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凶宅试睡师 > 正文
第一章 绿皮火车上的恐惧
作者:花小酒  |  字数:3424  |  更新时间:2022-04-07 11:07:14 全文阅读

摇晃的绿皮火车发出隆隆的声音。

  坐在我对面的女人脸色惨白,她双手握着水杯,不住地喝水,尽管她已经喝下了三杯。

  她看上去很紧张,眼珠时不时左右转动看向四周,在她又喝了一口水后,终于缓缓开口。

  “我的男朋友……似乎不是一个人。”

  说完这句话,她小心翼翼地微转着头看向其他方向,在确定没有异样后,这才稍稍安心。

  她的话颇有蹊跷。

  从字面意思来看,可分为两种含义。

  重音在‘一’字上,表达可能有人冒名顶替她男朋友,比如双胞胎,又或者更隐晦些,是个有精神分裂症的人。

  若重音在‘人’字上,这就有些玄妙了。

  我更偏向于后者的猜测,做我们这一行,多少和那些东西有些关联。

  我叫裴沐,是个凶宅试睡员,不同于网络直播试睡,只为了能更好地把房子售卖出去,来找我的人大多是已经买了房,才听说房子发生过非自然死亡的事件。

  通常这种情况,不会有网络直播,最多是在房子里安装监控摄像头,或者我自带录像设备,把最真实的感受传递给雇主。

  很多人都问我,一个女人做凶宅试睡害不害怕。

  答案是肯定的,尽管我是唯物主义论者,根本不信鬼神一说,可潜在意识和心理暗示或多或少会影响主观判断。

  而且都说女人属阴,最容易招来不干净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我生意火爆的原因。

  相比于年轻力壮阳火旺盛的壮青年,如果连我这女人在凶宅都安然无事,更能说明房子的安全。

  至于我为什么会继续做这一行,通俗来说生活所迫,而且我也从未遇见过科学无法解释的事。

  “你不怕吗?”

  女人名叫宋玉,是三天前电话预约的客人,她口中的‘凶宅’在一个偏远地区的乡下,开车四个多小时就能到,她却执意选择坐绿皮火车前往,具体原因不详。

  ‘凶宅’是房主自己搭建的二层小楼,有院子有围墙,她给我看过从远处拍下的照片。

  我怕不怕还未可知,我知道她怕得很。

  如果我说怕,相信她会更怕,甚至后悔请我试睡。

  一个专业凶宅试睡员,哪怕为了显示自己‘技术’过硬,怕这个字一定不能从我口中说出来。

  于是我笑着回答:“不怕。”

  她颤抖的手又安了安:“裴小姐……”

“叫我裴沐就行,你能和我说说这间凶宅的具体情况吗?”我顿了顿,尽量把自己不怕的意识传递给她,“还有,你为什么说你的男朋友不是一个人。”

  宋玉点点头:“我想先去个厕所,你能陪我一起去吗?”

  她水喝多了,估计在火车上的这几个小时,她会频繁去厕所。

  通常面对陌生人,或者刚刚见面的人,都不愿意让别人看见自己狼狈的一面,哪怕上厕所时一门之隔,只声音都会让人觉得不好意思。

  可宋玉却让我和她一起走进火车的厕所里,局促的空间,几乎没有我下脚的地方,她却坚持让我陪她。

  许是觉得有些尴尬,她回到座位后不好意思地冲我笑笑:“真是太感谢你了。”

  这大概就是她找我的原因,无论去厕所,洗澡还是睡觉,我都可以陪在她身边。

  “这是我应该做的。”

  后面的时间,她围绕她男朋友和凶宅,向我讲述一段冗长而又恐怖的经历。

  她的男朋友,确切地说应该算网友,名叫左京,他们从未真正见过面。

  他们相识是在一年前,微信摇一摇,就是那么的俗套与狗血。

  懂得都懂,这种相识方式要么纯属无聊,要么就是想你情我愿做点见不得人的事,宋玉是纯属无聊,这一摇便摇来了左京。

  “我本不想加好友,不靠谱,而且这外面什么样的人都有,你懂的吧……”宋玉说时觉得有些难为情,“我们相距四百多公里,也没什么可聊的。”

  我笑而不语,听她继续讲述。

  “打招呼人中只有他的留言最正经,也最让人摸不着头脑。”

  “他说了什么?”我问。

  宋玉想了想:“你是救赎,或者深渊。”

  我嘶了一声:“有些悲观的留言啊。”

  “我也这么觉得,当时刚好有别的事要忙,等忙完回来差不多过了两个小时,我还是鬼使神差地加了他好友。”

  或许我的淡定真能给与她力量,宋玉显然没那么害怕了:“我们聊了很多,开始他的确有些悲观,说生活不如意十有八九,后来想通了也就没事了。”

  在她的描述中,左京是个有些内向,也不太擅长表达自己想法的人,在他们相处的一年多以来,却能感觉到他的温暖。

  从相互开导救赎,到无话不谈,直至半年后确定了关系,他们一直没见过面。

  “你们通过手机聊了一年多,就没想过要见面奔现?”

  她点点头:“我说了好几次,都被他以各种理由推脱,直至两个月前的一天……”

  宋玉又开始紧张起来,她又去打了一杯热水,好在火车里的水箱离我们很近,她没让我陪她一起去。

  “我们每天晚上都会视频聊天,从视频里可以看出,他住在一个不太富裕的地方,他说他是个小说作家,要住在相对安静的地方创作灵感,才会一直住在乡下。”

  “我敢肯定的是,他住的地方,就是我们要去的那个地方。”

  听到这,我觉得没什么奇怪的紧张感,可她却越来越恐慌,手又开始抖起来,描述的事也不像开始般那么顺畅,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地讲,好似想说的话太多,不知道哪一句才是重点。

  两个月前的某一天,她和左京像往常一样视频聊天,起初她并没有注意到有不对劲的地方,让他拿着手机通过视频参观他的房子。

  可看着看着就感觉不对劲了,他家的房子就像很长时间没人住过一般,桌子上,地上,存着一些灰尘。

  最重要的一点,在灯光的照明下,屋里的家具摆设明明都能照出影子,可他却照不出任何一点影子。

  “我当时并没有多想,大概是站的角度问题,或者影子太淡,视频条件并不是很分明,直到……直到我看见……”

  听到这,我心里莫名哆嗦了一下,好似被她紧张的描述所感染,也跟着有些紧张。

  “他家的窗户外有一双眼睛在向屋里窥探,脸贴着玻璃的那种,只露出一双眼睛和一个脑门,我看得很清楚。”

  宋玉深怕我不信一般,放下水杯,紧紧地抓住我的手:“从那以后,左京就像人间蒸发,给他发消息石沉大海,打视频电话也不接,大概一个星期前,他突然联系我让我去找他,我去了之后才打听到那是一处凶宅,而且一直没人住,我没敢进去就回去了。”

  她握着热水杯这么久,抓住我手的时候也只有那么几秒是热的,瞬间便冷了下来。

  从手部传来的战栗感,她抖成筛糠,抖得让我感觉有些心烦意乱。

  “宋玉,你需不需要休息一下?我们要在同一间房子相处一整天,你可以慢慢对我说。”我是真怕她背过气去,她呼吸急促,脸上全是冷汗,我们距离很近,我能很清楚地看见她脸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其实我很想知道她看见那个人到底是谁,可她太害怕了,为了她的身体状况和心理防线,我暂时收起了好奇心。

  剩下的几个小时,她都蜷着身子倚靠在火车车窗上,眼睛仍然时不时去瞟四周,有人起身或者路过,都会让她紧张一阵。

  直至快到站之前,宋玉的紧张感稍微降了一些,在听到火车的报站提示音后,又开始疯狂飙汗。

  “各位旅客,前方嘉荫县站到了,请下车的旅客提前带好行李,祝您旅途愉快,谢谢。”

  我起身去搬行李,宋玉带的东西较少,只有一个背包,大概只放了换洗的内衣和洗漱用品。

  和她不同,我带了一个超大的行李箱,是我每次试睡凶宅时的必要装备。

  挺沉的,幸好有个好心的男士帮我扛下来。

  和好心人道了谢,我拍拍宋玉的肩膀:“到站了,走吧。”

她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咬着牙站起来,紧紧拉住我的胳膊:“希望这一趟,我别害了你。”

我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

她的话倒不像是一个寻常的雇主,而且她怎么就觉得,这一趟会发生不好的事呢。

  我遇到过不少像她一样的客人,试睡之前总会担心我能否平安。

  客人花钱雇我求心安,我受雇于人赚钱改善生活,哪有这么多虚头巴脑的假好心。

  鬼不过是人臆想出来的而已,在相不相信有鬼之前,我只相信我眼睛看到的。

  我睡了这么多凶宅,没看见半点鬼的影子,至少到今天为止,我不相信有鬼的存在。

  嘉荫县火车站比我想象中要落魄很多,车站里破破烂烂的,出了车站无比荒凉。

  除了四处招揽生意的黑车司机,什么都没有,只能说这就是一个地方。

  “两位小妹妹,去县城啊?我这正好空出两个位置。”一群大哥大姐如猛虎扑食一般围上来。

  我一手提着行李箱,一手拉着瑟瑟发抖的宋玉,摇摇头:“我们不去县城。”

  “那你们去哪,顺路的话可以带你们过去,一人多加二十块怎么样?”

  这就是不开车的烦恼,出了车站还要找车才能到达目的地。

  宋玉看了一眼不远处地黑车,冲我摇摇头。

  我想象不出除了黑车,我们还能如何过去,于是满脸笑容问向黑车司机:“师傅,去泗村顺路吗?”

  “泗村?”黑车司机的笑容逐渐凝固,“多少号啊?”

  “四号。”

  黑车司机脸色大变,忙摆了摆手:“那地方我可不去,你去问问别人吧。”

  他一边后退一边小声嘀咕:“现在的小年轻真不知死活,闹鬼的地方也敢去。”

  我听后苦恼一笑,自嘲地想,这次可接了一个大活,是个蛮出名的凶宅。

  围在我们身边的人哗地一下都散了。

  黑车司机不接活,我们总不能走着过去,一筹莫展之际,突然一个声音出现在我们周围。

  “你们也去泗村啊,正好我也是,一起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