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吾凰万福金安 > 正文
第一章 重生
作者:顾卿长安  |  字数:3426  |  更新时间:2022-02-09 16:42:37 全文阅读

“三小姐,不是奴婢以下犯上,实在是大夫人令奴婢好好照看三小姐,您好歹是卫国公府的三小姐,怎么能私藏野男人呢,大夫人说了,这事儿啊,就在庄子里解决,绝不给外人一点嚼您舌头的机会!”

滂沱大雨中,一个瘦弱的身影跪在浓浓夜色之中,身上青白的粗布衣裙被血水和雨水染得暗红。

楚娇刚睁开眼,就感觉到全身上下冰凉刺痛,耳边尖锐的声音不断撞击着她的耳膜,她皱皱眉。

她才在大齐明阳宫闭眼,最后一刻入耳的是侍女司书向跪在殿外的大臣报丧的声音,如今却又是处在什么境地?

“钱姑姑,别打小姐了,小姐身子弱,禁不住啊……”一道哭喊声由远及近,随后一个同样冰冷的身体猛地抱住了她。

楚娇一个激灵,司琴,这是司琴的声音,她不会听错,可是,司琴早在几年前就死了啊,怎么会……

“把她给我拉开!”钱姑姑尖声叫道,然后阴阳怪气道,“这可是大夫人的命令,我也是个做奴才的,就算有心疼惜三小姐,也心有余力不足啊!”

楚娇一阵晕眩,脑海中“轰隆”一声,这个场景,好熟悉。

她十四岁那年,回京前夕,在庄子外救了一个负伤的少年,然后被下人发现,庄子管事钱姑姑将她打得半死,她是躺着回京的。

十四岁,十四岁的她,还不是大齐的明帝,只是个被易子外放的卫国公府三小姐。

卫国公府胆大包天,在她出生那天,用许家的儿子换了她,许家的儿子变成了先太子最小的儿子,如今的太子,而她,则成了许家三小姐,被远送冀州,吃不饱,穿不暖,过得比下人还不如。

正想着,又是一鞭破空而来,楚娇闷哼一声,火辣辣的痛感自背上蔓延开来。

周遭的温度忽然降低,钱姑姑猛地打了个颤。

她忽然觉得地上这个丫头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也就方才一瞬间的事情。

楚娇怒从心头起,咬牙强忍着背部传来的钻心痛意,一把攥住鞭子,钱姑姑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有些愣神。

不止是她,周遭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楚娇一把扯掉鞭子,抽出司琴腰间的匕首,在一声骇人的尖叫中,钱姑姑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没入胸腔的半截利刃。

“啊——!”一声尖叫戛然而止,一旁给钱姑姑打伞的丫头,脖子上多了一道血痕,瞪着眼睛直挺挺倒在了雨中。

所有人都被这猝不及防的变化惊得忘记了反应,连司琴都长大了嘴巴停止了哭喊,直到楚娇力竭倒在地上。

“放出梅娘,一应事宜由她做主,告诉她,尽管去做,所有后果我来承担!”楚娇气若游丝,说罢便陷入了昏迷。

司琴这才反应过来,赶忙扶起楚娇,深一脚浅一脚地回房。

剩下的人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向单纯懦弱的三小姐杀了两个人,杀了庄子上的管事钱姑姑。

那两个人直挺挺倒在雨中,血已经留了一地。

顿时,一阵尖叫声此起彼伏,划破了庄子静谧的夜晚。

楚娇再次苏醒已经是三天后了,她受了伤,又发了烧,司琴一直守在她身边,楚娇一睁眼便看见司琴顶着两个黑眼圈,困地直点头。

楚娇再次睁眼才相信这一切,短短三天,她却在梦中回顾了前世三十九年,再睁开眼睛才终于相信,自己重生了,上天给了她重活一世的机会。

或许是看她前世遗憾太多吧,坐上大齐九五之尊的龙椅,却是孤独一世,连唯一的亲人,太子楚羡也不敢对她太过亲近。

人们对她或惧怕,或敬仰,她在权力的巅峰孤苦无依。

“小姐,你醒了?”司琴惊喜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梅娘呢?”楚娇问出声,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

“小姐!”司琴皱起眉头,“庄子里的人现在什么都不干,翠儿带头闹事,要小姐给她一个公道。”

“梅娘请来了大夫,便一直守在门外,生怕他们闯进房间,对小姐不利。”

“三天了,梅娘也快撑不住了。”

楚娇眸中划过一丝厉色:“起身,更衣!”

“是。”司琴拿过摆在一旁的一群,是一套旧麻衣裙,楚娇好看些的衣裳都被钱姑姑连哄带抢地抢走了,都给了她的女儿翠儿。

楚娇穿好衣服,姣好的面容还带着病色,多了一分我见犹怜的味道。

楚娇打开房门就看见了下人们聚在一起三三两两,一个穿着真丝衣裙的少女坐在地上,双眼通红。

看见楚娇出来,少女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哭骂道:“三小姐,你草菅人命,杀了我娘,你还我娘的命。”

说着就要上前,却被一旁的女子用长剑抵住了喉咙,她小脸一白,不敢再向前一步。

楚娇苍白的面上浮起一抹讽刺的笑意:“哦?你要什么公道?”

“你凭什么杀我娘?”少女哭喊着,她娘是庄子里的管事,更是卫国公夫人邓氏的心腹,居然被一个弃女杀了。

楚娇笑意不达眼底,从梅娘手中拿过长剑,压在翠儿脖子上,将她白嫩的脖子压出一条血痕,轻声说:“我就是杀了,你能怎样?”

“你草菅人命!”翠儿大声哭道,“我娘平时对你那么好,你却说杀就杀了,惩罚你是因为你和野男人私通,那也是大夫人的命令,你凭什么杀我娘?”

楚娇不禁笑出了声:“你哪只眼睛瞧见本小姐私通了?”

“这个庄子离京城太远,从前是我懦弱,才纵地下人没了规矩,对我吆来喝去!”楚娇眼神淬着寒意,对上翠儿的杏眼,翠儿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楚娇将长剑移到翠儿脸颊上,此时院子里已经一片寂静。

“听好了,我即便是在冀州,也是卫国公府的三小姐,轮不到你们这些奴才爬到本小姐头上作威作福。”

翠儿目光怨毒地盯着她,楚娇手中一用力,翠儿白嫩无暇的脸蛋上就出现了一道血痕。

“再者,我姓楚,姓的是皇家姓,是皇上亲自赐名,你娘既然敢对我动手,就该知道后果。”

这一番话砸在了现场每个人的心里,不禁一阵后怕,这个三小姐说好听了是单纯,说难听了就是蠢,别说钱姑姑,就是他们这些人,也没将她放在眼里。

七年了,他们哪里还记得她是卫国公府三小姐,是皇上亲自赐名的高门闺秀。

“你该庆幸她就那样死了,否则,等我身子恢复了,必要清算一下这七年来的账。”楚娇声音不轻不重,每说出一个字,翠儿的脸色就惨白一分。

“不过好在她死了,你还在,这些账,同你算便好。”

翠儿的脸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一次鞭罚,她就大转了性子。

“搞清楚自己的身份!”长剑拍了拍翠儿饱满的脸蛋。

“司琴,去将她抢走的我的东西都找出来。”

“是。”司琴激动地应道,小姐终于硬气起来了,终于不再被欺负了。

不过一会儿,司琴就从翠儿的房里抱出了一箱又一箱的东西,衣服,首饰,绣帕,珠宝。

楚娇看着箱子里的东西,一眼便看出不过都是些次等货,在京中都是大户人家的婢女穿的。

邓氏不过是拿了些垃圾做做样子,谁料到了庄子上竟成了好东西,这里最好的衣服就是翠儿身上这套真丝衣裙。

“梅娘,将她的外衣扒下来!”楚娇红唇轻启。

“是!”梅娘应声而动,梅娘是习武之人,饶是翠儿尖叫挣扎,也没能阻止梅娘的动作,当下便穿着单薄的中衣瑟缩在地上大声哭嚎。

“小姐,这些怎么处理?”司琴抱着东西欣喜地问,小姐总算能穿些好衣裳了。

“烧了!”少女声音清冷。

司琴一愣:“小姐。”

“这等下作人用过的东西,哪里还能让小姐再用。”一直沉默着的梅娘出声。

司琴看了看翠儿,咬牙应道:“是!”

翠儿眼睁睁看着平日里自己最喜爱的衣服绣帕在火中化为了灰烬,院子里静悄悄的,只有火堆噼里啪啦燃烧的声音。

“往后谁再敢爬到我头上生事,死!”楚娇掷地有声,神色冷凝,旋即转身回了房间。

翠儿看着面前的一堆灰烬和被抬进楚娇房中的首饰银钱,瘫坐在地上,眼睛通红,有丫鬟欲上前,却被一旁的人拉住了胳膊,对她使了个眼色。

钱姑姑死了,如今三小姐就是最大的,往后不知如何,但现在不能去触她的霉头。

房里,司琴双眼泛红地看着楚娇,神色之中都是激动。

看得楚娇一阵发毛:“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小姐,这些年你被钱姑姑欺负,如今总算是拿出了当主子的威风。”司琴说着就哭出了声。

楚娇哑然失笑:“你这丫头,瞧见你家小姐杀了人,你就不怕?”

“怕呀,怎么不怕,可是想到小姐再不用被欺负了,也就没那么害怕了。”

楚娇听的心中一阵愧疚,司琴是乳娘的女儿,自小同她一起长大,前世在端王父子谋反时,死在了端王世子楚景临的箭下,跟着她,司琴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便温声道:“好了,你家小姐我这也算是鬼门关走了一遭,以后再不会任人欺负了。”

司琴泪眼迷蒙,哭着点头。

“小姐,这些首饰怎么处理啊?”

“全都拿去当铺吧,过几日国公府会派人来接我们,身上需有些钱才行

“是…?国公府会派人来接我们?”司琴惊喜地喊出了声。

楚娇神色自若:“对,我们要回京城了。”

……

翠儿没了钱姑姑,一下子也就没了威风,这事传到了国公府,邓氏很快就派了新的管事来接替,也带来了庄子上下伸长了脖子期盼的消息。

新管事刚踏进庄子的大门,翠儿就出现在管事面前,殷切地盯着管事,娘亲是大夫人的陪嫁丫头,是大夫人的心腹,大夫人绝对会给娘亲一个公道的。

她看着正坐在院中的楚娇,脸上扬起了一抹恶毒的笑。

前院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梅娘的耳中,梅娘一听便变了脸色,快步向前院跑去。

顾卿长安
作者的话

欢迎朋友们评论探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