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紧闭的殿门
作者:月下卿  |  字数:3000  |  更新时间:2022-04-14 15:08:40 全文阅读

第三十二章 紧闭的殿门

因着担忧苏水水的身体,他匆匆从屋子里拿了些养身补血的药,便追着她的脚步而去。

苏水水脚程虽快,但因着身体虚弱,姜言很快就赶上了。

他拦住苏水水。

“难不成你想徒步去,苏水水,你莫不是脑子糊涂了?”

苏水水这才恍然发觉自己有点糊涂了,这天牢离她凤知殿太远,若是徒步,说不定以他的身体情况,地方还没有走到,人就直接晕倒了。

姜言这话刚落的同时,他看向后面紧追慢赶的颜六。

“颜六,赶紧去找辆步撵来。”

“是。”

......

约莫半个时辰后。

苏水水三人总算是来了这天牢,天牢门禁森严,若是没有禁军的令牌,是不能随意出入的。

这令牌一般是在禁军首领或者在禁军里有职位的少将手上。

要说,原本凭着苏水水这样的后宫娘娘,本是不能随意进出的。

但苏水水的身份特殊,一般的禁军不会拦着。

所以,一般苏水水是能够随意进出的。

但这一次,她刚一到天牢门口,就被人拦住了。

“皇后娘娘,天牢里现在关着几个重要的犯人,上头这几日严查,只有持有禁军令的,才能入内。”

“你的意思是,这里,本宫进不得么!”

苏水水的声音虽有些沙哑,但那周身的威严不减。

这下可让那守卫犯了难。

“娘娘,小的只是奉命行事,还请娘娘不要为难于我们。”

苏水水挑眉,“是谁下的命令?”

那守卫连忙回道:“是新来的禁军统领。”

新来的?

苏水水疑惑的看向姜言。

她记得禁军统领是她的人,所以之前她能随意进出天牢,也有这个原因。

但现在,她的禁军统领换了人?

姜言看出了苏水水的疑惑,点了点头。

在他的眼神里,苏水水明白,这人说的并不是假话。

看来,事情比她想象中的棘手多了。

此行还没开始便结束了,但她并不会因此而放弃,最重要的是,要赶紧问清楚这里面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因着不能进去,三人最后只好回了凤知殿,商量接下来的事宜。

烛灯摇曳,几人端坐方桌,正一点一点的理算整件事的后续处理方式。

“第一,要尽快找出这些被冤枉了的大臣的证据,救他们出来。”

“第二,查出泄露组织信息的人。”

“第三,查清楚那些暗杀组织究竟是在帮谁做事。”

姜言对这些是认同的,但这些靠说也解决不了,得尽快找出解决的办法才行。

几人面面相觑,陷入沉思。

能跟他们组织作对,且有能力让证据全部消失的人,不仅要具备组织势力强大,还需要有朝廷的相助。

范围一下子就缩小了很多。

能跟君山组织势力不相上下的,只有最近势头很猛的如令。

但如令的背后人一直没有查清是什么人,他们也不能随意猜测。

“如今证据被人消除,君山想要轻易的查清,并给那些人一个清白,需要大量的时间,但很显然,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三天后,他们就会因贪污之罪被赐死。”

“此事交给我,我会拖时间,尽量给你们足够的时间,明日我去找沈楚楚,让他也派些人去调查,他的身份在此事中会比我们的人,更方便一些。”

姜言点头表示了然。

忽然间,苏水水似乎想起了什么,她转头问向一旁的颜六,

“昨夜有人进过我殿内么?”

颜七毫不犹豫,摇头,“昨夜是我当值,并没见到有人进。”

苏水水却有些疑惑。

没有人?

可,在她的印象中,苏瑜是来了的。

难不成是因为昨夜她痛得太厉害,出现了幻觉?

苏水水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甩开,继续说,“我记得当初我建立君山之初,有过备选计划,你现在就去君山,那些人该启动启动,此名单没有过记录,并不会被人发觉。”

“备选计划?”

姜言似乎也是第一次这个词。

“对,你送信至所有君山人员,信上只写两字——“蝶花”即可。”

将所有事情处理好,让颜六也跟着去调查,苏水水已经困倦得不行。

但她还是打起精神,去了殿内的书架。

这地方有一个暗格,里面装着君山大多数人的名单,因着常年未动过,上面有着厚厚的一层灰尘。

可今日她一看,竟发现早就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竟是一丝灰尘也无。

凤知殿内没有宫女下人,一般打扫这种事情,她都是自己来的。

她记得自己从未打扫过这旧书架,这里明显是被人动过。

那么,她的宫殿一定是有人来过。

究竟是谁,竟敢将手伸到她苏水水身上!

将东西重新取出,苏水水发现这一叠卷轴,上面还残留着一股淡淡的味道。

这味道说不上来的熟悉,却又始终想不起来。

她摆置东西有自己的一套规则,虽看起来杂乱,但她却能一眼找出想要的东西。

仔细查了这堆卷轴,位置跟之前分毫不差。

但苏水水却已经能确定,这东西被人动过。

还知道将东西复原,有点意思。

她紧接着又给沈楚楚写了一封信,等笔墨干后,此时已经是半夜。

因着身体实在困顿不堪,苏水水将东西送出去后,就去睡了。

刚一接触到床榻,便直接倒下睡着。

......

等苏水水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刚刚放亮。

肚子有些饿。

准备叫人来准备一些早膳。

可嘴张到一半,她发现自己竟然嗓子哑了,一句话也说不出。

起身为自己倒了一杯水。

温润的口感一下让她的喉咙舒服了很多,她尝试再次发声。

这一次,她能说话了。

“来人。”

连说了好几句,殿内却无人回应。

苏水水皱眉,准备出去看看,究竟是怎么了。

随意披了一件外衣。

走到一半,她发现自己寝宫的大门被关了,这事出奇的诡异了起来。

她随手轻推,竟是推不动。

心想也许是自己生了病,使不上劲导致的。

双手用劲一推,殿门依旧是纹丝不动。

看了看门锁,并没有锁上。

那能造成如此情况的,便只有一个了。

有人将她凤知殿的门锁上了,而且是从外面锁上的。

这种出乎意料的事情,让苏水水心中咯噔一下。

她艰难的走到旁边高墙,虽高但也难不倒她苏水水。

只是她现在身体沉了,得小心再小心,否则这一遭,估计得让她一尸两命。

心中隐隐暗觉事情不妙。

运内息而上,苏水水借地上力,轻轻一跃,便上了这凤知殿的墙头。

殿外密密麻麻的守卫,让苏水水心下了然。

她......这是被囚禁了。

就算她再怎么厉害,她也是孤身一人,皇宫禁军数千,她没有能力做到安然退出。

而且她也不愿如此狼狈的退出。

她重新回到了凤知殿,从里面拖出了一个藤椅。

她就着这烈日,手持一把玉骨扇。

不时转动手腕,微凉的风吹得她青丝微动。

苏瑜,我等你来,给我一个解释......

另一只手摸着肚上凸起,心下第一次如此宁静。

还好姜言昨夜就走了,不然他也得被牵连,如今情势大变,任谁也想不到。

嘎吱——

门被缓缓打开,苏水水的目光看向门口。

她明白,苏瑜要来了。

他一身明黄朝服,眉眼锋利,神情淡漠,视线若有若无的落在苏水水身上。

那眼神是她没有见过的。

此时的他,不像是当年那一直跟在她左右的小孩,身上若有若无的威严,让她只觉着眼前的不是苏瑜,而是那朝廷上的皇帝。

素月当时的话,若是她稍微追究一点,如今也不会是这样的结果。

“陛下,你来了。”

她唤他的不再是阿瑜,而是代表着皇帝地位象征的陛下。

苏瑜并未说话,他甚至懒得继续看苏水水一眼。

他抬手随意一挥。

一个宫女便恭敬的出现,她手上拿着一小碗药。

那带着苦涩的味道,充斥在整个凤知殿殿外。

苏水水看着那碗里黑乎乎的药。

她不会天真的以为,这东西会是什么好东西,兴许,这一碗下了肚,她这条命,连带着她肚子里的那条生命,便全部消失了。

苏瑜冷声吩咐,“将这安胎药,喂给皇后。”

安胎药?

苏水水斜靠在藤椅上,那眼神有些虚空,谁也不知道她在看谁。

宫女小心翼翼的靠近苏水水,她颤抖的手,让那碗药汤泛起了一层层的涟漪。

“娘娘,你......”

宫女话还没有说完,手上的药碗,便被苏水水随手一挥,掉落在地上。

只听一声清脆的声响。

黑乎乎的药全部泼洒在地上,药碗也随之一点一点碎裂开来。

“苏水水,你别不知好歹!”

苏水水这时缓缓起身,她一步一步走向苏瑜。

嘴角勾勒出一丝淡淡的弧度,眼角是淡漠的冰冷,只是这一眼,苏瑜便变了脸色。

她说,“苏瑜,你敢说你给我的东西,只是安胎药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