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姐姐欺负我
作者:向阳为春  |  字数:3180  |  更新时间:2022-07-15 11:55:40 全文阅读

红裳一惊,随后扑通一声掉进了荷花池里。

四月的水还是有些冰凉,灌了一嘴。

“救命!救命!”

沈国公想也没想跳了下去。

雄风不减当年的沈国公,搂着红裳的脖子就将人拖上了岸。

红裳吐了几口水才反应过来,救她的人是沈国公,慌了神。

“奴婢…奴婢参见老爷。”

沈国公倒着靴子里的水,一扭头就看见了一身红衣的红裳,红色的衣裙湿漉漉的,紧贴于身上,曲线毕露。

“怎么是你?”

“奴婢……”红裳余惊未了

沈国公挑了挑眉,

“有什么想不开的?”

红裳咬着唇,没有说话。

她不知道的是,此刻自己这番模样落在沈国公眼中,格外诱人。

“年纪轻轻尚未许配人家吧?”

“……是。”红裳知道自己此刻处境尴尬,连话都说不清楚。

沈国公却来了兴致,随手摘下一朵桃花簪于红裳发间,

“自古红颜多薄命,香消玉殒谁人怜?”

沈国公的手指擦过红裳的脸庞,最后落在那不点而红的唇上。

“那封信是你写的?”

红裳被沈国公撩得心猿意马,根本没听见沈国公在说什么。

而沈国公将如此深情的红裳看作了默认。

心下欢喜之际,直接将红裳一把拉入怀中。

果然,他的魅力不减当年!

红裳惊呼一声,双手抵住沈国公的胸口。

“老爷……奴婢……”

“怎么,你不喜欢?”

红裳一愣。

喜欢?

谁会喜欢一个比自己大一轮的老头子?

可如今,她已经没了选择。

如果不服从沈国公,明日面对的不仅是沈夫人的针对,还有沈国公的。

呼吸之间,心思已经百转。

红裳硬着头皮依偎在沈国公怀里,

“得老爷看中,奴婢…奴婢无胜欢喜。”

四月的荷花园空寂无比,却又春光乍泄。

翌日。

守羽急匆匆的进门,向沈长离禀报道:

“小姐,今早上红裳被抬为姨娘了!”

沈长离并不意外,“清秀园那边什么态度?”

“夫人勃然大怒,奴婢取饭回来,正看见刘大夫急匆匆地往那边赶。”

这一气,竟然气出了病。

红裳被抬为了姨娘,这段日子她们算是清静了,距离诗词会还有三天,她可以好好准备了。

“今日开始,咱们闭门谢客,谁来也不开门,我要专心学习了。”

“是!”

本以为接下来的三天,可以安安心心地待在院子里,睡几个好觉。

然而事与愿违,就在诗词会开始的头天晚上,寒君被寒毒发作了。

飞翼匆匆赶过来,“三小姐,求您过去帮帮忙吧!”

沈长离无奈地伸了个懒腰,不疾不徐。

“到底怎么回事?”

飞翼见沈长离这一脸平静的样子,更加着急了,可他只能尽量保持冷静,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和盘托出。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王爷去小满楼见了祁王回来后,就毒发了,而且还碰上鹤神医采药未归?”

飞翼点头如捣蒜,“不错,三小姐快跟我走吧。”

事情变得有点儿可疑。

寒君袂与祁王萧煜比亲兄弟还亲,没有给寒君袂下毒的理由,那么问题只可能出现在小满楼上。

有人借小满楼这个地方,给寒君袂下毒!

“王爷今日会去小满楼,是几天前就决定的?”

“三小姐怎么知道?”

“王府有内鬼。”沈长离断定道。

飞翼震惊,否认道:

“这不可能!王府固若金汤,王爷所用之人,个个都是忠心耿耿的好汉,三小姐怎能如此武断?”

沈长离不欲多说,越过飞翼往前走。

见飞翼还在发愣,沈长离道:

“发什么愣,能跟上来吗?”

飞翼本还疑惑沈长离为何会认为他跟不上来,直到看见沈长离飞檐走壁的轻功时,才知这人不是小瞧他。

实在太快了!

一眨眼,沈长离的身影就不见了。

等飞翼赶到王府时,沈长离已经进了屋开始给寒君袂施针了。

“姐姐,你变得好漂亮了哦。”

“姐姐,你这身衣服是谁送给你的,好衬你的皮肤哇。”

“姐姐,你怎么不说话?”

“姐姐,你为什么要拿银针?”

“啊!姐姐欺负我!呜呜呜…”

“通!”

“啪!”

“嗙!”

门外的无影和飞翼对视一眼,正犹豫着要不要冲进去之时,雕花门哐的一声就被打开了。

沈长离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模样,映入众人眼帘。

“三小姐…您这是……”

沈长离扶额道:

“谁能告诉我他寒毒发作的时候,力气怎么会这么大?”

“王爷天生神力,并不是……”

“快来两个人帮我把他按住啊!”

二人却犹豫了。

飞翼为难地说:

“王爷发作前吩咐了,发作时不许属下等靠近。”

“真是榆木脑袋,此一时彼一时,不把他按住,等着他继续袭医吗?”沈长离双手叉腰,怒不可遏,

“而且,有什么不能让你靠近的?真是莫名其妙!”

无影进入屋内,冒着巨大的风险,点了寒君袂的穴位才控制住受惊的寒君袂。

“好了,你们可以出去了。”

无影看了一眼被五花大绑于床榻之上的寒君袂,总觉得怪怪的。

“属下可以留下来给三小姐帮忙。”

“确定吗?”

无影不明白为何有此一问。

“确定。”

“确定那我就开始咯。”

话音一落银光现,沈长离双手各执三根银针,眸中冷光乍现。

刷刷刷!

眨眼工夫,六根银针快狠准的扎入寒君袂身上的穴位。

若非寒君袂被定住了穴位又痛晕了过去,此刻的怀瑾院定是惨叫声不断。

“来,把他裤子扒了。”沈长离吹了吹手指。

无影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沈长离解释道:

“接下来要扎的穴位在大腿根部,不脱裤子我怎么扎?”

虽然清楚医者面前无男女,可听着这些话从沈长离口中说出来,无影多少还是觉得震惊。

“快点啊。”

听见催促声,无影才忍着心中的畏惧,开始脱寒君袂的裤子。

若王爷知道自己寒毒发作被人扒了裤子,指不定如何生气。

无影心不在焉地想着,直到听见沈长离惊呼一声,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错。

“哎哎,你干吗?亵裤不用脱的啊……”

沈长离尴尬地捂脸,

“多少给他留点儿面子吧。”

无影反应过来,连忙将手中短小的布料提上去。

“属下…属下以为这个也要脱……”

比无影苍白的解释更吸引人的,是寒君袂脱衣有肉的身材。

沈长离不在意地挥了挥手,“没事,这事儿你知我知,王爷清醒后不会想起来的。”

无影嘴角抽搐。

话虽如此,但他还是有些心虚。

下一刻,沈长离已经开始施针,三针落下,行云流水。

沈长离拍拍手,“不出两个时辰,王爷就会醒过来,我就先回去了。”

“三小姐留步,”无影拦住了沈长离,

“而今鹤神医不在,王爷尚未苏醒,还请三小姐留下来,以防万一。”

那怎么行?

先不说她得回去补觉,准备明日的诗词会,就说五花大绑的寒君袂等会儿醒来,也不会放过她啊!

不等沈长离想好一个借口,无影继续道:

“还请三小姐看在上回王爷守了三小姐一整夜的面子上,留下来吧。”

这世间最难还的,不是钱,而是人情。

沈长离无奈拂袖,“好好好,就当还个人情,不过我事先说好啊,等他醒了我必须走。”

这一留果然是两个时辰,天方鱼肚白的时候,沈长离正趴在床边,无聊的数寒君袂的胡茬。

原来摄政王也有不修边幅的一面。

一,二,三,四……

等到她数到九百六十二的时候,眼前那双冷若寒潭的眼睛,突然睁开了。

空气在刹那静止。

“本王数三声,从本王身上下去。”

寒君袂冷漠的声音拉回沈长离的思绪。

然而,沈长离的神情并未慌乱,只是笑嘻嘻道:

“三二一,我已经数完了,你能怎么样呢?”

寒君袂气得不轻,欲伸手却被掣肘,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脚全被布条绑着了,身上的衣服也被脱光,只剩一条亵裤,顿时怒不可遏。

不等寒君袂发作,沈长离就抢在前面开口:

“诶,别生气,别骂人,是你寒毒发作,我为了给你解毒才如此,你若不相信,完全可以向无影求证。”

寒君袂冷笑。

随后气运丹田,一把挣脱了桎梏,掐着沈长离的脖颈,将其压在身下。

“喂,你恩将仇报啊!我真的是为了救你!”

“本王知道。”

强大的雄性气息将她包裹,她耳根泛红,声音小了些。

“既然知道,还不快放开我?”

“休想。”

就算是救了他,可将他扒光了衣服五花大绑还是得罪了他。

看着寒君袂一圈圈地往自己手上缠布条,沈长离无语极了。

“从前听说摄政王有仇必报,真是领教到了。”

“你的荣幸。”

“别闹了,别松开我!”

“本王没闹。”

“可你弄疼我了!”

……

屋内气氛紧张,屋外气氛却是格外尴尬。

飞翼与无影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露出异样神情。

这王爷刚解毒,就如此放肆,不好吧?

“无影飞翼,你们站在这儿干什么呢?本王听闻四哥昨夜又不好了,连忙赶来瞧瞧……哎哎你们拦着我干什么?”

祁王萧煜从门外赶来,急匆匆地就要推门,却被无影和飞翼拦在门外。

“祁王殿下还是稍等一下吧……”

声音未落,门内突然传来寒君袂的一声痛呼。

萧煜心下着急,哐的一声就推开了门。

然而门内的一幕,却惊得他连下巴都合不拢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