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后娘好凶啊
作者:向阳为春  |  字数:3423  |  更新时间:2022-07-05 07:29:01 全文阅读

沈国公瞬间松开沈夫人,厉声呵斥:

“何人在那?”

沈夫人一阵心虚,连忙吩咐道:

“红裳,快去看看!”

然而,不等红裳走过去,灰头土脸的人影就闯入众人视线。

待看清时,举众俱惊。

沈国公惊呼,“离儿!?”

沈夫人瞳孔骤缩。

她明明安排了婆子守在那,这是怎么出来的?

“你不是随兰儿一同进宫了吗?”沈国公质问道。

事已至此,沈夫人只能尽量压制情绪,附和道:

“是啊离儿,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莫不是半路跑回来的?你这孩子,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一切有你姐姐在,不必害怕的。”

沈夫人口齿伶俐,先下手为强,这番话是变相告诉沈国公:

是你女儿没用,怯场跑回来的,跟她可没有半点关系。

沈国公相信了沈夫人,呵斥沈长离的话到了嘴边,就被沈长离的哭声打断。

“呜呜呜……父亲,我…我一直被锁在芷萱院,从未出门啊!”

沈国公不是蠢人,立刻抓住重点。

锁?

再打量沈长离一身灰扑扑的衣裳,跟逃难似的,哪里是进宫?分明就是沈夫人的谎话!

他抬眸望向沈夫人,“你不是说离儿一早随兰儿走了吗?”

“大姐姐走了?”沈长离佯装惊讶,

“可夫人明明告诉离儿,大姐姐还未起身,让离儿安心在芷萱院等,等来等去,没想到大姐姐已经进宫去了?”

沈夫人大怒。

她什么时候告诉沈长离,让她在芷萱院安心等了?分明就是这小贱蹄子胡说!

“啪!”

沈夫人被沈国公掌掴在地。

“好你一个王若霞,你竟敢欺骗我!为了让兰儿一枝独秀,就把离儿锁起来,如今离儿的身份不一样了你明白吗?”

沈国公的肺都要气炸了。

本来他在寒君袂面前脸就丢光了,若今日沈长离因此失信于太后,这婚约还能作数吗?

“老爷…妾身没有……”沈夫人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沈长离瞥了眼有些动容的沈国公,暗道一声:

这沈威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还恋爱脑?看来还得她添把火啊。

沈长离往地上一跪,泫然欲泣道:

“夫人没有锁离儿,没有往墙上倒油,也没有欺骗离儿,更没有剪毁离儿的衣裳,阻止女儿进宫!求父亲不要惩罚夫人!”

看似为沈夫人求情,实则将沈夫人做的所有事都和盘托出。

沈国公凝视着沈夫人,这哪里是阻止沈长离进宫,这根本就是要断送他沈家的荣耀啊!

沈夫人面色一白,呵斥道:

“闭嘴!”

“我看要闭嘴的人是你!”沈国公怒声打断沈夫人的声音,

“还不滚回清秀园待着!”

时间来不及了,当务之急是把沈长离送进宫去赴宴。

在沈夫人不可置信的注视下,沈国公将飞翼送来的衣裳交给了沈长离。

“换衣裳,父亲送你进宫。”

“多谢父亲。”

沈长离淡笑离场,给沈国公一个发作的机会。

毕竟,被自己心爱的女人欺骗,对于恋爱脑来说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尤其事关他的仕途。

换衣之际,门外果然传来沈国公的怒骂声,以及沈夫人的求饶声。

沈长离笑出了声。

今天的事,沈长离只给沈国公心底埋下了一枚怀疑的种子。

等到种子发芽,都不用她动手,沈国公就会自己清理门户的。

有什么比被心爱之人厌弃自己更令人难过的呢?

她望着铜镜中,身着一袭淡青色柔绢曳地长裙的自己,露出一丝满意的笑。

这沈国公挑老婆的眼光差,挑衣服倒是很合身嘛。

“离儿,好了没有?时辰快到了!”

沈国公正催促着,门就被打开了,迎面走出的少女亭亭玉立,令他有一瞬间的惊讶。

果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这摄政王送来的衣裳果真是好看!

从前只觉得兰儿端庄,柔儿貌美,今日一看倒觉得这沈长离格外矜贵。

对,就是矜贵。

与生俱来的矜贵。

有了这丝矜贵,仿佛连沈长离这个人,都变得容光焕发了起来。

“父亲,我要守羽陪着我去。”

沈长离的声音唤回沈国公的思绪。

“守羽呢?”

沈长离望向沈夫人,重复沈国公的话:

“夫人,守羽呢?”

沈夫人看着一身锦衣华服的沈长离,有些嫉妒:“我怎么知道?”

这衣服一看就名贵,她的兰儿和柔儿都没有,沈长离凭什么有?

“父亲,原来画本子里说的都是真的,后娘好凶啊!”沈长离又是一派泫然欲泣。

有绿茶走的路,让绿茶无路可走。

即便眼前是个老绿茶。

沈夫人虽然多次对沈长离下手,可从来没叫沈国公知晓,她生怕在沈国公心中留下一丝不好的印象,连忙开口:

“我虽然不知道,但…但我可以帮你找找看。”

沈长离立刻破涕为笑,“这才对嘛。”

沈夫人惊了。

红裳也惊了。

她们头一回见翻脸比翻书还快的人。

倒是沈国公,只觉沈长离识大体,没有继续纠缠。

不过多时,一名婆子就带着守羽出现在了沈长离眼前。

打量一眼,并未受伤。

沈长离放下心来,“出发吧,莫要耽误了时间。”

然而,又一个巨大的问题挡在了沈长离面前。

——沈家没有马车了。

准确的说,是沈夫人昨夜就打发府中所有车夫休息,只为今日不让沈长离进宫。

所以眼下,沈家根本没有乘坐的马车。

沈国公急得团团转,沈长离却平静异常。

“咱们家没有马车,可以借啊。”

“说得轻巧,这个时候我上哪儿给你借去?”

后方的沈夫人又露出一丝得逞的笑。

哼。

从芷萱院出来了如何,有华贵的衣服又如何?

没有马车,终究进不了宫!

“那儿不是有吗?”沈长离抬起下巴指向长街处。

众人顺着沈长离的目光看去。

长街,一辆华香宝盖的马车缓缓前进。

沈国公一眼看出,那不是寻常马车,而是祁王殿下萧煜的马车。

“胡闹!哪有人向……”

沈国公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一声尖叫打断。

再睁眼,一名身着锦衣的美妇人已经扑倒在了祁王殿下马车跟前,若非车夫及时勒马,那美妇人只怕就被马蹄碾成了肉泥。

“哦哟,夫人怎会跑到那里去?”

随着沈长离一声话落,沈国公这才看清,那扑倒在马车之下的,竟然是他的妻子!

“若霞!”

沈国公颤巍巍的上前将沈夫人扶起。

沈夫人花容失色,发丝凌乱,俨然还未从惊吓中回过神来。

马车上的人倒是回过神来了。

车帘一撩,露出一张俊俏的脸,只不过,萧煜脸上并无好颜色。

“沈国公,你真是好大胆子,竟敢惊扰本王的马车!”

不等沈国公开口道歉,沈长离就冒出了头。

“见过祁王殿下。”

“见过?你何时见过?”萧煜一改方才的冷漠,取而代之是一片欣赏之色。

沈长离心下一紧,她的确见过萧煜,就在昨夜的揽月楼,不过当时萧煜应该没见过她,可眼下听萧煜的意思……

沈长离还在揣测,萧煜又道:

“沈三小姐方才想说什么?”

“殿下面前,不容放肆。”沈夫人终于回过神来。

在摄政王面前得脸也就算了,凭什么还勾引祁王?她必须把沈长离这份心思彻底扼杀摇篮。

“猖狂!”沈长离转过身来,当众甩了沈夫人一巴掌。

声音之清脆,令众人吃惊。

“冲撞祁王殿下,此事可大可小。”

沈夫人先后被沈国公父女甩了两巴掌,羞愤欲死。

方才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脚下一软就冲了过去,仿佛不受控制一般。

沈夫人嘴巴一瘪,就要向沈国公哭诉,换来的却是沈国公一声呵斥:

“三小姐说的对,红裳,还不快把夫人带回去!”

虽是呵斥,沈长离却听出了一声包庇之意。

行吧,日子还长。

“父亲,您消消气,想来夫人也不是故意的,她也只是为了女儿的事情着急而已。”

沈国公面色晦暗不明,他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出沈长离说这话的意图?

只怕下一句就是向萧煜开口借马车一事了。

再回想刚刚发生的来龙去脉,他神色愈发复杂。

沈夫人摔倒只怕跟沈长离也有不小的关系。

见沈国公不接话,沈长离有些着急。

再不进宫,只怕就来不及了。

沈长离笑着开口:

“父亲拉不下脸开口,难道祁王殿下也不好奇么?”

萧煜口直心快,三两句就被沈长离带进沟里,开口道:

“不知沈夫人何故着急?”

“后宅阴私,还是不透露给祁王殿下了吧,”沈长离陡然转开话题,

“不过,像祁王殿下这般热心肠的人,一定不会拒绝一个受害者的求助吧?”

萧煜彻底被带沟里,大手一挥:

“没错,沈三小姐不妨直说。”

“山一程,水一程,带我一程成不成?”

萧煜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载一程倒是没问题,有问题的是,这可是他未来的嫂子!自古男女八岁不同席。

就在萧煜犹豫着要不要拒绝之时,突然注意到了沈长离身上的衣服。

沈长离身上穿的衣服,不是西周进贡的柔绢缎吗?

他好像记得,当初进贡就这么一匹,一共制成三件衣裙,一件在太后宫里,一件给了娇妍郡主,另一件在他四哥寒君袂手中。

前两者断不会将这等华贵之物送给沈长离,那么沈长离身上这件是他四哥送的?

“祁王殿下?”

沈长离的声音唤回萧煜的思绪,他一口回绝:

“不行。”

别的倒是可以考虑,沈长离是他四哥看中的人,他就断然不能与之传出半点绯闻。

他得对他四哥忠诚!

沈长离自然没想到萧煜拒绝这么干脆,正要问,就被沈国公打断。

“祁王殿下勿怪,小女一向没规矩,下官这就带回去好好管教。”

说着,沈国公就拉起沈长离的手,准备往回走。

沈长离秉承着没完成目标决不罢休的态度,当然不肯。

她企图挣脱沈国公的束缚,一个不防,差点被沈国公这蛮力老头推到地上。

危难时刻,沈长离腰际缠上了一条黑鞭,身体腾空而起,而后落入了一个宽厚有力的胸膛。

耳畔响起了沈国公恭敬的行礼声:

“参……参见王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