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宠妃她持蛊傲娇 > 正文
第一章 魂穿南楚被下蛊
作者:微醉迷熏  |  字数:3158  |  更新时间:2022-03-07 15:07:20 全文阅读

“一千六百七十七,一千六百七十八,一千六百七十。。。。。。”喋喋不休却铿锵有力的男声伴随有节奏的击打声刺激着夏卿怡的耳膜。

她没死?试药成功了???

意识清明的刹那,夏卿怡确认Dr.Clark的细胞重组真的对她有效!!而她已然重获新生了!!!

啊!!!心情愉悦的想高歌一曲: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得事儿都能成。。。。。。

夏卿怡沉浸在喜悦中没多久,就发现有什么不对劲,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再试着挣扎要起身,却发现连握紧拳头的力气都没有。

远处,正在清点尸骨的老头敏锐的发现有活人的气息,连蹦带跳的飞奔过来。

“没死,居然没死,哎呀,有希望有希望!!”巨大的脸盘顷刻映入夏卿怡眼帘,兴奋的表情让他的脸几乎有些扭曲。

苗应天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号实验体了,基本上尝试的“标本”百分之八十在第一轮耐毒测试中就经受不住爆体而亡,根本不给他推进下蛊的机会,所以这会儿夏卿怡的出现,让这个沮丧的老人兴奋的全身颤抖起来。

夏卿怡眯起眼睛打量眼前自顾自说话的老头,白布长衫松松垮垮的罩着瘦不拉几的身架,额头和脸上的皱纹像刀刻一样,笑起来下巴额高高的翘起,整得唇间两撇白胡子自然的划着弧度,深陷的眼睛特别明亮,瞳孔因为激动都不自觉的放大。

穿越了?老顽童?????

还不等夏卿怡细想,老头一个转身,小心翼翼的手捧一个金鼎圆炉,神情倨傲又不失虔诚的踱步回她身边,枯枝般的手指上布满皱纹,直接在她猝不及下就掀开了炉盖。

陡然,一缕绿光一闪而过,在空中旋转了几圈后,像受到什么感知一般,转瞬来到她面前。

夏卿怡猛然睁大眼睛,发现居然是一只拇指大小的毛毛虫,再定睛一看,似乎更像一只绿色透明的蚕宝宝!!!可当密密麻麻的腿整齐划一的朝她逼近时,把夏卿怡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召唤了出来,更加绝望的是:她的四肢根本无法移动。

“你是谁???这忒娘的是啥玩意?”夏卿怡惊恐交加的尖叫出声,然后用她认为最凶狠的眼神瞪着眼前的这个人。

老头却全然不在意她的反映,淡然道。

“不着急不着急,你要能活下来的话,老夫全都告诉你”说完这句话就一眨不眨的注视着蛊虫的举动,再没有理会她。

夏卿怡心头泛起万般苦涩,活下来?意思就是会死?这么快,难道她这么艰辛拼搏却依旧逃不过成为电视剧中活不过一集就去领盒饭的悲情角色??真见鬼了!!!

眼睁睁目睹这样一只莫名生物朝自己手心靠近,夏卿怡心跳加速,脑袋嗡嗡作响。

伴随它动作迅捷地侵入夏卿怡的皮肤,当事人倒吸一口凉气,随后白炽的手臂肉眼可见的凸起了一个圆点,那感觉像一只快速旋转的陀螺一寸寸的在她体内突进着夹带着撕裂般的疼痛。

夏卿怡脑子陷入混乱,恍惚间忆起在未穿越前,她曾是国家基因改造的参与试验人员,不同于其他成功的个体从实验中获得了超乎常人的体能、听力、她突破的极限的是过目不忘的学习能力,但在进一步开发这种能力的过程中,她的细胞突发衰败,自身免疫力屏障受损,为了修复细胞,她报名参加了细胞重组的科研项目,虽然实验前,按照教授的预测在实验中永远沉睡的概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二,但是对于生的渴望还是让她义无反顾的选择上了手术台。

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打断了夏卿怡缅怀过去的思绪,所以现在,她虽然重生了,可是又一次站在了生死决选地路口,她还能幸运的涅槃么!?

蓦然,一个念头闪入她的脑中----闭气行气法。

犹记小时候,在一次郊外游泳遇险中发现自己竟有一个异于常人的特质----就是她可以在水下憋气几十分钟。

不同于道家正统的闭气之法,需要不断练习吐气归纳形成循环的特殊呼吸之法。她似乎天生就有这种天赋,这或许也是她当初能被选上做基因改造的主要原因。于是乎闭上双眼,她开始发散自己的意识。。。。。。

在最后尝试关闭心觉得刹那,脑中袭来一个幽幽的男音。

“不要闭气,不要”这道自带山谷回声效果的求救声明显不是之前的老头发出的,那会是谁?

“我会死的,我死了你也活不了。”它像害怕夏卿怡不听自己的劝阻一样紧接着跟了一句。

“所以你是?那只绿色的虫子?”夏卿怡终于反应过来这可能就是进入它身体的那个虫子,我艹,虫子能和人对话了???夏卿怡觉得自己一贯奉行得唯物科学观在此刻全线崩塌了。

“喂,喂,说话,到底什么意思?”

良久,都没有等到任何回复的夏卿怡有些气恼的准备重新凝神闭气,可忽地脑中又回荡起刚才那个声音。

“我并不会害你,甚至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和你缔结契印!”

缔结契印又是个什么鬼?彷佛看透夏卿怡心底的疑惑似的,它又主动开口。

“从此同生共死,心魂合一。”语毕,一股气流从指尖缓慢流淌全身,所到之处刺刺涨涨像是某种安抚,又像是冻僵得身躯怀抱暖炉,温热的气息一扫之前撕心裂肺的疼痛,顷刻,只觉得无尽得舒畅。

夏卿怡还想要再追问话中深意,却感觉有双粗糙的双手覆在自己脸上,来回拍打,还不停喃喃自语。

“死没死啊,这是死了还是没死?不对啊,还是热的,没有被吞噬的迹象,可是气息全无?"

老头紧张的拍打着夏卿怡得脸颊,时不时探一探她的鼻尖,重复握紧又松开得双手显露出满满的焦虑。

夏卿怡被她打得生疼,怒意渐起,越发不想理他,紧闭双眼就想蒙混过关。可一会功夫,去而复返的老头再次靠近她,还在夏卿怡纳闷之际,千百只触角在她皮肤上快速着陆并猛烈朝她衣袖发起进攻!

------蜈蚣!!!

她脑中自动蹦出两个字,整个人一骨碌就爬了起来,跃出老远,上窜下跳,挥动衣袖企图驱赶刚才那个让她背脊发凉的生物。

当见到一条约莫两尺长的深红色蜈蚣终于被她从身上抖落下来后,才呼出一口气。

转而怒目圆睁的朝老头吼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连番的变故让她几乎就要暴走了。可谁知道,老头却一反常态,飞身就到她面前,仰天长笑,握住她的手臂,前后端倪,彷佛是在确认是不是做梦一般,最后,定定的看着她,随手捋了一下自己白的发亮的胡子。

“我成功了,我的蛊宝终于种上了!”

蛊宝?“喂,他是不是在说你?”

夏卿怡心中飙出无数问号,尝试用意念和体内的虫子对话,可半天过去了,脑中却一片寂静。

夏卿怡无奈的感慨这只该死的臭虫还挺有脾气的,但凡它不高兴或者不想回答一律沉默装死。换在现世怎么说来着,嗯?高冷,对,就这个词。

见虫子并不搭理他,夏卿怡开始重新打量眼前这个老头,四方的脸,粗眉鼻挺满头的白发却精神抖擞,白胡挂额,颇有点仙风道骨的味道。老人似乎也发现夏卿怡在观察自己,双手抖了抖身下的衣袍,朗声道。

“小娃儿,还不快来拜见师傅!”

夏卿怡人一整个愣住,什么玩意?先给她下蛊,现在又要来做她师傅。夏卿怡握紧拳头,调整呼吸,泯了泯唇,强行拉出一个笑容。

“老人家,您是不是搞错了,我都不知道您,姓啥名谁,谈何拜师,何况就您之前对我的所作所为!”夏卿怡顿了顿,适时地给他一个白眼,继续道。

“明明是想至我于死地啊,老爷爷,您说,对不对???”

“哈哈哈,没错的,你就是我鬼蛊子命定的徒弟,来来来,快来拜师!”说着栖身上来拉住她就想要走。夏卿怡想都没想就甩开他粗糙的手,反射性向后一步,拉开距离。

“说清楚,什么命定徒弟,什么鬼蛊子,当我是三岁小儿这么容易糊弄,你想怎样就怎样么!”

老头见夏卿怡一脸拒意,皱起眉头,转过头双手覆于身后,挺直了腰板,冷哼一声。

“你不要不知好歹,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福气,我鬼蛊子苗应天,一生只收一徒,那必是万里挑一!”

喔豁,原来这个老头叫苗应天,名字听起来还挺霸气的。

“那苗爷爷,请问您收徒儿的要求是什么,到底是如何能使得大家都趋之若鹜想做您徒弟呢?”夏卿怡压下心底的愤恨假装好脾气的问道。

“自然是下蛊,我苗应天选徒弟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要能承受这万蛊之灵!”说着得意的指向不远处的森森白骨。

“看到没,那些个不自量力的就只配做我蛊宝的裹腹之物罢了。”

我艹,那么多尸骨都是被这破玩意吃掉的??夏卿怡不自觉踉跄了下,稳住身形,扯了扯嘴角。

“您意思是您下蛊,如果承受住了,就能做您徒弟,要是不能,就会被吃掉?”

“就是这样!”苗应天笑咪咪得望着她,一脸得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