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藏在云端的暗恋 > 正文
第八章 只是打个比方
作者:孟夏知时  |  字数:3128  |  更新时间:2022-10-12 10:57:47 全文阅读

嘴再次凑了过来,云清笑着捂住:“天还早呢,先聊会天嘛,我有事跟你说。”

孙予飞在床上躺下,将头枕在了云清的大腿上,闭上双眼,习惯性的享受着云清的按摩太阳穴的服务。

“忘了问你了,新工作还适应吗?”

“还不错,就是......”

“我跟你说,最近我遇到个难缠的客户,软硬不吃,上次好不容易请他吃饭,结果饭吃了一半,人走了,正事没谈成不说,搞得我像个傻子一样,在那里一个人吃完了一顿饭,最他妈烦遇到这种客户。”

瞥见他额角的一根白发,云清心疼孙予飞的压力:“知道你压力大......”

“我压力当然大。”抱怨声越发的浓烈了些:“爸赚的那点工资,连个塞牙缝都不够,妈身体又不好,最多在家干干家务活,照顾照顾予期,予期那小子马上就要考大学了,上了大学开销更大了,指望爸妈是指望不上了,他的所有的花销都要我来,还有我们将来结婚也要钱,什么彩礼啊,金银首饰啊,最重要的是办酒席。”

云清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孙予飞最近的怨言是越来越多了,俩人在一起的时候,她听到的更多的是他的各种不满和不平衡。

虽不喜欢,但她还是认真的倾听着,对孙予飞而言,云清可能是他唯一能够发泄和诉说的对象了。

云清原本是很愿意当这个被倾诉的对象的,因为她爱着这个男人,可渐渐的发现,她所悉数包容的东西,已经快到达她能容纳的空间了。

“其实酒席......”

话再次被打断:“你别跟我说酒席可以省略,哦,两个人去扯个证就算结婚了?那我多没面子,到时候我的朋友,同事,还有那些领导们会怎么看我?表面上可能不会说什么,私下里指不定议论什么呢,是笑我穷,还是笑我小气?”

云清慢慢地停止了动作,忽然间对孙予飞感到了一丝的陌生,从前的他并非如此,现实的落差让他慢慢的对目前的状态感到了不满和排斥,而且这种负面的情绪渐渐的引到了她的身上,她跟孙予飞之间的交流,再没有了交付彼此的真心,只剩下了钱。

云清曾尝试着说服他,但每次的道理都显得很无力,他的个性反而越来越要强了。

孙予飞大概感觉到了云清的不快,他坐起身,将她搂进怀里:“这婚,要么不结,要结就要结得风风光光的,清清,你再等等,再等几年,我相信我一定会成功的。”

云清再也说不出话了。

几年?还要几个几年?她都二十八了......

孙予飞亲了亲她的脸颊:“你不是有事要跟我说吗?”

云清本来不想说了,但转念一想,这两件事都是大事,现在不说事后知道了,反而后果严重。

“你知道的,云静不是要结婚了吗,家里希望我能出点嫁妆钱。”

孙予飞一听,脸色慢慢变了:“她不是嫁了个富二代吗?还要出什么嫁妆钱?哦!临了临了还要捞你一笔啊。”

这话难听了些,云清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嫁妆钱不是很正常的嘛,我想着,赵阿姨毕竟也照顾了我十几年,没功劳也有苦劳,虽说关系不好,但人家也没虐待我,云静终归是我妹妹,我这个做姐姐的,多少也应该出一点。”

纵然关系再僵,云清始终没有对外指责过那俩母女。

“那你出多少?”孙予飞比较关心这个数字。

云清听出了他话里的不快,小心翼翼的报出了个数字,那是她卡里存额的一半,结果让孙予飞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不行,太多了!”

预料到是这样的结果,云清尝试着说服:“钱可以挣的嘛,这代表的是咱们两个人的心意呢。”

“要是我,我肯定不拿这笔钱。”好好的心情被破坏,孙予飞有些烦躁:“你又不是不知道,云静那个女人和她妈,每次见到我,骨子里都是瞧不起,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想去你家的原因。”

仿佛是从自己的口袋里掏钱,孙予飞越发的不痛快了:“这钱,虽然是你的,但以后就是咱俩的共同财产了,凭什么白白的送给她们。”

如此坚决的态度让云清犯了难:“那你说怎么办?我不可能不给啊。”

“就按照你刚刚说的那个数字,去掉一半。”

还想坚持,但孙予飞止住了她的话:“还有其它事吗?”

云清本想跟孙予飞商量,如果暂时不买房子的话,能不能先在外面租个房子,这样对两个人来说都是好的,但她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再提出这样的要求,他一定不会答应。

前车之鉴,用孙予飞的话来说,租个房子要交房租,家里有地方住,何必把钱撒给别人。

云清觉得自己挺爱钱的,但跟孙予飞一比,真是小巫见大巫了,孙予飞可以为了钱拼命,但她不行,她惜命,还有很多的愿望没有实现。

而眼下,她只有一个小小的愿望,就是跟未婚夫租个房子,两个人安安心心的住在一起,再不用担心二人世界的时候有任何的打扰,更不用担心在亲热的时候家里的隔音效果不好。

但这个愿望,大概也实现不了了。

这天晚上,孙予飞再也没有碰过云清,连睡觉都是背对着她的,云清知道自己把气氛搞僵了,她想哄一哄他,但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孙予飞常说她没有哄人的本事,却有气人的本事。

云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想了半天终在孙予飞的不搭理中沉沉的睡去,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孙予飞已经走了,有人在敲她的门。

进来的是孙予期。

“嫂子,我进来拿我的书,本来不想打扰你的,但我跟同学约好了要去图书馆。”

云清瞧着这个这几年个头窜得极快的小家伙,微微的笑着:“没事,你拿吧,我反正也醒了。”

“那你快点起来吃早饭吧,爸妈给你做了你爱吃的小混沌。”

“这一大早做混沌?”云清有些惊讶。

“嗯。”孙予期非礼勿视的不敢回头看自己的嫂子,只能背着她说话:“爸妈很早就起来了,说你爱吃混沌,就起来给你包了。”

云清心中的不快因为孙予期的这句话一下子烟消云散,看着他的样子又觉得好笑:“你转过来吧,我穿了衣服的。”

孙予期这才敢转过身,犹犹豫豫了半天才开口:“嫂子,昨天我哥是不是又跟你吵架了?”

“没有,只是对有些事意见不合而已。”

云清知道,孙予期一直是个好孩子,学习成绩好,心地也善良,对她这个未来的嫂子也十分的尊重,不管她占了多少次他的房间,他从来都是毫无怨言,而且每次来,他都显得十分的高兴。

云清也很喜欢孙予期,时不时的会给他买点东西,吃的穿的和一些零嘴儿,孙予期不肯要,云清非得买,最后没办法,小家伙一拍胸脯说:“你可以给我买穿的,但是零嘴儿,我不要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但在云清的眼里,他依旧是个小孩子,还是六年前那个追着她要糖吃的小男孩儿。

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六年了,小男孩儿长大了,而她还止步不前......

“昨天我出来上厕所的时候,无意中听见的,我哥的声音好大。”

云清柔声安慰:“你哥他就那样,急起来的时候说话声音就大了些,但其实不是吵架。”

“嫂子。”孙予期走近床边,似乎是怕外面的人听到他们说话,还特地放低了声音:“我哥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家里经常发脾气,看见这个也不爽,看见那个也不爽,上次我因为考试成绩下滑了一点点,他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可那次是因为我失误,我也不是故意的啊,更不是他说的什么没有好好学习。”

看得出孙予期脸上的委屈,云清有些心疼:“你哥工作压力大,所以对着自己信赖的家人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你就当他在发泄,发泄完就好了,而且你哥也是为了你好。”

“我也知道他是为了我好。”已有了成年人该有的模样孙予期会心的一笑:“我就是见到嫂子,想跟你说说话,平时我也不知道该跟谁说。”

“跟我说啊,你不是有我的电话号码吗?”云清真心把这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当成了自己的亲弟弟:“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就算以后我不是你嫂子了,那也是你姐姐。”

孙予期愣住了:“什么意思?”

云清自知话说得随意了,连忙改口:“我就是打个比方,没其它的意思,好了,快去吧,你同学一会儿该催你了。”

孙予期走了几步,回头看着云清:“嫂子,你刚刚那句话真的只是打个比方吗?”

“真的。”

目送着孙予期不放心的关上了房门,这一刻,云清自己都弄不明白,为什么刚刚的话说得那么顺口,她从未想过的事情,现如今难道已在心里悄悄萌芽了吗?

她开始不确信,她跟孙予飞之间还能走多远,那个信誓旦旦说着非自己不娶的男人,现如今的重点已经不在于此了。

真实的现状,似乎在将他们的距离渐拉渐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