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不想随先王而去么?
作者:凤胆  |  字数:2023  |  更新时间:2022-03-01 20:22:33 全文阅读

大雪皑皑,衬得屋内也不是十分地温暖。

陈素卿怀里抱着手炉,一双凤眼,两行珠泪,扑簌簌地往下掉。嫩滑的皮肤,细看下来,眼角已经有了细纹,昭示着她这个靖王侧妃,任是如何地保养得宜,也已人到中年。

一旁侍立的丫鬟小蝶,想劝,却又不敢劝。

陈素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将手炉往旁边小几上一放,道:“再添些炭吧。”

没有唤丫头的名字,反正,屋里也只有这么一个丫头了。

小蝶抿了抿嘴,大着胆子道:“娘娘,这几天,拨下来的份例,越发不够了。若是还有些余温,娘娘便先忍一忍,留着到晚上睡觉时,暖被的汤婆子还得用呢。”

陈素卿凤眼一横,轻哂道:“这是看靖王没了,都想着来摆布我了。”

小蝶低下了头,不敢说话。

过了良久,陈素卿斜睇了一眼小蝶,命道:“她们都走了,你也走吧,前面,正是要用人的时候。”

陈素卿这一辈子,享过福,受过罪。

幼时娇生惯养,少年时,沦落风尘,好不容易进了王府,一点点爬到这个侧妃的位子上,原以为终身有靠。却不想,一朝靖王薨逝,她这个侧妃,便算是彻底地落魄了下来。

靖王身故,第二日,她的饮食便减了下来,每餐的膳食,从原本每顿饭十菜一汤,两点心、一果拼、换做了一碗白菜豆腐。

那时,她没有说什么,她知道,靖王身故,阖府守丧,府里不宜动荤腥。

再然后,便连白菜豆腐也不那么新鲜了。

在这寒冬里,能找到不那么新鲜的豆腐,也实在是难为厨房了,这让人很难相信,不是有人在刻意刁难她。

而她的丫鬟们,也被王妃调走了,理由么,自然是因为:府里治丧,前面的人手不够用的。

她也曾想过,要到前面去,到王爷的灵前哭上一哭。

可是,守着这院子的仆妇,已经被人换了,新换来的人,对她是严防死守,让她不能出这院子一步。

若在早些年,她可以冲过去,凭自己的身手,几个仆妇还拦不住她,若在近些年,她可以靠着靖王的宠幸,不理会这些仆妇。

可是现在不行了,这些年来,她所笼络安排下的人,都已经不在了。唯有一个小蝶,还兢兢业业地伺候在她的身边。

小蝶看今天侧妃的神色一直不大对,生怕侧妃是为了寻短,方把自己支开,便劝道:“娘娘,奴婢是伺候您的丫头,到了前面又能做什么呢。奴婢还是在这里,伺候着您。”

陈素卿嘴角微扬,勉强带一点求肯的笑意,道:“她们不让我到前面祭奠王爷,你替我去一趟吧。”

小蝶低着头,声音不大地道:“您不能去,奴婢自然,也是去不得的。”

陈素卿“哎”了一声,叹道:“你现在,还能出得去这院子,出去后,你偷偷地,替我去看一眼,就是了。”

小蝶无法再驳,只得领命:“奴婢快去快回。”

陈素卿点了点头,苦笑一声,道:“快去吧,回来的时候,替我往厨房要些吃食来,”

小蝶到了院门口,只对守门的仆妇说是要替侧妃往厨房里要吃的。

仆妇们,难得没有执意阻拦。

遣走了小蝶,陈素卿抹了一把泪,缓缓地走出屋门,看着那漫天的大雪。

在这王府里,她有自己的儿子,她的儿子,也比王妃的儿子争气,她的儿子不需要依靠祖宗基业,只凭着自己的本事,便当上了威烈将军,可以说是年少有为。

只可惜,她的儿子,远在边疆,靖王身故,她的儿子却还来不及赶回京城。

她的儿子,不在身边,王妃便敢将他软禁,不让她到前面去祭拜王爷。

不过,她并不着急,只要,她的儿子赶回来,她便什么也不用怕了。

她只要再忍几天,就是了。

算算时间,今天,也该差不多了。

“哗啦”一声,院门被推开了。

一个身穿重孝的壮年男子,带着几个兵丁,闯了进来。

眼睛已经有些哭得花了的陈素卿定眼一看,知来的是靖王的嫡子,如今袭了靖王的爵位的袁瑱。

陈素卿抬起头来,有些倨傲地望着袁瑱,道:“瑱哥儿,你不在前面,守着你父王的灵柩,又来这里做什么?”

袁瑱一双鹰眼,直勾勾地望着陈素卿地身后,双目的焦点越过了陈素卿,直视素卿如无物:“本王,来送姨娘归天。”

袁瑱的话音刚落,身后一个小斯,便端着一个上面有着药瓶、匕首、还有白绫的托盘,奉到陈素卿面前。

陈素卿冷笑一声,道:“瑱哥儿,你父王如今还未下葬,就改换了称呼,这是怎么个规矩?”

袁瑱面不改色地道:“宫里的旨意已下,本王如今也已经袭了爵位,本王没有坏了规矩。”看样子,是已经有了倚仗。

陈素卿瞟了一眼一旁的托盘,道:“瑱哥,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母妃的意思?”

袁瑱的目光依旧不曾落在陈素卿的身上,仿佛并不是在同她说话一般:

“这不是本王的意思,也不是先王王妃的意思,是姨娘您自己的意思,先王在日,最是宠爱姨娘,如今,先王薨逝,姨娘您便不想追随先王而去么?”

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让在后宅之中,几起几落的陈素卿也不由得心中暗道一声:“佩服。”

陈素卿朗声道:“袁瑱,你父王在日,曾许过本妃,咱们靖王府里,再没有殉葬之事。”

袁瑱一步不让地道:“父王当初的旨意,管不到如今的姨娘。姨娘,您进王府前,受了多少的苦,父王将您搭救下来,父王待您,多少的眷恋恩情,姨娘,您便不想再追随于父王,让父王一路上,也有人伺候么?”

一旁的小斯,很有眼力见地又往陈侧妃的身边挪了一步。

陈素卿看着又向着自己进了一步,仿佛,自己再不选一个死法,便会拿药灌向自己的小斯,道:“你且慢着,我与你主子,还有话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