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深宫许 > 正文
第22章徐华像是了吃屎
作者:御嘉妍  |  字数:5017  |  更新时间:2022-09-22 22:21:22 全文阅读

是他?他怎么来鄜洲了。徐当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手,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于是,他又再次算了一遍。看上去有些着急,刘媚澜站在面前也是不敢轻易打扰。没过多久,徐当长叹口气,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想不到我徐当骄傲了一辈子,现在终究是要沦落。

“呵、”徐当冷笑一声,没有再接着算下去。收回手,用另外一只手的食指揉了揉鼻尖,又故意装作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解释,“他啊、不过就是一神棍,常喜欢自吹自擂、张牙卖嘴着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从而赚点黑心钱。对了,你为何会突然提徐华这个人。”

刘媚澜有些狐疑地看着他,明显是不相信他说得话。徐当看得出来,不过他现在没办法临时再去想另外一个能说得过去的理由,因为有种不知名的恐惧早就已经侵入在了他的大脑中。这个时候的他是没有办法保持冷静的,能做到这样已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所以他。

并没有为此过多解释什么,就这么不动声色地站着与刘媚澜对视。过了一小会儿,刘媚澜觉得在再这么对看下去,若是悄来个人将他们扫上一眼,指定要将他们两人都扣上痴傻的帽子。她迅速别开看着徐当的目光,觉着尴尬,又开始抬手挠后脑勺,“原来是这样。”

她转过身,将徐当给她的书拿在手里。“师父,我会好好看的。”她微笑着,看上去蛮诚实的她,脑海中却在想别的事情。直觉告诉她,事情一定不像徐当明面上说的这样。就冲着刚刚的表情,二人之间肯定是有什么矛盾在里面,只是,刘媚澜有一件事情想不明白。

二人明明长得很像,为什么徐当在一听到徐华的时候表情是这个样子。如果两人是亲兄弟关系,徐当怎么可能是这般反应。但是若说二人是敌对关系,那也不应该。徐当既能算卦卜命,怎么会算不出来徐华已经来鄜洲的消息。她将目光放低了些,别开和徐当对视。

目光落在他身上的衣服上面,说真的,徐当现在身上穿着的衣服和普通寻常人家穿的衣服是相同的。她回想起白天见到徐华的时候,他身上的衣服显得昂贵,光是看面料就能让人看出,他的衣服不知道比徐当奢侈了多少。刘媚澜皱了皱眉,又吸了吸鼻子,看向他。

“师父,我这边没什么问题了。”刘媚澜说道,徐当沉默着点了两下头。转过身,将厨房的门给打开。他的一只手握着门,正欲要出门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停顿住脚步。回过头来看刘媚澜,“里面的东西不多,若是有什么不懂的,明日我来找你时,再跟我说。”

刘媚澜点了点头,徐当这才放心下来。正当他准备走的时候,刘媚澜又急忙叫住。“那个师父、”一出声,徐当便就没有接着走了,而是转头听她说什么。刘媚澜将身边的灶台扫了一眼,看着徐当,拿手指了指灶台的位置,“师父,哺食在我家吃吗,我现在正准备做。”

徐当看了看灶台,现在没有了刘家没有了刘武,还不知道刘媚澜的日子怎么过。白天两顿饭都是在刘媚澜家里面吃的,哺食也在这吃,总感觉不是怎么好。刘媚澜见徐当看着自家灶台半天不说话,还以为是徐当嫌弃自己中午做的。于是,“我去找我娘师父吃什么。”

徐当长额一声,这话说得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苏宁现在是什么情况,他怎么能让她做饭。想着,他的内心开始变得焦躁不安。现在他还有一件棘手的事情没有处理,若是在刘媚澜这里吃个饭,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不用,你给你和你娘做,我没有吃哺食的习惯。”

“师父,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去忙。”刘媚澜大概猜测一下,徐当轻愣,随后急忙反应过来。“是,确实要去忙一件事,我先走了。”说完稍微等了一会,见刘媚澜没有什么话要说了,便匆匆出门,顺便还将厨房的门给关上。徐当抹黑,从栏杆处翻过来到自家院子里。

回到家,他先是将房间里的烛火点燃。之后,快步走到自己的床前。蹲下身子,将床上盖着的白布掀开,灰色的大箱子出现在他的视野。他深吸口气,又呼出,稳住自己的情绪之后,向后挪动一下,将面前关着的箱子给打开。箱子里面装着很多贵重物品,还有玉。

徐当将玉拿出来,用大拇指仔细摸着上面的太极图。长叹口气,一切全部都是因为你而起,如果没有你我绝不会沦落成现在这个样子。现在那人就要过来杀我了,看在我护了你这么长时间,我死之后,你可得想办法护住我徒弟。随管你用什么方法,别让她坎坷着。

说完,他又再次伸手将箱子里面的两把剑都拿出来。两把剑大致看起来都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其中的一把剑的剑柄上面有奇怪的图样。徐当想都没想,直接拿着这两把剑站起身。他将玉放进自己的衣服里面,走到桌前,拿起备用的烛灯点燃,转身往旁边走去。

走到尽头的墙壁前,他先是用脚踢开了藏在面前帘子后面的小门。门被他打开,之后他一个侧身从帘子的一边走进。屋子里面很黑,灯光所能照见的地方,只看得见一个木质的棺材。他拿着烛灯走上前,棺材的模样已经很清晰地出现在他的视野,顺着往前走几步。

就到了棺材头首的地方,徐当伸手将棺材给推开。将手上的东西全部放进棺材里面,棺材是放在地上的,所以两把剑落入棺材底部的声音算是比较大。徐当没有管这些,又从身上拿出刚刚藏在衣服里的玉,将身子稍微向下了一点把玉佩丢入棺材中,相对刚刚的剑。

徐当算是对玉佩温柔了,至少不是很响亮。他站起身,走到棺材的后面,将棺材给重新合并上。他走出门,将小门给关上。离开之前,他还将门前的帘子给重新整理好,当做自己从来都没有来过一样。后,他的目光瞥到床上挂着的小包上,走上前将小包给取下来。

箱子门关上,临行出门的时候,徐当还不忘锁上了家门,带着必备的灯往出走。当他提着灯走到自己大门口的时候,他下意识回头向着自己家的方向处看去。为了不让刘媚澜担心,他还专门留了一个灯在。看上去,像是有人在的模样,他又往刘媚澜家的方向看去。

厨房的光依旧亮着,好像还有炒菜的声音。徐当下意识嘴角上扬,看了一会,没敢多留就疾步向山下奔去。在徐当走之后,正在厨房做饭的刘媚澜突然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不对。想起徐当走的时候的表情,她站起身,匆忙跑出去。远远看去,徐当家里面的烛灯亮着。

刘媚澜这才放心接着回到厨房,安心在烛光下看起徐当给她的书。冬日夜里的风很是刺骨,冷得徐当都只能加快了下山的步子。黑夜里,他的身影犹如流星一般从路上划过。速度非常快。常说,算命有三不算,不算自己、不算同行、不算死人,徐当遵守了这三个。

同时也因为遵守这个付出了点代价,不过这也不是卦的缘故。这全怪徐当这些年过得太安稳了,安稳到徐华这个大/麻烦来自己都没有发现。快到山脚的时候,徐当一个后空翻就稳稳落在了山脚处的大石头上面,身上的包也跟着大幅度晃动一下,徐当赶忙摸了摸包。

里面的东西都还在,并没有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丢掉。他将手伸进包里,将包里的罗盘拿出。在烛灯下,罗盘里面的指针旋转着。看了一会,徐当将罗盘放进自己的包里,掐指算起。按照罗盘的指引,他没过多久就算到了徐华的位置。只是,位置稍微是有些奇怪了。

徐当不由慌了神,徐华去那里干什么。徐当皱了皱眉毛,往昨天处理刘武的地方飞快奔去。到地方,还没有接近,徐当就先是被徐华摆弄的阵仗吓到了。只见他早早就已经在那里摆上了阵法,而且还手持朝简,背对着他站着。老东西装备还挺齐全,徐当吐槽一声。

刚往徐华的位置处走了一步,徐华就转过身往徐当的位置处看来。“徐当,想不到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老样子。”他笑着,眼神里却是尽显凶狠和阴森。徐当冷笑一声,纵身一跃到他面前的位置处站着,“不是在家里享清福,怎么跑到鄜洲来了,不怕脏了你的衣服。”

徐当将双臂环抱在一起,看着他。徐华先是一愣,之后又开始笑起,“衣服全算是小事,来看你才是大事。徐当,你不知道你走的这些年咱娘是如何想你的。你说你怎么就这么狠心,连自己娘都不要了。都说百善孝为先,现在回去收拾收拾东西,跟我回家看看咱娘。”

徐当挑了挑眉,抬起下巴指了指徐华身后。徐华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扫了一眼,之后再看向徐当。徐当不说话,就这么一直盯着他。徐华被他这么盯着,心里有些发毛。徐当瞧见徐华不是特别自然的表情,轻笑一声,“呵、亲兄弟,你紧张什么,还是说你在怕什么?”

听见这话的徐华,表情稍微僵了僵,不过很快又恢复过来。“怕?我为何会怕,我自小便跟随师父修行,什么场面没见过。不过是小小冤魂罢了,岂能把我吓住。”他说完,徐当长叹一口气。烦闷的气息从鼻子当中呼出,面前的徐华只能看见他大幅度呼气时候的动作。

虽然徐当并没有说什么,但是徐华已经从他的动作里面看到了无奈。徐当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往徐华的方向处走去。徐华见他走来,下意识往后倒退了几步。在徐当看他的时候,他又装作一副高冷的模样。徐当看了看二人之前的距离,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徐华。

往后倒?看来是没有带人过来。既然是这样,那一切不就好办了。徐当松了一口气,徐华没什么本事,虽然比自己入门早,但是却是个什么都学不会的。他走到桌子前,上面该有的东西一样都不少,看上去全都是新的,看来这些年他一点长进都没有,除了算卦外。

什么都不会,就算是会,也不敢擅自做什么。“你这是准备干什么?”徐当问着,手已经不安分伸向桌子上摆放着的东西。见状,徐华赶忙走到桌前,将放下去的朝简又重新拿在手里,像是在下一瞬,徐当就会上手来抢他手里的东西一样,“算出有冤魂,特来超度。”

此话一出,徐当拿东西看的手突然就顿住了。这徐华,怎么就跟吃了屎一样。这还是徐华?徐当正想着,突然被徐华给推到一边。他一个踉跄,差点没有站稳。连着走了几步之后,他才站稳看向徐华。徐华正理着自己的衣服,理完之后,一手拿桃木剑,一手拿铃。

他的两条胳膊悬举着,像个二傻子一样站着一动也不动。徐当盯着他,感觉到徐当的视线在他身上,徐华目视前方的同时还不忘时不时将他扫一眼。徐当简直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合着他准备了这么久,全都白忙活了,徐华根本就不配他干太多。

对付他,就应该直接上手。怒火在徐当的胸膛出燃烧,垂在身侧的手也忍不住收紧。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感觉自己手上拿着的东西不太对。他将灯笼扔到自己脚旁,将手上的东西拿起,打开口袋,里面竟然是两个用稻草做成的小人。把小人取出,他们的后背。

每一个都有一张纸,徐当蹲下身子查看。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另外一个竟然是刘媚澜。回想起刘媚澜跟他说过,自己是因为去医馆才见到的徐华。现在看来,这不知名的一个就是他今日见到的那女子了。也就是说,徐华的目标并不在他身上?而是在刘媚澜的身上?

不对啊,他明明记得,自己之前给刘媚澜算过。她这一辈子也就两个师父,一个是他,另外一个是早在她四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死了的酒馆店家。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刘媚澜对徐华来说根本就没有多少价值,难道说他还想平白无故害人不成,想到这徐当站起身。

看向一旁站着的徐华,将小人放进包里。徐华也向他这边看来,他依旧是保持做法的姿势。在看见徐当将自己的剑拔出来之后,猛地想起自己把刘媚澜的小人还放在刚刚徐当拿走的那个袋子里。他将手上的东西放下,急忙扫了一眼徐当,准备去拿桌子上一样的剑。

只是他的手还没有碰到,徐当就已经从一边迅速快步走到了他的身边,抬手就是一剑将徐华的胳膊划烂。徐华惨叫一声,急忙起身站着,准备找准时机避开。徐当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他先是将剑往他的胳膊上面砍去,徐华下意识将手放在一边,自己则往后退去。

在剑被徐华的手轻轻握住的时候,徐当趁机收回剑,趁着徐华还没有反应过来,又一下直接向着徐华的心口处刺去。过程中,徐华急忙回过神来。躲闪不及的他只得向上跃起,可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晚了,大部分的剑都刺进了徐华的身体里,身体不受控。

徐华径直向下倒坐,徐当也跟着一起蹲了下来。一大口血被徐华吐出,其中的一部分落在徐当的手上。感觉到手上的温度,徐当忍不住看向自己握着剑的手。他的心仿佛是漏掉了一拍,看着徐华的惨状,他竟然有些下不去手。徐华将手放在徐当的手上,轻轻握住。

就好像是什么兄弟情深一样,演得极像。徐当抬起头,对上徐华看他的视线。看见这张脸,徐当便不准备再接着下手了。他准备将自己的剑从徐华身上拔出,徐华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使上了些许力道,将徐华的手紧紧握着,“怎么,还准备再捅一次?你、不妨。”

“一次捅到头”,说着,徐华将徐当的剑又再次捅深了些。血液从他的嘴里流出,徐当不由愣住。不是说,遇到徐华就是大凶。为什么现在感觉,大凶的不是自己,而是徐华。徐华跑到他这里来送死了。在徐当出神的时候,徐华在身后撑着身子的胳膊往下挪动一下。

他竟然一点都不反抗,徐当瞪大了眼睛。感觉到自己手背上的力气逐渐减弱,眼前的徐华即将要躺在地上,来不及多想,他急忙伸手抓住徐华的衣领,重新将他给拉起来。“徐华你装成这样有意思吗?你是觉得,我下不去手?”徐当抓衣服的手越发用力,徐华只是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