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美男出浴发现惊天秘密
作者:向阳为春  |  字数:3186  |  更新时间:2022-07-07 07:21:01 全文阅读

温热而柔软,还带着丝丝甜味,令人沉迷。

寒君袂想再仔细品尝一番,一切都停在了看见沈长离戏谑的眼神时。

沈长离率先松开唇,哈哈大笑起来:

“还说不愿娶我,你明明求之不得哈哈哈哈!”

发觉自己被调戏的寒君袂恼羞成怒的起身,若她不是个女人,他一定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扇死她!

“哎哟小相公别生气嘛,我见了喜欢之人实在忍不住,你要理解。”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今日来,我是有交易想跟你做。”寒君袂尽力将心中怒意忍下,

“古籍有记载,东海有灵珠,七颗连珠可打开海中宝藏,我要你替我拿到这七颗。”

“拿到七颗灵珠,你就会娶我?”

“不错。”

“可是可以,”沈长离话锋一转,

“不过嘛,打开宝藏你要分我一半。”

见寒君袂眸光微变,沈长离连忙补充:

“倒不是不相信你对我的感情,而是不相信时间,你知道的,这世间唯一靠得住的就是钱了。”

寒君袂没有搭理,从袖中丢出一张图纸,

“钱可以分,这是灵珠的图样。”

这么简单?沈长离颇有些意外的捡起图纸,勉强看了一眼才知这根本不简单!

因为这图纸上的图样不是别的,就是昨日她交给寒君袂的那颗玉灵珠。

“你要找的灵珠是玉灵珠?”

“你,认得?”

果真是玉灵珠,沈长离一阵懊恼。

怪就怪她之前一直把重心紫苑千花上面,都没多留个心眼在玉灵珠上面,眼下玉灵珠已经给了寒君袂,难不成她又要拿回来?

“好,这个交易我做了。”沈长离答应下来。

黑衣人武功不俗,能让他动心的宝藏绝不止一点两点。

寒君袂见她答应,转身欲离,只是不等他踏出门槛,沈长离就拉住了他的手。

“小相公,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日后若是有了发现又该怎么联系你?”

寒君袂下意识甩开沈长离的手,报出名字的同时,纵身消失在了沈长离的视线。

沈长离留在原地,手中握着方才借接吻之际,从须弥环中拿出来的银针,嘴里喃喃重复着寒君袂的字。

“玄冥……这倒是个好名字。”

“玄冥是谁?”倒在门口的守羽缓缓苏醒,

“小姐,奴婢怎么睡在这里了?”

沈长离很想告诉守羽,她不是睡,而是被打晕在了这里,可她又担心会吓着这傻孩子。

“定是你太累了,给我准备一套黑色衣裳,今晚早点休息。”

守羽深信不疑,迷迷瞪瞪的去了。

不过多时,守羽就拿着一套黑色衣裳回来,沈长离看了一眼,觉得还不够简便,拿回去又重新改造了一番。

不过因为她手艺有限,改造也只是用剪刀随便的剪剪裁裁,再缝缝补补,成果只能勉强可以看出是一套贴身长袖长裤。

剩余的布料,沈长离用来缝制了一个口罩,以及一个黑色帽子。

看着床上这套简易的装备,沈长离欲哭无泪。

这换做前生,注意形象的她绝不可能穿,可眼下也只能将就一下了。

天很快暗下来,沈长离给守羽的茶里下了一点安神药,随后换了衣裳就翻墙出门。

坐在墙头时,沈长离明显的感觉到了一双眼睛盯着她,可她看过去,却什么都没有。

她没有多想,在暗夜中飞檐走壁,好似一只夜蝴蝶。

不消片刻,她身影就落在了摄政王府对面。

她已经绕摄政王府走了一整圈,她发现这摄政王府守卫十分松懈,这不符合常理。

难不成那摄政王一早就猜到了她会到访?被人预判自己的预判可不是沈长离料想的结果。

何况她今日的目的是偷走那颗玉灵珠,若是被寒君袂发现她还怎么偷走?

转动着眼珠,沈长离心中已经有了想法。

“着火了!着火了!”

无影出来巡视,

“怎么回事?”

“无影大人,厨房那边着火了!”

无影登时觉得有些不对劲,毕竟摄政王府中从未出现过这样的纰漏。

还未多想,门内已经响起了鹤神医的声音。

“无影侍卫,王爷该泡药浴了。”

想着厨房着火也不是大事,无影转身进门,帮鹤神医抬着扎满银针不能动的寒君袂往耳房去。

此刻的寒君袂,不仅不能动,更是陷入了意识模糊的状态,整个人十分安静。

无影安顿好寒君袂,又吩咐门口的侍卫守好耳房,才带人向厨房那边去。

无影前脚才走,后脚沈长离已经闪身到了耳房附近。

暗夜中,她一身夜行衣,仿佛与黑融为一体。

她一边走,一边打探,这一路走来,只有这个院子灯火最为通明,人手最多,想必就是寒君袂居住的地方。

沈长离先溜进了书房,翻找一番,并未发现玉灵珠的下落,随后又贴着墙滚进了另一间屋子。

朱红幔帐,雕花木床。

可以确认,这是寝房。

沈长离一路找到床上,竟然盖海棠花被褥,还真是个闷骚的男人。

依旧无果。

就在沈长离准备离开之际,屏风后突然传来一阵哗啦啦的水声。

她心一惊,莫不是寒君袂在里面洗澡吧?

但遂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寒君袂虽然双腿瘫痪,但内力深厚,寒君袂若是在里面洗澡,她在外面早就被发现了。

沈长离正想着,门口又传来了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坏了,来人了!

沈长离摸出两根银针夹在指间,身形一转躲进了屏风后面……

朦胧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吱呀一声,有人开了门进屋,隔着一道屏风,无影开口道:

“王爷,属下查到了,方才厨房失火是干草被火星子点燃了,属于天灾。”

“出去。”

无影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他听寒君袂声音如此冷淡,只好应声退出。

听见关门的声音,浴池中又是一阵水花乍现。

“憋死我了!”沈长离从盛满中草药汤的浴池中探出头来,大口大口的呼气。

缓过气后,沈长离才看向另一边,为自己驱使,安静异常的寒君袂。

方才情急之下,她躲进了这个耳房,本以为里面的哗哗水声是来自于打扫的下人,没想到正是摄政王寒君袂。

她吓了一跳,但很快冷静下来。

因为她发现,此时的寒君袂,有些不寻常。

双眼迷离,神志不清,甚至连该有的反应都没有。

“姐姐,我胸口疼。”寒君袂一边说,一边拉起沈长离的手,往自己胸口上贴。

沈长离望着贴着寒君袂胸肌上的手,一阵吃惊。

为了让寒君袂听她的话,她刺了一根银针进寒君袂胸口处的檀中穴。

“居然叫我姐姐?你知道我是谁么?”

若非亲眼所见,沈长离怎么也不敢相信,此刻的寒君袂,跟昨天扬言要把她丢下去的寒君袂是一个人。

“就是姐姐呀,是漂亮姐姐。”

那张绝世的脸上,还勾起了一抹笑容。

沈长离觉得有点不习惯,抽回自己的手时顺带拿走了银针,试探的问:

“玉灵珠在哪里?”

寒君袂眨眨眼睛,“玉灵珠……”

为了听清寒君袂的声音,沈长离靠近了几分,不成想寒君袂大手直接揽住了她的腰身,二人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隔着薄薄的衣料,沈长离甚至都能感觉到寒君袂杂乱无章的心跳声。

“你中毒了?”

怪不得整个人都变了性子。

沈长离下意识探向寒君袂的脉,寒君袂却极其不配合,将沈长离双手反剪于头顶,紧贴浴池的墙面。

哗啦啦的一阵水声,寒君袂抱着她已经从浴池中站起来了。

水汽氤氲,美男出浴。

沈长离从上往下扫视寒君袂一眼,目光划过健硕有力的肌肉,最后落在寒君袂的腿上。

卧槽?

沈长离觉得自己发现了天大的秘密。

摄政王不仅没有瘸,那双腿还十分好看。

“姐姐身上好香啊。”

寒君袂一头埋进了沈长离的颈窝,这也给沈长离提供了机会,她一个手刀,寒君袂就倒了下去。

沈长离将其放于浴池干台,打量着寒君袂一丝不挂的身体。

宽肩窄腰大长腿,肌肉线条绝妙无双,穿衣有肉,脱衣显瘦。

不过,比起欣赏寒君袂的身体,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等待她确认。

她伸手去检查寒君袂的左手,还未确定门外又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几乎一瞬间,沈长离翻窗而走,彻底消失在了夜里。

她一路跑出老远,才停下来喘气。

该死,今日这一遭,完全就是白跑一趟。

不仅没有拿到玉灵珠,更没有核实她心中的想法。

她怀疑,寒君袂跟玄冥是一个人,但没有看清。

不过也不能说完全白跑,虽然没有拿到玉灵珠,但她发现了寒君袂的惊天秘密。

寒君袂不仅没有瘸,还中了毒,虽然还没搞清楚是什么毒,但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种慢性剧毒。

毒性发作时,寒君袂不仅变了个人,智商也下降了。

看来,这件事比她想象的要复杂,也要有趣的多啊。

沈长离身影一转,从后院翻回芷萱院。

坐于墙头,她又察觉到了一道寒芒一般的目光。

“谁?”

沈长离朝废院那边看去。

没有回答,无声无息。

难道真是看错了?

她太累了,尤其身上还沾染一身药草味,连忙回房洗洗睡觉。

她一边搓泡泡,一边回想寒君袂泡的药浴用了些什么药。

绿矾、大青叶、桔梗、黄柏、杜仲……

都是一些清热解毒泄火的药,但沈长离从这些药材中,找出一个弊端。

是药三分毒,既然是清热解毒泄火,为何要加绿矾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