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月灵蛊
作者:月下卿  |  字数:3027  |  更新时间:2022-03-26 21:14:09 全文阅读

第二十二章 月灵蛊

“苏瑜!你就当真这么爱她?”

苏瑜被这一句话弄得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些什么。

若是现在解释,恐怕先生也不会相信了。

他一字一顿,“一天,先生给我一天时间,时间一到,我自会向你解释一切。”

苏水水却没有说话了,她取下了头上往年苏瑜送的槐花银簪。

一步一步走向二人。

越是靠近,素月越是害怕,她将自己紧紧贴在苏瑜身旁,不想让自己暴露在苏水水面前。

苏瑜欲说些什么,“先生.......”

苏水水却没有理他,她缓缓靠近素月,尖锐的银簪闪了素月的眼。

素月连连低唤,她害怕得往后面钻了钻,“陛下,陛下.......”

只听一声尖叫。

啊——

素月的头上插着一根银簪,没有想象中疼痛,原来只是虚惊一场。

素月重重的喘息,方才差一点,差一点她就命归当场了。

“这东西很适合你,便戴着吧。”

说完,这话,苏水水就走了,从始至终,她都没有再看苏瑜一眼。

很快,在苏水水走后,一个守卫匆匆进来。

他看向苏瑜,“陛下,皇后娘娘说,她只给您跟素月姑娘一天的叙旧时间。”

说完,这位守卫便恭敬的退下了。

凤知殿

苏水水回来的时候明显心情不佳,整张脸黑着。

姜言虽明白这个时候他不该上前,可上次的结果已经出来了,他得将这消息告诉她才是。

到了殿内,姜言发现此时的苏水水正看着一张白纸发呆。

“昨夜你给我的食盒,结果已经出来了,上面确实是有粘液,虽细微,但还是能判断出这是属于那只子蛊的。

那个女人看来从开始就准备害你了。”

姜言以为这东西也是素月送来的,可苏水水听了这话,却沉默了。

隐隐的,他有些担心现在苏水水的身体状况。

所有该准备的东西他已经准备好了,苏水水虽嘴上答应要将肚子里的孩子取出,但到了现在,她还是没有下定决心。

原本说是准备在素月死后,就直接开始的。

而今日就是那个女人的死期,苏水水既然回来了,就说明那女人已经死透了。

姜言轻声询问,“今日那个女人死了,你的仇也算报了,现在你准备好了吗?”

听了这话,苏水水总算抬了头,只是那眼神有些空洞。

她说,“没死成,苏瑜为了保她,不惜以死相逼,所以我回来了。”

“什么!”

姜言的语气震惊,担忧的眼神继而看向苏水水。

他就说今日的苏水水不太对劲,原来是素月没死,这个苏瑜,脑子......有病吗!

姜言准备出言安慰几句,苏水水却先开口了。

“姜言,在你心中,苏瑜是什么样的?”

姜言皱眉,“他?一个病秧子,遇事磨磨唧唧,怂气的很。”

“怂?”

苏水水轻笑,眼睛不知在看谁,“他今日拿着匕首抵着自己脖颈,那神情动作可不像是什么怂人。”

“还有,你知道我子蛊的食盒是谁送的么?是苏瑜......是这东离的陛下,可不是你口里的素月。”

苏水水那声音轻飘飘的,可姜言却在里面听见了她那即将崩溃的情绪。

早知道不在这种时候说这个了。

“姜言,你知道吗,在听见你说这食盒也有蛊虫的时候,我心中竟然闪过一丝不相信,我甚至在为苏瑜开脱,我觉得他是被人陷害的。”

“真可笑对吧,可是姜言,我真的无法相信,更不愿相信,待在我身边多年的苏瑜,是个表里不一,一心只想着利用我的陌生人。”

姜言深叹了一口气。

他说,“你宁愿丢了理智也愿意相信一个人,永远站在他身边,这只能说明一点。”

“你爱上他了,只是直到现在,你都不敢承认罢了。”

当所有血淋淋的展开,她恍然。

“姜言,我累了,三日后,你再来帮我取掉肚子了里的孩子吧。”

姜言虽说还想说些什么,但看着如今苏水水的模样,他明白若是现在他还待在她身边,反而是不好。

她需要一个人想一想。

次日清晨

凤知殿门外来了一个白胡子老道。

刚准备踏进凤知殿,一个黑影便出现在他面前。

颜六剑刃直指老道的咽喉。

“你是何人,没有主子的允许,任何人不可进去。”

这老道被人指着咽喉也丝毫没有畏惧,只瞧他乐呵呵的说着,“小丫头,可贫道非要进去,你又待如何?”

颜六没有说话,但那剑刃离老道越发近了。

“小丫头,年纪轻轻的,玩这些可不好。”

话刚落,那老道便将手中拂尘轻挥,一股劲风只朝颜六面门袭来,身子不由倒退数步,直接被打晕了过去。

紧接着,数位黑衣人接连出现,看装扮跟那颜六几乎一样。

老道心道,看来这就是淮安侯那支队伍了。

大概半盏茶功夫过后,他堂而皇之的进了这旁人无法靠近的凤知殿。

苏水水因昨夜一整夜都在想事情,将近熬到清晨,刚刚好不容易才睡熟。

所以当这老道进来时,苏水水还正睡着。

不过,在那老道靠近苏水水的一瞬间,她猛地睁开眼睛。

“谁?”

只是一眼,苏水水便明白,眼前这个看起来毫无攻击力的老头,是个顶级高手。

否则,颜六她们也不至于没有挡住。

“你是何人?有何目的。”

那老道先是一愣,然后说了一句让苏水水摸不着头脑的话。

“你们可真像,连说话都差不多。”

老道嘴里的那人自然就是苏瑜了。

“看老先生的样子,想来不是来杀我的,那不知你来的目的是?”

“我跟一人做了交易,今天我的目的,是来救你。”

“救我?老先生可知我身上得了什么病,就如此大言不惭。”

“不过就是南疆的子母蛊,这事简单,我对南疆蛊术有过研究,要治你也很简单。”老道的声音变得有些严肃,“只是你需要告诉我,你是否真的愿意承受治好后的后果。”

听见子母蛊的的同时,苏水水脸色便变了。

“你知晓子母蛊?”

“自然,贫道从不说假话,既然已经答应了那人要救你,我便不会食言。”

那老道先是上下打量了苏水水,然后皱眉,“你这丫头,身体不太好,那这八成会有后遗症。”

“老先生若是有能去除我子母蛊的方法,不管要承担什么后果,我都愿意。”

老道有些惊讶,“贫道可没说后果是什么,你便如此快就回答了,万一你会死呢?”

苏水水定定的看向老道,“若是会死,我想老先生也不会来。”

老道没有反驳,这丫头说确实也没错,不过就是解蛊而已,还不至于死。

“南疆的蛊术多变,但并非所有蛊是能解的,像你体内的这种子母蛊就没有解药。”

“但是世上所有毒物,但凡存在,就必然会有天敌,子母蛊的天敌就是月灵蛊,有些时候蛊虫也是解药。”

“老先生的意思是,要将这月灵蛊放在我身体里?”

“嗯。”

老道点了点头,但他似乎是看出了苏水水面上的不相信。

他解释,“蛊虫并非所有都是害人的,月灵蛊作为药蛊,在人的身体里,会让宿主有百毒不侵的体质。

只是任何事情总要付出些代价,一旦将这蛊养入体内,十五之夜,身体变会如坠冰窖,所遭受之苦常人难忍,且这天夜里将是宿主身体最为虚弱的时刻。”

......

最后苏水水还是同意了。

一切都非常顺利,月灵蛊很小一只,通体成蓝透色,在进入她体内后,她丝毫没有感受到疼痛。

而那老道也没有停留多久,在他完成自己的任务后,便走了。

苏水水看着已经远去的身影,心中有些疑惑。

按理来说,这样强大的人,在江湖上也该有个名号才是,为何她查询了她记忆里的所有,却对此人没有丝毫的记忆。

之后苏水水便去找了姜言,她要弄清楚,自己究竟是不是真的痊愈了。

虽说这一次遇见这个神秘人实则在夷所思,但也不排除这人只是来害她的,此次她确实没有小心谨慎。

因着她经过昨日的事情,已经失去了理智。

等理智恢复后,她便觉着自己方才的行为实在太过愚蠢。

万一这老道是来害她的,那在这种情况下,对付她简直是轻而易举。

待到走到外头,看见那些倒在地上,七零八落的自己人,苏水水的眉头便是一跳。

尽管有所预料,她也没想到,竟然真的是全军覆没。

这老道,看来并非普通人。

在里面她还见到了姜言,好在这些人只是暂时昏迷。

苏水水轻拍了姜言的脸,发现这人竟没有半点反应,若不是看他还有鼻息,她甚至都要以为,这姜言已经驾鹤西去了。

当姜言再次睁开眼睛时,一眼便瞧见了正看着他的苏水水。

揉了揉昏涨的脑袋,他似乎有些记不清方才所发生的一切了。

“醒了?”

“你怎么在这里?是找我有事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