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藏在云端的暗恋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他逼我的
作者:孟夏知时  |  字数:3469  |  更新时间:2022-10-14 17:49:51 全文阅读

在告诉柳卿思这些事的时候,云清独独说了沈穆那晚救他于危难之中的事,至于其它的,他只字未提,她不想给沈穆带来任何的麻烦和闲言碎语。

“你可真大度......”柳卿思嘟囔了一句,觉得云清太过于做好人了,“还真的把彩礼都还给他了,要是我,一个子儿都不会给!真是想钱想疯了,还要点脸不!”

“不是我大度。”一切仿佛是一场梦:“我只是想息事宁人,如果把他逼急了,我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现在的我,只想好好的工作,慢慢的攒钱,照顾好我爸,我不想因为他,破坏了这一切。”

柳卿思到底是没经历过这些的,无法切身体会,但看着云清的无奈,不免心疼:“好了好了,不提那个渣渣了,断干净了就行,以后量他也不敢来骚扰你了,他要是敢来的话,别说沈总了,就是我,拼了这条命也会护着你的。”

云清扁着嘴:“卿思,你真好。”

“嗯,我也觉得我挺好的。”

云清真的很喜欢柳卿思这般爽朗的性格,敢爱敢恨,丝毫的不做作。

“我跟你说个事。”

看起来十分神秘的样子,云清往柳卿思身边靠了靠:“你说。”

“这次去旅游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事。”

“什么?”

“我发现,姜梦跟郝强,有奸情。”

“姜梦跟郝强!”云清的两个眼睛瞪得圆溜溜的:“怎么可能!”

“你是不是也觉得不可能,刚开始我也觉得不可能,就姜梦那眼高手低的主儿,能看上郝强那样的?又矮又胖,跟个冬瓜一样。”

背后议人长短虽不是个礼貌的行为,但介于郝强平日里的作威作福,云清也感同身受的赞同了柳卿思的观点。

“那天,我因为不太舒服,就先回了酒店,结果我看到郝强去了姜梦的房间,我就好奇啊,就在门口守着,一直守到郝强出来。”

“诶呦我的天。”柳卿思露出十分嫌弃的表情:“郝强出来的时候,红光满面的,还不停的整理身上的衣服,还有那东张西望的表情,一看就是做贼心虚的样子。”

云清总觉得不可思议,印象里,姜梦不可能会喜欢上郝强这样的男人,而且,郝强是有家室的。

“可能不是你想的那样吧。”

“嗤。”柳卿思嘲讽似的轻嗤了一声:“都是过来人了,还看不明白嘛,那姜梦三十多岁,又没老公,孤单寂寞冷的时候,看只鸭子都眉清目秀的。”

云清一口水差点喷出来,这跟直性子的人聊天就是这么有意思。

“你别看郝强长得不咋地,但说不定人家功夫好啊,再说了,他们两个,也不是没有共同点,都是眼睛长在头顶上,鼻孔朝天的一类人,自然而然就能凑到一起去。不是有句话说嘛,人跟人好,鬼跟鬼好,这姜梦就自然跟郝强好了呗。”

云清目瞪口呆的听着柳卿思这番话,似乎有那么几分道理,但有时候各人自扫门前雪也不是坏事。

“就算他们俩真的......那什么,那是他们的事,我们还是不要管的好。”

“我管他个屁。”柳卿思一联想到少儿不宜的画面,就觉得龌龊:“我就是觉得好玩跟你说说而已,让你也图一乐。”

云清很感激柳卿思能跟她分享所有的所见所闻,她知道,她是想让她的心情好一些,便会心的一笑:“以后这种听墙根的事,你还是少做些好,万一被人抓到就糗了。”

柳卿思不以为然:“抓到就死不承认呗,我又不傻。”

“所以,我觉着姜梦对你的态度,跟郝强有关系。”

如果真的如此,那她又能如何?云清自我安慰道:“无所谓了,我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对了。”柳卿思的手伸进包里摸了半天,掏出一个盒子:“这个,你能不能帮我送给沈总。”

云清将盒子打开,里面有一块水晶,圆形的,上面刻着一行字,大致是励志的内容。

原是个摆台,虽小,但看着还挺精致的。

她虽认不得几个奢侈品,但目测这水晶绝不是地摊货上淘来的东西,不免问了一句:“这个,很贵吧?”

柳卿思摆了摆手:“不贵,不贵的,就随便买的。”

“为什么要送沈总?”

“他不是没去旅游嘛,再说了,人家还帮过你呢,礼尚往来嘛。”

“你为什么不去送?”

“我这不是不好意思嘛,最近你跟沈总接触得最多,关系肯定比我好啊。”

“可......”

“哎呀。”柳卿思开始撒娇:“你就帮我送送嘛,我好不容易背回来的呢。”

柳卿思的脸上呈现出小女儿家的娇态,这种表情大都在倾慕一个人时会有所体现,云清沉默的观察了半晌:“你......是不是喜欢沈总?”

柳卿思咬着自己的手指,很认真的回答道:“是喜欢,但......没打算有任何的结果,就是纯粹的喜欢。”

云清的诧异不亚于听到上一段的狗血剧情。

“咳,喜欢又不一定要在一起,你这是什么表情。”

云清一时间搞不清楚,柳卿思的最后这句话,到底是真,还是假?

难道,她在暗恋?

忍不住抱怨了一句:“我之前怎么都没听你说过......”

柳卿思一把搂住了云清:“你要相信,喜欢沈总的人,全公司肯定不止我一个,就那个姜梦,我见着她看沈总的表情都像要流口水,但这喜欢归喜欢,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喜欢,并不会给对方造成任何的负担。”

不得不说,柳卿思的三观,还是十分纯正的。

云清终是放下了纠结,开起了玩笑:“有汝为师,幸也啊。”

柳卿思嘿嘿直笑,笑完表情一收:“那你,给不给我送?”

“......好吧。”

只是在接下来的几天内,云清都没有见到沈穆,连每次的开大会他都没有出席,她实在按捺不住了,去问了同事,才知道沈穆出差去了。

眼见着孙予期的生日就到了,云清下了班去商场,打算挑一件生日礼物,选了半天也不知道该选什么好,最后挑了一件深蓝色的外套。

中途接到了孙予期的电话,说话有些吞吐。

“嫂......姐,你明天会来给我过生日吗?”

云清打心眼儿里心疼这个孩子,温柔的回答道:“当然会啊,明天我一下班就去学校找你。”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好一会儿:“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云清认为,孙予期之所以有这反常的表现,归结于他跟孙予飞之间并不友好的结束方式,这个孩子本就心思重,一直以来活得小心翼翼,这也是她之所以疼他的一方面。

隔天一到下班的点,云清就连忙收拾了东西准备走人,柳卿思要拉了她一起走,云清抱歉道:“卿思,我今天不能跟你一起走了,我有点事。”

柳卿思嘟嘟嘴:“你干什么去?”

云清附在柳卿思的耳边,悄悄地告诉了她,柳卿思一听,虽不赞同但未干涉:“去吧去吧,这俗话说的好,孩子是无辜的。”

云清怕孙予期等得急了,取好了蛋糕后,直接打车到了学校的大门口,一下车,便瞧见了孙予期站在门口东张西望着。

云清觉着很暖,冲着孙予期招了招手:“予期。”

孙予期小跑了过来,接过云清手里的蛋糕:“嫂......姐。”

云清摸了摸他的脑袋:“这么冷的天,你在外面站着干什么,不是跟你说了嘛,我到了会给你打电话的,你再出来。”

“姐......”孙予期显得有些紧张。

云清将另一个袋子递给他:“这是给你买的外套,回去后试试,看看大小合不合适,不合适的话告诉我,我拿去换。”

这两年这孩子的个头窜得真快,不觉着,自己也老了。

“生日快乐,予期。”

“谢谢姐姐。”孙予期看起来,总有些心不在焉。

云清欣慰地看着他,“越来越帅了哟。”

孙予期突然推搡起云清:“姐,你快走吧,快走,我以后再打电话给你。”

云清被搞得一头雾水。

“姐,快走啊。”

孙予期的表情带上了一丝惊恐,目光紧盯着云清身后的方向。

云清转身,看到了缓缓走来的孙予飞,此时她这才明白了,为什么孙予期会如此的反常,也明白了他为什么要赶她走,她看着即将要哭出来的孙予期,默默地叹了一口:“予期,你不该这样的,我这么相信你......”

孙予期迫切的解释:“哥说他知道错了,他不想失去你,所以求我帮忙,他对你做了那么不好的事,我不想帮的,但他逼着我,非得让我这么做,我不是故意的。”

云清只觉得心里很不好受,或许是因为孙予期的背叛,又或者同情这个在家里没什么位置的孩子。

“姐,你走吧,我帮你拦住他,以后你也不要来看我了,等我以后毕业赚钱了,我再去看你。”

云清心中一恸:“傻孩子,他还能把我吃了不成?外面冷,赶紧进去吧,把蛋糕跟同学分着吃。”

“我不走。”孙予期突然把云清往身后拉:“我帮你赶他走。”

看来她这些年对这孩子的照顾没有白费,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云清既生气又欣慰,她牵强地一笑:“他终归是你哥,吃喝拉撒都得靠着他,得罪了对你没什么好处,听姐的话,赶紧进去。”

孙予期坚定的不肯走,云清推了他一把:“再不走,以后就真不再见了。”

“姐,对不起,我不该帮他的,我后悔了。”

“没事,进去。”

他连十八岁都未满,生活所依只依赖于唯一的哥哥,她能怪这个孩子什么呢?

“姐,你别怪我。”

“我不怪。”对于渴望亲情的孩子,她如何怪得下去?

“姐,你不用担心我,我以后住校了,会安心的学习,争取将来考上好的大学,不让你失望。”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有了认真的承诺,终归不会是假的。

就像她跟沈穆承诺过的一样。

对于孙予期,即便今天的事让她很不高兴,但她依然只是心疼他。

孙予期走了,一步三回头,充满了后悔和担忧,云清冲他摆摆手,以示安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