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藏在云端的暗恋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不同意就辞职
作者:孟夏知时  |  字数:3287  |  更新时间:2022-10-13 10:30:23 全文阅读

云清回到公司,置身于空无一人的设计部,眼泪像打开了闸门,再也控制不住地往下流,蹲在门后,紧紧的抱着膝盖,回想着过去跟孙予飞在一起的种种画面,从未想过他们之间的结局竟然是以这样不堪的方式结尾。

原本还犹豫着要不要分手,此刻,她唯一的念想就是离开他,再也不见。

原来如此的恨一个人,真的是从爱开始的。

虽然公司里并没有什么人,但还是用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尽量掩盖住自己的哭声。

她不想哭的,也告诉过自己不要哭,因为不值得。

可她还是控制不住,眼泪的滚烫,灼伤了双眼,曾有人说,不要过分憧憬爱情的美,但也不要过分夸大失恋的悲,可情到深处,亲身体会,谈何理智?

云清拍打着自己的胸,想让自己的呼吸顺畅一些,但无济于事,伤心像一只强有力的手,死死的扼住了她的脖子。

这一刻,所有的隐忍,退让,委屈,痛苦,不甘,倾泻而出,停不住的眼泪倒尽了无言的疼痛。

“云清。”

伤心欲绝之时,分辨不出是不是有人在喊她,直到一双腿出现在她的眼前,从模糊的视线中,看到了沈穆充满疑惑的脸。

沈穆看着正蹲在地上,眼泪鼻涕糊了一脸的女人,“你在做什么?”

云清抬起手腕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扶着墙想要站起来,但因为蹲得太久腿发麻了,站起来有些费劲。

沈穆伸手拽了她一把,回想起已不止一次见到她抹眼泪的样子,便心生不快:“我跟你说过,上班时间不要牵扯私人感情,不管有什么事,等下了班再说,公司是上班的地方,不是用来发泄的。”

云清埋下头,不去看沈穆的脸,若是平常,他说这样的话,她是会听的,可今日,她是真的听不进去了。

咬着唇,俯首半天,再抬头,狼狈的样子再次映入沈穆的眼帘,他听到她用着几乎祈求的声音说道,“沈总,您现在就别骂我了行吗?我已经挺难受的了,我不想上班了,我想早点回家了。”

沈穆抿着唇,不解地看着她,并未做出回答。

云清吸了吸鼻子,慢慢地走到办公桌前,拿上自己的包后又走回沈穆的身边:“沈总,我回家了,明天我想请一天的假,如果您不肯的话,我就直接辞职了。”

沈穆总觉得这请假的方式,多少带了点威胁的意思。

他看着云清一步步的挪着步子,似乎很累的样子,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最终一个字都没说,眼见着她走远了,便转身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云清豁出去了般,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车,车上她因为频频走神,坐过了站都不知道,一路跌跌撞撞地好不容易到家了,刚走到家门口,却没有了打开家门的勇气。

此时此刻,她只想一个人待着,实在没有精力再听到任何的聒噪,甚至是父亲的关心。

转了个身,再次离开了家,又坐上了回公司的公交车,半途下车后找了个便宜的酒店,入住后给父亲发了条消息,告诉他今晚在同事家住,不回去了。

她并未告诉父亲关于公司旅游的事,更未提及自己为了省钱宁可留在公司上班也没有出去,自从上次在柳卿思家住了一夜之后,父亲知道了她跟柳卿思的关系是极好的,所以也没怀疑什么,只叮嘱了她要乖乖吃饭,好好睡觉。

大概,也只有父亲,当她是最宝贝的存在,而且一直不曾变过。

把自己裹进被子里,从头到脚捂得个严严实实,她只想睡觉,睡醒了,什么都好了。

可事实证明,凡事都不是睡一觉都能好的,更何况,这一觉,云清并没有睡好,刚进入梦乡,便被噩梦惊醒,再睡,再惊醒,就这样循环反复地折腾到了天明,直到天起了亮色的时候,才好不容易睡了几个小时。

醒来,已经快中午了,头很疼,也很晕,浑身像散了架,动也不想动地继续窝在床上,可肚子一直在抗议,但她实在没有胃口,起来给自己烧了壶水,喝完后又躺下去了。

眼睁睁地盯着灰白色的天花板,醒来后的人怎么也睡不着了......

沈穆到公司,特地去设计部看了一眼,她还真的没来。

想起昨天她哭得伤心欲绝的样子,不知该作何滋味,人家都知道收敛着哭成梨花带雨,她是眼泪鼻涕一把抹,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发生了什么,让她哭得那般伤心?但这是别人的家事,他并不想过问。

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沈穆正在埋头看资料,忽听到外面有动静,第一反应是以为某个以威胁的语气请假的女人回来上班了,但脚步声有些不对,放下手里的事,沈穆走了出去,正好看到了一个男人也朝着他走过来。

来人走近,脸色看起来很不好,疲态尽显,但沈穆并不会因此减少一丝的不满:“你是怎么进来的?”

记得进公司的时候,前台那边的门,他是上了锁的。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孙予飞,下了飞机就接到了父亲的电话,吓得他连出差都找人帮忙了,马不停蹄地赶了回来,第一时间就给云清打了电话,但无论打了多少遍,都是无法接通。

孙予飞知道,这件事一旦被戳穿,想挽回云清,会很难。

她虽懂事乖巧,但却容不得这种不齿之事的存在,他到现在都无法相信,那个女人竟然真的会找上门,会当着未婚妻的面摊牌。

他恨极了,也后悔极了,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招惹这风月场上的女人。

他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挽回云清,不能让她离开他。

因为只有云清在他身边,才让他这些年省心了很多,包括家中的老人,弟弟,她都一一的照顾到了,他深知,这辈子大概除了云清,再不会有人对他做到如此了。

“刚刚在电梯那边,碰巧遇到你们公司从外面回来的同事,她帮我开的门。”男人的身上散发着与生俱来的贵气,表情十分的严肃,让孙予飞下意识的主动解释,“我来找一下云清,她是我的未婚妻。”

“她不在。”沈穆淡淡地回答。

“怎么会呢?”孙予飞自是不信。

“请假了。”沈穆耐心地回答。

“请假了?”孙予飞再次掏出手机,当着沈穆的面拨通了云清的电话,电话依旧没人接听,又再次拨通了另一个电话号码,全然无所谓身边还有他人在。

“喂,叔叔,清清在家吗?”

“哦,我以为她今天没去公司。”

“没什么事,我先挂了。”

沈穆只觉着此人有点鸠占鹊巢的不礼貌,却碍于云清的面子,并没有下逐客令,在两个电话都未成功获得想要的信息后,被问道:“你知道云清去哪里了吗?”

沈穆对他的问题有些不可思议:“员工的私事,我从不过问。”

孙予飞这才意识再继续留在这里,只会徒增不欢迎,便十分敷衍的道了句:“谢谢,打扰了。”

沈穆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在设计部门口着急张望的样子,不由得想到那个女人昨日的行为,是不是跟她的这位未婚夫有关。

特地的,去了财务部。

果然,王蕾又不在。

没有过多的表情,沈穆回到了办公室,却总有一丝的分神。

请假,不在家,未婚夫气急败坏的找,这个女人到底做了什么?

下班回去的路上,沈穆总觉得有些不安,本不想多管闲事的人,还是将车子停在了马路边,拿出手机拨通了云清的电话。

这边云清好不容易继续睡得昏天暗地糊里糊涂的时候,电话的铃声将她吵醒了,看都不看的接起,干哑的嗓子“喂”了一声,沈穆不太友好的声音传来了:“你在哪儿?”

她在哪儿?

她都快记不起在哪儿了......环顾了一下四周,眼珠子转了转,好歹是找回了点记忆:“我在外面啊,沈总,我跟你请过假了。”

“我没说同意。”沈穆摇下车窗,点燃了一根烟。

“不同意就不同意吧,反正今天我不上班了,要是不让我过试用期,那就不过了。”未婚夫没了,所有憧憬的美好都没了,无所谓了。

“为什么不接电话?”沈穆越听,眉头就皱得越紧,他怎么没发现,这女人耍起愣来,还真让人头疼。

哈?云清看了看手机,丈二摸不着头脑地回到:“我接电话了啊,沈总,我接了啊。”

“我说你未婚夫的。”

这刚刚稍微平复了一点的心情,冷不丁的又提起这三个字,云清立刻垮了脸:“拉黑名单了,而且我没有未婚夫。”

至此,沈穆总算是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果然,她的眼泪,是为她未婚夫流的。

“沈总,我要睡觉了,挂了。”反正,以后不一定能见到面了,云清也不客气了。

听出她的有气无力,沈穆沉声道:“你在哪儿睡觉?

“家里啊。”

沈穆的耐心都快被云清磨没了:“说实话!”

云清撅着屁股趴在床上睡觉,手举着电话累了,便开了免提模式,将手机搁在了枕头上:“沈总,我能不能不说。”

“我看过你所有的设计方案,非常的不错,在眼下的设计行业里,你可以说是前途无量,你想清楚了,如果因为一时的不理智而放弃了前途,我相信,你将来一定会后悔。”

云清被说得稀里糊涂的:“沈总,你想说什么直接说吧。”

“如果你告诉我在哪里,我可以考虑对于你无故旷工这件事,既往不咎,就当请假处理,否则的话,你不但会失去这份工作,也会有可能再也无法从事你喜欢的设计工作了,因为......”

云清的脑子瞬间清醒,竖着耳朵听着沈穆的继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