都拉不到了。

  林声听完脸色更黑了,难道跟女秘书还剧烈运动了?那不是活该吗?

  回去的路上,林声更沉默了。

  周迟实在是觉得自己有点冤枉:“那个秘书和你说什么了?”

  林声斜眼看了他一眼。

  “说我是不是你请的保姆。”

  “那当然不是!”

  “说人家李助理给你请好了,你不用。”

  “那我确实不需要。。。”有了保姆,还怎么去林声家蹭饭呢。

  “而且我需要的不是保姆。。”是女朋友。。

  “需要女人,今天人家不也送上门了吗?”林声懒得理他,这男的就这几天都忍不了需求吗?

  “不是,是她勾引的我,不是,那平时她在公司好好的,谁想到。”周迟语无伦次的解释。

  提到这事儿,周迟都来气。

  大早晨的,李助理说他拉肚子去医院,让秘书处的人来送合同。在书房签合同,女秘书就突然把外套一脱,露出了本来就系好扣子的白色衬衣,还故意暴露在他面前。

  他能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吗!刚要发火,他妈妈电话就来了,紧接着林声就敲门,这不都是凑巧吗,好巧不巧怎么就赶一块,这现在解释也没人信啊。

  “周迟啊,苍蝇,它不叮无缝的蛋。”林声说完这一句就下车了。

  周迟被噎的站在原地愣了好久。

  回到家,周迟就给李助理打电话劈头盖脸一顿骂。

  “小李,你派的是什么人来送合同?嗯?什么庸脂俗粉现在也敢到我这来耀武扬威吗?我是那么随便的人?你们都怎么管教下属的!能干干不能干拉倒!”

  小李在电话那边本来就虚弱的身体,更虚弱了,这个女秘书,平时看起来矜矜业业的,今天这是干了什么,惹了这位大神。

  “还有,我说我不暂时不需要阿姨,不是因为我找到了阿姨,是我想要的是我的祖宗,妈的,你倒是好,派来了个人,我前几天的努力全白费了!”

  “把我的人,当保姆了居然。你扣她三个月的工资,从普通职员干起来,查一下她过往的工作记录,有没有什么纰漏,如果有,赶紧辞退。就这样。”

  小李刚要说好的好的,电话就传来“嘟嘟嘟”的挂断声,他擦擦额头的汗,从来没见周老板发这么大的脾气啊,他完蛋了。

  过一会儿,电话又打来。

  “哦对了,还有你,扣三个月工资,好好反省自己的管理能力。”

  还没等回复,电话又挂了。

  发了一通脾气的周迟,突然觉得,好饿。。。

  【林声,我好饿。】

  【外卖app是个好东西。】

  【。。。好。】

   傍晚,周迟走出家门,走到林声家门口,想跟她说几句话,但又不知道说些什么,踌躇着,往返走了好几次。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手机突然响了。

  “喂,迟哥,那个女秘书怎么得罪你了?”是赵笙。

  周迟站在楼道中央。

  “她勾引我。”

  “勾引你?!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

  “迟哥,你说这话你不亏心?说得跟自己是黄花大闺女似的。这场面你见得少吗?”

  “你什么意思,你也觉得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吗?”

  “啊?谁这么说。”

  “还能是谁。”

  “林声?我靠你还让她看见了?”

  “撞上了吧。。。”

  “完蛋。怪不得。”

  “那你现在什么打算。我感觉你这次特别认真。”

  “是。”

  “要结婚吗?”赵笙突然严肃的问。

  周迟靠在墙边,突然沉静下来,结婚?

  “结婚吗?我没想过。”

  这时,林声突然开门出来。她貌似精心打扮过,化了妆,嘴唇涂的亮晶晶的,像个樱桃一样可口。上身穿了一件墨绿色的短款外套,里面是黑色短款吊带,锁骨若隐肉现,可以看见腰间大片的白色皮肤,挪不开眼睛,紧身的牛仔裤,让林声的腿更加纤细修长,臀部更加挺翘。

  似乎又喷了,那熟悉的香水味道。

  周迟看到她,眼神有一瞬间的失神,随即反应过来。

  “你干嘛去?要出去吗?”周迟紧张的问,打扮的这么好看,要去干嘛。

  “嗯。”她淡淡的回复,踩着小高跟鞋,从他面前走过。

  “几点回来?”

  “周迟,我不需要跟你报备。”说完她进了电梯。

  “喂,喂,迟哥!干嘛呢。”赵笙在电话那边叫嚷。

  “还结婚呢,我现在把人都快弄没了。”周迟懊恼的回到家。

  “你真想和她结婚?”

  “不知道,以前觉得结婚是个任务,现在觉得好像也挺甜蜜的。”

  “迟哥,你完了。”

  是啊,他可能早就完了,但在人家眼里,他还是个有缝的蛋呢。

  今晚聚会是公司团建,也顺便恭喜林声晋升为董事总经理。

  “呦,声姐今天真好看啊。”小张说着。

  “啧,你声姐哪天不好看。”林声笑着回应。

  “也是也是。”

  张彬乐呵呵的看着年轻人说话。

  “来,我提议,祝贺林声,凤凰涅槃,未来前程似锦!”

  “祝贺声姐!”

  林声有意想来解闷,直接干了。

  周迟在家很焦躁,点了外卖没吃几口,看了看手表,怎么才8点,站起身来,在家里走来走去,心里总是静不下来。

  她跟谁吃饭去了?喝酒了吗?几点回来?

  那边的林声,脑海中,总是浮现出女秘书凌乱的身影,还有他说的那一句:结婚吗?我没想过。

  所以这段时间的示好,终究还是,玩玩而已吧。

  她仰头,又是一杯酒。

  手机上,是周迟是不是的信息。

  【九点了,你在哪儿吃饭?】

  【九点半了,吃完了吗?】

  【十点了。】

  【喝酒了吗?】

  【我去接你?】

  【我有点饿了。】

  林声看着手机,迟迟没有回复,最怕浪子玩儿深情,林声用了多大的理智,才能抵御那种至死的诱惑。

  【十一点了。】

  【还不回来吗?】

  【十二点了,林声。】

  林声一直没有回复,周迟的脑中总是浮现那晚杨言跟踪她,她那有些害怕的神情,越想越担心。他穿上衣服,下楼走到小区的大门口。

  遥远就看到,那一道熟悉而又纤细的身影。

面包懒懒
作者的话

周迟就是打更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