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这只人鱼娇且撩 > 正文
第1章 坠海后变成人鱼肿么破
作者:水木希  |  字数:2881  |  更新时间:2022-04-15 10:11:00 全文阅读

古翕元1002年 萧国都城边界

晨光渐醒,照耀在血红的土地上,空气中混杂着死气,四处硝烟袅袅,尸横遍野。

在飘扬的汉国旗帜下,他下颌微收,单膝跪于尸前,浑身微颤,凤眸高挑,夹杂着悲与恨,嘴角冰凉下垂,脸颊的战伤和嘴角的血渍丝毫不能抹杀他妖孽降世之容。

他浑身被血色渲染,战甲已残破不堪,却仍金光烁烁,每一片战甲都是由他所立的战功拼凑而成。

“墨凡。”娇嗔的女声仿若从天而降。

他眸中泛起一阵涟漪,起身回首看向那个在残败中一袭红装,如九天玄女临世般的爱人。

当她扑向他怀中的一霎,他卸下所有防备,双臂紧紧环绕,又微微一松,怕伤了她。

一锐沁凉从后背穿透,扎进他的心房,她面无表情的离开他的怀抱。

“冰……”他眉头一蹙,一汪腥浓喷涌而出。

他捂住胸口,单膝点地,艰难抬首,眸中含泪仰望她的,她杏眸带着杀气和淡漠至极的疏离,像是冰刃刺向他。

他失重陨落,淌下血泪,凝望着天空的凤眸终究没有闭上,微张的双唇始终没问出那句“为什么是你。”

三年前 萧汉交界 荒岛

空气中满是鲜咸的气味,手中捏着细软的颗粒,少女言冰尘在荒岛沙滩上苏醒,她摸了摸后脑勺,坠海时后脑撞到游艇的剧痛和伤口也消失无踪。

迷迷糊糊脑中出现自己轻松的从海底往上串,漂浮在海中央,用贝壳划开动脉的场景,然后就是那条粉色的鲸鱼寻着血腥味而来,巨口将她吸入……

“不对,那不是我!”她睁开眼睛,看清自己正赤裸着上身:“啊!”她手臂交叉护在胸前。

粼粼波光刺入她眸中,她眯眼看去差点被吓到昏厥:“什么鬼!”一条近一米长鱼尾链接着她的纤腰,层层叠叠的鱼鳞被海天映衬成蓝白相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她试图站起来,却只是鱼尾拍打着海水,溅起一朵浪花落在手腕那道伤口上,一阵刺痛。

她看着海水倒映中的自己,仿佛是同一张脸,却年幼了许多,有点像十年前还带婴儿肥的时候。

她戳了戳胶原蛋白满满的脸庞,自带美瞳的圆杏眼眼白还带着婴儿般的微蓝,眼含星辰,灵气十足。

“一定是做梦,我不是被鲸鱼吞了,是不是死了?”她努力在记忆中搜寻蛛丝马迹。

谁会相信,这世界上有人鱼?而且还是她自己!

她深呼吸将尾巴弯曲,伸展,一点点往岸上挪动,当尾鳍完全离开海水,变成了双腿,她眼皮一撑,蹬了蹬腿,尝试站起来,腿却麻的只能弯曲,脚底的沙粒像针一样尖锐,腿一软又坐了下去,难不成她要残了?

一阵卡哇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醒啦?吃点野果吧?”

“有人?”她欣喜转头,却只看到一只长着畸角灰蒙蒙的小个子长颈鹿巴眨着大眼睛看着她。

她觉得自己八成是把脑袋撞坏了,出现幻觉,闭着眼甩甩头又睁开,问道:“刚……刚才是你跟我说话吗?”

“没错,我看你睡了很久,一定饿了吧?”小鹿把野果叼起来递给她。

她拍打自己有些婴儿肥的脸颊:“长颈鹿会说话,我一定是疯了,还是我在做梦,快醒来快醒来。”

她记得她是个人,不是条鱼!那天……言冰尘陷入回忆。

*

科技元199年 本岛海域

天朗气清,海风徐徐,明媚的阳光驱散着每个人心中的阴郁,言冰尘和闺蜜们在游艇上举杯消愁。

“哼,我言冰尘居然会因为生不出娃被人嫌弃?”

她举起眼前的玫瑰味鸡尾酒大口吞下,和平日一般有着壮士的气魄却是一瓶倒的酒量。

第一瓶毕,醉意恨意心酸伤感全数涌来……

“差不多就行了,借酒浇愁愁更愁。”闺蜜许灵伸手去抢,易拉罐已经空了。

“你就让她喝吧,离婚这种事谁遇到不一醉方休?来,我陪你。”另一个闺蜜夏子星头一抬豪迈吹瓶。

“哎,你那个妈宝前夫也真是的……算了,脱离苦海,你现在又可以拥有整片森林啦!”闺蜜团的夏语不知是安慰还是羡慕。

为了“庆祝”她回归自由身,闺蜜们安排了这场说走就走的游艇派对,还请了帅气小哥哥们助兴,一向颜控的言冰尘却提不起一点劲。

“我哭完了,重新开始吧,这碧海蓝天的,帮我拍张美美的照发圈,纪念我重生!”言冰尘抹去脸上的泪,帅气坐上游艇侧前端围栏,摆出个拥抱全世界姿势。

为了不让脸上的微笑破功,她仰头不让泪水往下掉,却意外失重坠落。

“扑咚”

海很深,世界变得安静,游艇的发动机声音越来越远……

闺蜜们大惊失色:

“冰尘!”

“小心!”……

只见她坠入深海,距离她不远处,一只背部粉色的须鲸浮出水面,喷出又高又细的水柱子,当它游向她,张开了血盆大口!

光线渐落,迷离之间她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任凭身体雪片般缓缓坠落。

一股巨大的吸力把她和鱼群往同一方向抽走,压力把她压的喘不过气,伸手不见五指的狭小空间,四处充满粘稠的液体。

她随着鲸鱼的食道,滑到胃部较大的空间,同时,食物腐烂的刺鼻气味袭来。

“我不会是在鲸鱼的胃里吧?”这是她被高温和缺氧导致失去神智前最后的念头……

她被鲸鱼吞了!

然后,她就穿成了一条人鱼。

荒岛沙滩

小鹿在一旁看着她:“你这条鱼怎么了?你不是也会说话吗?鱼可以,鹿也可以呀。”

小鹿的打断拉回了回忆中的她。

她反驳道:“我才不是鱼……我是说我有名字,我叫言冰尘,你呢?”

“我?它们都叫我……怪胎。”小鹿泄气垂下眼睑。

“那……你叫言海臣吧,跟我姓,以后你就是我弟弟,跟着姐姐有肉吃。”她霸气的拍拍被长发遮挡的胸脯,笑起来眼睛弯弯,嘴角露出浅浅的梨涡。

小海看向别处,双颊微微泛红,原来是只公鹿。

“话说我被粉色的鲸鱼吞了不是做梦吧,怎么又被吐了出来呢,难道美人鱼味道不好。”她自顾自的嘟囔。

“粉色?是灵玄帝鲸!你怎么可能看到它?传说它是时辰仙兽,虽是精怪却有不死之身。”小海把眼睛瞪的更大了。

“时辰?就是管时空的吧?怪不得了,把我弄到这里来了,但是这鱼尾是怎么回事?”她期待小海给她答案。

“姐姐,这我也不知道啊,毕竟我也只是只鹿啊。”小海无奈的甩甩头。

接下来的三天,她双腿渐渐适应,心情却像是四季切换,忽喜忽悲,终究是接受了她坠海身亡后变成一条人鱼的事实,毕竟她一向乐观,况且在这荒岛,是人是鱼似乎没有填饱肚子重要。

她找了树叶蔽体后,用粉色渐变狗尾巴草做装饰,将自己敏感部位遮住,毕竟平日也是个精致的猪猪女孩。

日渐偏移,她满意的看着自制的淡水过滤器得意的说:“好啦,有淡水我们就不会被渴死啦。”

小海偏着头,眉头一蹙,卡通腔说道:“人鱼也要喝淡水的吗?”

“我,我是为你做的。”她挠挠头尴尬辩解。

“树林里头有泉……”小海顿了顿,会意的扬起嘴角甜甜说道:“不过有这个方便多啦,谢谢姐姐。”

日落时分,她俩沿着沙滩散步,老远就看到,潮汐里出现一团黑漆漆的影子,她眯了眯两百度近视眼。

“那有只大鱼!”她笃定的说,便迈开大步奔去,心想:晚餐有着落了,完全忘记已经是同类。

一旁小海满头问号,那明明是个人影啊。

“啊!!”她停住脚步,双腿一麻:“是是是一个人?”

小海一副早就知道的表情,走过去,用鼻子嗅了嗅,蹭了蹭,没反应。

她壮着胆走近观察他,总不能比小海还胆小,失了做姐姐的颜面。

看体型是个男子,只见他一头墨发散落水中,随着水波荡漾,半张脸贴在沙子上仍泡在水中,有点浮肿,但看得出细长眼高鼻梁瓜子脸,很是养眼,好像在哪里见过。

他一动不动的趴在那,焦黑破洞的衣服被海水泡的软烂,却把他的皮肤映衬的越发白皙。

这人穿的很奇怪,跟古代似的,难道是演员?

她围着他转了一圈,他心脏的位置,有一道六边形的旧伤,背上还有几处新新旧旧的刀痕。

那样深的伤口,肯定是鬼门关前走一遭,他是个保镖?警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