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藏在云端的暗恋 > 正文
第十二章 不要也罢
作者:孟夏知时  |  字数:3164  |  更新时间:2022-10-13 10:30:14 全文阅读

莫翌的好心情被打扰,早早的回到了家中,一眼便瞧见了在落地窗前的休闲椅上躺着闭目养神的人,他轻轻地走过去,随手从桌上扯出一张餐巾纸,打算来个恶作剧。

只是刚到跟前,对方的眼睛便蓦然睁开了。

“没劲!”莫翌扔掉了手里的纸巾,将另一只手里的拎袋放在地上后,在沙发上坐下,大长腿大大咧咧的跨在茶几上。

“今天这么早回来?”沈穆看着外面的天色,虽夜幕初上,却并不是莫翌这个鸟儿归巢的点儿。

“被一个女人扫了兴,没兴趣了。”脑海里闪现出一个女人的身影,给他的感觉很新鲜,该怎么形容呢?单纯可爱?还是简单有趣?

“又打算换女朋友了?我记得没错的话,你现在这个女朋友才谈了不到一个星期。”身边的人经常笑话他俩,说莫翌的浪子之心但凡能分个一点到沈穆的身上去,那沈穆也不至于守了这么多年的活寡。

玩笑归玩笑,了解沈穆的人都知道,这个男人并不是所谓的不食人间烟火,而是他很难动心,但一旦动心,便是付出的全部的真心。

“爱情的保质期没有长短,纯粹靠缘分。”

莫翌的恬不知耻让沈穆勾了勾唇:“是靠缘分还是靠你的心情?”

“死鬼。”莫翌调戏:“就知道乱说实话。”

对这样的调戏,有人早已习以为常。

莫翌双手枕在脑门后,像有了心事般,沉默了片刻后才道:“上次你送她们回家的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

沈穆愣了一愣:“你问的哪一个?”

“就那个头发盘得高高的,穿一件黑色的羽绒服,坐在后座右手边的那个。”

“你倒是记得挺清楚。”

“叫什么名字来着?”

“云清。”

“云......清......”莫翌突然笑了:“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个名字好,好啊。”

沈穆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正色提醒:“我提醒你,你要玩到别的地方玩,不要把脑筋打到公司员工的身上。”

“瞧你这话说得,这么难听,什么叫玩啊,我是那样的人吗?”

“你说是不是?”沈穆给了他一个“还用问?”的表情。

“是,我是交了不少的女朋友。”今日的莫翌有些反常:“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大家都是成年了,彼此又是心甘情愿的,不走心,只走肾,简简单单,多好,但这次不一样,我突然想正儿八经找个女朋友了,想过过严肃点儿的生活。”

沈穆意识到,莫翌似乎不是开玩笑,他试探性的问道:“你看上她了?”

“不知道。”莫翌回答得很实在:“就是觉得看着挺舒服的,干干净净的,也不矫揉造作,挺真实的。”

“或许她不是你看到的表面那样呢?”从不在背后论人是非的人,第一次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反驳一个人。

“所以我才要深入了解啊,我想知道她多大了,哪里人,喜欢什么,结婚没有,没结婚的话有没有男朋友,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等等等等,只要是关于她的,我都想知道。”

“二十八岁,烟城人,未婚,爱好唱歌画画和睡觉。”对这位新同事的了解,也仅限于从那张简单明了的个人简介上得知。

“你看,连爱好都这么可爱。”

“你不是喜欢比自己小上四五岁的?”沈穆刻意揭短:“什么时候连择偶的标准都变了?”

“标准又不是死的,可以随时变化的嘛。”

沈穆看了一眼犯花痴的男人,“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吧,她有男朋友。”

“你怎么知道?”莫翌露出失望之色。

他怎么知道?那天她的手机落在他这里,盲猜那个叫孙予飞的未接来电就是她的男朋友,因为那个女人在名字的前面特地加了个爱心的标志。

真是够肉麻的......

“有就有吧,不妨事。”莫翌突然又高兴起来:“大不了公平竞争呗,凭我这条件,这姿色,再加上这手段,拿下一个女人还不简单?”

“对了。”莫翌指了指拎袋的位置:“今天去商场的时候,我遇到她了,她看上这双鞋了,但后来因为突发事件,没买成,我买下来了,打算送给她,你帮我送送?”

“我帮你送送?”沈穆以为自己听错了。

“嗯呐。”莫翌嬉皮笑脸。

“你是不是没睡醒?”沈穆起身,把地上的袋子很是嫌弃的往旁边踢了踢:“明天睡醒之后如果还让我看到,我就让打扫阿姨扔掉。”

“别这么绝情嘛。”莫翌拎着袋子跟屁虫一样跟在后面:“看得出来,她很喜欢这双鞋的,我当时看到她在店门外站了很久才进来。”

透过玻璃窗,他早就看到那个女人了,原来他叫云清啊。

沈穆难得妥协:“要给自己给。”

莫翌拦住了他的去路:“你同意了?”

“我不想同意。”半分严肃半分无奈:“但你必须答应我几个条件。”

“你说。”别说几个了,几十个都行啊。

“如果她有男朋友,你想公平竞争可以,但如果她很明白的拒绝了你,你不允许再纠缠。”

“行。”

“如果她没有拒绝,你也不允许再继续。”

“啊?”莫翌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一个有男朋友的女人,轻而易举就对另一个男人有了想法,这样的女人,不要也罢。”

“哦。”莫翌咧着嘴笑:“不愧是高情商的沈总啊,佩服佩服,行,你说怎样就怎样,我知道,你是关心我,怕我受伤呢。”

“滚。”

“那这双鞋,你帮不帮我送啊?”

“滚。”

人事部下来了通知,公司一年一度的旅游定在了下个月中旬,可带家属,但家属需要自费,另外,进入公司不满一年的员工,需要支付三分之一的旅行费用。

好在文件内容说,可自行选择参加,但是不参加的,需要留在公司正常上班。

对云清来说,上不上班的无所谓,只要不掏钱就行,之前父亲给她的那张存折,她取出一半,又从自己卡里拿出孙予飞允许的一部分,凑在一起给了赵月珍,存折剩下的钱她没再动,偷偷的继续存着。

自从她拿了这笔钱之后,赵月珍最近看她的表情都友善多了。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有钱能使鬼推磨。

人事部姜梦来统计旅游人数的时候,云清果断地在上面写了个否字,姜梦十分不屑地看了一眼:“贴也贴不到几个钱,真够抠的。”

云清笑了笑,没吱声,转头看到柳卿思的小嘴儿噘得老高,柔声安慰道:“反正就一个礼拜嘛,好好玩,记得给我带礼物哟。”

柳卿思没想到云清会不去,她都联想好了两个人要窝在一个房间里说悄悄话,旅游这种事,当然是要跟合拍的人在一起,才能玩得开心啊。

“你不去,那我去了多没意思,我也不想去了。”

“别别别,不花钱的买卖,不干白不干啊。”

柳卿思被逗笑了:“你啊,财迷。”

姜梦把统计好的名单送到了沈穆的办公室,她心里清楚,沈穆在分公司虽是二把手,但权利不比董进宏少到哪里去,她打听过了,沈穆在总公司虽然十分低调,但却声名在外,这些年的很多大客户,都是冲着沈穆去的。

有传言,是因为沈穆父亲的关系,所以才能得如此多的人脉和资源,但也有传言,沈穆从不靠自己的父亲,他的个人能力和才华为常人不能所及。

传言各异,是真是假谁也不知道,但有一点却是十分明朗的,就是沈穆较于同龄人之间,的确是佼佼者的存在。

姜梦突然就想起了早已离婚的前夫,心中不免就涌起一股怨念,如果自己的前夫哪怕只有沈穆的一半或三分之一,那她也不至于到非逼着他离婚的地步。

姜梦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态,敲开了副总办公室的门。

“沈总,这是旅游人数的统计,您看一下。”姜梦看着这个比自己小了四岁的俊朗男子,刚刚按捺住的失落又腾升起,目光在对方的五官上久久的停留,恨不能再这里多待上一会儿。

沈穆头也没抬:“放着吧。”

“因为时间紧迫,旅行社那边希望我们尽快把人员名单发过去,沈总,您要不现在就看一下吧。”沈穆的儒雅,让姜梦收敛了脾气,她尽量表现出最温柔的一面。

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的点了点名单上的其中一处,富有磁性而充满着男性魅力的声音缓缓响起:“这两个不去的,都是新来的?”

“是。”姜梦险些走神:“一个是财务部的王蕾,另一个是设计部的云清。”

“不去的原因是什么?”

姜梦很庆幸自己进行了详细的询问,胸有成竹地回答:“财务部的王蕾是因为正好那段时间父母要回老家,家里的小孩儿需要她照顾。”

“设计部的云清......”

沈穆抬眼看过来,姜梦的心漏跳了几拍:“她是因为不想交钱。”

这个原因让沈穆倒是没想到,他又看了一眼云清二字,脑海里回想起前几日莫翌说的那些话,顿觉得有些头疼。

“嗯,去落实吧。”

“好的沈总。”

关门的时候,姜梦忍不住又回头偷偷看了两眼,男人工作的样子,简直让她神魂颠倒,关上门后,一想到这天差地别的差距,就觉得浑身都不自在,直想着找个人发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