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藏在云端的暗恋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不能有的想法
作者:孟夏知时  |  字数:3217  |  更新时间:2022-10-14 17:49:53 全文阅读

哈?!

  云清不可置信的看着沈穆,话题一下子拐得是不是太快了些!

  “能......换个其它的感谢方式吗?”

  云静和周文驰的婚礼,定在了春节之后的情人节那天,本一个不属于东方的节日,却频频被拿来作为庆祝的日子,云静说,那天正合适。

  周文驰竟连一句反对的话都没有。

  算算离婚礼也就两个月不到的时间,云静三番五次地纠缠着关于伴娘的问题,每次云清都以不容商量的语气拒绝了,但云静在这件事上没有丝毫的妥协,甚至让父亲都站在了她的那一边,所有的人都觉得,她应该给云静当伴娘。

  刚开始云清还能拿孙予飞不喜欢做借口推辞,但自从跟孙予飞的关系破裂之后,她再也找不到任何的说辞了。

  纵然耳朵已被提醒到了起老茧的地步,但云清始终坚持着自己的不愿意。

  此刻,她的动摇,或许是因为再次提出这个要求的人,是沈穆。

  “不愿意?”对于等同于拒绝的话并未让沈穆有任何的不快,只瞧着她纠结的样子很有意思。

  “嗯......不是......”云清怀疑自己刚刚的马屁是不是拍得太快了:“如果是其它的事,我当然义不容辞的,但......我跟云静......”

  心中仍有纠结,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也不确定沈穆有没有兴趣听她的这些家长里短,云清很是矛盾。

  “其实我也不是很愿意。”沈穆终是笑了笑:“但我跟堂哥从小关系就非常好,他结婚让我当伴郎,我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从上次到现在,沈穆还从未在她面前再次提起他们之间的关系,云清以为他是不屑提的,今日,总感觉自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与其让一个不认识的伴娘跟我搭档,还不如找个认识的。”好听的声音徐徐入耳,仿佛是一种蛊惑:“你觉得呢?”

  “那你为什么不找你女朋友呢?”话一出口,自知莽撞,但已来不及收回。

  云清亲眼看到沈穆在这一瞬间脸色变了,她不确定从这张英俊的脸上,看到的神情,算不算是失落,鬼使神差的,她没有及时的送上道歉,反而很期待他的回答。

  大概是柳卿思给她洗脑了吧......

  可惜,没有等来想知道的答案,等到的,却是沈穆的不悦:“这就是你谢谢我的方式?”

  好吧,是她理亏。

  云清脑子一热的送上了弥补的方式:“我答应!结婚那天,我当伴娘。”

  “好。”

  沈穆拿出车钥匙:“饿不饿?”

  云清摇摇头:“不饿,我下班的时候吃了饼干的。”担心着沈穆为难,又忙道:“沈总,我没什么事了,就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沈穆并未强留,只看着云清转身走了,只是脚步慢了些,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沈穆没有离开,抱臂看着,果然没一分钟,放慢的脚步直接停了下来,原本要离开的女人慢慢地转过了身,对他笑得一脸的讨好。

  沈穆觉着她此刻的笑容,像个傻子。

  云清从包里摸出柳卿思交代的重要任务,犹犹豫豫的对着沈穆双手奉上:“上次旅游,卿思给你带了礼物回来,让我帮忙给你。”

  沈穆看了一眼她手里的东西:“为什么让你帮忙?”

  云清大概也猜到沈穆会问类似的话,心中早已想好了答案:“她可能不太好意思。”

  沈穆终是被逗乐了:“你看起来比她不好意思多了。”

  云清跟着嘿嘿地笑着,想来这个答案确实没什么说服力,谁会相信柳卿思会不好意思呢。

  犹豫间,沈穆已从她的手里接过了东西,这让云清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答应柳卿思的事,好歹是有交代了。

  回到家后,云清看到云静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第一次主动的跟她说话。

  “当伴娘的事,我答应了。”

  云静的嘴里叼着水果块,愣了一下,但很快将水果吐进了垃圾桶里,露出得逞的笑容:“我就说吧,你早晚会答应的,死鸭子嘴硬!”

  这气势,一下子就输没了,云清也懒得跟她斗嘴了,直接想回自己的房间。

  云静却来了兴致,伸着脖子打探:“是不是因为沈穆?”

  此事确实跟沈穆有关,但绝非云静想的那种意思,但两者如此巧合,算是怎么也解释不清楚了。

  索性,不回答了罢。

  “我就说吧,沈穆那样的男人,你不心动才怪,比那个谁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傻子才会对他没想法!”

  她不是个傻子,只是清楚的知道,有些想法,是不该有的,也不能有。

  虽不过几个月的相处,但她多少知道沈穆的一些心思,他不喜欢空有花瓶架子的女人,不喜欢女人带有目的的主动亲近,更不喜欢开他跟任何一个女人的玩笑。

  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沈穆这样,不喜欢便是不喜欢,连一丁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有时候看起来还有些不近人情的冷傲。

  但,他有绝对的实力去否定。

  “我听我老公说了,沈穆会当我们的伴郎,怎么,心动了?”

  这婚还没结,称呼换得倒挺积极,语气里是满满的自豪感,云清不客气的回到:“收起你每天的异想天开吧,你以为我跟你一样。”

  “跟我一样有什么不好。”云静不屑一顾的哼了一声:“嫁个好男人,后半辈子吃喝不愁,总比每天朝九晚五累死累活还赚不到几个钱好多了,别以为守着你所谓的尊严好像很了不起似的,然后到超市买包卫生纸都要看是不是打折,看上了哪件衣服还要等到换季打折的时候才能买,用着廉价的化妆品,背着好几年都舍不得扔掉的包包,这就是尊严了?这很自豪吗?”

  云清被怼得无言以对。

  在云静这种人的世界里,她做什么都是错的,坚持原则就是可笑,没钱就是罪过。

  “你也别拿捏着,好像人家就一定看得上你似的,想做他女朋友的人多了去了,你可能连个万分之一都算不上。”

  一句话,将云清贬得一文不值。

  云清深吸了一口气,正酝酿着说词,一转头看到云静突然捂着自己的胸口,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

  云清愣住了,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直到云静停止了干呕后才缓过神来。

  “你......是不是怀孕了?”

  云静漫不经心的瞥了云清一样:“大惊小怪!怀个孕有什么好惊讶的,你早晚不也有这么一天。”

  本想怼她的话瞬间就说不出来了。

  对这样的消息,只是有些意外,倒不是怀孕有什么奇怪,只是云清记得很清楚,云静说过很多次,她不想太早要孩子,那样会让她的身材走样,恢复起来好麻烦。

  云静对自己的身材还是相当看重的,仅次于对金钱的看重。

  少了些嚣张跋扈的口吻,难得平静的解释:“文驰的妈妈想当奶奶了,希望我们能早点生孩子,还说孩子生下来后,不需要我带,我依然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本来是不想的,但文驰也坚持,他说他很想看到我们两个的结晶,我觉得也没什么损失,所以,想生就生咯。”

  在云静的诧异中,云静不满的摸着平坦的肚子:“谁知道怀孕是这么麻烦的事,老是吐来吐去的,很不舒服,还好,离结婚也就一个多月的时间,到时候就算穿上婚纱,也是看不出来的。”

  云清不知道说什么好,似乎事情的发展总是在她的预料之外,或者说,也在云静的预料之外。

  回到房间,云清对云静怀孕这件事想了许久,她想不明白,云静这违背自己当初意愿的选择,到底是因为爱上了周文驰,还是因为对物质的渴望所以才选择放弃最初的意愿。

  事实到底如何,大概只有云静自己清楚了。

  云清不想多问,更不想多管,对她来说,云静只要不闹幺蛾子,安安稳稳的嫁出去了,就是最好不过的事了。

  当天晚上,云静把怀孕的消息宣布出来的时候,云清看到父亲并未有太大的激动,只是叮嘱着云静要好好的保护自己的身体。

  但赵月珍不同,她显得很兴奋,在她看来,云静怀上了周家的骨肉,那就是怀了个定海神针,云静和她的后半生,算是有了稳定的依靠了。

  “清清,你妹妹现在怀孕了,以后你可要让着她点啊,千万不能让她动了胎气,这要动了胎气,谁都赔不起。”

  这母女俩颠倒黑白的本事,还真是如出一辙,到底谁要让着谁啊......

  不过看在云静肚子里宝宝的面子上,云清勉强应下了。

  第二天,孙予飞给她又发来一条短信,只有两个字:谢谢。

  云清知道,是沈穆答应了她的请求,放了孙予飞一马,于是她也给沈穆发去几个字:沈总,谢谢您。

  原以为对方不会回应,谁曾想回复的短信很快就来了:等着收你的谢礼。

  云清看着短信,笑了笑,将手机放在了一边,这些日子没少折腾,突然感觉一下子释放了许多。

  临近春节之前,很多事也算是尘埃落定了。

  有了身孕的云静成了家里的稀世之宝,赵月珍当祖宗一样的伺候着,周文驰三天两头的往家里跑,每次带来的都是价格昂贵的各种营养,堆在客厅的一角,像座小山。

  因为沈穆不嫌麻烦的帮助,云清跟孙予飞的事情也有了彻底的了结,有时候她会想起那个叫梁泠的女人,同样怀着身孕,但想来日子一定没有云静这般好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