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脑袋瓜真聪明
作者:亓川  |  字数:3237  |  更新时间:2022-07-07 14:37:17 全文阅读

“奚老爷子这寿宴大手笔啊,你看看这摆设,这个杯子摔碎估计你都赔不起!”

“这可是他那从未露面的小孙女筹办,平时见不到人影的几位爷都到了,这孙女怕也是个大人物!”

“那指腹为婚的厉景容连半步都没离开过奚老身边,摆明了想娶奚小姐,我的梦中老公啊……”女人一副痛心的模样。

“厉景容又怎样?有名无实,见到那位爷不跟孙子一样?人家的一根头发丝他都比不上!”

“哎哎哎……那位爷怕是没人高攀的起,嫁过去当小妈都是奢望,奚老是德高望重,可厉靳是何等人物?欧洲的皇者,比不得比不得……”

“可按奚老的地位,他的孙女可是众星拱月之人,我看八成是相貌丑陋不敢见人,厉家才看不上呢!”

“咱俩想到一块去了,家世高崇又怎样,长成村头翠花……”

“嘘……”一女子神色担忧。

“这话题又不是今天才说的,这么多年说的人多了去了,怕什么!”

不远处黑色的背影轻颤,唇角压弯,饮尽杯里仅剩的香槟,可她怎么不知道自己容貌丑陋?

她们声音不算很大,但却一字不漏的传入她耳中,没想到出来躲人都能听到这些。

厉靳是吗?厉景容都比不上?她倒是有点好奇。

如果可以还真想认识认识。

她今天并未穿礼服,而是一身黑色欧式宫廷风装,西装门禁两侧有金色刺绣装饰,内衬白衫,黑色中筒靴,因身高优势,每一个褶皱被展开的恰到好处。

过肩的发微卷,金边眼镜在她淡然的神情下略显慵懒。

眉黛青颦,翦唇如激丹,两个酒窝若隐若现,是个气质清冷绝艳的美人。

这时正厅前一阵骚动,涌出很多人。

心一沉,想着才离开一会,爷爷应该不至于想要抓她回去吧?

紧接着一个女生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不好了小小姐,我刚刚偷听到,厉景容跟老爷谈跟你的婚事,都商量订婚日期了!”

奚明月闻言,面色沉的发黑,平静淡漠的眸子里拧起一抹晦暗的阴霾。

她生在奚家,父母双亡后留给她奚氏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在她结婚时才可动用,恢复她的身份。

厉景容不是想娶她,是想要股份以及奚氏的地位。

“小小姐!不好了!”又是一声呼喊,男子环顾了四周压低嗓音说:

“厉家的小少爷不见了,厉先生正在加派人手寻找,寿辰是您一手操办,老爷正喊您过去找人……”

“哪个厉先生?”

“厉靳先生。”

厉景容怕的那位?

她不掌权,只有内部人清楚,如果若是她先一步找到孩子,拿出自己的身份请厉靳帮忙,打消亲事,也未尝不可。

奚明月没有犹豫,“我马上去监控室,还有,查下今晚带孩子来的都有哪些人。”她边走边吩咐,纤细的身姿,迈着大步,衣角随风而动,浑身清冷气息逼人。

奚家是处大型庄园,宴会在一楼举办,场地很大,要找个孩子并不简单,也不可惊动宾客。

前厅,本该是欢乐融融的祝寿,现只剩一片压抑。

为首坐着的男人,裁剪得体的深色西装,眉宇之间散发着一股令人心惊胆颤的危险气息。

他的眼眸如久浸寒潭的黑曜石,幽深冰冷,节骨分明的手搭在腿上敲点着,彻骨的寒意不断侵袭至各个角落,距离甚远也感受得到。

换了一批又一批的保镖,皆是面色惊恐的摇头。

“继续找。”他面色不改,几个字冷冷的从他唇缝溢出。

后院。

“那孩子是自己成心跑出去的吧?”按厉家的保镖和他的身份不可能随便失踪。

“好像还真是……”

她眉头微微抽搐:“名字呢?”

“叫贝贝,四岁,是厉先生带过来的,他们来的时候小姐正在房间,所以没碰到。”

监控室地处偏僻,途径不对外开放的后院小花园,花草树木葱茏,几盏路灯散发着暖光,也添了分幽静的意味。

“呼呼呼……”原本寂静的环境,一阵紧密又急促的呼吸低声响起,以及树枝断裂声。

奚明月顿住脚步,做个了禁声的动作,目光警惕的审视周围。

后宅疏于看护,莫不是有贼?

“有人。”

俩人放轻脚步朝那簇乱动的草丛靠近,奚明月壮着胆子,猛地一掀,只见身穿浅蓝色小西服的男孩蜷缩在地,浑身颤抖,一手死死的捂住心脏,一手努力想要去拿不远处的药瓶。

“坏了!”

奚明月心一紧,指着药瓶:“快给我!”

随后迅速把他放平,看清男孩粉雕玉琢的面容后,心头莫名一怔,他就是贝贝?

不容多想,又马上松懈他的衣服,学着在电视上看过心脏病发作的急救方法对他急救。

“深呼吸,放轻松,”又给他塞了一粒药:“含在舌头下面。”

“丫丫,倒点温水过来,快!”

她不停的轻抚他的后背,念叨着:“放轻松,别把药给咽下去了……”

男孩还未从疼痛中缓解,皱着眉,有气无力的点点头:“谢谢……姐姐……”

吃过药症状缓解很多,估计也没什么大事了。

奚明月心头一软摸了摸他的小脸,见他气质不一般,轻笑道:“跟我说说为什么避开保镖跑出来?”

他那双眼睛又亮又大,湿漉漉的惹人怜爱,小嘴略显苍白的抿着,面色憔悴,让人好生心疼。

一提起此事,男孩脸上情绪肉眼可见的阴沉起来,水灵灵的眼睛也化成刀光,声音冷了冷:“我……我才不是偷跑出来的!”

人不大脾气不小。

奚明月一把捞过他抱在怀里,哼道:“行啊,我找你爸去。”

心里暗喜,自己这是什么锦鲤体质,天助她也啊!

不过这孩子有点沉啊?

话落,就见丫丫端着水杯快跑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几乎在对视的第一眼奚明月就被他吸引。

得体深色高定经典西服包裹着颀长的身形,周身如同裹挟着极寒之地的风霜,迈着大步缓缓而来。

他眸底似酝酿着海底深处的风暴,鼻梁高挺,唇线清晰,如刀削的脸庞透着禁欲和薄情,如造物主的宠儿,散落在人间,令人移不开眼又难以靠近。

神明……

奚明月觉得头一次找到了能用神明去形容的人。

鞋底和地板的碰撞一下下敲打在她心尖,走近时散发出的压迫感,心跳也随之加快。

男人在看见两人同样的酒窝和眉眼间的一丝相似时,眼底划过一道不宜察觉的亮光,手攥紧了下。

“呃——”她突感脖子上的力道猛地收紧,又接收到来自男孩幽怨的目光。

“我不要看见他!”男孩看了眼男人愤愤的向她控诉。

奚明月心一悸,抬眼脱口而出:“你就是厉靳?”

“是。”他菲薄的唇瓣溢出两个字,声音比她想象的低沉磁性。

“放我下来!你跟老男人是一伙的!你是坏阿姨!”男孩气鼓鼓的脸颊恢复了点血色,像个被捞上岸的鱼,激烈的扑腾。

老男人?你爹看起来不老啊,这外貌条件放演艺圈都是杠把子。

看来这俩父子关系很紧张啊……

“放开我,我不要你碰我!”

奚明月身材纤细娇俏,抱着他已经吃力,额头沁出薄汗。

“好好好,我放你……啊!”男孩一脚揣在她大腿,一个趔趄整个人往后倒去!

“小小姐!”丫丫脸色陡然惨白,想要去接住被另一个身影抢先。

顷刻间,一袭颀长的身形伴随着淡淡的檀木香,隔着衣料感受着强有力的臂膀,整个人被他捞了回来。

两人同样身着黑衣,中间夹着小孩,姿势尴尬。

奚明月脊背僵直,想要推开他,却发现因抱着男孩的手臂突感一阵麻痹,而后传来酸软之感,推搡他的举动更像是拒抑还迎。

一顿下来他昂贵的西装衣领被她揪的出现褶皱,让奚明月有些无地自容,手心似乎也沁出汗来。

搞没搞错,他儿子还看着呢,太没面子了……

“你们挤着我了!快松开,我要下来!”贝贝拧着小眉头气鼓鼓的发话,打破诡异的气氛,奚明月借机快速调整情绪。

厉靳面色不改的从她怀里把男孩抱走,瞥了他一眼,“刚刚喊我什么?”

他心一咯噔,刚刚太生气不下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他嗅到了老男人的怒气,想到上次当中被打屁股,这次千万不能在漂亮姐姐面前被打。

“爸爸……”

男人音色寡淡:“道歉。”

低沉缓慢的语气掷地有声带着肯定。

此刻的男孩就像小鸡见了老鹰般乖巧,奶里奶气的声音任谁听了都母爱泛滥:“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奚明月按耐住激动的心,淡淡一笑,看向男人:“不碍事,这孩子刚刚突发心脏病还挺严重的,还好没什么,不过你作为父亲要多多注意,这种情况太危险了。”

“谢谢。”他微微颔首,言语间却没有半分情绪。

奚明月见他一副冷脸,忍着对他的望而生畏,直切主题:“谢就不必了,我想请您帮个忙,可以吗?”

“漂亮阿姨,难道你跟其他坏女人一样,你想敲诈勒索吗!”奶气十足的声音又响起。

厉靳则面无表情,似是不意外。

“小脑袋瓜真聪明!”

她索性承认:“对啊,就是敲诈勒索你爸,谁让你乱跑正好被我救了?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知道吗?”

她微微弯腰,发丝垂下下意识的别到耳后,小小举动本是没什么,但男人瞥见她耳软骨处缺了一块时,整个人顿时怔住。

眼底一片震惊,宛如千年寒冰般的眸间陡然炸裂,闪过错愕而复杂的情绪。

是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