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阴阳点妆匠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朱太被上身
作者:摔笔惊墨  |  字数:2046  |  更新时间:2022-06-06 18:26:33 全文阅读
他绝对也听到了哭声!

  我是这么想的,所以难免的多看了他几眼,对方如鹰隼般的视线也看向我,居然叫我有一瞬间的瑟缩。

  伍叔抬头看了一眼现在的时间,凌晨四点。

  他并不提关于哭声的事,而是铁了心准备离开,提出了要求,“离天亮不远了,我外甥在哪里,我们可以自己直接去找他。”

  老莫几乎要泪涕横流,差点就给伍叔跪下了,只因朱成和一脸怨怼的朱太太都狠狠的瞪着他,好像一切都是他弄出来的一样,这朱家找个配阴婚的女尸比正常人家挑儿媳妇还严苛,他不是也没有办法了么。

  事到如今自己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白事现在卡着处理不了,事主又对他失去了信任,加上楼上还有一位随时可能出事的怀孕女尸在。

  作为白事先生,老莫完全知道,这样的事情不出问题就天下太平,只要出事就是自己兜不起的,眼下唯一的指望就是伍搬山这个比自己有本事的点妆匠。

  “伍哥,你看在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上,就帮帮我吧,你放心,价钱绝对不会亏了你,另外咱们外甥绝对好吃好喝被招待,您这点绝对放心,就求您行行善帮帮兄弟这一把,可不能撒手不管啊!”

  老莫求得恳切,朱成安静的瞪着伍叔最后的决定,我盯着伍叔的表情,只有朱太太好像双眼越来越红,满脸含恨的样子,身子都开始微微的颤抖。

  我们却都没有注意到朱太太的异状,唯独坐在角落里的那人动了。

  与此同时,朱太太也动了。

  一名伤心过度,多日没有休息进食,年近五十的妇人,动作迅速,力大无穷的直接把站在身边的朱成撞出去老远,平地跃起接近一米半高,飞跃过挡在面前的足有小两米宽的茶几,落到了老莫的身前。

  “都是你……”带着怨恨的喊出了一句话,出口的居然是青年男子音,双手对着正面冲伍叔苦苦哀求的老莫掐了过去。

  我被这突然暴起的朱太太给吓了一跳,被推倒摔在地毯上的朱成也大为震惊,震惊枕边人还有这样的爆发力,跟飞檐走壁的高手一般矫健的身手,大喊了一声,“陈颖你干什么?”

  我注意到,朱太太此时的脸色很不正常,伍叔同样看出不对,抓起一个抱枕,照着朱太太的脸就丢了过去,用的力道很大,“不好,是上身了,你们快阻止她,按住,按住……”

  随着伍叔的大吼,那些保镖动了,但他们的速度却没有提前动了的郎少爷快,那人已经到了近前,抬腿把朱太太给踹了出去,同时喊出一个叫所有人都震惊的名字。

  “朱熹杰,你疯了!”

  这一嗓子,声音很洪亮,但那三个字……分明就是外头灵棚里面死者的名字。

就是这郎少爷的一脚,成功叫老莫逃出生天,这货手脚并用嗷嗷叫唤着朝我和伍叔所在位置冲了过来。

十几个保镖冲过去,有不信邪,想把朱太太扶起来的,有胆心朱太太发疯,想控制她双手的。

  要是看过群殴场景就会知道,十几个人对一个人,再如何靠近,能接触核心的也就五六个人。

  伍叔明显也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面拿出个小瓶子,朝着自己的眼睛位置涂抹,还顺手在我眉心处那个疤痕上蹭了一手指头。

  很凉的感觉,像是啫喱膏一样。

  朱成明显是个胆小的,听到郎少爷对自己老婆叫出了死去儿子的名字,也跟着老莫朝我和伍叔的方向退了过来,“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伍叔没有解答他的疑惑,而是大喊了一声,“你们按住了她,别叫她起来伤人。”

然后焦急的对我叮嘱道,“三蔓,拿好你的内里乾坤,护好自己。”

他眼神只朝着二楼方向瞟了一眼,就朝人堆那边冲了过去,手里的烟袋锅子已经亮了出来。

  那郎少爷在伍叔上前后,居然退后了几步,站到我的身边,我清楚的看到他身上的黑光浓郁,但在黑光笼罩中,胸口位置有一个很亮的金色光点,导致那些黑光不能直接接触他的身体。

  什么叫人多捣瞎乱,鸡多不下蛋!

  十几个保镖和伍叔,加上一个朱太太的车轮战中,就体现出来了这句话,朱太太虽然被郎少爷出其不意的一脚踹倒在地,但她并没有老实,口中还在不断叫嚣,“滚开,你们都给我滚开,我要找那个神棍说到说道说道,你们都滚!”

  声音还是那道男声,伍叔挥过去的的好几烟袋都抡在了保镖的身上,而那朱太太像是力大无穷一般,把冲上去抓住她四肢的保镖一个个的当成人肉摆设,舞的虎虎生风。

  伍叔为了自保,根本就无法近身。

  我在人缝的间隙中,看到朱太太那张保养得益的中年贵妇脸上隐隐透出另外一张脸,正是朱家大少爷,朱熹杰。

  朱熹杰的脸几乎和朱太太重叠在一起,他脸色铁青,上面很多带血痂的伤口,原来这就是伍叔说的上身。

  就这一会,折腾出一身汗的伍叔动气了,对那些碍事的保镖大喝,“充人头的都给我闪一边去,按住人的别撒手!”

  这一声,让七八个保镖离开了人堆,不再努力朝前推挤,朱太太的身影也露在伍叔的面前。

“自己亲娘你都能上身,不孝的东西还不给我滚!”

说着伍叔烟袋锅子一抽,正好抽在朱太太后脖颈上,我才看清楚,朱太太颈椎靠近颅骨位置的地方鼓起了一个很大的包。

  “神棍……”朱熹杰吼出了两个字,消停下来。朱太太也耷拉下脑袋和四肢,晕了过去。

  我清楚的看到一个虚影从朱太太身上离开,整个屋里面,视线跟着他转动的只有伍叔,我……

  还有郎少爷!

“放我走……”

二楼楼梯处传来了女子的叫喊声,带着愤怒和悲苦,声线很高极为刺耳,屋子里面的玻璃制品几乎同时应声而碎。

  这次所有人都听到了,包括我旁边的老莫和朱成,他们惨白恐惧的脸就是最好的证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