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藏在云端的暗恋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你来做伴娘
作者:孟夏知时  |  字数:3560  |  更新时间:2022-09-30 09:49:01 全文阅读

柳卿思看着车子走远,“我还想着借着这个机会跟沈总好好的套套近乎呢,结果他想都不想的拒绝了,连个犹豫都没有的,诶?清清,你说,我真的一点魅力都没有吗?”

云清也不知道沈穆作何想,只能暖心的安慰:“你当然有魅力啊,这么漂亮,还这么可爱,可能他就是出差太累了,想早点回去休息吧。”

“我觉得不像。”

“又或者,他觉得一个男人去单身女人的家里,不合适?”

“是吗?”

对上柳卿思疑惑的眼神,云清道:“大概是吧。”

“你说沈总,到底有没有女朋友啊?”

这个问题,柳卿思已经问她不下五遍了,云清被问得都差点也很好奇了。

“你要说有吧,看着也不像,你要说没有吧,也没见着他有想找女朋友的意思,咱沈总,不会喜欢男人吧?”

云清噗嗤一声:“其实你可以去问问你那个青梅竹马。”

柳卿思娇瞪了一眼:“切!问他?然后让他再多一个嘲笑我的理由?除非我脑子坏掉了!”

听起来本该义愤填膺的事情,可偏偏让云清觉得有一丝的幸福,茫茫人海中,不是每个人,在时隔近二十年后,还能遇到曾经遇见过的那个人。

这么渺小的几率的碰撞,何尝不是种幸福。

“管他呢!有没有女朋友都一样!就算他喜欢男人,我也能给他掰直咯。”

云清笑得合不拢嘴,蓦然发觉,如果沈穆的身边,当真有柳卿思这般性格的女子作伴,那他每天一定是开心至极的。

比起她枯燥又无趣的人生,不知道要有趣多少倍。

“走吧,回去给你做好吃的。”云清唤回了雄心壮志的人。

柳卿思边走边道:“我怎么感觉沈总今天哪里怪怪的?”

云清细想了一下,并未觉得沈穆有什么异样:“可能就是累了吧,还要因为我们两个折腾。”

“也是。”柳卿思沉默了片刻后,突然感慨道:“你说这人跟人吧,真是不比不知道,同样是奔三的年纪,人家活得像个传说,咱俩......”

“像个笑话。”

云清的接茬,让柳卿思十分认可的竖起了大拇指:“对对对,我还在想什么词儿比较合适。”

确切的说,她才像个真正的笑话......

但这句话云清只放在了心里,因为她知道,在柳卿思的面前贬低自己,会让她不愉快。

她是个值得交心的好姑娘。

“要是......”

柳卿思欲言又止。

云清追着问:“要是什么?”

“要是,我能被他选去做御用设计师,那该多好。”

那每天见面的机会就多了,每天可以说的话也多了,她想达到的某种目的,也就越近了哟......

云清突然就想到了于从升说过的那句话。

他说:沈总很看好你,别让他失望,也别让我失望。

她不是个傻子,如何听不出来于从升的旁敲侧击,可眼下......云清一时间有些迷茫了。

换做从前,她对这个什么御用设计师完全没有兴趣,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每天能够填饱肚子就足够了,可现在,不一样了。

有些事情,变了。

有些决定,也要重新决策了。

“卿思。”

云清低低地唤了一声,柳卿思见她站着不动了,神色有些不自然。

柳卿思退回去几步,点了点云清的腰间:“诶呀,我就是顺口这么一说,其实我知道,于经理更看重的是你,说不定将来在沈总身边的那个御用设计师就是你咯。”

“你......会不会生气?”

她真的不想跟她再有任何的嫌隙。

“为什么要生气啊?”柳卿思眨着无辜的大眼睛:“你当我是郝强,是姜梦那种人啊,小鸡肚肠又自私自利的!你是我最好的姐妹,你要能走得更好更高,我当然比谁都高兴。”

“不过!你得帮我确认,咱沈总,到底有没有女朋友!”

......

这个问题,是怎么也绕不过去了......

“还有!那个礼物,你记得帮我送啊。”

想起包里还随身携带着柳卿思要送给沈穆的礼物,云清暗自懊悔刚刚为什么没想到拿出来。

大概是这两天发生了太多的事,让她一时间还无法消化吧......

这日,云清正聚精会神的审核着图纸,姜梦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突然出现在她的身边,并敲了敲桌面:“这个是试用期考核表,把下面的个人自评填一下,填好了交给于经理签字,然后再交给我。”

这是不是预示着,她的试用期通过了?

云清看了一眼姜梦的脸色,毫无喜色之言,看来,她的试用期八九不离十是通过了,用柳卿思的话说,这位狗眼看人低的姜梦,在绝对的贫富差距面前,从来不吝啬表现自己双标的一面。

对她如此,对柳卿思,也如此。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柳卿思可远比她想象中的要高贵得多。

只是柳卿思不喜欢显摆,也不喜欢用所谓的身价去博得任何一个人的好感,对看不惯的人,骂归骂,但从不仗势欺人。

这是云清最喜欢她的优点之一。

跟孙予飞的那件事之后,已过去了一个多礼拜的时间,这期间,孙予飞再没有找过她,这让云清本来还忐忑的心稍稍的放松了下来。

三个月的试用期,她成功的通过了,而且赢得了于经理的多次赞赏,对云清来说,这是莫大的鼓励,但她知晓的是,这其中的功劳,离不开另一个人的帮助。

沈穆,自上次出差回来的一别,除了中途的一次会议,其它时间,云清几乎看不到他的身影,柳卿思的那份礼物,也一直装在她的包里,随身携带着。

总找不到机会给沈穆。

中午吃饭的时候,云清意外的收到了孙予飞的手机短信。

清清,对不起,我为之前的事跟你道歉,是我一时冲动伤害了你,我已经知道错了,也后悔了,我保证,从今往后,不会再去打扰你了,希望你能过得幸福。

云清看着这段真假分辨不出的文字,不明白为什么孙予飞为什么又会说这样的话。

过了没一会儿,又收到了一条。

你能不能帮我跟你的领导说一声,让他不要起诉我,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的领导已经找过我谈话了,也警告过我了,你知道的,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我还有父母和弟弟要养活,予期也是你弟弟啊,你最疼他了,你也不希望他连上学的钱都没有了吧,这件事能不能就到此为止?

云清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沈穆。

除了他,还有谁,会让孙予飞露出这样的胆怯之色?

柳卿思因为跟人约了吃饭,一到下班的点儿就跑走了,云清借着这个机会,刻意的加了会儿班,因为她瞧着沈穆办公室的灯还亮着。

等了大概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人还没从办公室出来,犹豫着要不要去找他,但最终还是没勇气去,纠结着往公交站走,走了没多久,又转身回来。

沈穆终将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开,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时间过得比他想象的要快许多。

简单的收拾了下文件,路过设计部的时候,下意识的往里面看了一眼,随即走出了办公室的大门。

“沈总。”声音很轻,听不大真切,似乎有人在喊他,沈穆停住了脚步,四下看了看,未见一人影,再转身,忽发现面前站了一人,鼻尖冻得通红。

“怎么还没回去?”他对任何的员工一向如此,保持一定的距离,不主动接近,也不允许对方的接近,工作之外,再无其它。

在后来的几天里,莫翌时不时的拿着英雄救美的头衔各种开玩笑,不论他如何斥责和威胁,对方始终乐此不疲。

既然不相信解释,那他就没必要解释了,只他自己清楚,目前为止,他对悦歆之外的女人,从未动过男女之情。

帮她,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更何况,她是他看好的助理。

“我在等你。”

闻言,沈穆的眉头皱起。

自知表达的方式不对,云清着急的解释:“我的意思是,我想谢谢沈总,但又怕打扰您的工作,所以才在这里等。”

沈穆恢复了自然:“有事?”

几天没见,她的气色正常了不少,那双通透的双眼也恢复了灵动之色。

看来是真的放下了。

沈穆对此很满意。

原不像柳卿思说的那样,她跟沈穆接触得多了,关系就会好一些,眼下,云清只觉得沈穆还是那个沈总,实际上从头到尾,都没变过。

“可不可以不起诉孙予飞了?”

云清问得很胆怯,自始至终,这件事都是自己的事,沈穆愿意帮她,她该感激不尽的,可现在她的行为,就像一个被丈夫家暴了的女人,有仗义人士挺身而出,结果还被她责怪不该出手那么重。

想来,沈穆一定又会骂她没出息吧。

“为什么?”沈穆直直的看着云清的双眼:“他打了我的员工。”

对上沈穆严肃的表情,云清鼓起勇气:“他爸妈都没什么经济能力,还有个弟弟要上学,一家子都靠他一个人,我不是心疼他没了工作,我只是觉得,觉得无辜的人很可怜。”

沈穆突然想起了莫翌之前的那句话。

“你是觉得我多管闲事了?”

云清一惊:“不不不,不是!不是那个意思,沈总!你没有多管闲事,你帮了我,让我平平安安的度过了这一关,我很谢谢你,真的!我一直想着该怎么谢谢你,就是没想出来!我说这些话的意思是,意思是......”

沈穆看着云清一副快咬到舌头的着急样,淡淡地问:“是什么?”

“是......”云清绞尽脑汁的想着合适的措辞,直怪自己念书的时候语文没学到精髓,“是我不想让一个不堪的人玷污了沈总的高贵,更不能让这种烦心事扰了沈总的清净,同事们都说沈总宰相肚里能撑船,又玉树临风气度不凡,我不能让这些上不了台面的人和事,损了沈总的英明。”

感谢老天,让她灵光乍现!

沈穆嘴角渐渐地上扬,露出一个很好看的弧度,说出的话入耳可闻的温柔:“这些话是同事说的,还是你自己编的。”

云清认真的回到:“是同事说的。”想想有些不妥,及时的补充:“但我觉得他们说得很对。”

一天的枯燥终有了调节剂,沈穆的神色一下子柔和了许多:“你刚刚说,一直想着要怎么谢谢我?”

“是。”

“想好了吗?”

“还没有。”

“你妹妹的婚礼,你来做伴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