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作者:静独  |  字数:3058  |  更新时间:2022-09-22 13:00:39 全文阅读

邵父知道傅明哲这个人,虽然年轻,但城府极深。通常表现出来三分,实际上已经做了七分。

傅明哲越是冷静,他越是心不稳。

傅氏破产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难道还会有什么转机不成?他突然想到了林庭,想到了生病的傅母,脑子翁的一声,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记闷棍猛然炸响。

怎么就这么巧,在上亿的生意面前,傅老太太生病,傅明哲脱不开身,所以傅氏所有的事情都有林庭这个不起眼的人来做。

心里的怀疑,他不愿问出来,问了,就是证明自己还不如一个年轻人。邵父心里沉闷,像是掉进了一个巨大的陷阱里,挣扎不得。

现在,他突然明白了。原来,这一切都是障眼法。那个百亿的合作,是傅明哲跟人使的釜底抽薪之法。

更可恶的是,就连自己的亲生女儿也在这个节骨眼上爆出这样一条信息,扰乱他的视线。

一下子失了利益又丢了名声,邵父变得怒不可遏。人还没赶回公司,传递不好信息的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来。

原本跟邵家合作的几家公司,纷纷与邵氏集团解约。

上百亿的投资,对方资金说撤回就撤回,只留给邵氏一个亿的赔偿。邵父突然觉得自己很失败,这种从顶峰跌落到谷底的感觉,让他生出一种强烈的孤独感。

原来,一个连自己家庭都顾不好的人,到哪里都是不招人待见的。

事情转变的太快,他一口气没提上来,憋得脸都红了。身边的人都着急起来,却没有一个顶用的。

终于,憋在胸口的的那股气随着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

“救人啊。”夏小小大声叫喊一声,立刻拿起手机打了急救电话。虽然自己跟他的关系还没有理清楚,但不能让他有事,因为他是邵晶莹的父亲。

风水轮流转得太快,傅明哲像一条蛰伏蝉,突然钻出地面,一鸣惊人。这也多亏了邵晶莹的误打误撞的‘好心’。

面对自己身世的凌乱,夏小小像个傻子,原来大家都知道,只有她自己被蒙在鼓里。可对着一个跟自己有隔阂,又跟自己老公有过节的男人,她无论如何也叫不出“爸爸”这两个字。

不过,有邵晶莹这个古灵精怪的人在中间做纽带,父女俩好像都开窍了。

一向以利益为重的邵父,经过这次失道寡助的教训,自然把亲情看得重了。为了能认回夏小小这个女儿,他甚至放低姿态,亲自跟傅明哲谈论合作的事情。

而且,自家女婿,自然是多偏心他一些的,哪怕自己的公司不挣钱,也要照顾好女婿女儿。

傅明哲本来也不是那种记仇的人,看在夏小小的面子上,有台阶自然就下了。

心境变化最大的要数夏小小了,经过这一系列的事,她把自己的亲情和感情好好整理了一下。那天她被邵晶莹骗到邵家,一下子老了很多的邵父颤颤巍巍地拿出一份发黄的报纸,上面最显眼的位置上刊登着一则寻人启示。

当时邵父少有的动情,居然当着两姐妹的面老泪纵横。

“当年,家里穷,我只顾着忙生意,忽略了你和你妈妈。不是我抛弃了你,是不小心丢了。我找了很久,都没能找到你。直到后来,调查人员带来了一个噩耗,说你已经不在了……”

“这件事对我打击很大,你妈妈年轻时跟着我吃了很多苦,自从你丢了,她郁郁寡欢,无论我怎么努力,终究没有能留住她。”

邵父长长地叹出一口气,像是沉浸在以前的悲伤里走不出来。

“你知道丧女丧妻,对一个男人来说是多么大的打击。我无处可寄托我的思念,只能拼命的挣钱。因为我的妻女在世的时候,就没有享受过好日子,挣钱积累财富便成了我这一辈子的执念。”

“如见今,你还活着。我也该歇歇,好好弥补你了。”

他说着就说不下去了,抬起手偷偷揩泪。夏小小柔软的心,也跟着难过起来。看着报纸上那个眉眼与自己相似的小女孩笑得灿烂又可爱,夏小小浑身一阵震撼。那笑盈盈的面庞仿佛与她面对面站在一起。

她的思绪突然被拉回到五岁那年,她记得自己一个人饿了好几天肚子躲在一个角落里。快晕过去时,被一对摆摊的夫妇发现。他们把自己带回家,给她吃给她穿。

夫妻两个感情很好,对夏小小也很好。她们给夏小小买新衣服,带她出去玩。还给她读故事。想到自己那对因为生意和家庭琐事经常吵架的父母,夏小小真心喜欢眼前这对夫妇的。她甚至想要是能做她们的孩子该多好啊。

所以,那对夫妻问她家在哪里,爸妈叫什么名字时,夏小小撒谎说没有爸妈,也不记得家。

善良的夫妻一阵唏嘘,就把她带在身边收养了。她突然记起卡卡出生后,爸妈给他拍了很多照片,她当时还噘着嘴不高兴。说爸妈偏心,为什么小时候不给她拍照片。当时爸妈一个劲地给她道歉,说小时候太穷,没条件,现在弥补给她。

埋在心里的记忆被挖掘开,眼泪把夏小小的面庞覆盖。记忆的河流把一切都带走了,现在眼前这个老人对她很愧疚,可也不全是他的错。

也许当年自己和母亲的事对他来说,真的是伤到了心底。不然,别的有钱人都是子孙满堂,可眼前这个老头,只有一个女儿。

多个亲人,她自然是不介意的。而且那时候的信息也不发达,他能把一份发黄,摩挲到起了毛边,一碰就碎的报纸一直留着,说明他说的话不是假的。

梗在夏小小心里的那个疙瘩被隐去了,她不再想自己当时为什么要对养父母说谎,她只知道自己一直是个有人爱的孩子。

自那以后,夏小小对邵父和傅母的关心多了起来,甚至亲自跑到傅母面前献孝心。不仅仅是为了傅明哲,更多的是自己不想日后遗憾。

如今她的身份一跃成为邵家大小姐,傅母又怎会傻到再跟她过不去。

以前那些尴尬不堪的事,都让她过去了。婆媳相处,即便心里的别扭消散不了,表面上也是一副融洽的模样。

等邵父的身体好了些,他迫不及待地给夏小小举办了一场迎接她回家的盛大的家宴。

年纪大了,越来越渴望亲情。也只有经过岁月的洗涤,才知道什么是最珍贵的。

邵家迎接女儿回去的家宴如此盛大,傅家自然不肯示弱。傅母主动找了一家最富盛名的婚庆公司,直接包下一个海岛为儿子儿媳补办了婚礼。

也许之前老天欠她的太多了,夏小小突然像是掉进了蜜罐里。身边又那么多爱她的人陪伴着她,还有她最喜欢的钱,简直就像在做梦。

不过,她依旧是那个生气了就动手,遇到难题不克服就不罢休的夏小小。

日子就这样随水流,有时激勇,有时平缓。再多的不快和龃龉都融合在了逝去的时光里。长辈们已慢慢老去,晚辈们自然也被催促着生孩子的生孩子,结婚的结婚。

最头疼的就是夏小小,一天天的围着两个孩子转。即便有佣人和傅明哲参与,依旧是累得够呛。

这天,傅明哲给她揉着酸疼的胳膊和小腿,揉着揉着人就不老实起来。

“老婆,我们再生一个吧。”

夏小小一听顿时心里来气,一把揪起他的耳朵“你说什么?”

“哎呀,疼疼疼。不是我要生,是岳父一直催,我也只是个生孩子赚钱的工具啊。”

看他那副可怜样,夏小小知道自己冤枉了他。真是的,自己年轻的时候不多生几个,现在反而叫她多生。

想到自己的妹妹邵晶莹已经三个孩子的妈了,她也不好再骂什么。可生孩子这事,总得看各人意愿的吧。

卡卡和邵晶莹感情好,就乐意生孩子。可她不行,两个就够闹腾的,再加上傅明哲哥=这个长不大的,她烦都烦死了。

三个人一起闹起来,她无路可逃。

喏,刚揪完耳朵,这会儿又不长记性,手脚开始不老实起来。

“我劝你克制一点儿。”夏小小已经在暴怒的边缘了,可禁不住傅明哲不要命的试探,以及声音的诱惑。

“老婆,你可怜可怜我吧。”他一边说,一边装作可怜巴巴的样子,修长的手一下一下捏着夏小小的肩头。这手艺,也不知道哪学的,三两下就把夏小小的骨头捏酥软了。

“你爸说了,要是我再生不出三胎,就让你跟我离婚,找个能生的去。”

“可生孩子这事,我不行,得靠你。”他轻轻对着夏小小的耳朵软软地呼出一口气,酥酥麻麻,让人心猿意马。

好吧,好吧,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夏小小被他缠得没办法,可怜的男人,连升格孩子都得靠女人。没办法,谁叫他求自己呢。

灯一黑,两人在被子里一决高下,闹腾的床板吱吱嘎嘎好不热闹。

生活,无非就是生老病死,别无他事。所以各位,面对生活要学会剔除杂质,趁现在刚刚好,抓住时光,尽情享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