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穿书
作者:孑染  |  字数:3031  |  更新时间:2022-05-05 13:28:26 全文阅读

——“什么狗血言情文,拿走没兴趣!”

  深夜的大学女寝台灯大亮,赵未然把手上这本小说扔给对床室友,埋头继续苦干编辑界面上让她头大的程序代码。

  作为计算机专业的技术宅女,赵未然自诩直如钢筋,不解风情,不懂化妆,没有衣品,

  二十多年母胎单身的她,势要在秃头大军中负隅顽抗,奋勇前行!

leap = 0

print ('Welcome to the new world')

  秒针恰好走到十二点整,就在她神之食指把最后一个符号敲下去的同时,脑子里轰然一声,

  “哔——”

  调试完成,程序正在运行——

  眼前蓝光乍现,一串乱码随即在她脑子里疯狂旋转,

  她只觉身子似乎变小变轻,整个人打着旋被卷进了深不可测的涡旋……

  .

  骤然转亮的光线刺得她眼睛灼痛,赵未然闭目拧了下眉,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睁开眼,见面前一个身着暗蓝兽纹锦袍,身型颀长的男人目光如刀,一脸愠色将她逼到墙角,

  男人五官端正,眉眼煞是好看,赵未然却也无暇欣赏,对方眼底透出来的杀气简直能将她千刀万剐!

她手抵住背后的墙,心下疑惑着:

  这个人是谁?

  他怎么这身打扮?

  脸颊传来一席灼热,赵未然下意识往脸上一抹,指尖激起一阵刺痛,

她抚着脸上微肿的红痕,恍然意识到,

  她刚才挨了一掌,动手的,便是眼前这人!

 倍感莫名的赵未然瞳孔一聚,浑身肌肉顿时紧绷起来,脱口问:

  “你是谁?”

  对方并未回答,目色冷厉睨着她,反问:

  “我是谁?你说呢。”

  我说什么?我根本也不认识你啊!

  赵未然百般诧异,然而看着男人那双深不可测,隐隐透着狠厉的桃花眼,越看竟越觉有些熟悉,

  倏然想起来,他是当今皇上的弟弟,三王爷穆渊!

  奇怪,我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

  等等,王爷?皇上?

  搞什么,我写代码写疯了吧?

  赵未然环顾四下,见房内清一色的紫檀桌凳,远处雍容华贵的雕花楠木大床,这一屋子零零碎碎俨然是大户人家的装潢,看得她不由疑惑,

  我的记忆,错乱了?

  琢磨着琢磨着倏然一激灵,猛地意识到:

  难不成我穿越了,穿到了……那篇古早文里?!

  赵未然难以置信,用力掐了自己大腿一把,实打实的痛感爬上神经,顿觉心都凉了半截,

恐怕不是做梦,看来她是真的——穿书了!

要知道古早言情文虐身虐心,她刚才只草草瞟了眼简介,全书大致讲了女主爱男主爱得死心塌地,前期却惨遭各种误解虐待,之后心灰意冷跳崖自刎,男主追悔莫及最后殉情的故事。

  她又抬眸打量起眼前的人,

所以这个穆渊,就是男主?

  不要吧不要吧,女主这么惨,我不要当女主啊!

  她禁不住开始大喘气,喘了几口又冷静下来,心想:

  也未必!赵未然,别那么悲观,你万一要不是女主呢?

  系统提示音——

  恭喜您,绑定角色,《刎情》女主,赵未然。

  我去,要不要这么突然冒出来吓死我啊!

  赵未然心一颤,顿觉自己命不久矣,又下意识环顾四周,想临死之前看看这个所谓的系统到底长什么鬼样。

  “你在看什么?”

  穆渊声音一出,仿若一计长鞭抽打在身,只觉痛感蔓上后脊,赵未然不禁抽了口气,下意识挽起袖子看了眼,盯着腕上交错的红痕百般震惊,

  我手上怎么这样多鞭伤?

  伴着一阵一阵的头疼,属于女主的记忆也一点点在她脑海里涌现。

  众所周知虐文男主爱花爱祖国,独独就是要折磨女主,虐得人体无完肤不可,她身上这些新伤旧痕,可不都是这男主赏的吗?!

她不禁抬眸盯着眼前的男人,眼神不似之前那般茫然,而是带着她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心智正常的成年人,在面对一个不分青红皂白就折辱自己的人渣时候的恨意。

  见赵未然目色凶狠地盯着自己,穆渊不由拧眉,心觉从前就算是受了责罚心有不甘,她也不会是这副表情,

“你怎么了?”

  话音刚落,门扉“砰”的一声被来人推开,

  “王爷,秦侧妃醒了!”

  穆渊倏然抬起头,也没教训下人没大没小地闯进来,他眉心一舒,阴郁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喜色。

  秦九曦?

  赵未然心想:

  哦对,刚才在后院,秦九曦跟她说半天话,一看穆渊来了“扑通”一声自个儿跳进荷花池子,给溺着了。

  多大的人了,就不能好好学学游泳吗?

  也就是因为这件事,这穆渊才罚了她,不对,是又罚了她。

  “九曦现在怎么样了?”

  他一面焦灼地问,一边提起衣摆急匆匆迈出门槛,径直就往秦九曦的房室奔去了。

  赵未然眼不见为净,“啪”的摔上门,心头禁不住感慨:

  苍天啊,为什么配给我这种古早智-障文?

  就穆渊这种腹黑还心狠手辣的男人,她还执迷不悟,深深爱了人几百章,这女主莫不是脑子被驴踢了吧?

  赵未然冷静下来,比着铜镜仔细瞧了瞧自己的脸,发觉穿书过后模样跟从前没差,

  她“咚”的一声仰面瘫倒在床上,顿觉后颈被什么硌得骨头生疼,

  反手往枕头底下一摸,居然摸出本书来,定睛一瞧,发觉那居然是原著《刎情》!

  好家伙,穿书不忘送原著,还挺贴心?

  她看了眼作者“凉风飕飕”的简介,马不停蹄翻开书囫囵浏览起来,看完后禁不住感叹,

  真不错,真TM是本绝世神书!

  文中女主儿时对男主一见钟情,狼口之下救下他性命,可男主不但对此浑然不知,还将女二误当作救命恩人,此后更是对女主做出无数天理难容之事,

  赵未然被女二秦九曦算计不知受了多少气,最后人都死了穆渊才恍然彻悟,知晓这深爱着他的女子都有着怎样悲苦的遭遇,

  奈何大梦终醒,偏偏已是追悔莫及。

  所以这男主是傻还是瞎?!

  原著中女主遭受断指之伤,流产之痛,另有各种摧残数不胜数,可谓是一章比一章虐,一章比一章惨!

  凉风飕飕我看你没有心!

  赵未然把书往墙脚一扔,一个翻身坐起来,

  对了,刚才说话的系统呢?

  她刚这么想,下一秒就听见系统启动音,“哔”的一声过后,眼前便出现了一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只是五官僵硬,神色木讷,像个面无表情的机器人,

  “你是系统?”

  见对方点了两下头,她随即问:

  “系统兄弟,能赊我点儿钱跑路吗?放心,我赵未然人格担保,童叟无欺,有息偿还。”

  “不可,”

系统一字一顿道:

  “系统规定,必须按照本书内容走流程,不得擅自删改情节。”

  不能改情节?

  就是说我必须受虐,必死无疑!

  “要我在这儿受虐等死?”

赵未然从床上弹起,“不能这么没人性吧!”

  “这是程序规定,”

  系统慢吞吞像是一个字一个字卡出来道:

  “常言道,成为古早言情文女主,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

  赵未然:“我要是偏不这么干呢?”

  “如果人设崩塌,世界观毁灭,那你会,死,得很惨!”

  “有多惨?”她还不死心地追问。

  “你会在死后重新经历一遍断指,流产等情节,并且疼痛值,乘一百。”

  凭什么凭什么!

  死就算了,为什么要死得那么惨啊!

  系统:“除了这些,还有……”

  赵未然脑仁已经开始疼了,她盯着眼前叨逼叨逼的东西,心说:

  劳资不干了,大不了玉石俱焚,灭不了男主我就灭你,破系统,咱们俩同归于尽!

  “被鞭抽,被针扎,中毒,跳崖……”

  系统话未说完,赵未然突然伸手掐住她脖子,带着视死如归的狠劲冲着她鼻子猛地当头一撞,

  不想这一撞,却撞进了系统身体里。

  咻——

  穿过巨大的涡旋,赵未然一下钻到了系统控制台,她一时没刹住脚,扑出去几米才险险站稳。

她摸着晕晕乎乎的脑袋抬起头,

这又是什么鬼地方?

  环顾四下,她发觉这是一片无限延伸的空间,偌大的地界空旷清冷,独有一张书桌,桌上摆着台正在运行,没有连接任何供电设备的电脑。

  这就是系统?

  所谓的系统,竟然跟她的笔记本长得一模一样!

  只见数量庞大的符号字母排列齐整,在显示屏上疾速滚动着,

  这就是控制程序的代码?

  看着那密密麻麻,晃得人眼花的字母符号,赵未然轻锁眉心,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

  她屏住呼吸,凝神仔细将电脑上的代码从头到尾看了遍,看完禁不住唇角上扬,

  这就叫什么来着,专业对口!

赵未然心说笑话,普天之下,就没有我写不出来的代码,没有我改不了的程序!

她俯身在电脑前,纤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速起落,

  系统规定,非得走流程是吧?

  我赵未然还治不了你?看我不把你这破系统给废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