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厌春宫 > 正文
第一章 惊梦
作者:救救小羊  |  字数:3550  |  更新时间:2022-11-01 09:17:26 全文阅读

第一次醒来时,周旖锦以为自己快疯了。

咽喉处传来剧烈的疼痛,她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躺在床上剧烈地喘气,像吞了一口玻璃,眼泪不受控制地一直流。

半晌,她伸出手摸自己的脖子。

光滑如凝脂的肌肤,并没有白绫,也没有狰狞又血腥的勒痕。

这样惊悚又真实的梦,周旖锦平生第一次梦见。即便醒来,也抑不住满头冷汗。

“娘娘,您醒了!”她听见桃红压抑着惊讶的尖叫,紧接着,凤栖宫里里外外,倏地喧哗起来。

“桃红……这是怎么了?”周旖锦昏昏沉沉,被桃红扶着勉强撑起身子。

“娘娘在翠微宫边上落水,昏迷有三日了!”桃红的声音有些哽咽,“太医院那帮人都是草包一样,怎么都查不出原因,真是急死奴婢了!”

“娘娘?”见周旖锦不说话,桃红定睛一看,吓出了一身冷汗。

周旖锦不知道在想什么,脸色反常的苍白,双眼失神,面色十分可怖,仿佛刚从地狱被救出来的恶鬼。

这时,底下走上来一个宫女,端着药碗:“娘娘,药熬好了,奴婢服侍您喝下。”

这宫女面生的很,大概不是在内院服侍的,显然是趁如今凤栖宫混乱不堪,乘机来邀功。

桃红的目光狠狠剜了那不知死活的宫女一眼,正要把药接过去,那宫女却好不容易找到近身服侍的机会,有些求宠心切的昏头,忙道:“娘娘,奴婢服侍您喝下吧,药到病除。”

恍若惊雷在脑海里展开,周旖锦忽的倒抽了一口气,心头猛然一阵绞痛。

在梦里,也有一个人这样端着药,那男人一边笑着摸着她的发,一边哄着她喝下那碗落胎药。

鲜红的血液从她身下流出,肚子里的小生命一点点流失,她努力伸手抓那人的衣角,却被用力甩开。

“你们周氏是罪臣,不配诞下皇嗣。”梦里,男人声音高傲,她睁眼仔细去看,那张凶恶的脸孔,竟是九五之尊的天子,她心心念念的少年郎。

“给本宫滚开!”周旖锦气的发抖,咬着牙喊道,用力打翻了那药碗。

“娘娘饶命!娘娘饶命!”那宫女跪在一片药渍中,用力磕着头。回想起听到的贵妃娘娘的传言,她顿时肠子都悔青了。

宫里人人都说凤栖宫这位是最不该惹的,贵妃娘娘家世鼎盛,又生的姝色无双,在后宫里有皇帝独一份的宠爱,素来娇蛮无比,手段狠毒。

她刚入宫不信谣言,定是被猪油蒙了心,才敢冒险来这里讨宠。

“来人!”周旖锦有些发抖,扶着床站起身,“把她给本宫……”

话音未落,她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头痛欲裂和强烈的呕吐感让她无法思考,继而陷入了深深的昏迷。

周旖锦再醒来时,已经平静了不少,只剩下惊魂未定的悸恐。

那些场景真实的简直不像一个梦境,更像是——命运。

周旖锦在床上躺了许久,终于平息下来,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一场大病让她无意间得以窥探天机,她在梦中,看到了自己一生的命运。

顺风顺水的活到了及笄,她终于遇上了人生中第一个困境。

顾家娘子举办的马球会上,她一眼看到那时还是皇子,光风霁月的魏景,突然红了脸,再也移不开眼神。

她周旖锦是所有世家贵女中最尊贵的一个,自然也要嫁给这世间最尊贵的男子。

魏景是皇四子,比她年纪大了十几岁,并不受先皇重用,且已娶了正妃妾室,正是浓情蜜意,自得其乐。

左丞知道她固执的心思后,只是暗暗叹了口气。

第二日,他召集族人秘谈了许久,决定以举族之力辅佐皇四子魏景登基,魏景自然也投桃报李,愿承诺登基后立周旖锦为贵妃,一辈子享受荣宠殊华。

左丞想着哪怕凭借家力,周旖锦也能在后宫顺风顺水,便点头应了。

然造化弄人,魏景登基不过三月,刚坐上凤位的原配昭明皇后一场急病便逝世了,紧接着周旖锦被接进宫,以贵妃之位掌管六宫,跋扈娇蛮,权势滔天。

然而这样一场阴差阳错,却埋下了祸根。

除夕宫宴上,皇帝被一五官姿色与昭明皇后极像的红衣女子深深吸引,不顾她出身卑微,亲封了那女子为“舒昭仪”。

自此,周旖锦的噩梦便到来。

失去了皇帝宠爱,她却不知收敛,屡次为难舒昭仪,磨光了皇帝的耐性。

紧接着,左丞功高震主,被皇帝夺了把柄,禁军冲进府里抄了左丞全家。再后来,她被指谋害皇嗣,一纸诏书发落到冷宫幽禁。

在冷宫受了三年磋磨,忽传皇帝暴毙,从前名不见经传的质子——那位玥国送来充数的皇子夺了皇位,因着她从前曾克扣过新帝那位不知名的才人母妃宫中份例,被赐了三尺白绫,了却终生,人人都说她死有余辜。

可实际上,她根本不记得新帝的母妃是宫里哪位,也从未克扣过宫中妃嫔的份例。

大梦一场,糊涂一生,金枝玉叶的大小姐最终落了个草席一卷,扔进乱葬岗的凄惨下场。

而如今,正是周旖锦入宫的第三个年头,离宫宴还有半年,是她人生中最鼎盛的时光。

周旖锦回过神来,不寒而栗。

到底是梦还是昏厥后的窥破天机,周旖锦其实也说不清,一时苦恼,叫了太医来查看一二。

她身子有些倦,斜靠在软榻上:“本宫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何连续几日昏迷不醒?”

太医请过脉,只觉得周旖锦的脉象其实并无大碍,他战战兢兢,怎么都摸不透昏迷的原因。

“娘娘怕是惊吓过度,要不——老臣再给您开副养身安神的药?”

“仅此而已吗?”半晌,周旖锦的护甲不轻不重地叩了一下桌沿。

“老臣、老臣……”太医一抬头,径直对上周旖锦的目光,吓得两股战战,结巴起来。

“娘娘,张才人求见,说是来请罪。”外面通传的小宫女进来,太医忙低着身子逃到一边,暗地里捏了一把汗。

“什么张才人,都快赶出去!别打扰娘娘休息。”桃红忙挥了挥手,打发她下去。

娘娘才醒来不到两个时辰,刚吃了药,正是虚弱的时候,这样一个身份卑贱的才人,若是打扰了贵妃娘娘清净,恐怕要挨些体罚。

记得去年,娘娘冬天向来畏寒,屋子里地龙银碳烧的暖如盛夏,一个没眼力的美人来请安时穿的厚了,妄议娘娘体寒子嗣缘薄,惹恼了周旖锦,最后都没走出凤栖宫的门,人人畏恐。

更何况,周旖锦这次醒来后不知为何,像变了个人似的,神思恍惚,只一言不发地看着窗外扑簌簌的海棠树发愣。

“慢着,传上来吧。”周旖锦突然开口。她喝了清茶润嗓子,声音温婉清脆。

记得梦里,她作为先帝遗妃,本可以出宫养老,可偏偏是因为从前怠慢了某个不知名的才人,才落得那种境地。

咽喉间刻骨的疼还未在她心头散去,那样的痛处,未免让她有些忌惮。

张才人是第一次进凤栖宫,行了三拜九叩的大礼,才堪堪站起来。

“臣妾是住在翠微宫偏殿的,娘娘在翠微宫旁落水,臣妾罪该万死。”

张才人看着有些年纪了,眼角已有些皱纹,穿的一身衣裳竟是连她宫里的宫女都不如。

“无妨。此事与你无关,本宫并不是刻毒之人。”

怎的这样小事都要来叨扰,周旖锦有些不满。又想起那翠微宫主殿的嫔妃已经落了大牢,才忍住没有打发她走。

她的头微微有些痛,不耐烦地挥手道:“桃红,请张才人出去罢。”

“娘娘,”张才人嘴角颤了颤,继而挂了讨好的笑:“臣妾的儿子方才下学,臣妾由他同妾身一起来了,娘娘若是不介意,可否宽容大量,让质子向您请个安?”

张才人心里不是没有私欲的。

她原是边蜀玥国的妃子,甚至已经育有一子,却因母家卷入纷争,成了弃子一枚。

如今民风开化,对女子二嫁并无限制,她为了躲避抄家灭族的灾祸,不得不独身远嫁当时还是个不受宠皇子的魏景。

然而先帝驾崩,魏景即位后,玥国却突发动荡,她留在玥国唯一的皇子魏璇因皇室间斗争陷害,被献来了这大国为质。

魏璇名义上养在这宫里,实则只是那玥国质子之身,素来不受皇帝待见,她这个做母亲的,更不得圣宠,无法庇佑他安宁。

宫里内外,人人都可到他母子二人头上踩一脚,此举虽冒险,可若是魏璇有幸能得了贵妃娘娘一点青睐,也许他前途命运,还有一丝盼头。

她愿意豁出自己这一条命,换来给儿子铺路的机会。

张才人战战兢兢,过了许久,才发现贵妃娘娘撑着软榻倏地一下子站起来了,表情僵得像石头似的。

“召……召质子殿下进来。”周旖锦笃定,自己的声音是发着颤抖的。

正如梦中所示,新帝的生母真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才人。若那一切是真的……这简直是不可多得的机遇!

虽不知道梦里魏璇上位是使了怎样的手段,但如果讨好了未来新帝,哪怕最后被打入冷宫,三年后皇帝一去世,她自然能挟恩图报,请求出宫去养老。

周旖锦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堪堪维持住面子上的冷静:“咳,桃红,快去请质子殿下。”

片刻,一少年低着头,由桃红领了进来见礼。

他身型欣长,墨发被玉冠束起,穿着深蓝色对襟长衫,统共没几处花纹,腰束了一块古朴墨玉,虽素的厉害,浑身却是姿态闲雅,衬得他孤瘦雪霜之姿。

“微臣见过贵妃娘娘。”来人声音清朗。

魏璇站在周旖锦面前,竟比她还高了半个头。

虽说张才人也得过圣宠,可魏璇却是玥国质子,在这宫里处境尴尬,自然比不上几个正经皇子,只敢以臣自称。

周旖锦仔细打量着他。

魏璇微微低着头,眉眼生的极俊美,直挺的鼻梁,黑眸深沉如墨,左眼角有一颗小小的美人痣,只看一眼,便如妖孽般诱惑,惹得周旖锦不得不移开目光。

她从前只知道昭明先皇后在府邸时生了魏景第一个子嗣,魏景即位后亲自追封了那没活过一月的男孩为嫡长子,内心还醋了许久,从未注意过这个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质子。

宫里这么多年的磋磨,若他积怨已久,自己也难辞其咎。

周旖锦的脸色红了又白,讪笑道:“质子竟这么大了,这些年未曾照顾,是本宫疏忽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