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情深似你似地狱 > 正文
第一章:贱人,你去哪儿找的野男人?
作者:西柚啵啵  |  字数:2166  |  更新时间:2022-04-26 15:17:15 全文阅读

“陈女士,恭喜您,怀孕三个月,孩子很健康。”

我抓着检查报告单,呆愣愣坐在床上,有些不敢相信。

医生的声音还回荡在耳边,我摸了摸小腹,才从虚幻回归现实。

我跟我的老公秦朗结婚一年多,结婚前我们并没有越过那条底线,当时他说是为了保护我,我很感动,可是没想到,结婚之后,他也没碰过我,甚至一度让我怀疑他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人。

可是他始终跟我说,是因为我身体不好,他想让我养养身体再备孕。

而这个孩子,还是三个月前的五号,我的生日,我喝多了,他照顾我,我们才有了婚后第一次夫妻生活。

我没想到,就是这一次,居然让我有幸成为母亲。

初为人母的喜悦让我不由得翘起唇角,从包里拿出手机,我想要把这个消息分享给秦朗。

“陈娇!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是不是给我儿子戴绿帽子了?结婚一年多我儿子都没进过你屋子!别人跟我说你去妇产科孕检,好哇,你可真是不要脸!”

医院走廊外突然冲进来一个人,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打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发疼,更是眼冒金星。

这时候妇产科来来往往的都是人,议论声瞬间在我耳边炸响,脸颊疼痛一路蔓延到心里,我的脸烫的吓人,满心难堪,我看着朱虹,一时半会儿竟没弄明白她的意思。

朱虹伸出手,指着我的鼻尖破口大骂:“贱人!你去哪里找的野男人!好好的怎么会怀孕!”

我的婆婆朱虹气势汹汹的模样让我稍稍回神,看着朱虹凶恶模样,我下意识护住自己肚子。

从第一次跟秦朗回家见家长开始,朱虹就一直不怎么待见我,她一直想着让秦朗娶她所谓的侄女。

朱虹瞪圆眼睛,一副巴不得要吃了我的样子,她的话让我更加难堪,大庭广众之下被自己的婆婆指怀疑出轨。

巨大的羞辱感让我死死咬着嘴唇,尝到淡淡血腥味才松开。

“妈!三个月前,就是二月五号!他出门应酬回来,那天晚上他跟我分明在一起,不是他的孩子还能是谁的孩子!”

“那天晚上我儿子根本没回来,芊芊人不舒服他照顾着呢!怎么可能跟你发生关系?这个孩子不是他的种!我们家不能要!”

我哼笑一声,朱芊芊是我婆婆朱虹的远房外甥女,朱虹一直惦记着让秦朗娶她,现在为了泼我脏水居然让朱芊芊做借口?

我反击到:“那说来也奇怪,我这个老婆喝多了酒,他不照顾我反而去找朱芊芊?难不成朱芊芊是小三,一直拖着阿朗,所以阿朗结婚一年都没碰过我!”

“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自己出轨还倒打一耙,哼,我现在就让阿朗回来,跟你离婚!”

朱虹目光闪烁,而后一把抓住我手腕,就想把我拖走,我生怕她弄伤孩子,只能跌跌撞撞离开。

门吱呀一声打开。

“妈,怎么回事?你跟娇娇这是做什么呢?”

秦朗的脸出现在视线里,我鼻尖一酸,想到我们恋爱时他的体贴呵护,不由得委屈至极:“阿朗,我怀孕了,可是、可是婆婆她说不是你的种……”

然而秦朗表情却丝毫不见开心,反而皱紧眉头,甚至有些愤怒。

“你居然怀孕了?”

我清晰的看见他脖颈上甚至因为怒气勃出细小青筋,而他的话更是让我如遭重击,摇摇晃晃几乎要站不稳:难道我肚子里的孩子真不是秦朗的?

那天秦朗去了哪里?跟我睡在一起的男人又是谁?!

怀疑跟震惊让我眼前发黑,我攥紧手指掐着掌心避免自己晕倒,一字一顿质问:“秦朗!那天你去了哪里?妈说你跟朱芊芊待在一起。”

我下意识甩开朱虹的手,去握着秦朗的手腕,想要从他这里得到我渴望的答案。

但秦朗却满脸不耐烦,一把把我甩开,我踉踉跄跄险些摔倒,扶着墙壁,心里疼痛的厉害,而秦朗的话更是让我心如刀割。

“你一个被别人包养的情妇,要不是为了给孩子上户口,你怕是永远都不会找我这种农村户口的男人结婚!”

“别碰老子!你这种脏的要命的女人,早就被人玩烂了!”

巨大的痛苦跟耻辱像潮水般将我吞没,我几乎要不能呼吸,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不清,粘腻的恶心让我险些吐出来。

我想不明白,我跟秦朗从相识到相恋,到走入婚姻的殿堂,这中间哪个环节出了错,让他认为我是被人包养的情妇?

“你在说什么?什么情妇?”

我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这句话,我的父亲堂堂正正做人,是一名人民警察,如今我却不明不白当了别人的情妇!

“实话告诉你吧,你被人包养了,是那人一直不准我碰你,碰你就要跺我一根手指。”

秦朗语气嫌弃,朱虹怒不可遏,责骂声刺耳而让我难堪:“原来是个别人不要的破鞋!我呸,就这样还缠着我们家阿朗?”

“我要是你,我现在就一头撞死!啧啧,连肚子里野种是谁的都不知道!”

这种落差让我恨得心头发烫。

“秦朗,你怎么可以就这样卖了我!你不是人!你这个畜牲!”

泪水模糊视线,我咬着牙狠狠的捶打秦朗,抬手就给了他一耳光。

啪的一声脆响,秦朗的脸被我打的歪向一边。

我发了疯似的要咬他,却被秦朗一把推开,险些摔倒在地。

他厌恶的看着我,不耐烦的表情刺痛了我的眼睛:“你这个疯婆子!又不是老子对不起你,自己勾三搭四的怪谁!”

说完这句话,秦朗砰的一声摔门而出,朱虹得意洋洋看了我一眼,紧跟着秦朗跑了出去,屋子里只剩下我自己。

四周静谧的可怕,只剩下我自己的心跳声跟呼吸声。

我艰难的扶着墙面站起,掌心一片冰冷粘腻。

我有些迷茫,甚至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回家吗?如果被妈妈知道这种事,我要怎么面对他?

眼泪不由自主从眼角滑落,我尝到淡淡咸味,却不敢放声大哭,只是胡乱抹干净泪水,我肚子里还有孩子。

但这个孩子刚才带给我的喜悦,现在全部变成了难堪跟羞耻。

我不知道这孩子的父亲是谁,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跟谁做了那种事。

环顾四周,荒唐感充斥在心头,我落荒而逃般夺门而出。

曾经温馨的家,现在只让我觉得无地自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