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坐胎药
作者:月下卿  |  字数:3009  |  更新时间:2022-04-20 23:42:37 全文阅读

她竟然看见了皇后娘娘。

这不是幻觉是什么,看来这病症到了后面,竟然是会出现幻觉。

“凤儿,我竟然瞧见了皇后娘娘,你说我是不是就要死了。”

“阿信,这不是幻觉,我也能看见。”

“你也能?”

徐凤儿郑重点头,“嗯。”

这时,外头的林媛心听见里屋的声音,往这边走来。

刚一进来,就见到了眼前的一幕。

她的语气带着一丝不确定:“娘娘?”

苏水水见着眼前几个女人的反应,就算反应再慢,也能明白几个人,是认识她的。

但她却在此刻转头看向那位宫女。

“走吧,这里我也看够了,是时候该走了。”

“好,苏姑娘随我来。”

二人当着她们的面,离开了此地。

林媛心还是无法相信眼前的情景,苏水水二人错身而过的那一刹那,她闻到了属于昔日皇后身上的特殊银丹草味道。

就算再不可置信,林媛心还是十分确认,眼前刚从她面前走过的女人。

是苏水水。

只是看起来,她好像不认识她们了。

皇后娘娘这些日子里究竟经历了什么,她不知晓,但如今看来,她似乎已经没了危险。

还能跟一个宫女随便出入后宫宫殿。

哪怕是这紫轩宫也能说进就进,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

苏水水又随便走了一小会,便以身体不适重新回了太医院。

此时的太医院,苏瑜早早的就等在了这边。

当看到苏水水安然无恙的样子,他悄然松了一口气。

宫女恭敬的行礼:“拜见陛下。”

而苏水水却像是一个木头一样,只是看着他,并未有什么动作,更没有行礼。

苏瑜却并没有责怪。

嘴角带着温柔的笑容,声音带着一丝蛊惑:“阿水,你过来。”

他似乎很高兴,眉眼里的笑容遮挡不住。

可苏水水见到这样的他,心下却有种说不出来的膈应。

但她最后还是乖乖到了苏瑜的身边。

甚至还动作亲昵的挽上了他的手,目光看向不远处的秋千,声音淡淡的:

“我想去荡秋千,你可以推我吗?”

苏瑜并没有发觉眼前女人的不对劲之处。

他欣然点头:“好。”

当坐上秋千的那一刻,苏水水的声音再次传至他的耳边。

“陛下,你有喜欢的人吗?”

苏瑜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有的。”

“我也是,我很喜欢陛下。”

“为什么?”

“陛下长得很好看。”

“就是因为这个?”

“还有很多,但我想不起来了。”

苏瑜听此嘴角上扬,轻轻摇动着秋千的绳索,一点一点的,苏水水的身体也随着轻微摆动。

她的身体才刚刚恢复,不能太剧烈的动作。

所以他都是尽量很轻柔的推。

“陛下应该很喜欢贤妃娘娘。”

“大家都是这么说的,陛下跟贤妃娘娘的感情很好。”

苏瑜却没有再说话了,他没有反驳,也没有承认。

这一刻,他似乎在想些什么。

可苏水水却没有停止话匣,她继续道:“我猜陛下也许,是有一点喜欢我的。”

“在我看来,陛下是个很奇怪的人,明明很讨厌我,却又在这里陪我荡秋千,有时当我是洪水猛兽,有时又对我很好。”

末了,苏水水又加了一句:“不过这种喜欢,抵不过你对我的厌恶。”

这最后一句话一出,苏瑜摇秋千的手,猛地停了下来,

苏水水也没再说一句话,此时二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压抑。

苏瑜走到她的面前。

双手扶着她的肩膀,迫使她只能看着他的眼睛。

“阿水,我们重新来过吧。”

他用的是我,没有用那代表着皇权责任的“朕”。

苏水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看着他。

“陛下,你可知这话的意思?”

“自然。”

这一刻,苏水水明白,她已经成功了一半。

只是希望,这往后苏瑜不会为今日的话,而后悔莫及。

......

自此,苏水水便名不正言不顺的成了政知殿的“女主人”。

虽看起来她是苏瑜的贴身宫女。

但政知殿无人不知,她已然有了名分,封位份只是时间问题。

这一日,苏瑜让人带了一碗药。

她以怕苦拒绝了,本以为这事会有因此而散去。

没曾想,苏瑜却带着这碗药亲自到了她的身边。

他身上的衣服还是上朝的财富,还未来得及换下,就到了她的身边。

但苏水水注意到的,只有他手上的那碗药。

那药闻起来有股莫名的香味,但还是以苦涩为主。

他径直走向她:“阿水,朕听下人说,你没喝那药?”

“不知陛下所说的什么药,这几日喝的药太多了,不知陛下说的是哪一个。”

“无碍,朕特意命人又熬了一碗,你喝了,对身体好。”

说着,苏瑜亲自舀了一勺药,似乎是想亲手喂给她。

苏水水却悄然侧头,并未喝下这药,反而问了一句:“这是什么药?”

“就是霍絮给你开的一些补药。”

“陛下在骗我,这药不是补药,我喝了很多霍太医的药,这药不是补药。”

苏水水的话并非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病了如此久,她就算不是医者,也能闻出苏瑜这手上的药,并非他所说的补药。

“我想,陛下手上的这碗,应当不会是毒药吧。”

此话一出,苏瑜明显有些生气了。

他将药碗放置在一边,眉眼里闪烁着一些苏水水看不懂的东西。

其实就算是毒药她也没关系,因为她本身就百毒不侵。

“其实就算陛下手上拿着的是毒药,只要是你给我的,我也会喝下去。”

说完,苏水水便拿起搁置在一旁的那碗黑乎乎的药。

还不等苏瑜说些什么,温热的苦药直接进了她的喉。

这药竟然不是苦的,滋味像是甜滋滋的糖水。

苏瑜看着眼前的苏水水,原本吊着的心,一下子就松了下来。

这并非什么毒药,也不是补药。

而是他让人研究的,能让人失忆的药。

尽管不知这东西有没有效果,但他试过了,这东西是无毒的。

还特意让人加了糖。

自从跟苏水水在一起后,他有时总会做一些奇怪的梦,梦里苏水水恢复了记忆,他们之间变成了永不停息的敌对关系。

每次醒来他总是后怕。

要是,她恢复了记忆该会如何。

以苏水水的性子,怕是会不死不休,他们之间便是再也没有可能了。

“陛下,你送来的这补药,是甜的。”

“嗯,朕特意命人给你加了糖。”

......

时间兜兜转转过了小半年。

近来不知为何,苏瑜总想要个孩子。

对此,苏水水也是不胜其烦,被他弄得日日睡不着觉。

而且苏瑜这话并不是说说而已的,从他开始有这个想法的当天,他就每日命人,逼迫她喝坐胎药。

这药难喝得很,且一股怪味。

这次,苏水水正准备如往常一样,直接倒到花盆里。

但这一幕,刚巧落在苏瑜的眼里。

这下,苏瑜发火了。

这是不知第几次,二人因为这事吵架,苏水水已经记不清了。

“苏水水,你就是这么听朕的话的么!”

“陛下,这药难喝得紧,再说了也不会有什么效果的。”

“这方子是太医院贴合你的体质,配出来的,怎么会没有效果!朕看你是任性惯了,不把朕的话放在心上!”

“陛下,你忘记霍太医说的了么,我的身子受损,几乎不可能再有孕了,陛下为何总喜欢强人所难呢!不可能的事情,就不要强求了,难道不是么?”

“所以朕在给你补身子,你倒好,转手就倒了,你当朕的心血是什么?”

苏水水的语气渐渐弱了下来,末了只说了一句:

“我跟陛下说不通,懒得再同陛下说了。”

她说完这话,便坐在软塌上,一句话也不说了。

只是看着手上的话本,把苏瑜当做了空气。

这下,苏瑜可真的生气了。

“来人,命人送三碗坐胎药来政知殿!”

苏水水听了这话,下意识准备逃跑。

每次苏瑜用这种语气跟宫人说话的时候,就说明她真的惹到他了。

接下来,她要是不赶紧跑,估计一定会被这疯子拆吞入腹,吃干抹净,到时候可真就完蛋了。

可,苏瑜似乎已经预料到了苏水水的行为。

在她脚往前踏出一步的那一刻,苏瑜不知何时就已经到了她的身边。

他全程黑着一张脸,眼睛却一直看着她。

虽没有任何的动作,但苏水水却感受到了威胁。

“陛下,你放心,我会好好喝药的,肯定给你生个大胖小子,现在我头忽然有些痛,想去霍太医那边看看病,你这边,能不能......”

走开给她让条路呢。

这最后的话她没有说出口,因为苏瑜那张脸,并没有因为她这般示弱的话,而改变分毫。

苏水水明白,苏瑜这次铁了心想让她喝三碗坐胎药了。

二人就这么坐着。

半盏茶功夫过后,带着热气的三碗坐胎药被宫女一一送到苏瑜旁边。

他的声音有些冷:“喝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