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天降妖女法力无边 > 血起蓬苍
第1章 血起蓬苍
作者:柳然然  |  字数:3101  |  更新时间:2022-04-07 12:44:09 全文阅读

璩洲。

这个已经被妖入侵的大陆,就在三十年前还是一个富有,安宁,平定的大陆。

璩洲西部,蓬苍国。

草长莺飞,绿草如茵,郁郁苍苍。这三个词完美的诠释了这个地段。

这是璩洲内最安全的国都,日子是惬意的。

这里的阳光一年四季都不滚烫,总是带着淡淡的温暖,拂照着这片自然圣地。

长安村,是一个偏僻而安谧的村子。

溪流,卵石,草木,鸟儿,微风……

“天赐学院是一所培养猎妖师的学院。十八年前培养出璩洲第一支猎妖师团队。”

“十五年前因为不明原因,闭院停招。而今年重新开办,广招璩洲内所有有志向,有英雄梦的年轻人!”

“而我以理论知识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了这所学院!老黑,我是不是很厉害啊?”

“汪汪汪!”

老黑是村子里一条吃百家饭长大的狗。

这看似自言自语,实则在与老黑讲故事的小丫头就是田之诺,乳名橙子。从小跟着阿公阿婆长大,家里是开烧饼铺的。

这丫头打小就聪明,比同年龄段的孩子都要成熟几分。因为和别人玩不到一起去,所以总是跑到小河边和老黑聊聊天。

“还好我刚过了十五岁生辰,不然就年龄必须大于等于十五岁这一条就把我卡死了,哎~”

应该是想到了什么,田之诺那高涨的情绪突然跌落了。她抚摸着一直被捧在手心的那本厚重的日记本,从表面来看,应当是被翻阅过几百遍了。

“阿娘为什么只留下一本日记和一块儿玉佩就离开了?”

说完,田之诺又从口袋中取出一枚精致的玉佩,正面刻着一个“壹”字。背面则刻着她母亲的名字,田雅言。

摸了又摸,十分珍惜。

十五年前,田之诺不过是一个刚出百天的女婴,她母亲将她带回来交给了田家老两口,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把自己亲笔写完的一个日记本和一块儿上等的玉佩留给了这个孩子。

田之诺这个名字也是她母亲给取的。

田之诺之所以想去天赐猎妖学院,是因为那是她母亲曾经待过的地方。

在她母亲留下的日记本中,记录了她走出长安村,踏上猎妖师之路的过程。但是这本日记在最后也没写完,田之诺认为还有另一本。

她将这本日记看了很多很多遍,里面的每一个字眼她都记忆深刻。

她想看一看,走一走母亲留恋的每一方风景和踏过的每一寸土地。

同时她也想知道,她的父亲是谁。

田之诺垂眸看着日记本和玉佩,又与老黑说:

“我阿娘肯定是个大英雄,没准儿她现在就在打妖怪呢!”

“汪汪汪~”

也不知道老黑到底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反正到了关键节点它总能给点回应。

“呦!你阿娘这么厉害呢?”

也不知道从哪传来这么一声,田之诺立刻警觉起来,赶忙收起自己的玉佩,护着那本日记,站起来原地看了一圈。

奇怪,没人啊?

老黑也跟着她原地打了个转。

“汪汪汪!”

老黑突然就冲着溪流边上的那棵歪脖树一通乱叫。

“嘿!这儿呢!”

田之诺又听到一声后,顺着那个声音猛的转过脑袋望去,看到一个男孩儿从歪脖树上跳下来,鬼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那儿的?

那家伙背着一张别致的弓和一个木制圆筒,筒里面插着几根特制的弓箭。

“和一条狗聊天多没意思啊,和我聊聊呗,我最喜欢聊天了!”

那家伙双手抱胸向她走去。

田之诺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从他的口音和穿搭上来判断,他应该不是本地人。

田之诺机灵的很,担心来者不善,连连后退三步,躲到老黑身后,质问道:“我看你脸生,应该不是我们村儿里的人吧?”

那小子突然停下步子,轻轻撩动着眉前那两寸流海,顺势就把左脚踩到一个大一点的河边石头上,得意的来了一段自我介绍。

“我确实不是本地人。像我这种天生带着三分傲气和七分不羁的绝世俊男子,肯定是来自璩洲最繁华的国都……”

他这话还没说完,田之诺就已经听不下去了,当即打断道:“你是中原人?”

那小子有种一口痰卡半截吐不出的感觉,尴尬的咳嗽了两声,轻轻瞥向那个丫头,站好后收起自己的顽劣,正式的介绍了一句:

“没错!我就是来自中部镧铉国的青年才俊!今年刚好十七岁,大名尉迟诚,你可以亲切的叫我阿诚哥哥。”

田之诺听完他的这段自我介绍后,真想翻个白眼然后再吐口吐沫,可是她阿婆告诉她,有朋自远方来,必须以礼相待。

虽然这个傻小子有些油嘴滑舌,但不得不承认他的五官长得很匀称,可以称得上是个美男子,但是田之诺对此无感。

“哦……你好,我叫……”

田之诺还没把名字说出来,就听到不远处有人扬声大喊:“橙子!不好了,你家烧饼铺起火了!!”

听到这儿,田之诺想也没想的冲出小树林,直奔自家烧饼铺。

尉迟诚愣了愣之后,惊叹道:“着火?!我来帮忙!!”

等田之诺火急火燎的跑到店门口时,火已经被熄灭了,阿公阿婆正在扫灰尘, 她这才松了口气。

“橙子!你回来啦?”

阿婆撂下手里的扫帚向她走去。

田之诺帮阿婆擦去脸上的黑尘,气喘吁吁的询问情况。

经过阿婆的解释,田之诺才知道了来龙去脉。

阿公做事粗心,火炉子又烧的太热,加上炉子用的年头太久,一不小心没控制住就引起了火星子,还好阿公阿婆平安无事。

“诶呦,橙子,这小子是谁啊?”

阿婆刚注意到田之诺身后的尉迟诚。

尉迟诚这孩子的社交能力一顶一的强,无论是什么年龄段的他都能闲扯两句。

“阿婆,我是橙子的同学,您叫我阿诚就行。”

田之诺听了立马转头,惊愕的看着他,什么同学?

“同学?”

阿婆已经皱起了眉头,先是看了田之诺一眼,最后又将目光落在了尉迟诚身上。

“哪门子的同学?”

尉迟诚抢在田之诺之前憨笑着说:“我和橙子都考上天赐学院了,今后可不就是同学?”

听到这里,阿婆的表情骤变。

她并不知道田之诺要去天赐学院的事儿。

“橙子?!咋回事?!”

田之诺本来是想今晚就和两位老人说的,但是现在已经被尉迟诚搅和了。

“老婆子,过来帮我收拾一下,弄完早点回家。”

是阿公帮田之诺免去了一顿谩骂。

阿婆离开前气哄哄的与她说:“你现在回家,哪也不许去!等俺们回来!”

田之诺只能耷拉着脑袋乖乖照做。

若换做平常的时候,她一定扬着下巴迎着落日,采着花,一蹦一跳的往家走。然而,今非昔比。

尉迟诚一直跟在她后头,一直在找机会询问。

“橙子?你阿婆不同意你去天赐学院?”

田之诺没应。

“橙子,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啊?当英雄多厉害啊,他们不应该为你骄傲吗?”

尉迟诚快走几步来到田之诺身旁,又说:

“橙子,你怎么不说话?”

田之诺本来就很烦躁,这家伙还一直没完没了的问问题,小丫头彻底急了。但就算是生气也不会真的往心里去。

“橙子橙子橙子!”小丫头皱着眉头乱吼一阵,但是这吼声像极了小猫咪发威,没有任何杀伤力,甚至还透露着几分可爱。

尉迟诚的确被她这个个头不高的小丫头给萌到了,当即就像抚摸猫咪一样,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道:“我真好奇,你为什么叫橙子啊?是能吃的那个橙子吗?”

田之诺顿时就翻了一个白眼,推开尉迟诚放在自己脑袋上的手掌,本来想冲他发泄一顿,以解心头烦闷,但仔细想想他是无辜的。

她只好叹了口气,又向前走去,同时还为他解释:“因为我从小喜欢吃,所以阿婆以此来当做我的乳名,我大名叫田之诺。”

“原来是这样~所以你为什么不告诉阿婆你考上天赐学院的事儿?”

田之诺又摸了摸手中的那本日记,看向远方的落日,那一圈圈的云层,粉红中又泛着紫光。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看到这么美丽的晚霞了。

“因为我阿娘当初就是一身正气的去了天赐学院,三年未归。再回来时,就带回了我。村子里的人都说她借着当猎妖师的名头,在外面鬼混,还生了个野种。”

如今这世道里,好像做什么都不对。

田之诺的母亲在村子里的风评可不好。什么水性杨花,不知检点,伤风败俗,不守孝道……要多难听有多难听,但田之诺不屑理会。

因为她一直坚信,这世上的英雄都是孤独、不被理解的。

阿公阿婆失去了女儿,对这个外孙女格外疼爱,更是期望她能快乐平安的过完这一生,不想让她步她母亲的后尘。

这一路上,田之诺无意间和尉迟诚聊了很多,或许是压在心里的东西太多了,想找个出口释放释放吧。

尉迟诚听了田之诺的遭遇后很同情,但他过得又何尝如意呢?人生在世,各有各的不易,谁也不用羡慕谁,你看到的别人不过都是将悲痛藏好的可怜人罢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