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权宠娇娘 > 正文
第一章、身死,满院惨烈
作者:帘霜  |  字数:2729  |  更新时间:2022-03-11 19:01:03 全文阅读

虞兰萱知道自己要死了!

连续三天,她都在做同一个梦,醒来后唇角溢血,目眦尽裂,眼底尽是未散的戾气和颠狂……

一个月前,才替爹爹守完孝的娘亲被管事诬陷私会男子,一个莫名其妙的香囊成了证据,祖母二话不说就把娘亲关了起来,自己替娘亲辩解,也被一并关在这个放置杂物的院子里。

以为等祖母查问清楚就会把娘亲和自己放出来,却没想到这一切都是谋算好的。

颤抖的手按在小腹绞痛处,最近几天一直隐隐的作痛,原以为是吃用的不干净,看到梦中的一切才知道自己早就被下了毒,既便不像梦中一般被生生的打死,其实也就二、三天可活了。

手在小腹处握成拳头,尖利的手指扎在柔嫩的掌心,苍白的唇咬的几乎滴血,连续三天,所有的一切都证实了梦境的一切都是真的。

三天前,向来疼爱她的外祖安国公府满门抄斩。

昨天,一直表示对自己情深似海的未婚夫信康伯世子褚子寒,到征远侯府商议两家亲事的流程,实则私会已经怀有身孕的二房堂妹虞兰燕。

今天……

“县君!”丫环玉香慌慌张张的提着一个食篮,脸色苍白的走了进来。

“怎么样?”虞兰萱定了定神道。

“袁嬷嬷打听到了,太夫人的确已经写信催世子回府了,说若不回府就说世子不孝,要废了世子。”玉香焦急的道。

袁嬷嬷是府里一个普通的婆子,娘亲救过她的命,这几日的消息都是袁嬷嬷偷偷传过来的。

一切都和梦境一模一样。

明天一早,二房宁氏用娘亲的性命,逼自己当着满堂宾客的面,说自己若是有不测,希望堂妹虞兰燕替自己嫁去过,结两姓之好。

她为了救娘亲只能答应,却没想到在自己上了花轿之后,宁氏命人勒死了娘亲,她在梦中眼睁睁的看着娘亲的脸色变得青灰,舌头外翻,最后倒在地上的身形,僵硬而扭曲。

心头剧痛,一口血几乎喷出,伸手按在桌角摇摇欲坠。

花轿到了信康伯府,褚子寒说自己身体虚弱无法直接行礼,只让自己隔着轿帘说了宁氏吩咐的话,而后直接送入洞房,其实就是被扔到后院的杂物间里。

还未入夜,娘的死信传过来,接着自己气绝的消息也传了出去,众人在唏嘘不已的同时都觉得信康伯世子有情有义,征远侯太夫人表示对信康伯府愧疚和补救,又有自己之前的话,连夜就把虞兰燕嫁入信康伯府,说两家的亲事不能断,没有拜堂算不得真正的成亲。

入夜,虞兰燕踩着自己的鲜血,走到血肉模糊的自己面前,得意洋洋的说着所有的谋算。

原来,父亲是二叔害死的,为的是谋夺征远侯的爵位。

褚子寒以外孙女婿的身份,取得外祖父的信任,在安国公府偷偷埋下“谋反”的证据。

之所以还娶自己,一方面是为了和虞兰燕名正言顺的在一起,另一方面则图谋外祖父和父亲留下的人脉,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有情有义的伟男子形象,有利于褚子寒收拢人脉建功立业!

她死后魂魄飘荡出京城,在城门外看到瘦弱的幼弟,被挑在一柄锋利的剑上,小小的身体如同一个破碎的娃娃,痛入骨髓……

“县君!”玉香焦急的声音,唤醒了眼眸隐现嗜血的虞兰萱。

“东西都带来了吗?”虞兰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咽下喉咙处的腥甜。

“县君,都带来了!”玉香抹了抹眼角的眼泪,急切的打开食篮的盖子,从里面取出一罐火油,小心翼翼的递给虞兰萱,然后又取出一套府里仆妇的衣裳。

虞兰萱接过衣裳,让玉香提上准备好的包裹,转身进了征远侯夫人安氏的屋子,安氏身子有些不适正在休息,听到动静抬眼看到女儿进来,扶着床沿坐了起来,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意。

“娘亲,您把衣裳换上,从后门跟着袁嬷嬷离开。”虞兰萱把衣裳推入母亲的怀里道。

“这……这是怎么了?”安氏向来温柔,一时间愣住了。

“母亲,这是外祖父的意思,外祖父会向您解释的,先出去就行。”虞兰萱一脸正色的道,说的太多怕母亲怀疑不愿意离开。

果然,一听是自己父亲的安排,安氏虽然不安但还是依言换上了仆妇的衣裳。

待得换完,虞兰萱带着安氏和玉香绕到院子的后门处,后门紧紧的关着,虞兰萱左右看了看,捡起一块石头,几下砸开了锁。

袁嬷嬷早就守在那里,看到安氏出来,急忙行礼。

“袁嬷嬷,母亲和玉香就劳烦您了,您今天晚上就带着她们离开。”虞兰萱对着袁嬷嬷深深一礼。

“县君,您放心,老奴一定会护夫人周全的。”袁嬷嬷急忙避开。

“萱儿,那你……你怎么办?”安氏到现在还没弄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完全就是跟着虞兰萱的话走,这会突然心头不安起来,紧紧的拉着虞兰萱的手急切的道。

“娘亲放心,明天是我大婚的日子。”虞兰萱柔声安抚安氏道,长睫掩去眼中冰冷的恨意。

“那好,我先去你外祖家,明天……明天我再过来。”安氏六神无主的道。

虞兰萱的目光落在玉香的身上,这是她的贴身丫环,也是她信任的人。

深深的看了一眼玉香,虞兰萱道:“玉香,我母亲就托附给你了。”

“县君放心。”玉香哽咽道。

虞兰萱再一次看向娘亲,把娘亲的音容笑貌深深的刻在心底,而后故作潇洒的退后两步,挥了挥手笑道:“娘亲只管先去,萱儿过几日再到安国公府探望娘亲。”

她已经中毒,就算是跟着出去也只是拖累。

若上天再给她多几日,必会给娘亲更周全的安排,而今却只能乞求上天庇佑娘亲和弟弟一切顺利。

“那你……要小心。”一向被保护的很好的安氏落着泪点头,而后在玉香和袁嬷嬷的护送下,消失在夜色中。

眼泪落在腮边,虞兰萱决绝的抹去,把后门关上,从两边屋子里把积压的柴禾都搬了出来,在小院子里围成一圈,上面又放上易燃的纱帐、布帛,最后淋上火油。

红漆是早早备下的,拿起毛笔,沾了红漆在墙上、地上全部涂写上血色淋漓的字。

最后,累极了的她吐了一口黑血,坐在淋了火油的柴禾堆上,回忆起以往一家人和和美美的样子,如今父亲已经不在,娘亲逃出了征远侯府,弟弟因为身子弱在江南寻访名医,只希望上天垂怜,自己的安排都可以实现,以此保佑娘亲和弟弟从此安康……

天蒙蒙亮的时候,征远侯府热闹了起来,外面时不时的传来鞭炮声,透着喜气。

征远侯府二夫人宁氏带着几个粗使婆子往后院而来。

院门晚上是上了锁的,安氏让人打开锁,推开门一大群人涌了进来,却在看清楚面前的一切后,所有人惊的倒退了几步,有人忍不住全身战栗、尖声大叫起来。

入目的是一片通红的大字,鲜血淋漓,扑天盖地,整个院子墙上、地上到处都是血红色的字,一踏进来便宛如血海鬼蜮。

火已经燃了起来,才进来只是点点星火,门开处风吹进来,立时连成一片大火,大火飞扬处,一身素白衣裳的虞兰萱站在这片通红的火海前面,目光冷冷的看着宁氏,唇角扯出一个森寒的笑意。

“关门,关门,快关门。”宁氏惊骇的嘶声大叫,倒退几步摔倒在地,连滚带爬的往后面退,全身哆嗦成一团……

燃烧的烈焰,炽烈的焚身之痛,撕裂着所有的感官,到最后在麻木中归于虚无……

“砰,砰,砰砰砰!”的声音忽远忽近,是什么声音,敲门声?不对,更像是砸门的声音,伴随着一阵阵的喧闹忽远忽近。

纤弱的手指动了动,虞兰萱蓦的惊醒过来,用手捂着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入目乌云压顶,雷电在天空频闪,整个天地在昏暗中划出一道道让人战栗的火叉,蜿蜒而下,雷声隆隆而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