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即兴表演
作者:向阳为春  |  字数:3462  |  更新时间:2022-07-22 09:04:24 全文阅读

可半晌过去,并没有期待中的酥麻感,反而是头顶传来丝丝缕缕的按摩感。

呸!什么期待中……

她睁开眼,竟然是寒君袂在给她挽发!

修长的素指在她头顶穿插翻转,十分熟练。

这货莫非以前给别的女人挽过?

对于沈长离的想法,寒君袂一概不知,他专心致志的给少女挽发,但其实,摸着这女人的头发,他根本无法专心。

如绸缎般丝滑,如珩玉般温润,还透着丝丝缕缕的甜香,令他心头微颤,喉结微动。

他加快了速度,手指翻飞间,很快给沈长离挽了一个飞鸾髻,末了,他取出袖子里的一支点翠鸾鸟珠钗,束住了发髻。

“好了。”

沈长离摸了摸头发,“王爷的手真巧,经常给别人梳头么?”

寒君袂没有回答,只冷漠道:

“下去。”

又让她下去?

好好好,下去就下去,反正她也习惯了。

她起身的瞬间,突然从墙上看见了自己的影子,脑袋上好像多了个突兀。

她顺势摸去,头上果然多了一支点翠鸾鸟珠钗。

“这是……”

“本王母妃留在行宫的遗物,便宜你了。”

太皇太妃的遗物?

那必然不便宜吧?

沈长离嘴角勾起一抹笑来,“多谢王爷。”

“若真心谢,等会儿莫要露马脚才好,本王已经通知了祁王,白龙寺后续事宜他会接手。”

也就是说,之后的事情,其实都在寒君袂的监管之下,不会出什么岔子。

沈长离放心的点了点头,无影就进门来禀报了。

“王爷,娇妍郡主与京兆府尹谭大人到了。”

“司马娇妍来做什么?”

沈长离露出几分疑惑神情,难不成白龙寺里的那些贼人跟司马家有关?

这几分疑惑,落在寒君袂眼中,就变了一番滋味。

“三小姐为何对司马娇妍的名字如此敏感,莫不是吃醋?”

“吃醋?”沈长离就像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吃什么醋?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京兆府尹谭敬怎么会和司马娇妍一起来?”

寒君袂脸色刷的变了。

这女人不是口口声声说喜欢他么?现在却反过来问他吃什么醋,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

“王爷,我问你呢,你怎么不说话了?”

“问本王,不如问谭敬。”

寒君袂语气冷淡,令人莫名其妙。

怎么又生气了?

这男人还真是……阴晴不定!

屋内气氛微妙,脚步声已经到了门口。

“臣(娇妍)见过王爷。”

二人纷纷行礼。

寒君袂微微抬手,一举一动都透着慵懒。

“你…你怎么在这里!”司马娇妍刚站起来,就双手叉腰,指着沈长离的鼻子发问,随即打量一眼沈长离的着装,以及沈长离头上的珠钗,便更气了,

“你头上怎么还带着太皇太妃的遗物?真是大不敬!”

沈长离轻笑一声,“我跟我未婚夫有空一起泡个温泉,没什么不妥的吧?”

随后又摸了摸发间珠钗,

“至于你说的这个点翠鸾鸟珠钗,这自然是王爷送给我的定情信物咯。”

一起?泡温泉?!

定情信物?

司马娇妍仿佛听见了什么惊天大案,眼睛瞪得像铜铃。

寒君袂也愣住了。

这女人的嘴,还真是不受控制,偏偏此刻有外人在,他又不能拆穿。

沈长离正是仗着这一点,继续说:

“倒是你,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到这个行宫来做什么?”

“你不会不知道,司马家的温泉山庄与无渺行宫比邻而建吧?”司马娇妍抓住一个空隙,轻蔑的笑道:

“也是,想想你一个在乡野生活了十几年的毛丫头,不知道这些也是应该的,整日啊还是少跟人打赌,多见见世面吧!”

沈长离有被无语到,但并没有被气到。

只见她一转身,整个人躲进了寒君袂的怀里。

“王爷,娇妍郡主说话好刻薄啊,她还说人家没见过世面,小家子气!”

沈长离说这话时,不住的挥动衣袖,啪嗒一声,一块黑色的手令掉了出来。

她下意识去收,却故意慢了一步,引司马娇妍去捡。

司马娇妍在捡起手令之后,脸上的得意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不可置信。

“这…这是王爷拼了半条命换来的手令,怎么会在你手里?”

“唉,王爷送给我时说财不外露,不成想还是不小心被你看见了。”沈长离伸手收回寒君袂的手令,

“你怎么一脸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啊?”

司马娇妍气的牙根发痒,“装什么啊!根本不是我没见过世面,而是王爷的手令无价,这一点你不知道吧?”

沈长离还真不知道。

她想过寒君袂的手令可以当做信用卡刷,可没想到这么厉害,是不是意味着,可以购置房产田产?

而是刚刚司马娇妍说,这是寒君袂拼了半条命得来的,如此说来意义更加非凡了!

思及此,沈长离顿时来了底气。

“托你的福,我现在知道了,不出意外的话,明日我就用这手令在你家隔壁修一处山庄,比你家的大,比你家的高,气死你!”

“你敢!”司马娇妍气的跺脚,投目于寒君袂,

“王爷,沈长离拿你用命挣来的军功大肆铺张,您不管管她么?”

沈长离这才后知后觉,手令的正牌主子寒君袂还在这里。

她正担心寒君袂不会顺着她的剧本演下去,扭头过去对寒君袂做了个“交易”得口型。

可寒君袂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给沈长离。

就在沈长离眼睛都快瞪抽筋了的时候,寒君袂的声音突然传来。

“自然要管。”

当寒君袂面无表情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众人面色各异。

一号主角微微尴尬,不是吧王爷,真的不配合?

二号主角一脸得逞,哼,就知道王爷不会纵容一个小贱人为所欲为!

三号配角失去镜头机会,低头苦笑,下官不过按例奉公前来走个流程,怎么会撞着这几位大神斗法啊!

“按照本王的份例,盖一处山庄自然不够,要修便修行宫,长离是本王未来的王妃,就算是修十处,也不为过。”

一号主角嘴角抽搐,虽然很配合,但也太假了……

二号主角笑容消失,“王爷,三思啊!”

三号配角依旧没有镜头,躲在一边恨不得刨个洞将自己藏起来。

而说话本人,面无波澜,甚至十分正经的吩咐,

“无影,去宫里找最好的大匠,连夜绘制十封图纸,第二日送到国公府供长离挑选。”

“不是,王爷你来真的?”沈长离反问道。

寒君袂依旧一脸淡然,“本王说话,向来算数。”

沈长离用力的掐了一下司马娇妍,听见司马娇妍痛呼后,才确认这不是梦。

“这怎么好意思呢……”沈长离忍不住笑出声,

“那就多谢王爷了,对了,我喜欢红色,记得多刷红色漆料。”

寒君袂微微一顿,“红色?整日穿的如此素净,原来是喜欢红色么?”

记忆中,也有一个女子,同样喜欢红色。

“其实也不是喜欢红色,就是觉得红色喜庆,这种大场面的事,当然要喜庆了。”

她就是要把司马家山庄的风头盖下去的那种红!

一旁的司马娇妍果然听不下去了,面露恨意,

“狐媚!”

抛下这两个字,司马娇妍气冲冲而去。

沈长离却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笑靥如花的模样,当真令人晃神,就连一旁的京兆府尹谭敬,也忍不住多看几眼。

沈家的三小姐,似乎比沈家其余两名小姐,生的还要貌美,还要惊艳。

不过也就是几眼,再貌美夜半还在未婚夫这里,多半是个花瓶。

寒君袂眼底添了两分不悦,“京兆府尹来此就是在这里杵着当木头,给本王的未婚妻当观众的么?”

寒君袂将“未婚妻”三个字咬的极重,谭敬知道,寒君袂这是怒了。

他连忙提袍跪下来,颤巍巍道:

“回王爷的话,臣今日来,是奉公例行,查证关于白龙寺被血洗一空一案。”

“哦?”修长的素指不住的敲击着椅背,仿佛头一回听说。

沈长离观察着寒君袂的神色,情不自禁的在心中竖起了大拇指,演技真好!

“今日傍晚,朱雀营百夫长魏云前来报案,臣立刻调人,上山查看,结果发现,白龙寺果真如魏云所说,血洗一空,无一生还,就连远近闻名的圆贫大师,也惨遭毒手,唉!”

谭敬连连叹气,

“臣从周边着手查起,实在是奉公例行才查到王爷的行宫,绝不是以下犯上,还请王爷谅解。”

寒君袂一抬手,“那么谭大人在本王的行宫可有查到什么可疑点了么?”

谭敬哪里敢对摄政王产生怀疑?瞬间摇头如拨浪鼓。

“此事暂且保密,私下调查不许向任何人透露。”

见谭敬发愣,见寒君袂一脸不悦,沈长离连忙解释:

“这世间最能引起动荡的,一是文化教育,二是国家战争,三是宗教信仰。白龙寺在大魏名声鹊起,圆贫大师等人更是许多人的信仰所在,若是有人借此生事,只怕会引起更多麻烦。懂了么?”

沈长离一提点,谭敬瞬间明了。

谭敬看向沈长离的目光,再无轻蔑,只剩敬重。

“多谢王爷,三小姐提点,臣告退。”

随后磕头、起身、飞快离开,一气呵成。

待人走后,沈长离才开口:

“王爷,我总觉得整件事跟司马家脱不了干系。”

“何以见得?”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寒君袂竟然应了一句。

“王爷但想,上一回毒发时,正是因为司马娇妍带着一个浸满绿矾的护膝去王府。而这一回刚好查到绿矾源点,司马娇妍刚好又出现在这里。一次是巧合,两次是什么?”

寒君袂意味深长的看了沈长离一眼。

这女人正经的时候,其实也没那么讨厌,甚至还很有趣。

“本王觉得,与其在这里猜测,不如直接从掌心红痣搜查更简单。”

得。

这是说她笨呗。

“夜深了,我还是先回去吧。”毕竟还有些事没做完呢。

说罢,沈长离就要离开,却被寒君袂制止。

“眼下你走,前面演的戏都将前功尽弃。”

寒君袂这是在提醒她,隔壁住着司马家的人,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司马家的监视下。

“王爷说的对,所以我打算让王爷亲自送我回去。”

此话一出,门口的无影又僵住了。

这沈三小姐,真是太拽了,天下谁敢使唤王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