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阴阳点妆匠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财大气粗的房客
作者:摔笔惊墨  |  字数:2177  |  更新时间:2022-06-06 18:51:34 全文阅读
就这样,三个根本不可能聚在一起的人,如今就这样诡异的在伍叔屋里炕上的小桌,平和的吃完了一顿简单的早点。

  郎弘毅接到电话,说是给他送车的人到了,暂时离开,应该是去了我家那边,毕竟这人昨天半夜都没有认错门,精准爬墙。

  我倒是没有跟去,这些事情我还处在迷瞪的状态。

  正好趁这个时候,伍叔家里就我们两个,我能问清一些心里的疑惑,这好好的我家怎么弄了一个租客进来!

  该走的人刚离开,我就先开口,伍叔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拦住了我的问话,主动给我答疑。

  “是不是还有点迷糊,觉得没弄明白里面的事?”

  我噘着嘴点点头,对我家突然要住进去一个寡男,有点不情愿,伍叔也真是的都没问问我的意见就做主了。

  “傻丫头,我是你伍叔,能害你不成,你现在刚入门,又是即将面临死劫的档口,咱们还摊上了鬼哭谷那一摊子事,都是咱们的命,这郎弘毅的命格可是大贵之人,虽然被人用邪术改了命,成了个出门见鬼的倒霉蛋,可他依旧贵不可言,能帮上你不少。”

  我对伍叔的话倒是没有质疑,只是想着,突然家里住进来这么一位大神,很是别扭,这村里的七大姑八大姨还不知道会说出什么话来呢。

  好歹咱也是个大姑娘不是,多少也要在乎点舆论的影响。

  伍叔这个老油条一眼看穿我那点小心思,“别操心那些有的没的,咱们这一行人,被人当面捧成祖宗,用你的时候你就是爷,背后转过身说咱们欺神骗鬼的事还少啊!人言虽可畏,心正自然清,知道不?”

  “知道了伍叔。”我也算明白了伍叔为我打算的苦心,认命的点头,看来以后真是要升级当包租婆的命了。

  而伍叔的一句话直接叫我笑出声,这老头真是……知我者伍叔也!

  “那郎弘毅应该是富家大少,房租食宿大大方方的要就是,该用就用,出门解决事情的时候也带着他,能帮上你的,放心。”

  帮上我这一点我不怀疑,亲眼看过那次他丢出去护身符一下就收拾了产鬼的事情,而房租嘛……嘿嘿嘿嘿!我也是像伍叔这样想的。

  我们还在说着话,张伟大嗓门一路夹着脚步声急吼吼的冲进来,“三蔓,三蔓……我一猜你就在我大舅这呢,你家来人了,正朝里面搬东西呢……还有很好看的大汽车……大舅!”

  冲进来看到伍叔脸上不善的眼神,才选择性的闭上了嘴,伍叔皱眉摇头,“您这大少爷睡醒了?吃早饭了么?”

  一说这个,张伟如梦初醒,终于知道伍叔为啥用拿看仇人的眼神看自己了,一拍大脑袋,“坏了,我妈叫我给您带的饭我给忘拿了,大舅你等着……我这就回去拿!”

  我刚想叫住张伟,告诉他我们早就吃过了,没想到这货的飞毛腿奇快,已经看不见人影了,伍叔无奈一摇头,“算了,叫他去吧,正好我中午时候吃,这身子骨不饶人啊,你叔我还没服老呢!”

  “伍叔,你先歇着,我回去看看顺便去诊所给你拿点止疼药和消炎药啥的,您这伤真的不用上医院?”

  “去吧去吧,不用去,没看我今天就好不少了,这肋骨的毛病只能养,再有几天我就能下地了,我这你就别操心了!”伍叔挥手朝外赶人,我都走到了院门口,伍叔又给我喊了回去。

  “三蔓,这个妆匣你先背走,里面也许有东西你用的上,虽然我很希望你用不上,但好像不成啊!”

  我也知道伍叔这样说的原因,因为今天我们这个小村有两个大新闻,一个呢就是我家里多出来一个疑似已经同居了的金龟婿,另一个就是村里那个猴傻子,又在逢人就念叨,谁谁谁要死了。

  他这话可是很准的,八成村里又要死人。

  我回去的时候正好路过村中央的老戏台,猴傻子正在上面趴着晒太阳,看见我居然没有对我喊我是活死人,而是朝我伸手!

  我知道他是在要吃的,可我全身上下根本就没有能吃的东西,只能对他招招手,叫他跟着我走。

  在小超市给他买了两个面包,两根火腿肠,最后想想还拿了瓶汽水给他,省的噎着。

  别说这猴傻子人傻,可在吃上一点不傻,火腿肠剥皮比我还利落,我想到最近晚上不太平,也不知道他睡在哪,就叮嘱了一嘴,“以后晚上别乱逛,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看到什么也别出来,知道么!”

  我不指望他回答我,但就在我拧开汽水瓶盖放下,准备回家的时候,听到了他嗯了一声。

  对上了他的那双黑眼珠,这一刻我甚至有个奇怪的感觉,那就是这人是装疯的吧?他眼睛里面很干净,是那种会叫人不敢直视的清明。

  可下一秒他对我露出一个张大嘴的笑容,叫我彻底没眼看了,嘴里那面包和火腿肠混在一起的残渣叫我直接转头。

  我还是回去看看家里的情况吧,别在这异想天开了。

  当我看到院门外面一辆拖车上面运来的那辆私家车之后,才明白昨天傍晚郎弘毅遇到的那个小意外是多么的严重,而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绝对是发自内心的。

  V字打头,所有车型里安全系数排行首位,号称人间小坦克的车头已经凹进去,车身完全刮花,前后车厢盖完全变形,连车门都少了一个。

  就这样的情况,郎弘毅能不少胳膊不少腿的出现在我家,确实很幸运,比中五百万的几率还小。

  而堂屋里面,两名陌生男子正在搬他们送来的各种东西,还有他们开来的另一辆商务型人间小坦克就在院外面。

  郎弘毅看到我走进来,居然难得主动开口,“左右两边,准备叫我住哪里?”

  我准备好狮子大开口,把原本五十都没人来住的破旧农家小院一间屋子的价格抬一百倍,标榜到五千的巨款,顺便再说说伙食问题。

  “你可以住右边的那屋,我在左边,其他地方属于公共区域,至于这房租、伙食还有个人卫生……”

  我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位衣冠笔挺的大哥已经准备好了现金,一口气拿出了十好几沓子的巨款,“加在一起每月一万,卫生每周会有专人上门打扫并补齐生活所需,这是一年的费用,叶小姐请点清。”

十……十二万……

房租!真是财大气粗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