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藏在云端的暗恋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我并不喜欢
作者:孟夏知时  |  字数:3343  |  更新时间:2022-10-14 17:49:50 全文阅读

云清觉得,他们的沈总这人吧,这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本事,还是无人可及的,不就是上次喝了次酒,竟也能记到现在。

“沈总,我觉得总翻别人旧账,不太好。”

沈穆含着笑,没再说话。

莫翌看着俩人半天,突然凑到了沈穆的耳边,用着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到的声音道:“还不承认,你这是对人家有意思了。”

沈穆送上一个不友好的眼神杀,成功的让对方闭了嘴,看着一边把酒当饮料喝的女人,忍不住提醒道:“虽然酒精度很低,但还是酒,尝个味道就可以了,少喝。”

云清一听,很自觉地把杯子放下了。

莫翌啧啧了两声:“你可真是个听话的好员工啊。”

莫翌又不知道说了什么,沈穆跟着走了,留下云清一个人,虽孤单了些,反而自在了,桌上除了喝的,还有两盘果干,味道也很不错。

云清一个人吃得津津有味,来时的不痛快一下子又淡化了很多。

只是心下还担心着一件事,今天因为人都下班了,没看到她跟孙予飞的纠葛,如果他下次还来闹的话,她该怎么办?

如果搞得人尽皆知,她又该怎么办?

如果公司知道了她的事,会不会以影响公司形象为由,毫不犹豫地把她开除了?

如果是之前,开除就开除吧,但现在,他是真的不想离开这个公司了。

这里,有她的好朋友,有真心待她好的于经理,还有一个她想报答的沈总。

虽然,她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但这份恩情,终归要记得的。

对于未知的以后,云清想都不敢想。

孙予飞简直快成了她的噩梦。

而沈穆,就是今日把她从噩梦中拉出来的神。

可云清知道,她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幸运,沈穆更不可能每次都能出来帮她。

一想到这些,云清的头就开始疼。

云清不在,莫翌的话又多了起来,挨着沈穆笑得贼兮兮的:“我觉得她对你有意思,咱兄弟一场,你要喜欢,我举双手赞成,虽然,这女人拒绝了我,但谁让咱俩是兄弟呢。”

“你是不是闲得慌?”没外人在,沈穆也放松了许多:“耳朵给我听好了,她对我没意思,我对她也没意思,我是他的领导,她是我的员工,仅此而已。”

“嗤,也没见着你把其他员工往我这里带。”莫翌一脸的鄙视。

大概只有莫翌,能一次次的挑衅沈穆的耐心,换做其他人,怕是早就扔出去了。

“我看重的,是她的设计水平,如果稍加指导,以后会是公司不可多得的人才,人品不错,工作也很负责,我想培养她以后做我的助理。”

莫翌总算消停了些,但仍带着疑惑:“我怎么感觉,你对她不仅仅是下属的关系呢。”

“那是你的感觉。”沈穆看了一眼远处的女人,不知道又在胡思乱想什么东西的发呆了,“别人不知道就算了,难道你也不知道我心里的那个人是谁?”

莫翌突然叹了口气:“你不说还好,一说我又要上火了,什么时候是个头哟。”

“她最近的状态不是很好,之前有过想辞职的念头,我想,她去任何一家公司,都不如留在我这里。”沈穆的目光久久没从远处的人身上离开:“只有我,可以心无旁骛的把她培养成才,继而为我所用。”

莫翌十分会抓重点:“心情不好?难不成被人甩了?”

沈穆没回答,朝着云清走了去。

多年的默契,不用回答就知结果:“靠,还真是!”

莫翌顿时对甩掉云清的那个男人颇为好奇起来。

“沈总,我心情调整得差不多了,我可以回家了吗?”

“可以。”

见着沈穆拿钥匙,云清又道:“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沈总,真的不麻烦你了。”

沈穆没再坚持,对着莫翌喊了一声:“给她叫辆车。”

莫翌立马去办了,并亲自将云清送上了车。

关上车门的时候,云清听到莫翌说道:“这被人甩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你是拒绝了,不过你再往身边看看,还有个比我更帅的男人哟。”

云清吓得一激灵。

她何德何能,在两位少爷身上做选择!莫翌这玩笑,简直会要了她的命啊。

沈穆知道莫翌不会说什么好话,不放心的跟了出来,看到云清一脸震惊的模样后,大步过来,一把拎开了莫翌。

莫翌嘿嘿的笑着,转身走了。

“那小子喜欢开玩笑,不用当真。”

莫翌总共开了两次玩笑,云清也不知道沈穆指的是哪一件,但十分懂事的点了点头:“知道的,沈总,我没当真。”

“如果那人再找你麻烦,可以打电话给我。”

她是不想再给沈穆添麻烦的,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把堂堂一个公司的副总牵扯到乱七八糟的个人情感里来,算怎么回事。

但沈穆的这句话,还是给了她很大的安全感。

云清在考虑着,以后的日子,是不是要抱紧这棵大树。

“谢谢沈总。”

“走吧。”

云清正要拉上车窗,沈穆又轻轻地喊了一声:“云清。”

“啊?”

“以后遇到任何事,还是多想想怎么办,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一有事就哭只能说明自身的懦弱,我并不喜欢。”

他不喜欢......

是她一次次的丢脸,让她觉得厌恶了吗?

想到这里,云清的心里涌起一股失落感。

在沈穆的面前,她就像个不谙世事还经常制造麻烦的无知女人,而他,就像个恨铁不成钢的导师,见着她不成器的样子时便连连叹气。

云清不想让沈穆叹气,因为她不想让他失望。

从来没有一个人,像这样义无反顾地冲出来保护他。

沈穆做了,做到了云清的心坎里。

这天晚上,云清做了个梦,梦里,有沈穆,还有他好听的声音。

云清把这种现象理解为这几日过多的接触而导致,早上醒来的时候,小小的难为情了一下后,认真的梳理了一番,对着镜子暗暗发誓。

无论如何,不能辜负沈总的期望!

出去旅游的人都回来了,公司恢复了往日的热闹,柳卿思给云清带了好多的东西,塞了满满一袋子,吃的喝的,竟然还有玩的,俨然把云清当成了一个小朋友。

云清看着这袋子礼物,笑得十分开心,在这个世界上,她也算有了走到哪里都惦记着她的好朋友了。

柳卿思拉着云清转了一圈,细细的观察了一番:“我怎么感觉你瘦了,也憔悴了。”

云清还未回答,柳卿思又道:“不会是沈总这几天为难你了吧?”

云清轻笑:“你不是总说沈总这样的人,是不可能为难我们这种小员工的嘛。”

“那是那个谁又欺负你了?”

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来,是于从升打来的。

“晚点跟你说。”

“那你今天晚上就跟我一起住吧,咱俩好好说说话。”

云清欣然同意了。

来到办公室,迎接她的,是于从升满意的目光。

“这次的方案你完成得很及时,做得也很不错,我已经发给客户那边了,如果对方有任何的异议,你配合着修改。”

“好的,于经理。”

于从升笑了笑:“你来公司也这么长时间了,不要这么拘谨。”

云清回以一个礼貌性的笑容。

“听沈总说,这几天你的表现很不错。”

云清抿了抿唇,有点愧对于沈穆说的这些好话,她自己都觉得最近的表现很不好,个人的私事问题影响到了工作。

她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就算他实话实说,她也不会怪他的。

她还没有资格,让他替她隐瞒什么。

实在没想到,他竟替她说了好话。

“我没想到,你会这么自觉。”于从升从桌子底下拎出一个纸袋子:“这是给你的奖励,拿着。”

云清不太好意思接。

“都是些那边的特产,吃的,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就每样都买了一点,就当是你的辛苦费。”

云清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拿。

“过于的拒绝,是很不礼貌的。”于从升故意拉下了脸。

云清一把抓住袋子:“谢谢于经理。”

“去吧,好好工作。”

于从升很欣慰,看来这姑娘他没看错,只是对于沈穆的褒奖颇感意外,他那人,看起来不像个会轻易夸奖别人的人啊,这御用设计师的合适人选,看来非某人莫属了。

当天晚上,云清在柳卿思的家里留宿,两个人像久别重逢的小情侣,就差诉说相思之苦了。

柳卿思给云清看了很多漂亮的风景照片,讲了一路上的所见所闻,云清实在是很羡慕。

柳卿思拉着云清的手:“明年公司再组织旅游的话,我们就可以一起去了。”

“可我的试用期......”算算时间也快到了,云清有些担心起来。

“咳,这有什么好担心的,你能力这么强,于经理又这么认可你,况且你也没做什么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事,就这样还不合格的话,还真没天理了还。”

柳卿思就是这么个贴心的可人儿,什么事到她嘴里,都变得不那么紧张了。

“你快跟我说说,我不在的这几天,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云清想了想,便把跟孙予飞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这么多年来,柳卿思是她第一个敢坦言相告的人。

柳卿思听后,十分的义愤填膺:“我靠,这个人渣,还是个人吗!他是命好我不在,我要是在的话,非撕了他不可。”

云清反而变得无所谓了:“只要他不来打扰我就行,其它的我都无所谓,在一起六年,还是希望他好好的吧。”

毕竟他肩上担的担子,也不轻。

想到此处,云清突然想起来,过几天好像是孙予期的生日了。

以往,她都会给他买一个蛋糕和小礼物,虽不值什么钱,但每次孙予期都表现得比什么时候都要高兴。

虽跟孙予飞恩断义绝了,但对孙予期,云清做不到绝情。

更何况,她承诺过的,他依然是她的弟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