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偷休书VS时装秀
作者:金陵城中鱼  |  字数:2245  |  更新时间:2022-03-04 10:02:29 全文阅读

康熙四十二年正月十八,京城,皇十四子胤祯府邸。

这是沈婳穿过来的第三天,这三天她思前想后,终于决定要做些什么了。

“沈小姐,这个姿势实在是不雅观。”鬼差墨玉蹲在地上,对着踩在他背上,正在奋力爬墙翻进胤祯院落的沈婳说道。

“做贼还要什么姿势,不把休书偷到手,咱俩就都要被撵出去,到时候还怎么修正历史,怎么完成任务回家,趴好了!”沈婳使出吃奶的劲终于登顶了胤祯院落的围墙。

“我还就不信了,我还对付不了一个十五岁的黄毛臭小子!”沈婳撸起袖子就准备跳下围墙。

“脸,注意脸,千万别把脸摔了!”墨玉看着摇摇晃晃的沈婳忍不住提醒道。

“这还用你说 !”原主留给她唯一靠谱的就只有这张脸和这副身材了。

“沈小姐,咱不然还是和十四爷把误会解释清楚……”墨玉穿墙而过,扶起屁股落地,疼的一脸哀怨的沈婳。

“呵,绿帽这种事是能解释清楚的误会吗?你行你上。”沈婳跳起一只脚,将花盆底重新穿好。

“说起来,要不是因为你连投胎这种本职工作都能弄混,本小姐至于流落至此吗?”沈婳没好气的看了墨玉一眼,一瘸一拐走进胤祯书房。

……

觅雪院。

胤祯此时正在陪伴初有身孕的侧福晋珈宁,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因此格外上心。

“主子,嫡福晋果然行动了。”达哈苏躬身回禀。

“蠢货。”胤祯嘴角扬起一抹蔑笑,安抚了珈宁一番,即刻往书房走去。

“本以为福晋只是和四哥暗通款曲,才设了那一招。没想到,福晋竟然还是身在曹营心在汉,老天爷可真是待我不薄。”待胤祯的身影消失在她眼前,珈宁看了看刚喝完的,还冒着热气的安胎药空碗,眼角眉梢都是喜色。

……

“沈小姐,不好了,十四爷回来了,快走。”墨玉敏锐的探听到了胤祯的行踪,拉着淹没在一堆书籍奏折里的沈婳就跑。

“我靠你这情报不怎么准啊。”沈婳赶紧收拾起翻乱的东西。“别收拾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墨玉已经看见胤祯到了院门口。

“你不是会法术吗,你赶紧的,把这里变成原样。”沈婳满怀期待的看着墨玉。

“我是鬼,不是神,我哪里会这些,沈姑娘,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我靠,这金手指还能再不靠谱一点吗,沈婳一边咒骂一边打开门。

一堵人墙挡住了沈婳的视线。

一身月白色暗纹家常长衫、外罩紫貂端罩、脚上一双黑色靴子。剑眉凤目、高鼻薄唇、身如玉树,嘴角一抹玩味的笑容,像是在看囊中之物。

墨玉只丢下一句“这是十四爷”,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这个臭没良心的,看她回去怎么收拾他,沈婳在心里腹诽道。

看来偷休书的Plan A是失败了,沈婳立刻决定开始实施色诱的Plan B。

“十四爷,您让人家等的好辛苦啊!”沈婳娇笑着,用手轻轻勾勒出胤祯的五官。这娇滴滴的谄媚样,连自己都恶心。周围的侍卫见此情状,清了清嗓子,纷纷低下头。

“哦,福晋是说在等我?”胤祯握住沈婳不安分的手,好看的眉眼尽是笑意。

长得帅就罢了,还是个低音炮,沈婳突然觉得穿越也没什么不好的。

“是呀,人家醒来那么久,你也不去看看人家,人家便只好自己跑过来了。”细弯柳眉、清亮眼眸、白透肌肤点缀淡淡红粉,玫瑰色小而薄的唇娇艳欲滴。这样好看的一张脸,落在胤祯眼里却是无比的丑恶。

“福晋不是宁肯上吊都不肯嫁给我吗?”胤祯轻轻勾唇,一丝阴鸷爬上了眼眸,低下头贴近沈婳。

哇靠太帅了吧,沈婳不由得坚定了要留下来的决心,顺势双手勾住胤祯的脖子嘟囔:“人家醒来以后前尘之事尽忘,如今心里眼里、白天夜里想的可都是您呢。”

胤祯一声低低轻笑,凤眼一挑,拨开沈婳的手,走至凌乱的书桌旁,拿起一张信封,抽出里面的纸晃动了两下,一双邪气的凤眼就朝着她斜睨了过来:“新婚那晚,你和四哥你侬我侬,花前月下的,不就是商议怎么拿到这份官员任免调动么?”

四哥?四阿哥?那不就是雍正吗?这里面怎么还有雍正的事,官员任免调动又是什么?合着原主的出轨对象是雍正,这原主真是比她还浪。

见沈婳不说话,胤祯以为自己猜对了,冷哼一声朝着沈婳走了过来,将官员任免调动狠狠摁在她胸口,鄙夷的瞧了一眼沈婳,抬腿就要离去。

沈婳可不能让他走,眼疾手快的扔掉那份官员任免调动,快速抱住胤祯的脖颈,整个人吊在胤祯身上,唇贴在他耳侧笑眯眯的,蜜一样的音色道:“十四爷,我不要什么调动,我只要你。你能不能把休书撕了,让我留下。”

这是暗度陈仓不成,改偷梁换柱和美人计了,胤祯冷笑着毫不留情的一点一点扒开沈婳禁锢他的手∶“四哥到底是怎么把你训练成这副下贱模样的,还有你这穿的是什么衣服!”

衣服?沈婳清醒过来,低头细瞧,因为要爬墙,所以出门之前,她发挥了自己服装设计师的本能,将原本束手束脚的旗服一裁为二,做成了上衣下裙的款式。

“你等等!”沈婳拿着剪刀冲到胤祯面前,挡住了胤祯的去路。

她这是又要以死相逼,胤祯眼里满是嫌恶。不过下一秒,他就惊呆了。

“你可以侮辱我的人,但是不能侮辱我的才华!”

沈婳可是享誉国际的天才服装设计师,三下五除二,当着胤祯的面,将旗服的袖口领口胸口通通裁剪,做成了抹胸晚礼服的样式。雪白还冒着热气的大片肌肤就裸露在胤祯的眼前。

“现在这样是不是就好看多了?”沈婳为了展示她的即兴创作,特意在胤祯面前转了一圈,甚至还打算给他表演一段走秀。

“都给爷转过身去!”胤祯暴喝,门外的寒风让他燥热的心勉强控制了几分。

胤祯脱下氅衣,把她裹得严严实实的,咬牙切齿道∶“好玩么?你不要脸,爷要!”

沈婳身上的少女体香争先恐后的涌入胤祯的鼻腔,胤祯的脸憋的通红,推开沈婳急急就走。

到底是原主魅力不行还是她的设计不行?沈婳气冲冲地要找胤祯问个清楚。

沈婳小跑着追向胤祯,氅衣太长,花盆底她又穿不惯,沈婳本能的抓住前方不远的胤祯,双方一齐倒在厚实洁白的雪地上。

羽毛般的轻触落在胤祯的嘴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