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失心疯的梅姨娘
作者:向阳为春  |  字数:3153  |  更新时间:2022-07-13 09:28:42 全文阅读

沈长离刚说完那句话,芷萱院外又来人了。

“三小姐,夫人请您过去,您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次来的,是一群婆子,气势汹汹,仿佛只要沈长离违抗,她们就会动粗。

周云若离开才一刻钟都不到,沈夫人先后已经派了两拨人来,可见真的很急。

沈长离悠哉悠哉的坐下喝茶,柳眉一挑,

“夫人这么急,让我猜猜看,是父亲快被气死了,还是二姐姐闹着上吊自杀,又或是大姐姐脸颊泛红起疹,不敢见人?”

为首的婆子伍婆子神色一僵。

神了。

三小姐怎么连这也能猜到?

正想着,沈长离又开口:

“请我过去办事还没大没小,沈家也太没规矩了些。”

伍婆子又是一愣。

沈长离继续开口:

“去告诉夫人,想让我过去,就一步一跪着来求我,我只给她一个时辰的时间。”

伍婆子依旧发愣。

三小姐实在太狂了。

居然要夫人一步一跪,这简直是把夫人的见面按在地上摩擦啊!

“混账!”沈夫人在听见这个条件的时候,气的摔了一地的茶盏,

“当年我就应该把她捂死在襁褓!”

伍婆子连忙给沈夫人顺气,“夫人消消气,三小姐的确不知天高地厚,可大小姐那边还等着您呢。”

听见这话,沈夫人才稍稍平静下来。

沈玉柔名声尽毁,她不能再让沈玉兰丢了前途。

而今沈玉兰满脸红疹,若是不及时救治,只怕找个豪门阔户的婆家都难,偏偏这红疹起的怪异,只怕就是那个死丫头的手笔!

沈夫人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道:

“好,我跪,就是不知道她能不能受得起了!”

清秀园到芷萱院不远,一百来步的距离,沈夫人磕了一百多个头,抵达芷萱院门口时,额头都肿起老高。

伍婆子连忙跑进芷萱院禀报,却不想直接扑了个空。

“什么?她又不在!”沈夫人怒不可遏。

“夫人,这是三小姐留下来的信……”

扫了眼信,沈夫人只觉喉间一股腥甜,将要吐血,

“好她个沈长离,居然要本夫人给她打扫好新的居所才肯现身。”

伍婆子汗颜,“三小姐要搬到哪里去?”

沈夫人冷笑一声,“她没说,呵呵!本夫人必然要给她找个得天独厚的风水宝地了。”

伍婆子是沈夫人的奶娘,心领神会的笑了起来。

“其实这芷萱院的隔壁啊,就还不错,还有梅姨娘跟三小姐作伴,到了晚上更是好不热闹。”

沈夫人十分满意这个提议,点头笑道:

“说的不错,那就赶快着人准备吧。”

这边撸起袖子加油干,那边沈长离带着守羽,已经来到了揽月楼。

温澜收起棋盘,“喜上眉梢,有好事啊?”

“好不好的,还要看温东家肯不肯帮忙了。”

“说什么帮,咱们都是一家人。自从揽月楼有了你给的药,生意是越来越兴隆了。”温澜颇为感慨。

沈长离开门见山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要你帮我把沈玉柔的丑闻宣传出去。事成之后,作为回报,我会给你一种新药。”

沈国公虽然当场打了沈玉柔,但按照他的性子,事后一定会找人平息这场谣言。

沈长离就要在这之前,把场面扩大成,沈国公控制不住的地步。

“哈哈哈,小丫头,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辣。”温澜脱口而出。

“什么毒辣,我从来不会主动害人,这只不过是她们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罢了,”沈长离抓住一个重点,

“什么叫一如既往?”

温澜一愣,展开手中折扇扇了扇,

“上次你不是也让我帮忙扩大消息的么?”

虽然温澜将话圆了回来,可沈长离总觉得,温澜说的不是这件事。

她探究的看了看温澜,却只看出温澜的面具薄如蝉翼,价值不菲。

“我说,你能不能摘下面具,总是戴着一个面具,也太不真诚了。”

温澜摸了摸脸上的面具,“这你就不懂了吧,小爷这叫保持神秘感。”

沈长离不屑的“切”了一声,转身往外走。

“你去哪儿?”

“不说,”

“啊?”

“本姑娘这叫保持神秘感。”

晚风轻轻拂过沈长离的发梢,沈长离掐算着时间回了国公府。

她刚一回来,沈夫人就赔笑脸着把芷萱院隔壁握瑜院的钥匙交给了她。

沈夫人打包票道:

“这院子啊,依山傍水的,景色好的很。”

后面是一座荒废的小丘,一到下雨就漏水,可不是依山傍水么?

“下午我就命人修葺了,若是你喜欢,今日就可以搬过去。”

已经帮你把草除干净了,今天搬进去,后面可找不上她。

“夫人如此贴心,我岂能辜负?”沈长离笑了笑,那笑意却令沈夫人后脊生寒。

“你满意就好,”沈夫人强颜欢笑,

“现在是不是能给兰儿看看脸了呢?”

“啊呀,大姐姐毁容啦!”

“呸呸呸!哪儿那么严重,就是起疹子了而已。”

“哦~”沈长离拖长尾音,

“那就看看吧。”

沈夫人受宠若惊,没想到这么快就把这个死丫头糊弄过去了,连忙引沈长离进屋。

掀开床帘,一张满是脓包,丑陋不堪的脸映入眼帘,若非那身打扮,沈长离几乎都没看出来,这是她那表里不一的大姐姐。

“哎哟,丑八怪啊!”沈长离刻意说了一句。

沈玉兰如临晴天霹雳,眼泪夺眶而出。

她可是京城第一才女,何时被人说丑八怪了?

而偏偏,她起了一脸脓包,沈长离这个丑八怪的脸,却突然变漂亮了。

“诶呀,你这一哭脓水泪水混在一起就更恶心了。”

沈长离直言不讳。

沈玉兰如受重创。

沈夫人连忙开口,“别说了,赶快治吧!”

她怀疑沈长离刚刚的话,是故意的。

“哎呀,我突然有点头疼。”沈长离往椅子上一躺,大有一副不起来的模样。

沈玉兰急了,“你故意的是不是?”

“大姐姐这话说笑了,你毁容了,我作为妹妹,头疼不是应该的吗?”

“兰儿毁容,你高兴都来不及了,怎么会头疼?”沈夫人也忍不住了。

“夫人怎么会这么想,难道夫人和大姐姐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沈夫人心里一个咯噔。

她审视着沈长离,难道这个死丫头知道了些什么?

不,当年她做的那么干净,这死丫头怎么可能知道?

“你十几年都养在庄子里,我若想做一些事,你还可能活着么?”

“谁知道呢,”沈长离拍拍袖子,

“举头三尺有神明,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

沈夫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你在说什么?”

“能说什么?”沈长离勾唇一笑,岔开话题,

“我的头不疼了,拿纸笔来,给大姐姐写个药方吧。”

片刻之后,药方递到了沈玉兰手里。

沈玉兰是懂些医术的,在看见药方的那一刻,脸色瞬间僵住了。

“望月砂,马兜铃,人中黄……”沈玉兰勃然大怒,

“你戏弄我?”

“大姐姐此言差矣,你试都没试,怎知我戏弄你?”

“你让我把这些污秽之物敷在脸上,怎么不是戏弄?”

沈长离耸耸肩,

“都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大姐姐既然不相信我,何必找我来?”

抛下这句话,沈长离就往外走。

沈夫人连忙拦住她,“好一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你在这里等着,用药之后,兰儿的脸好起来了,你就可以走。”

“你觉得…你能拦住我?”

沈长离以一当十的画面历历在目,沈夫人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沈长离冷笑一声,大摇大摆的走了。

沈夫人与沈玉兰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抉择。

“兰儿,要不…你就试试吧?沈长离此人,虽然心肠歹毒,可她从不会骗人,为娘觉得……”

“母亲!”沈玉兰怒喝一声,打断了沈夫人的声音,

“让我把那些污秽之物糊在脸上,我情愿死了!”

沈夫人恨铁不成钢,一巴掌挥在沈玉兰脸上,

“你给我清醒一点!死多轻巧,难的是活着。你妹妹这辈子算是完了,难道,你也甘心败在一个贱人手下?你可是要做人上人的女子!”

一巴掌彻底将沈玉兰抽醒。

是啊。

她沈玉兰生来不凡,怎会甘心屈居人下?

打不倒她的,只会让她更强大!

“敷…我敷。”

清秀园这边臭气熏天,芷萱院那边忙的不可开交。

芷萱院看着不大,东西却不少。

沈长离一脸无奈的看着院子里的大箱小箱。

“早知道就不买那么多了。”

守羽满头大汗,“小姐您先歇着,这些事奴婢来。”

“别动,”沈长离拉住守羽,朝看热闹的下人扬了扬手中的元宝:

“帮忙有赏哦。”

虽然沈夫人吩咐了,不许给三小姐帮忙,可有钱能使鬼推磨,耐不住三小姐实在出手阔绰。

众人拾柴火焰高,不过一会儿就将东西搬了过去。

“如今府中最有钱的,就数三小姐了吧?”

“那可不!若不是三小姐给的报酬丰厚,我怎么也不敢进这个院子。”

“这个院子怎么了?”

“你不知道?这院子不仅闹鬼,还住着一个失心疯的梅姨娘啊!”

“梅姨娘又是谁?”

“梅姨娘就是前些年老爷跟前最得宠的姨娘啊!不是我说,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下人一回头,就被吓了一跳,连忙跪下:

“三小姐恕罪。”

沈长离混不在意的摆摆手,“起来吧,接着讲讲,梅姨娘为何失心疯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