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战前单挑
作者:月下卿  |  字数:3027  |  更新时间:2022-04-24 23:43:51 全文阅读

烤鸡?这种时候能有肉吃就不错了,这徐虚竟然给她烤鸡。

而且接连几天,这位将军,总是会变着花样给她一些吃食,有时是糖果,有时又是小吃,这模样态度。

竟是变着花样给她送好吃的。

要不是他特意解释了一通,她也定然会觉得眼前这个中年男人,喜欢她了。

“徐将军,下次,你不必再送这些给我了,这些,最应当吃的,是你们这些为国而战的将士,给我,太过于浪费了。”

徐虚似乎被这话说得有些愣怔,他记得,苏水水对吃的很有讲究。

从前打仗的时候,若是吃食不到位,她在军中会发不少脾气,尽管都是小打小闹,但大多数将士为了避免被臭骂一顿,所以常常会拿些好吃的给她。

现在,她似乎变得不少。

“无碍,但既然苏姑娘如此说,本将下次便不会再如此了。”

苏水水点了点头,最后还是将那烤鸡送回到了他的手上。

“这烤鸡,最应当吃的,是将军你。”

徐虚却没有接下,他摇头:“这东西既然送给了姑娘,你便收着就好。”

这一次,苏水水却很是坚持。

最后,徐虚没有拗过苏水水,最后只好拿着那只烤鸡,回了自己的营帐。

这一切,全部落在不远处苏瑜的眼里。

他明白,只要苏水水在,徐虚便会一直死心塌地的为东离而战,加上徐虚本就是天生属于战场,那这次北达之战,便能加上不少胜率。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能让这胜率增加一倍。

那便是苏水水恢复记忆,成为那个让北达草原骑兵,闻风丧胆的淮安侯。

可苏瑜却不想如此,他无法承受苏水水恢复记忆后,一切所有的变化,最主要的是,她不想让眼前的苏水水离开他。

走向苏水水的身边,他一把搂住她的腰际,鼻尖全是她身上的银丹草的味道。

苏水水虽有些不知所措,但她还是任由苏瑜抱着。

她轻柔的声音响起:“陛下,你怎么了?”

可这话一出,苏瑜却变化了脸色,他的声音带着毋庸置疑:

“闭嘴,不要说话。”

他的苏水水从来不会如此温柔的跟他说话,更不会用这种软得发腻的声音说话。

她不是苏水水,却又是苏水水。

苏瑜不知如何形容现在他的心情,他极其害怕苏水水的苏醒,却又隐隐的带着一丝期待,眼前失了忆的她,已经不再是那个苏水水了。

苏水水果然闭上了嘴。

她心下不止一次的想着:这男人是个疯子,疯子,等所有全部一切全部完成,就会好了,就会好了。

现在她只需要忍一忍,再忍一忍......

后来她不知被抱了多久,苏瑜总算是放了手,他熟稔的跟她十指相扣,牵着她到了营帐。

刚好正值晚膳,吃食被送到营帐案台。

吃饱喝足,苏瑜就走了,苏水水并不在意他去哪里了,最有可能就是跟那些将军商议一些战术之类的。

她翻找着营帐里,所有有价值的东西。

忽然,角号声忽然响起,紧接着战鼓一下一下的敲击着。

就算她什么也不懂也能明白,这样的阵仗,想必是要开始打仗了。

此时天还没有完全黑,黄昏的霞色照着大地。

苏水水好奇的从营帐出来,东离大军全部整装待发,她看到其中大概几千人,密密麻麻的向前进发。

她随便问了一个驻守战营的士兵。

这才明白,原来那北达派了一小部分的士兵,向常京城门外袭击而来,那是草原上的精锐部队之一。

她踏上城墙,在一个小角落里看着两军对峙。

北达部落的人穿着都很鲜明,人高马大的,一个个都是壮汉,看起来就像是那种一个能打好几个的精壮武士。

不知为何,看着那为首,胡子扎着小辫的北达人,她心下竟生出了一股浓浓的厌恶。

也许是北达人都长得太丑的原因吧,苏水水如此想着。

“你就是东离的皇帝?”

两军对峙,那北达人竟然还在唠嗑。

苏瑜站在城墙上最显眼的位置,徐虚此时立在他身旁,旁边还有几个老将。

“长得这么白净,也不知道那功夫如何。”

说着,那几个为首的北达人,皆是哈哈大笑起来。

果然苏瑜听了这话,脸都要黑了。

“陛下,不用跟这些野蛮子多说什么废话,他既然敢来,那便直接打!”

徐虚这话一出,深得在场所有老将的认可。

徐虚的声音陡然增大,“弓箭手准备!”

很快,城墙上很快就架起了很多弩箭,所有将士严阵以待。

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而那北达的数千士兵,却看起来依旧悠然自得。

可,苏水水却发觉了眼前北达士兵的排布有些不对劲。

他们的队列有些散,虽然乍一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多大的问题,但可疑的就是这点。

就连临时组建的东离大军,他们都能排列整齐,无论什么部队,对于排列都是很讲究的,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低级错误。

而且,仔细观察,这些士兵的样子,虽然看起来高大,但大多都是一幅虚壮的样子,甚至还有很多长得矮小,根本就不可能适合如此宽大的盔甲。

难道......

苏水水的心下出现了一个荒诞的想法,但渐渐的,这种想法越发激烈。

不对,这些人,根本就不是北达部族的人。

也许,他们是原本在离北和洛城,北达绑来的俘虏!

虽然因着离得太远,她根本看不太清,但心下这种感觉越发让她深信不疑。

不行,她得去看看!

可现在苏瑜那边的弓箭手,马上就要开始攻打那些所谓的“北达人”了。

若她的想法是对的,那这几千“北达”部族精锐,必然只有前面几个,和那胡子扎着辫子是北达人了。

可,现在所有门都紧闭着。

压根就没有地方可以出去,忽然间,脑子里想到了某个办法。

她直接打晕了离得她最近的一个士兵,偷偷将他的盔甲和服装换上。

然后随便在地上糊了一些泥巴在脸上。

她一跃而上,直接落在了城墙处最矮的位置上。

刚好,算上这个高度,她摔下去不会死。

她将内力用在发声处,这让她的声音变得增大了几倍,堪堪可以让那对面的北达部族听见。

想来,方才那胡子扎着辫子的北达人,也是用的这个办法。

“虎正请求战前单挑!”

她改变了声线,此时她用的是男人的声线。

因着距离有些远,苏瑜根本就不知道这忽然冒出来的人是苏水水。

就连徐虚也是一脸的疑惑,这人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了,虎正?他的部下有叫这个名字的么?

几个老将对视一眼,皆是对方眼里看出了疑惑。

似乎是这位虎正太过猖狂,那北达的小辫儿(懒得起名,就叫他小辫儿算了~)脸上显露出一丝不屑。

“你想单挑谁?”

虽然距离有些远,但小辫儿也能看出眼前这位胆大包天的,不知名的小兵,又矮又瘦,对付这种人,他根本用不了一拳,就能直接将人打扁。

只是他忘记了,这人的声音能如此清晰传到他的耳边。

便能说明一件事,这眼前他不屑的小兵,内力并不在他之下,且或许比他还要强上不少。

“徐将军,这人你可认识?”

徐虚淡定回道:“不认识。”

“那他凑什么热闹,战前单挑,可不是什么小事,若是此战若输了,因此东离将士士气低落,这事朕看谁能负责!”

徐虚却摇了摇头:“陛下,你怎知他不能赢呢?”

苏瑜虽然离那人比较远,但还是能大概看出这人的身形的,如此瘦弱,怎么可能斗得过那些北达的勇士?

“徐将军,朕希望你不要将此事当做儿戏!”

“陛下稍安勿躁,你可听得见那人方才叫战的声音?”

“这如何听不见,朕又不是聋了。”

“距离如此远,这人能让我们听见,也能让那北达人听见......”

“你的意思是?”

徐虚的声音带着笃定:“此人不可小觑。”

听了这话,苏瑜这才放下心来,此战不能随意当做儿戏,尽管北达的人数不算多,但也不能随便了事。

其实他心下也清楚,就算那叫什么虎正的,真的被徐虚叫下去了。

更会影响东离将士的士气,此次单挑,从虎正开始说话起,就已经注定要有个结果,无论输赢,都得有个结果。

只瞧苏水水一跃而下,虽然这是最低的高度了,但若是没有一个着力点,她一样得受伤。

所以她所处的这个位置是她特意找的。

所有人见着如此“疯癫”,甚至是自杀式出场方式的苏水水,心下皆是觉得这人就是个疯子,简直不要命了。

原本镇定自若的徐虚,见到此番场景,也是瞪大了眼睛。

半空中,苏水水脚步精准的踏上了那处于城墙中央的一个装饰品,借力直接一跃而下。

稳稳当当的落在地上。

走到那北达大军的正前方。

苏水水直指小辫儿,语气猖狂,“就是你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