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藏在云端的暗恋 > 正文
第十章 你们的司机
作者:孟夏知时  |  字数:3428  |  更新时间:2022-10-12 10:57:53 全文阅读

“我的天,我一天天到晚闲着啊,得罪这个得罪那个。”云清如实相告:“可能沈总找于经理有什么事吧,只是凑巧而已,我能得罪他什么。”

“也是。”柳卿思露出崇拜的表情:“我估计就算你得罪了沈总,他那样的人,也不会跟你计较的,人家是翩翩公子。”

云清略显无语,觉得柳卿思对一个人的崇拜,是不是过于盲目了?沈穆会不会跟她计较她不知道,但一定会笑话她!因为刚刚在于从升办公室的时候,她看到了他那半笑不笑的样子,充满了让人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尴尬。

这件事虽然就这么过去了,但云清跟郝强之间的关系变得水火不容了,在接下来的几天,云清总想冰释前嫌,但奈何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郝强看到她,是横看不顺眼,竖看不顺眼,活脱脱的把她看成了一个二字,更要命的事,自从这件事发生之后,她当时是义愤填膺一时爽了,但造成的结果就是设计部的老员工都在避开她。

他们一致觉得,云清是喜欢打报告的一个人。

这一点,对云清而言,就像六月飞雪,比窦娥还冤,好在身边还有个贴心的人,柳卿思知道她受了委屈,又因为上次的事,俩人更是相见恨晚,心心相惜了。

晚上回到家,赵月珍跟云静还没回来,云玉祥在厨房做晚饭。

“文驰今天带她们去逛商场了,电话回来说今晚不回来吃饭了。”

云清看着桌上的菜,比平时丰富了些,有些好奇,云玉祥解释道:“他们吃好吃的,我们也吃好吃的,可不能亏待了我女儿。”

云清心里暖烘烘的,没有赵月珍和云静在,难得跟自己的父亲单独坐下来吃顿饭,这个机会真的很少。

云玉祥一直往云清的碗里夹菜,他总觉得愧对自己的女儿,但又没办法很好的弥补,这让他很矛盾:“清清,你赵阿姨是不是跟你提钱的事情了?”

云清这几天一直在愁要怎么说服孙予飞把这笔钱拿出去,但因为上次开了这个口,孙予飞还在生气当中,他生气的方式表现得很直接,就是冷战,不给她打电话也不给她发消息,连带着她发过去的消息他也不回,久而久之,一旦冷战开始,云清也懒得发消息了,俩人都是等到自然冰解的那天,至于什么时候,不固定,少则两三天,多则十天半个月。

云清很庆幸自己不是个粘人的人,要不然以她跟孙予飞的这种相处模式,怕是闹得不可开交了。

父亲既然已经知道了,云清也不再隐瞒:“爸,钱的事我已经在跟予飞商量了。”

“傻孩子。”云玉祥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错:“你的钱你自己留着,以后你跟予飞两个人要用钱的地方多的是,我知道你一直想买个房子,爸一直都帮不上你的忙,但这钱,爸来掏。”

云清随口取笑:“爸,你哪来的钱,你的钱不是都上交了嘛。”

云玉祥有些不好意思:“上交归上交的,我不会攒私房钱嘛。”说完进了房间,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张存折,“看看,这就是爸的私房钱。”

云清好奇的接过,惊讶的看着上面的数字:“爸,你不是偷来的吧!”

“死丫头!”云玉祥嗔骂:“你爸我就是穷一辈子,都不会干违法的事,有时候厂里发奖金和补贴,我都偷偷存起来了,这么多年存下来,多少也存了点。”

“这......”云清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云玉祥知道她担心什么:“放心吧,这钱你赵阿姨根本不知道,这存折我都是压箱底藏的,就想等着你结婚的时候,偷偷给你做嫁妆钱,现在你妹妹赶在你前面结婚了,我知道你赵阿姨肯定会找你提钱的事情,所以只能提前拿出来了,你就从这里面取点钱出来给她就行。”

虽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但因为亏欠,云玉祥的心还是向着云清多一些。

云清看着存折上的数字,不知是何滋味,这是父亲攒了大半辈子的钱,这么轻易的就给她了,她如何承得住,“爸,这钱我不能要,云静那边的钱我会想办法的。”

“想什么办法想!”云玉祥假装不高兴了:“爸的钱就是你的钱,有什么不能要的!我有你,还怕自己没钱花?你拿着用,给你了就是你的,想怎么花你随便。”

“还有啊,你也给自己买点好看的衣服鞋子什么的,你看静静每天把自己打扮得多好看,你也像她一样。”想起了过去的种种,云玉祥突然叹了口气:“要是你妈在的话,看到你这样,非得骂死我不可,她年轻的时候,可爱漂亮了。”

提到母亲,云清久违的感觉涌上心头,她收下了父亲的存折,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不收,父亲会真的不高兴,收了,父亲高兴,也能解决她的燃眉之急,但她不准备把父亲给她这笔钱的事告诉孙予飞。

她已经不确定,孙予飞知道这笔钱后,又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想法。

这才想起答应了赵月珍要买鞋的事,眼看着跟对方家长见面的日子就要到了,云清便趁着休息天,约了柳卿思一起去逛商场。

云清不爱逛商场,她的确算是个宅女,但柳卿思就不一样了,逛商场那是她的家常便饭,所以月光族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柳卿思说,女人活着,就要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不是给别人看,而是给自己看,当照镜子的时候看到镜中美美的自己,心情总是愉悦的。

云清拿捏不到这种感觉,但在对着橱窗中一双白色的高跟鞋时,还是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了。

走进店里,有人抢在前面拿走云清看了很久的那双鞋子,柳卿思看出了她的失落,主动上前跟拿鞋子的人商量。

云清看不清女人的样貌,但仅仅从背影上来看,想必样貌不会差到哪里去,只是这几里地都能闻到的香水味,让她有些接受不了。

不知道柳卿思跟对方说了什么,俩人竟然吵起来了,云清连忙跑过去,一把拉住了要上去挠人家脸的人:“算了算了,不好意思,这鞋我们不要了。”

柳卿思犟劲上来了:“凭什么不要!你那么喜欢,而且是我们先看上的!”

“先看上怎么了?是我先拿的!”

云清这才看清了来人的脸,确实是个美人,加上这婀娜又妖娆的身材,往人堆里一站,绝对是回头率极高的那种,大概是老天赏了饭吃,这类的人往往有种高于常人的优越感,凡事总喜欢争个高低,这让云清想起了云静。

柳卿思不肯让,对面美女也不肯让,云清是一个头两个大,她怎么想到活泼可爱的柳卿思犟起来跟头牛似的。

美女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个后台,一跺脚,小屁股扭了扭,对着身后喊:“亲爱的,我都被人欺负了,你还在那儿玩手机呢,还不来帮我。”

矫揉造作的撒娇让云清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美女身后出现了一个男人,长相十分的俊美,面若桃花,长了一双活脱脱的勾魂眼。

看到这人,莫名的就想起了沈穆,云清把这种现象理解为人以群分,他跟沈穆一样拥有着俊朗的外表,却又有着极大的不同,至于不同点在哪里,她一时间形容不上来。

或许是因为这两个人对她来说,都只是陌生人的原因吧,这个男人跟沈穆那样的男人,大概才是同一世界的。

如果男人不出声,云清一定想不起来是谁,但对方一开口,便让她觉得似曾相识,总不至于是人家长得好看才心生的熟悉感,她真的肯定自己在哪里见过。

“这么快就把你们的司机忘了?”莫翌笑眯眯地看着俩人。

柳卿思想了半天没想起来,云清的记忆却被勾了起来,那天就是他开的车,只是在车上她们没法细看他长得什么样子,后来又只顾着下车,谁也没心思去看驾驶座的人。

但莫翌对她俩的印象却很深刻。

“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莫翌,是沈穆最好的兄弟。”

“你好。”云清打着招呼,并把鞋子悄悄地推给了美女:“不好意思啊,这鞋给你们吧。”

沈总的兄弟,兄弟的女人......那这鞋,是怎么也不能争了啊......

柳卿思却不干了:“我不,就不给她,她刚刚还骂我泼妇呢!”

云清有些尴尬,小声地提醒道:“你忘了?这是上次开车送我们的那位,人家还是沈总的好朋友,这事要是让沈总知道了,给咱俩穿小鞋怎么办?上次的屁股,我还没擦干净呢。”

这么一说柳卿思就开始动摇了,但凡涉及到影响云清试用期的事,她是铁定不能干的,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把鞋子给了对方。

美女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心情立马就好了,为了感谢给自己撑腰的男人,急切的想要送上自己的香吻。

莫翌的手指挡住美女的唇,勾唇一笑:“你可以走了。”

“什么呀?”就算猜到了其中的意思,美女也不想当着两个女人的面丢了面子:“昨晚还跟人家说那些甜言蜜语呢,现在就赶人家走了啊。”

云清和柳卿思互看了一眼,实在看不下去了,便找了个借口想开溜,云清道:“那什么,你们忙,我们就先走了,今天这事,不好意思啊。”

莫翌眼见着逃一般离开的俩人,不满地看着贴在身上的人:“我最讨厌的就是女人不识趣,你是上赶着往枪口上撞啊,昨天晚上我说了什么?我说你的确比我上一任女朋友漂亮了点,这就是甜言蜜语了?”

美女被说得委屈巴巴的,莫翌也懒得看了,手指敲了敲台面,提醒着还在看热闹的店员:“把这双鞋给我包起来。”

美女以为是给自己的,刚要施展娇嗔术,谁知对方又道:“别嗲了,不是给你的。”

女人对他而言,不过是逢场作戏。

突然有些愣神,脑海中似乎有什么声音在提醒他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可总也想不起来,莫翌转身,再想看看刚刚遇见的人,哪里还有她们的影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