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喜鹊报春,好事将近
作者:若溪依依  |  字数:3112  |  更新时间:2022-02-18 11:08:38 全文阅读

津海市郊平昌村,杜家

三月暖春,烟雨朦胧的润泽时节,纷飞的思绪默默情寄两岸桃花。一路芳菲依旧,桃林新芽竖粉色花骨朵,林中间参差不齐掺杂着几棵垂柳,竟是一抹新绿藏红粉,鸟语伴花香,好不惬意!

放眼望去,辽阔无际的田野,嫩青色欲滴晶莹露滴的绿肥花丛,肆意而又柔软轻铺在整个平昌朦胧似薄纱笼罩的天空下,顿显春意盎然。

平昌农村一派生机勃勃,田间辛勤耕作的村民们三三两两相互调侃着,欢声笑语随风飘出了三里之外。

果然是青春年少的时光最唯美!只见那无边的半米高的绿肥花丛间,三五孩童愉快地奔跑藏匿其中,忽隐忽现,游戏嬉闹追逐,好不自在!

田边垂柳枝头,瞬间窸窸窣窣的一阵动静,七八只喜鹊似乎被底下过往的行人惊扰,受了些许惊吓,竟然不约而同啼鸣。

随后纷纷乱窜,有些落在不远处的屋檐下,还有几只落在墙头上和院外的草垛上。

院墙内,东厢房外的佣人们在紧张地进进出出,有些手上端着水盆,有些双手托着毛巾,一副十分匆忙的景象。

房门紧闭,走廊两边站满了人,但此时却安静得可怕!每个人都显得战战兢兢的,无人敢吱声,并且神情都显得特别紧张。

杜海嘴里含着雪茄,一个劲地猛抽,吐出的烟雾一圈一圈地缭绕,很是浓郁,就如同此时杜家大院浓郁的窒息氛围。

屋里,时而传来女人一阵阵痛苦的喊叫声,时而依稀听见几个女人隐隐约约的吩咐声。

突然,房门猛地推开了,一个长相干净清秀的女佣着急忙慌地跑了出来,双手捧着血迹斑斑的一沓毛巾。

杜海见状瞬间就瘫软了,两眼昏黑,瞬间动弹不得,还险些晕倒。幸好助理张扬及时扶住了他,这才免了危险。

“杜总,您不要担心,夫人会没事的。里面请来的可是我们平昌最好的妇产科医生,会母子平安的!”

“但愿如此!香茹可千万不能有事啊!老天爷保佑香茹母子平安吧!哪怕是折我杜海十年寿命都可以呀!”

闻见张扬的提醒,杜海忐忑不安的心稍微平静了一些,但心口依然紧揪着有些生疼。

随后杜海一把丢掉雪茄,狠狠地踩灭了烟头,双手合十,嘴里嘀嘀咕咕在祈祷着。

“啊!”房间里顿时又是一阵女人的惨叫声,听得整个院内的人们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气氛很是恐慌!

这个紧张的状况从早上开始到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了,还未见好转。杜家在津海市大医院的家庭医生都赶来了,也于事无补。

毕竟冯香茹是早产,原本可以顺产的,突然莫名其妙地就胎位不正了,任凭怎么努力都生不下来。医生们在考虑手术,剖腹产成功几率应该大一些。

再不做决定,估计胎儿在母体内都要窒息了!奈何冯香茹体力不支,早已疲惫不堪,甚至几度昏迷不醒,险些一尸两命。

“翠儿,夫人怎么样了?里面什么情况?”

“杜总,夫人情况不妙!有大出血的迹象,医生准备做手术,让我去准备多一些毛巾和热水。”

杜海突然一把拉住女佣翠儿的衣袖,一脸着急与恐慌。

翠儿也顾不上理会他,自顾自奔跑向别院,朝厨房方向赶去。话说翠儿可是冯香茹一直带在身边的女佣,跟冯香茹可是姐妹一般的亲密呀!

这会儿,冯香茹难产,翠儿自然也是十分担忧的,万一冯香茹有个三长两短的,翠儿在杜家怕也是很难立足的。

她可还要继续在杜家工作,多挣一些薪水才可以供家里的开支呀!弟弟正在上小学,父母因车祸双双瘫痪,家里到处要用钱。

能在杜家工作,领到这份不错的薪水,勉强维持家用,那是十分难得的机会的。

当初冯香茹嫁入杜家,也暖心把她带过来了,不然翠儿哪有那么高的薪水,还能把自己瘫痪的父母双亲和弟弟接到杜家老院居住?这些都是冯香茹亲力亲为安排好的。

为此,翠儿可是万般感激冯家大小姐的,也曾暗地里发过誓,只要冯香茹这辈子不抛弃她,她自然是会长期相伴守护她的。

虽说这个年代没有古代社会那么封建,也根本就不可能存在卖身契这样的说法,但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是个亘古不变的道理。

更何况,翠儿土生土长在乡下农村,没上过几年小学也没多少文化,能有幸在津海声名显赫的杜家做帮佣,同时还能获得比同等工作的一些好友闺蜜多上几倍的薪水,那脸上自然也是十分有光的。

人类天生就有一些虚荣心,那是人的本性。得到一些常人难以想象的美好东西时,人们总是喜欢有意无意地向外人炫耀一番,好弥补自己缺失的那份快感。

当然了,翠儿自然也不例外。她虽然话很少,但是办事很是负责,冯香茹交代的事情,她都尽善尽美。

对此,冯香茹和杜海很是喜欢。他们经常给翠儿一些羡煞旁人的待遇,比如偶尔涨点薪水,故意说一些燕窝大补的食材不好吃了,送给翠儿拿回后院煮给家人吃。

这些,翠儿也不是不明白两人的心意。但终究自家困难是事实,东家这么做自然也是善举。

话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杜家的家风了。乐善好施可是杜家几代人崇尚的传统美德,在津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因此,如今杜家的事业能做得顺风顺水也自然是有它的道理的。以德收天下,布施善举赢未来。杜海和冯香茹很是自信,他们也坚信杜家的事业会越做越好。

见翠儿不理会自己,杜海心中自然更加着急了。冯香茹的情况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妙,杜家的每一个人都提心吊胆的。

就连老太爷杜云亭都在客厅里抽起了闷烟,杜老太太陈雪玉全身瘫软,此时也正由几个佣人搀扶着坐在东厢房门口干着急。

“海儿,我看香茹身体也不是十分虚弱呀?怎么这都过了几个时辰了还不见孩子出来呢?是不是你请来的家庭医生都不行了?要不咱再去别的地方请几个名医过来看下吧?”

“哎呀!妈,我看就算了!您先回房歇着吧!香茹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里面的都是津海最好的医生了,我们杜家的医生可是名扬天下的,接生个娃娃不是什么事!”

陈雪玉心中很是不安,毕竟冯香茹肚子里怀的可是杜家三代单传的血脉,那是万万不能有任何闪失的!

别看陈雪玉快到五十的年纪,行动也有些不利索,但她的脑子可是比一般人好使的。冯香茹当初嫁进杜家,也是陈雪玉极力撮合才成了这门亲事的。

那会儿,杜海还跟初恋女友交往呢!为了拯救摇摇欲坠的杜家产业,陈雪玉硬是以死相逼给杜海施压娶了豪门千金冯香茹。从此,杜家和冯家联姻,两家事业合并才成就了今天的这番大事业。

而后,杜海的那段初恋就此顺理成章地宣告结束了,初恋女友虽然说是隔壁村的,两人在杜海婚后还经常在田间的草垛里有过几次约会,后来竟也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为此,杜海曾经还颓废了很长一段时间,冯香茹也深知他的心中所念,但并无过多介意。

好歹那会儿冯香茹也是念过女高的,知书达理,贤良淑德,在津海豪门名媛里面可是万里挑一难得的女子。

杜海也并非草木,岂能无情?况且,得妻如此,他还有啥怨念呢?只恨自己生不逢时,恨上天会错意安排了这样离谱的人物出场顺序!

当然了,也不能说是杜海喜新厌旧,毕竟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更何况是生母陈雪玉以死要挟了呢!

他与初恋女友葛淑娟的情感也并非不真,只是造化弄人,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遇到了对的彼此......

“是啊,大嫂,你先回去休息吧!香茹没事的,有我们在这儿守着呢!有什么情况我们会跟你和大哥汇报的!”

“是啊!回去吧!我们杜家可不能缺了你和大哥,不能因为香茹生个娃娃就累坏你们的!多大点事?谁没生过几个娃娃?”

二妈李芙蓉和三妈曾乐闻声赶紧上前劝说,生孩子这样的事情,着实不需要惊动杜家的两位顶梁柱的!

怎么说杜家也算是家大业大,声明显赫,又时常乐善好施,声誉不错。小到村医、江湖郎中,大到省城、市里各大医院的名医,没有谁不愿意来救急的。

这不,东厢房里的几位医生就是津海市妇幼保健院的妇产科医生,对接生这一方面经验自然是十分丰富的。只是不知为何冯香茹的情况会如此糟糕,也难怪整个杜家人心惶惶。

“那好吧!我就先回客厅了!你们一有消息就立刻来通知我们!我要第一眼见到我们杜家的孙子!”

“好!你放心回去歇着吧!应该快了!”

陈雪玉轻轻捂着心口,一步三回头默默地离开了东厢房庭院。众人这会儿才得以松了一口气,毕竟老太太在这儿,大家心里更加紧张不安,生怕说错什么话刺激到她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