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血仇
作者:雪落晴风  |  字数:1760  |  更新时间:2022-07-07 10:32:35 全文阅读

京城,齐国公府。

前院宴席上的欢声笑语,被风送进后宅偏僻的院落里。

数九寒冬中那点热闹的烟火气,被层层宅邸削落,变得更加严酷和冷清。

冉秋念躺在冰冷的床上,窗纱在寒风中不停抖动,单薄的衾被亦被冻得梆硬。

身体里仅存的一点热意,也被停不下来的咳喘带走。

听着远处传来的稀薄乐声,冉秋念一片空茫的眼中,泛起了几丝灵动来。

自从被软禁,她许久没有听到外界的动静了。

想当年,她还为夫君的冷待,或是婆婆妯娌的排挤忿忿不平过,直到被那些人软禁,下毒。

她恨过齐国公府的豺狼心性,又在这如坟墓般的一潭死水中,磨平了愤怒。

若不是还挂念着祖母,她早就随父兄而去,总好过如今这般,日日咳血,动弹不得,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能撑到什么时候。

“清溪……”她喃喃唤着婢女的名字。

如今她身边,也只剩下这一个婢女。

帐帘被轻轻挂起,看着清溪憔悴的脸,和粗糙干裂的手,冉秋念本已如一片死水的内心剧烈波动起来,血气一阵阵上涌,她忍不住咳嗽起来。

清溪连忙撩起衣袖,用被磨得发白,但尚算干净的内衬,拭去她咳出的几点血星。

“夫人有何吩咐?”

“咳…祖…祖母…外面…宴席…”

清溪轻轻拍抚着冉秋念剧烈起伏的胸口:“奴婢晓得,奴婢这就去前面打听老夫人的消息。”

她说着直起身来,给冉秋念把被子掖好,福身离去。

冉秋念竖起耳朵,直到清溪关门的动静传来后,方松了口气。

“烈火烹油,喧嚣尘上,齐国公府一定会遭报应。”

“如果有来生,我再跟齐若云扯上关系,我就是猪,咳咳咳!”

她如今只有对着帐顶自语时,才会露出点曾经跳脱的性子来……

今日份的碎碎念,被院门被撞开的声音打断了。

听到来人用她一向温婉的声音说:“你们留在门口,我进去看看妹妹。”

冉秋念猛地支棱了起来,表情管理立刻失控。

“柳—云—瑶!”

看着往日里总爱一袭白衣显得娇弱可人的柳云瑶,今天却是一身华服,满头珠翠,连脸上总带着的清高大方,都变成了居高临下的傲慢。

冉秋念心中一跳,不详的预感使劲儿往外冒。

果然,柳云瑶张口就捅刀子:“老太婆死啦!”

眼前顿时一片模糊,为了不让泪流下来,冉秋念死死的撑着眼睛——

柳云瑶就是想看她崩溃,一定是在骗她!

柳云瑶满意极了,俯身到她耳边轻笑:“你最后一个亲人走了,我可是第一时间就来告诉你了。”

“好妹妹,我对你好不好?”

冉秋念无力的挣扎着,对齐国公府,和眼前这个好姐姐的恨意,前所未有的强烈!

终于看到她目眦欲裂,柳云瑶快意的抖起身子。

“还有呢,你知不知道死老太婆最后说了啥?”

柳云瑶从怀中掏出一把钥匙,用尖的那头在冉秋念脸上肆意划动。

“哈!她竟然求我拿了这东西,好好待你呢!”

她不知想到什么,脸色狰狞起来,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

“所以我就来了。”

“来送你上路,去跟那死老太婆团聚。”

“你说她见到你,会不会很欣慰?!”

冉秋念咬紧牙关,把涌上喉头的鲜血狠狠咽下,只用一双眼睛蔑视的看着柳云瑶,那熟悉的眼神,看得柳云瑶一下子狂躁起来。

“你看我干嘛!”

“是你们太蠢,全都一样的蠢!”

说着她突然就笑起来,脸上的得意再不加掩饰。

“你以为还是当年吗,我再也不会怕你,不用怕你们了!”

柳云瑶贴近冉秋念,让她清楚的看到自己满脸的快意。

“我不怕了,不怕了!去死!去死吧你们!”

“我来帮你们你们一家团聚!”

“好妹妹,你怎么不说谢谢啊——”

麻木的听着柳云瑶的自说自话,看着她的癫狂,冉秋念难得感激了一下给她下毒的齐府,本该难耐的剧痛,如今只钝钝的传来。

濒死的症状让她的大脑清醒无比,她说着:“柳云瑶,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恨意如沸,却又觉得解脱。

哪怕听到柳云瑶冷笑着说什么:“若是做鬼真能报仇,那你的兄长、父亲、还有祖母,早就把我带走了,怎么可能留我到今日?”

“我今天能杀了你,还不是因为你不孝,你愚蠢,是你害死了他们!”

她也只当是看到了只跳梁小丑,用力勾起一个鄙夷的弧度。

当过往与亲人的回忆走马而过,她的笑里还是缠上了恨意和绝望。

她冉秋念的一生,曾肆意伤害过他人,也终究为人所欺。

本该没有遗憾了,可死到临头,她终究还是会想:

若一切开始的时候就让她知道,看错一个人的代价,竟然是这么的重,她绝不会选择齐若云。

这世上是不是真的有因果循环,她曾经的妄为,后果实在过分惨烈……

无尽的黑暗覆面而下,她用仅剩的眼睛,死死盯住柳云瑶。

她会在下面等着的,她倒是要看看柳云瑶这样的贱人,什么时候被天收!

意识在渐渐消失,清溪的声音像隔着云端,朦胧隐约的传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