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她重生了?
作者:夜妆  |  字数:2236  |  更新时间:2022-05-30 13:16:14 全文阅读

痛,好痛。

“用力啊,夫人,快用力啊,孩子马上就出来了。”耳畔是稳婆焦急的声音。

“已经看到孩子的……”声音猛地一顿,紧接着就是一声惊呼:“脚,孩子是脚先出来的!”

“快去禀报侯爷!孩子是逆生子,孩子和夫人只怕都有危险……”

话音还未落,就听见外面传来一个声音:“保孩子!保孩子!”

没有任何的犹豫。

慕卿歌听到外面自己那所谓的丈夫决绝的声音,意识才稍稍回笼了一些。

不,她不能死。

她若是死了,留着自己的孩子在世上,也只会被渣男贱女欺辱。她定要活下来,活下来,护佑孩子一世周全。

脑中只剩下这唯一的念头,稳婆的声音也愈发清晰了几分:“夫人,孩子脚先出来,若是一直生不出来,孩子只怕会因为窒息而亡。我要用手帮着孩子出来,可能会有些疼,夫人你忍一忍……”

慕卿歌点了点头,紧咬着牙关,任由一波比一波更为厉害的痛楚袭来,却只咬牙挺着。

“夫人,听我说,现在深吸一口气,等着肚子痛的时候使劲用力,用尽最大的力气。”

“快了,快了,夫人,别泄气!”

“孩子的肩膀已经出来了,就剩下头了,夫人不要泄气!”

“生了!生了!”

稳婆欢喜的声音传来,慕卿歌猛地松了口气,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眼前亦是白茫茫地一片。

张了张嘴,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是位千金呢。”恍惚间,她听见稳婆如此说:“快去给侯爷报喜,夫人生了位小千金。”

“什么?又是女儿?”她清晰地听见自己丈夫王焕志的声音传来,带着懊恼:“晦气。”

王焕志是出了名的浪荡子,妾室众多,不缺女儿,唯独缺一个儿子。

“夫君,倒是不妨试试此前那位大师说的法子?”一个娇娇俏俏的声音响了起来,是她的庶妹,慕言静。

“先将这个孩子的皮剥下来,做成孔明灯,在孔明灯上祈愿我腹中孩子是儿子,上达天听。”

“再用石灰兑水封住眼耳口鼻,将剥了皮的孩子包在包袱里面,叫人守在车来人往的路口,等着马车过来,将她扔在马车车轮前,看着马车从她身上碾过。”

最柔美的声音,却说着最残忍狠辣的话。

王焕志连连点头:“一定要用石灰将眼耳口鼻都封好了。大师说了,这样一来,孩子就闻不到味道,也看不见东西,下一回投胎的时候就找不到来的路,就不会走咱们家来了,你肚子里这个孩子,便定然是男孩儿了。”

不,她的孩子!

她虽然是因为下药,才怀上了王焕志的孩子,逼不得已之下才嫁给了王焕志。可是,孩子是无辜的!

慕卿歌不顾身上疼痛,翻身下床,径直抢过稳婆怀中的孩子牢牢地抱在怀中。

这是她的孩子,谁也不能碰,不能,谁也不能那样残忍地对她!

“夫人,你怎么流了那么多血?”稳婆的声音突然变了调,满是慌张。

慕卿歌却仿佛听不见一样,只紧紧抱着孩子,意识却一点一点地模糊了起来。

那厢却已经开始吩咐人:“去将那孩子抱出来。”

“不……不要……”

……

“不要!不要!”慕卿歌脑中满是惊慌,惊呼出声。

孩子,她的孩子!

“她怎么这么吵?都已经被迷晕了还不停大喊大叫。不行,得用东西把她的嘴堵住,不然要是惊动了其他人,就坏了事了。”

脑海中一阵嗡嗡声,慕卿歌猛地睁开了眼来。

屋中昏暗,只闻到一股子奇怪的香味。

这是哪儿?

她不是在生孩子吗?

孩子?她的孩子……

“你去将她的嘴堵上,我再派个人去禀报王公子一声,说人已经带到,请他快些过来。”

外面传来慕言静的声音,随后是一串脚步声。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慕卿歌下意识地闭上了眼,一双粗糙的大手捏住了她的下巴,随即,带着些汗味的布巾就塞在了她的嘴里。

意识渐渐回笼,慕卿歌觉着眼前这情形,十分熟悉。

只稍稍想了想,慕卿歌便险些冷笑出声,她如何能够忘记?这便是她之前被王焕志玷污了清白,名声尽毁时候的场景啊。

她跟着慕言静一同来参加静安公主的小宴,宴上被人泼湿了衣裳,她被带到此处更衣,却不曾想被迷晕了过去。

而后,她被痛醒,醒来却发现,她正被一个陌生男人压在身下,身上未着寸缕……

她尚未回过神来,门却被踢了开来,慕言静带着宴会上的世家公子小姐们立在门外,一脸震惊地看着屋中发生的一切。

她才看清楚,那个男人,是城中臭名昭著的纨绔子弟王焕志。

王焕志说,是她勾引了他。

也是在同一天,她母亲在府中早产去世,一尸两命,等她回到府中的时候,只剩下冰冷的尸体……

慕卿歌狠狠地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痛。

伴随着这疼痛,一股子血腥味在嘴里蔓延了开来。

慕卿歌却是愣住了,这……不是梦?她也还没有变成鬼?

她这是……重生了?

重生到了那改变了她一生的那一天?

“小姐,她还昏迷着呢,我堵住了她的嘴,不会再吵了。”

慕言静哈哈笑了起来:“好极,一想到待会儿会有什么样的好戏上演,我便觉着十分兴奋。哈哈哈哈,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那副情形了。倒是不知,我那位平日里清高无比的好姐姐,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慕卿歌咬牙,果然是她,这一切,果然都是她的算计。

慕卿歌想着,嘴角却勾了起来。

好,很好!

上天,总算待她不薄!

慕卿歌浑身都在打着颤,带着激动,兴奋,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只是慕卿歌却也明白,现在不是她感慨的时候,王焕志只怕很快就要来了,她必须要先想方设法地离开这里。

既然老天给她机会让她重来一次,这一次,她绝不会再重蹈覆辙!

好在,那些人大概是觉着她中了足量的迷香,一时半会儿也醒不来,因而也只将她的手松松垮垮地绑了起来,嘴里塞了汗巾。

慕卿歌抬起手将嘴里的汗巾取了下来,用牙齿将绑住手的绳子给解了开,随后坐了起来。

屋中还点着迷香和催情香,慕卿歌有一瞬间的眩晕,浑身有心无力。

她只紧紧咬住嘴唇,嘴里迅速蔓延开一股子血腥味。

疼。

但是神志却稍稍清明了几分。

她四下打量了一下,跌跌撞撞站起身来,拿起床边和桌子上的灯盏。

慕言静和丫鬟守在门外,她只有一次机会,势必要一击即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