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指哨
作者:月下卿  |  字数:3053  |  更新时间:2022-04-18 22:51:09 全文阅读

四周全是黑的,她躺在地上,身体的疼痛让她动弹不得。

冷汗淋漓,痛苦却丝毫不减。

她想起身,起来看看这四周的景象,却无能为力,好像这幅身子,已经不属于她了一般。

四周安静得听不见任何声音。

忽然,原本置身的世界变了。

她看见一个四岁的小孩,在那满是尸体的尸坑里,一点一点爬出来。

发丝遮挡住了小孩的样子,她有些看不清。

一道风猛地吹来。

小孩的视线对上她,冷汗自背脊发出。

这小孩,长得跟她一样......

自此,苏瑜每日上完早朝后,便会来看苏水水。

时时守在她身边。

就算是处理朝政,也是特意命人将奏折搬来这里,一边照看她,一边批。

皇榜已经连夜赶制,昭告了天下,陆陆续续,这皇宫也来了一批医者。

此事传得后宫沸沸扬扬。

所有人都在猜测,若是这女人侥幸活了下来,这后宫的风,便要变一变了。

只是这种事,徐凤儿她们并不在意。

而沈楚楚上次回去之后,也开始了私下寻找医者。

只是他的目标很明确,那便是尽快找到姜言,他也许并不是这世间医术最厉害的。

但他是最了解苏水水身体的。

且每次只要他动手,苏水水就算一脚踏入了阎王府里,他也能拉出来。

这话并不是夸大其词,而是事实。

可,如今君山的消息已经消失在这江湖上,此事略微棘手了些。

一天过去。

苏水水并没有转醒的迹象,什么东西也吃不进,只好用软管弄些流食,强行安置在她的喉咙处,一点一点灌下去。

她的眉头没有一刻松下去过,似乎痛苦一直伴随她,从未消止。

很长一段时间里,她的脑子里总是浮现很多记忆碎片。

但大多连不起来,更甚无法将它们一一记下。

也许是太疼了,她不知为何会那么疼。

尽管是晕厥了,也依旧能感受到那种疼痛。

脑海里再次浮现秋猎的场景,这一次的连续的。

当时在马厩里,她在沈楚楚的话里,隐约明白了自己的皇后身份。

但这也仅仅只是猜测罢了。

许是发觉自己说得有些多了,沈楚楚也没有继续再说什么。

而她自己也准备回马厩继续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可,在回马厩的路上,她被一个人劫持了。

当时情况紧急,她又因着最近做活太累,而忘记反抗。

最后被拖到了一个十分隐蔽的地方。

二人面对面,她这才看清了来人的模样。

那是个男人,奇怪的是,这人的眼神里丝毫没有任何恶意,看起来并不像是来抓她的。

还没等她询问,男人便开口了。

“这些日子,你过得可好?”

是熟人?

苏水水脑子里忽然出现了这几个字。

她坦然的摇了摇头,“如你所见,我并不好,只是我最近得了失忆症,有些认不得你是谁了,不知你是......”

“姜言。”

心中默念这两字,仔细思索了关于这人的记忆,她还是没有找到任何片段。

“好,我记下了,不知你这会儿来寻我是为何?”

姜言看了看眼前跟过去完全不同的苏水水,心下有些不是滋味。

若是当初他发现苏瑜的诡计,早些查出组织里混入的奸细。

也许事情也就不会变成如今这样了。

但留给他跟苏水水的时间不多了。

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那东西包着布,苏水水看不清里面的是什么。

“这东西你拿着,若是有危险,对着空中吹响,到那时我必会来救你。”

没有给苏水水拒绝的余地,姜言便将那小玩意塞到了苏水水手上。

看他的样子似乎有些急迫。

苏水水原本准备开口说的话,悄然收了回去。

最后只剩下了一句:“你是谁?跟我的关系是什么,我想知晓。”

姜言先是深深看了苏水水一眼,眼神无比郑重。

据探子来报,苏水水还活着,只是失了忆,成了宫中的宫女。

为了证实这点,他特意冒着被发现的危险,来见她。

其一是将这指哨交给她,其二便是让苏水水作为“细作”待在皇宫,提供消息。

“你是君山组织的尊主,而我是你的属下,几个月前你被狗皇帝暗算,现在才成了这个样子。”

君山?

这名字有些熟悉。

“你的意思,我跟苏瑜是仇人?”

“没错。”

隐隐的,周围传来一阵脚步声。

姜言明白时间不多了,他得说出最主要的,然后迅速离开这里。

这脚步声,苏水水也听见了。

在声音响起的同时,她也听见了姜言最后一句话。

“尊上,请你这段时间潜伏在苏瑜身边,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传给你这边,切记要收好我给你的指哨。”

话音一落,人就已经消失了。

苏水水望向那道远去的黑影。

整理完一切信息,她这才明白,原来苏瑜所说的是对的。

他跟她还真是仇人。

按照姜言的话来说,那她的逃跑计划,恐怕要暂时搁置了。

现在她的身份,便成了一个潜伏在苏瑜身边的奸细。

这事情倒是变得有趣得多。

她像是忽然有了归宿,整个人不再像开始那般对整个世界有陌生感。

这种感觉,像是她流浪了许久,总算是知晓了自己家在何处一样。

若想潜伏在苏瑜身边,那必定得先靠近他。

画面再次一转。

这一次,苏水水看见的,是那飞驰而来的箭矢。

她是被贤妃弄回来的,至于理由是什么,她无从得知。

反正在打扫了半天的马厩后,就被贤妃叫过去当伺候她倒酒的贴身宫女去了。

贤妃坐得离苏瑜很近。

理所当然的,当箭矢飞向苏瑜时,只要稍微偏离一点。

射向的,便是她了。

那个时候,她整个人都懵了,贤妃早就已经吓得蹲在了地上。

可就当那箭矢离苏瑜只有半寸的时候。

她凑了上去。

她也不知晓为何自己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那一刻,她看见的不是那带着劲风的箭矢,而是苏瑜惊慌失措的眼神。

他也许在害怕吧,眸子里浓浓的惧色,她看得清清楚楚。

也许,自此一事后。

她真的就光明正大的留在他身边了,当一个时刻观察他的细作。

毕竟她都为了他豁出命了。

......

苏水水的手动了,这让一直观察她的苏瑜心下有些欣喜。

“霍絮。”

霍絮已经被这位皇帝弄得精神衰弱了,但他不敢多说什么。

这种时候,他的命可随着这位姑娘起起伏伏。

“怎么了?”

“你看看她的身体如何了,朕瞧她方才手指动了,可是有醒来的迹象?”

霍絮这下被苏水水的手指所吸引。

把完脉象后,继续像往常一般摇了摇头。

视线却被她手指上的一个小环吸引住了,这东西上次他为她施针时就见到了,当时并没有注意,但现在就显得有些奇怪了。

这东西巧妙得很,似乎融合了机关术。

但说到底,他也不是真正研究这东西的,自然也不会知晓这里面藏着什么机关术法。

苏瑜也随着霍絮的视线看向了这指环。

将这东西取下,却不知碰到了什么,指环发出了一道声响。

这声音像是某种动物发出的。

苏瑜并没有将多少注意力放在这上面,只是在这道声音发出后,一只鸟儿忽然盘旋在这屋顶上迟不走。

大概半盏茶功夫后,这鸟儿飞走了。

次日,苏水水短暂的醒来过一小会。

但也仅仅只是看了苏瑜一眼,然后又沉沉睡去。

眼看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这些来皇宫的医者,没有一个能治好苏水水身上的病症的。

可,她的命最后也只有一天一夜了。

下午,皇宫再次来了一批大夫。

按照常例,一一为苏水水诊脉,前一个看完脉象都是一脸便秘模样。

磕磕巴巴的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只说了一句:

“在下才疏学浅。”

越到后来,苏瑜的脾气就越发暴躁起来,发起脾气,谁也拦不住,更无人敢上前劝。

直到一个瘦瘦的少年来了殿内。

刚巧,苏瑜已经发了一通脾气,地面上全是茶杯的碎渣。

看着眼前是一个少年,苏瑜抬眉只是一眼,便摆了摆手。

“你可以走了。”

没曾想这少年非但没有乖乖离开,反而回了一句,“草民还未为这位病人诊脉,是不会走的。”

听了这话的苏瑜,眉头紧皱,语气不耐:

“你如此年纪,医书怕是都没有看过几本,朕可没有如此多的时间,拿来浪费,来人将这人拖下去。”

说着,旁边的太监就打算将人拖下去。

可那少年却执拗得很,“陛下,我还未诊过脉象,又如何能断定我诊不出来?”

苏瑜以为这人是为了贪图银两,实则根本一点用也没有,神情变得更加不耐烦。

“都站着做什么,当朕方才说的话是不存在么,将这人丢出去,告诉禁军,再让这些坑蒙拐骗的骗子进了皇宫,朕拿他是问!”

很快,少年便被几个人一起架起,准备拖走。

而期间,他的身上掉下一块玉佩,声音有些响。

霍絮的视线也被这边吸引。

等看清那玉佩的样子,霍絮连忙道:

“等等,陛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