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藏在云端的暗恋 > 正文
第四十章 陌生
作者:孟夏知时  |  字数:3550  |  更新时间:2022-09-28 09:34:01 全文阅读

莫翌感觉自己做了个挑拨离间的小人,一路心虚地往家走,刚到车库,沈穆的电话就过来了。

“怎么样了?”

直接开门见山,不带一丝拖泥带水的,莫翌撇撇嘴:“我出马还有办不好的事嘛,放心,搞定了,除非那小子胆儿够肥,否则应该不会有下次了,今儿我可是好好的练了练手,打得那小子鼻青脸肿的,没给你丢脸吧?”

“她怎么样?”

“谁?她是谁?”莫翌故意道。

“云清。”

竟然没有了往日的嬉笑怒骂,口气是否严肃了些?

“被那小子打了一拳,在腹部,我到的时候晚了,没拦住,不过走的时候看她那样,应该问题不大。”

又不忘补充一句:“疼估计挺疼的,当时我看见的时候,她捂着肚子,脸色都白了,这小畜生,还真下得了手,再不济也是同床共枕的女人啊,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得不到就毁掉?”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你去查一下他的顶头上司是谁。”

语气听起来平淡无奇,但其中的含义让人不寒而栗,莫翌笑道:“你这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啊。”

“我上次警告过他,如果还有下次,后果自负。”不知是否是刻意的解释:“既然他有了下次,不能让别人觉得我只是嘴炮。”

多年的兄弟知根知底,对他的脾性比任何人都熟知,莫翌故意挑破了这刻意的解释:“你什么时候开始在乎别人的看法了?这可不像你哟。”

“另外通知我的律师,让他处理这件事。”

“我去。”这冲冠一怒是否夸张了些:“你这是想把人往死里整啊,我看还是算了吧,毕竟那小子被我揍得也不轻。”

“为什么要算?”

莫翌并非替孙予飞说话,只是觉得云清对那个男人,似乎还是有些不忍的:“我是担心咱俩过分干涉了,会让云清觉得多余,毕竟俩人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万一她对那货还存着心思呢?”

沈穆充耳不闻,只道:“明天下午的飞机,傍晚能到。”

“你不是还要两天才回来?”

“事情提前办完了。”

“好,到时候我去机场接你。”

“不用,我自己回来。”

“行吧。”莫翌真庆幸自己有个转得快的头脑:“那就不打扰你去关心下属了,对了,记得帮我跟她说一声,今天我那话,就是扯淡玩的,没别的意思。”

“你做什么了?”

“就开了句玩笑,但好像搞得她们姐妹不和了。”这女人之间的关系就是麻烦,不如男人间来得痛快,不爽了干一架,干完后该干啥干啥。

莫翌想着想着,就想到了柳卿思,突然笑了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见她,就觉得好笑,一把年纪了还是那么任性冲动。

不过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样子,还是挺可爱的。

莫翌把遇到柳卿思的事讲给了沈穆听,他正讲得津津有味的时候突然收住了话题:“喂!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很显然,即便对方听了,也听得心不在焉!

“嗯。”

“嗯屁嗯。”莫翌提到这场意外的重逢就心情倍儿好:“是不是在想那个谁呢!放心,人好得很呐!”

挂完电话的沈穆,推开身边的窗户,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修长的手指夹着,烟雾在指尖萦绕,许久,才浅浅的吸了一口,再缓缓的吐出,方能解除心中的烦闷。

那个女人,还真是个不省事的......

第二天到公司上班,云清特地看了几眼柳卿思的位置,直到上班的时间已过去了许久,也没见着她人,不免有些担心,她想给她打个电话,但因为昨天的事心里一直膈应着,直到下班,电话也没打出去。

习惯了一到下班的时候,柳卿思高高兴兴地跑过来拉着她一起走,突然没了熟悉的场景,云清的心里空落落的。

今日,她想见的人不在,她想谢的人,也不在。

这些时日的相处,她真的拿柳卿思是最好最亲的姐妹,看得出来,她亦如此。

可......为什么要骗她呢?

孙予飞骗她,柳卿思也对她撒了谎,云清不明白,这人跟人之间最简单的相处模式,为什么要充满着谎言和欺骗。

她的世界,一向以简洁为主,她讨厌透了用谎言编织的现实。

等待的公交车已进站,却因为埋头发呆,眼睁睁的错过,待反应过来,云清急得跺了一下脚。

汽车的喇叭声在身边响起,惊起了再次发呆的人,云清抬头,看到了沈穆的车。

如果记得没错,他应该还在出差。

喇叭声再次响了一次,云清走近,透过黑色的玻璃往里瞧,玻璃窗突然被放了下来,沈穆的指令传来:“上车。”

虽心有疑惑,但还是听话的上了车,因为她知道,沈穆不喜欢别人墨迹。

“沈总。”

“嗯。”

踩下油门,车子前进,这次,云清没有再问去哪里,今天不会问,或许以后,都不会问了。

沈总带她去哪儿,她便去哪儿。

云清莫名的坚信,沈穆一定不会有任何的恶意。

“昨天的事......谢谢你,不好意思,又给你添麻烦了。”三番五次的人情,不好意思这四个字是真真儿的。

“我说过,如果他再找你麻烦,可以给我打电话。”

红灯处,车停下,沈穆转过头看着云清:“为什么不给我打?”

云清咬了咬唇:“我不想总拿自己的私事麻烦你。”

沈穆没再说话,云清偷偷地看了他一眼,侧颜很养眼,只是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

“他打你了?”

料想到莫翌一定会把事情的经过如实相告的,对于这样的提问,云清也不意外,轻轻地道了一声:“嗯。”

“疼吗?”听起来不像是关心,语气清冷得仿佛在问一个陌生人。

“现在不疼了。”受伤的明明是自己,可沈穆带给云清的错觉,仿佛自己才是做错事的那一个。

“还是疼点好。”后车的司机大概有路怒症,莫名其妙的催着按喇叭,沈穆淡淡的扫了一眼后视镜,并不为所动:“疼了,才能记住。”

云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三番五次的制造麻烦,让沈穆觉得心烦,方才有这般不太友善的语气。

“对不起沈总,给你添麻烦了。”

沈穆似乎叹了一声,云清没听仔细,只听见他道:“以后再找男朋友,还是擦亮眼睛吧。”

再找?

她已经怕了......

自从得知她跟孙予飞各奔东西的消息后,云静跟赵月珍俩母女,就连吃个饭的时间都不消停,云静喜欢拿这事儿消遣她,而赵月珍,则是想着办法的想给她介绍相亲的对象。

不管年龄如何,不管对方的长相,文化,就一个条件,经济实力要足够。

她比不上云静那么大的理想抱负,非得嫁给有钱人才甘心,一身的名牌衣服,包包,首饰,是她赖以生存的根本,如今嫁了个周文驰,也算是得偿所愿。

而她想要的,不过是一屋两人,三餐四季,平平淡淡的共度余生而已。

只是这么简单的要求......

云清看向窗外,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一如既往的热闹,在这生活了快三十年的熟悉的城市,为什么她会感觉到陌生?

这两天,她甚至在想,自小到大都在这座城市待着,从不曾看过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她是不是该出去走一走,看一看,顺便感受一下外面的世界跟烟城有何不同。

当这个想法越来越强烈的时候,便突然会有一道反对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那一刻,她想到了沈穆。

从没有一个人,在她平躺的生活里“指手画脚”,从前,她觉得他有点多管闲事,现在,她觉得他是导师一般的存在,总能在她困惑和无助的时候,及时的给予帮助。

以至于......每次彷徨的时候,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沈穆......

这是一个可怕的转变,潜移默化的,云清意识到这样的转变并不是什么好事,她怕长久下去,会对沈穆形成依赖性。

沈穆......这个男人,并不是她能依赖的人。

或许,他同情她,又或许,他只是看不得她的懦弱和胆小,不管怎样,他的照顾和帮助,让她心生感激,也由衷的佩服,佩服这样一个外表出众的男人,并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这个公司的副总,让她突然有了努力拼搏的意志,同时也有了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敢于面对的勇气,虽然,她不知道,她的人生,到底哪个方向是正确的。

却觉得,沈穆说的,一定不会错。

这样的想法,幼稚了些,貌似等同于柳卿思对沈穆那般的盲目崇拜,可亲生经历了种种,这种崇拜,断然不是盲目型的。

车最终停在了一家咖啡店的门口,云清解完安全带后并没有急着下车,而是看向沈穆,她在等他的指令。

“你自己进去,我在外面等你。”

云清云里雾里的,不知道沈穆到底要让她做什么。

“我不希望我的员工之间闹任何的矛盾。”沈穆将椅背调整到最舒服的角度,然后闭上了眼睛:“有时候,要懂得换位思考,就算生气,也要给别人解释的机会,不管你接不接受解释,但机会,你应该给,否则,会轻易的失去不该失去的东西。”

云清突然明白了什么,默默的下了车,怕吵到闭目养神的人,关门的动作非常的轻。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他眉眼间的疲惫是出差的累吗?

云清觉得自己真是罪过之极。

柳卿思就坐在靠窗的角落,云清一进来她便看到了,只是心里有气,她不想主动跟她说话。

沈穆亲自给她发消息,一行地址后坠着三个字:有事找。

害她胡思乱想了半天,直到见到云清,脑子一下子就亮堂了,她们的沈总,怎么还有多管闲事的时候?

呸呸呸!这不是多管闲事,这是心思细腻!

柳卿思正为自己刚刚不太好的措辞贬低了沈穆而自责的时候,云清已到了她的跟前,并在对面坐了下来。

柳卿思哼了哼,扁扁嘴,把头转向了另一边。

两人谁也不搭理谁的安静了半晌,最终,云清主动开了口。

“你昨天说,要跟我解释,我没听,是我不对,现在我想听了,你还想解释吗?”

柳卿思这才回过头来:“就算我解释,你信吗?”

“我信。”

“行吧,那我就勉强跟你解释一下。”绷了一天的心情,终于有所缓解了,柳卿思喝了一大口果汁后继续保持着倔强的表情和姿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